二一中文網 > 甜妻嫁到小叔叔拿命寵厲一顧顧清歡 > 第39章 沒心沒肺氣壞了厲一顧

晚上九點

厲一顧的手機在桌子上震動,他瞄了一眼屏幕,輕輕皺了皺眉。

三秒后按下接聽。

“一顧哥,我在封港大橋這邊車子壞了,你能不能來找我?”手機的另一頭傳來了鐘傾傾的哭聲。

也能聽得出那邊的風很大。

此時房門被敲響,傳來了顧清歡的聲音:“小叔叔?”

厲一顧立即對著電話那邊說:“我這就過去。”

“那,麻煩一顧哥了。”

電話掛斷后剛好顧清歡走了進來,她手里還端著一杯果汁和新鮮切的水果,討好的沖著他笑。

燦爛的笑容有那么一瞬間讓厲一顧有些恍惚。

他收回眼神,起身去拿外套,顧清歡愣了幾秒:“這么晚了小叔叔還要出去?”

“嗯!”

顧清歡嘆了口氣,還以為是公司的事牽絆住了小叔叔,嘟囔道:“小叔叔辛苦了。”

厲一顧聞言臨走前卻是鬼使神差的說了一句:“鐘傾傾的車壞了,我去接她。”

“鐘傾傾?”顧清歡再次愣住了,小叔叔什么時候和鐘傾傾這么熟了?

看著顧清歡臉上的表情,厲一顧嘴角染起了笑,耐著性子站在她面前。

“有什么想說的?”

顧清歡搖頭,指了指外面:“小叔叔開車小心。”

“就這?”

大半夜的他一個男人去接另外一個女生,就沒有點其他想法?

“嗯!”顧清歡點頭,她怎么還能干涉小叔叔的私生活呢,只要小叔叔愿意,她就舉雙手贊成。

厲一顧哼哼,臉上的笑容淡了,端起她手里的果汁一口氣喝了大半杯:“找我什么事?”

“想問問關于徐俊峰的事。”

白天許慧慧說徐俊峰出事兒了,她有些好奇,怎么個出事兒法。

一聽徐俊峰三個字,厲一顧的心情更糟糕了,丟下一句不知道轉身就走了。

屋外的風很大,吹在臉上還有些涼嗖嗖的,厲一顧坐在車里,手緊攥著方向盤,深吸口氣,滿腦子里都是那句你們之間是不可能的!

而且顧清歡對他也根本沒有那個意思!

一腳踩住了油門往外走,街邊的燈在臉上不斷地閃爍,劃過,留下一道道暗影。

車內氣氛氣壓很低,有些看不清他的表情。

終于一個急剎車到了鐘傾傾說的地方。

“一顧哥!”

鐘傾傾臉色蒼白地站在風口上,鼻尖凍的通紅,她委屈的眼眶含淚又指了指不遠處的車子。

前后都被撞擊過,三輛車連環撞擊,她的黑色轎車被夾在中間。

“你是她男朋友吧,開車這么快,上趕子去投胎啊?”

“就是,小姑娘家車開得這么沖。”

前方司機是個中年男人,挺著啤酒肚對著鐘傾傾呵斥。

鐘傾傾垂著頭,將身子縮在了厲一顧身后:“我......我一時走神了,沒控制好方向。”

她的聲音顫抖。

厲一顧二話沒說從口袋里掏出一張支票遞了過去。

“這年頭拿這個打發我呢,我可不是文盲,別來這套,前腳給了錢后腳就舉報,小伙子,看你也不是個缺錢的人......”

中年男人的視線在厲一顧身后的車上徘徊,一雙倒三角眼透著幾分算計。

厲一顧挑眉看向了說話的男人。

僅僅是一個眼神,對方就被震懾的說不出話來。

“多少?”

男人卻變得有些支支吾吾。

“那就要看你的誠意了,實在不行,就報警吧。”后車男人也探出個腦袋,一副看好戲不嫌事兒大的樣子。

“不,不行,不能報警。”鐘傾傾一把拉住了厲一顧的胳膊:“這事兒登上新聞,爺爺會擔心的。”

兩人一聽這話就更不松口了。

厲一顧瞥了眼凍得瑟瑟發抖的鐘傾傾。

“你先回車上等著,我來處理。”

“好!“

鐘傾傾被安排上了車,厲一顧也沒有那么多耐心,直接掏出手機打了個電話,讓助理送錢過來。

他站在了橋邊兒上,身材修長,上半身只有一件白色襯衫,指尖還夾著煙,時不時遞到唇邊吸一口,吐出妖嬈的霧氣。

很快助理就拿來了錢,分別和兩人交涉。

不到五分鐘就順利解決了。

厲一顧重新回到車上時,鐘傾傾已經靠在車座位上睡著了。

他眉頭擰的更深了。

猶豫三秒后直接將人送回了鐘家。

半路上鐘傾傾睜開眼醒來,她看了眼窗外倒退的風景,立即道:“今天我不能回去!”

嘎吱!

