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網 > 甜妻嫁到小叔叔拿命寵厲一顧顧清歡 > 第40章 明褒暗貶的鐘老

“傾傾!”鐘老臉色微沉,拍了拍身邊的沙發。

鐘傾傾乖乖地走了過去,坐了下來,眼神時不時的看向了厲一顧。

幾次欲言又止又礙于鐘老,不得不垂下頭。

“小厲啊,年輕人敢闖是件好事,但也不能白白為了他人做嫁衣,顧氏集團終究是人家的,你姓厲不姓顧,等哪一天清歡嫁人了,你就是個外人了。”

鐘老語重心長的勸,希望厲一顧能夠清醒點。

“但傾傾不一樣,你娶了傾傾,鐘家會給你提供資源和人脈,讓你自己去闖,我也相信依你的手段,早晚會建立厲氏王國。”

鐘老一邊說著還不忘敲打幾句,提醒厲一顧的過去。

厲一顧幽暗的眼眸微微皺著。

“鐘家幾十年前怎么說也是云城龍頭企業,只是稍有不慎,差了點運氣......”

鐘老自顧自的倒了杯茶,遞到嘴邊吹了吹茶葉沫兒,聞著淡淡的茶香,說:“這茶雖是老茶,可畢竟沉淀了幾年,可不是那一批新茶能比較的。”

這話意有所指。

大廳里安靜沉默了一會,鐘老又拍了拍鐘傾傾的手背:“

回去換套衣服,一會跟爺爺去參加一個招標會。”

招標會三個字落入厲一顧耳中,也是提醒。

市內舉辦了塊土地招標會,雖然不是市中心位置,但仍舊炙手可熱,無數商家削尖了腦子都想拿到這塊地的使用權。

顧氏集團的其中一個項目恰好就在這附近。

鐘傾傾乖巧點頭:“好的,爺爺。”

鐘老目光慈愛的看著孫女上樓,才轉過頭對著厲一顧繼續說:“我不像其他老頭子那么封建,傾傾就是我的心頭肉,該給她的一分都不會少。”

厲一顧坐在沙發上一言不發。

鐘老卻有些猜不透對方了。

面色沉靜,波瀾不驚,面對他幾次拋出的誘惑也無動于衷。

難道是一點也不在乎顧氏集團?

還是另有打算?

最終還是鐘老沒忍住,問:“小厲,你怎么想?”

“鐘小姐溫婉嫻靜又是大家閨秀,我只不過是個不入流的養子,鐘老抬舉了。”

厲一顧面色淡然,并沒有被鐘老的條件吸引。

娶鐘傾傾的這個想法,他也曾經猶豫過。

娶了她,他就可以走很多捷徑。

但腦海里一次次浮現了某個人的笑臉,讓他下意識就拒絕了。

鐘老活了大半輩子,又怎么會看不出厲一顧的想法。

他雖沒有直接表達生氣,但語氣已經冷了三分:“你不喜歡傾傾?”

厲一顧沉默。

兩個人都繃著臉,使得客廳里的氣氛有些凝重。

忽然鐘老爽朗的笑聲打破了沉寂:“小厲啊,感情是需要慢慢培養的,畢竟你年紀也不小了,你也需要一個賢內助。”

厲一顧繼續沉默。

“你更需要一個拿得出手的妻子,出生名門,替你周旋在商場那些宴會上,你說呢?”

這話明明是在夸鐘傾傾,可聽在厲一顧耳朵里卻有些刺耳。

論出生,阿歡不比鐘傾傾遜色。

何況,他根本不需要女人替他去周旋商場應酬!

氣氛再次陷入了僵持。

“爺爺!”

換上了一襲白裙小禮服的鐘傾傾走了下來,她臉上畫著淡妝,嘴角翹起弧度。

標準的大家閨秀,豪門名媛。

鐘老笑著說:“真是女大十八變,一轉眼就這么大了,這些天我耳朵都快被磨出繭子了,多少人排著隊想給你做媒......”

“爺爺!”鐘傾傾臉色漲紅,手挽著鐘老的胳膊撒嬌:“我還不想這么快結婚,我想多陪陪爺爺。”

“那怎么行,我這把老骨頭最大的愿望就是看著你成家立業,否則,死不瞑目!”

鐘老這話是對著厲一顧說的。

對方緩緩站起身,客套地說:“時間不早了,就不打攪鐘老了。”

說完抬腿離開。

望著厲一顧離開的背影,鐘傾傾緊咬著唇。

剛才的對話她都聽見了。

“爺爺,一顧哥不愿意怎么辦?”

鐘傾傾臉上浮現一抹尷尬,她在國內國外追求者不少,可極少有看上眼的。

好不容易看上了厲一顧,對方根本不理會她。

鐘傾傾又把昨天晚上發生的事說了。

“傻孩子,他要是這么好拿捏,身邊現在就有數不清的爛桃花了。”

鐘老拍了拍鐘傾傾的肩:“他眼光高著呢,一旦看上絕不會輕易罷休,而且豁出去性命維護,這種人不會輕易動感情的。”

“真的嗎?”鐘傾傾眼眸瞬間就亮了起來。

仔細想想也是,厲一顧什么樣的女人沒見過?