車穩穩的停靠在了馬路邊上。

厲一顧側過頭看著哭得梨花帶雨的鐘傾傾。

鐘傾傾不斷地抽泣,厲一顧只覺得心里有些煩悶。

過了很久,鐘傾傾才停下了哭。

而厲一顧也沒有要安慰的意思,看向了窗外,又低著頭看了一眼時間。

這個時間她應該還在埋頭寫著試卷。

遇到難題就會咬著筆桿字,皺著眉頭一副冥思苦想的樣子。

“一顧哥?”鐘傾傾的聲音再次將他拉回現實。

厲一顧看向她,耐著性子說:“女孩子留在外面很危險,鐘老如果知道你遇到危險,會擔心的。”

“我今晚不想回去。”鐘傾傾哽咽,眼淚大顆大顆的落下,一雙無辜的大眼睛看著對方。

厲一顧看著有些心煩氣躁,深吸口氣打著方向盤,調轉方向回了顧家。

回到家時二樓的燈已經熄滅了。

鐘傾傾的肩膀上還披著件外套,李媽聽見動靜迎了出來,乍然看見鐘傾傾愣了幾秒。

“李媽。”鐘傾傾乖巧禮貌的打招呼。

李媽也沖著對方微微笑,喊了句鐘小姐。

“李媽,給鐘小姐準備個房間。”

厲一顧叮囑完就借口有事上了三樓。

經過二樓的時候他特意停下腳步,安安靜靜的。

沒一會兒又直接上了三樓。

蘄盛正翹著二郎腿坐在沙發上,面前的茶幾上擺放著一摞錢。

“這兩個人一點也不經嚇,稍稍用點手段就什么都招認了。”

蘄盛撇撇嘴,一點挑戰都沒有,不解地問:“你怎么還把人給帶回來了?”

厲一顧瞥了眼桌子上的錢,煩躁的抬起手扯了扯脖子上的領帶。

那兩個人明顯就是串通好的,演技太卑劣了。

偏偏鐘傾傾就是一副白富美好欺負的樣子,任人宰割。

鐘家那么多人可以解決這件事,卻給他打電話。

好巧不巧的在半路上醒來。

厲一顧只是不想拆穿罷了。

“鐘老那百分之八的股權,可不是那么好拿的。”

...

第二天早上顧清歡下樓時就看見鐘傾傾穿這件睡衣坐在餐桌旁。

手里還拿著杯牛奶,聽見動靜后才仰著頭看她。

“清歡,你醒啦。”

顧清歡下樓的動作慢了幾秒,揉了揉頭發,然后笑著打招呼:“傾傾姐。”

李媽看見顧清歡下樓,將提前準備好的早餐端過去。

兩人面對面坐著。

“昨天太晚了就沒有打攪你,你睡的還好吧?”

鐘傾傾略帶關心的語氣像極了長輩關心晚輩。

“我還好呀。”

兩個人閑聊著,鐘傾傾的眼神卻時不時地瞥向樓上,又低著頭看了眼時間。

顧清歡見狀忍不住問:“傾傾姐在等小叔叔?”

“嗯,爺爺說一會有個會議希望一顧哥去參加。”

鐘傾傾臉上揚起笑容:“爺爺很欣賞一顧哥,云城的年輕人可沒有幾個有一顧哥的魄力。”

聽著她口口聲聲喊著一顧哥,態度親昵,顧清歡猜想著小叔叔一定很喜歡鐘傾傾吧。

否則小叔叔又怎么會帶著鐘傾傾回來過夜?

樓上傳來了動靜,是厲一顧走下樓梯。

他瞥了眼兩個人,最后目光落在了鐘傾傾的身上。

“昨晚還好么?”

鐘傾傾有些受寵若驚厲一顧對自己的態度,臉上笑意漸漸擴散。

“挺好的,和自己家里一樣沒什么不適應。”

厲一顧笑笑,坐在了鐘傾傾對面位置吃著早餐。

“一顧哥,爺爺希望我們一會回去一趟,有很重要的事。”

話音落,厲一顧頭也不抬的回應了句好。

眼角卻瞄著顧清歡的動靜,可對方卻像是沒心沒肺一樣好吃好喝,連頭也沒抬。

讓他瞬間就沒了興致,喝了半杯牛奶就放下了餐具。

“走吧,別耽誤了。”

鐘傾傾飛快地應了。

等兩人走后,李媽才長長的嘆了口氣。

顧清歡有些迷茫的看著李媽,李媽欲言又止的提醒:“先生今天心情很不好。”

餐桌上那雙眼睛恨不得黏在小姐身上,可小姐卻無動于衷。

氣的先生沒了食欲。

“是因為公司遇到難題了嗎?”顧清歡緊咬著唇,最近小叔叔壓力的確很大,麻煩事也多。

她能做到的就是盡量不要給小叔叔添亂了。

總不能讓小叔叔一直護著自己。

她早晚會長大的。

馬路上黑色轎車在飛馳,穿梭在大街上,最后穩穩的停靠在了鐘家門口。

兩人一前一后的下車,鐘傾傾又恢復到了那個優雅少女,乖巧的沖著鐘老喊了聲爺爺。

鐘老意味深長的眼神看向了厲一顧:“既然傾傾認定你了,挑個日子訂下婚約吧。”

厲一顧蹙眉。

“畢竟顧氏集團的股東大會沒幾天了。”鐘老慢悠悠地說。

“爺爺!”鐘傾傾害羞的漲紅小臉,神色忐忑的看向了一旁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