哪是那么輕易動心的。

這時管家走上前提醒:“鐘老,古董來了。”

鐘老自然知道對方是為了什么來。

“讓他進來吧。”

“爺爺!”鐘傾傾不解:“古董和一顧哥是死對頭,您不是要幫一顧哥么,怎么還見他?”

鐘老重新坐回了沙發上,示意管家重新沏茶迎客。

“可他并沒有答應娶你,鐘家更不是非厲一顧不可,你越是矜持高貴,他就越是珍視你。”

鐘老可不想鐘傾傾以后落得個倒貼的名聲。

今天的話點到為止,他相信厲一顧是個聰明人,就一定知道該怎么選擇。

鐘傾傾瞬間頓悟,乖巧的坐在了鐘老身邊。

幾分鐘后古董提著大包小包的走了進來,沖著鐘老說:“這么一大早就來打攪,鐘老可別見怪。”

“古董太客氣了。”鐘老瞥了眼桌子上名貴不菲的收藏品,嘆了口氣,轉而一臉擔心的問:“古程這孩子還好吧?”

提到兒子,古董這幾天整整蒼老了十歲不止。

眼角暗青,遮掩不住的疲倦,強擠出笑意:“這都是命,怪他自己不謹慎。”

“可惜了.......”鐘老再次嘆氣,卻只字不提古程的傷和未來打算。

古董笑著主動打破了凝重的氣氛。

“能撿回一條命就阿彌陀佛了,我也不敢奢求其他了,畢竟人還是要活著的,多謝鐘老關心。”

古董又提及了一會的招標會。

“鐘老,這次的招標會對顧氏集團非常重要,這個案子也一直都是我在負責,要是被其他人標走了,對顧氏集團的損失不可估量,那些觀望的投資者未必就敢投資了.......”

古董語氣卑微,將自己的姿態壓得很低。

鐘老一臉無奈:“這都是公平競爭,我這把老骨頭實在是說不上話。”

聽這話,古董在心里默默罵了一句老狐貍。

“鐘老,剛才來的路上我看見了厲總的車,您不會是答應厲總了吧?”

古董也不藏著掖著了,他知道鐘老看上了厲一顧,想要他做孫女婿。

可惜,厲一顧就是只未成年的老虎。

蓄勢待發,一旦長大,必定無人駕馭。

“厲總雖然優秀,可手段么,畢竟太殘忍了,根本不適合鐘小姐。”

古董又提及了這幾天發生的事。

“葉勝國差點就被逼瘋了,葉嬌被學校開除,還被強行關去戒毒所,那個精神病醫院的李主任車禍慘死,言董事長也被車撞過......”

古董也沒有提及古程的事和厲一顧有關。

就算不提,在場的人心如明鏡。

鐘老佯裝沒聽懂:“古董,這話可不能亂說啊,小厲年紀輕輕的,還不至于做違法的事,是不是有什么誤會?”

一聽這話,古董瞬間就明白了鐘老的立場。

從之前的厲總變成了小厲,態度也明顯親近了很多。

他臉上的討好收了回去,沉聲說:“我的確是沒有證據,但是這次顧氏集團的股東大會我勢在必得,鐘老,您放心,以后我肯定會多多照顧鐘家的

,畢竟都在云城,抬頭不見低頭見,磕磕碰碰在所難免,但看在您的面子上,做晚輩的一定謙讓。”

明晃晃的威脅語氣。

鐘老臉上仍就是不崩于泰山的沉穩,笑著夸贊古董有格局。

又閑聊幾句后,古董起身告辭。

人走后,鐘老的臉就沉了。

“爺爺。”鐘傾傾不悅:“古董這是惱羞成怒,擺明了威脅咱們呢。”

當初古董還想撮合自己和古程那個敗家子。

幸好只是提了一嘴就被爺爺給拒絕了。

鐘老什么都沒說拍了拍鐘傾傾的手:“時間不早了,該去招標會了。”

...

顧清歡是半路上被厲一顧給攔截的。

“一會陪我去個地方。”

顧清歡只好上了車,敏銳地察覺了厲一顧臉色不妙。

“小叔叔不是去見鐘老么,是不是遇到什么難題了?”

厲一顧飛快地瞥了眼身邊的人,直接說:“鐘老要我娶鐘傾傾。”

顧清歡沉默了。

在她看來,這兩人是俊男美女,旗鼓相當。

站在一塊也很養眼,要是結了婚湊成對,也沒什么不好吧?

“你怎么想?”厲一顧的聲音冷的像是冰碴子。

顧清歡終于識相了一回,把贊同的話給咽了回去。

“如果是出于感情,只要小叔叔高興,我也高興,但如果是商場利益交換,我不同意!”

顧清歡揮舞著拳頭:“任何人都沒有小叔叔的幸福重要。”

厲一顧回了個白眼,但心情已經比從鐘家出來時好多了。

氣氛舒緩不少。

顧清歡松了口氣,至少車速是降下來了。

危機暫時解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