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網 > 團寵農家小糖寶最新章節 > 第1814章 :大白急了

糖寶喂完了藥,捏了一顆蜜餞,塞進了軒轅謹的嘴里。
“甜不甜?”糖寶問道。
“嗯嗯!”
軒轅謹眸光晶亮的點頭,俊臉上滿是幸福的笑容。
不知道為什么,看到軒轅謹這種單純的快樂的樣子,讓糖寶的眼圈微微發紅。
她記得剛剛認識小哥哥的時候,小哥哥表現出的是不喜吃甜食的。
他認為甜食是小孩子喜歡的東西。
但是,那個時候的小哥哥,也才將將幾歲罷了。
糖寶摸了摸軒轅謹的頭,輕聲又問道:“要不要和姐姐出去玩兒?”
“要!”軒轅謹重重點頭,眼睛里滿是期待的光芒。
“好!那我們出去玩兒!”糖寶的臉上漾出大大的笑容。
說完,彎腰給軒轅謹穿鞋。
軒轅謹卻是張開了雙臂,道:“姐姐抱。”
糖寶:“……”
這有點困難。
趙武:“……”
太子殿下您真敢!
“哥哥要自己走喲,姐姐抱不動。”糖寶哄道。
軒轅謹的臉上露出了明顯的失望。
不過,還是乖乖的讓糖寶給他穿上了鞋子。
然而——
一抬腿,差點趴地上。
趙武嚇了一跳,飛快的扶住了軒轅謹。
糖寶:“……”
這難道還要重新教走路?
“主子,屬下扶著您走。”
趙武倒是立馬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對于教導主子走路這件事,很是熱衷。
他忽然覺得,要是手把手的教主子走路,也等同于親手把主子帶大的了。
趙武這樣一想,心情激蕩,成就感瞬間爆棚。
然而下一刻,軒轅謹嫌棄的甩開了趙武的手。
“姐姐!”
軒轅謹的手伸向了糖寶。
趙武:“……”
趙武摸了摸鼻子,閃到了一邊自閉去了。
他才不沮喪,他才不傷心。
他是第一天才認識主子嗎?
無論是以前還是現在,主子的眼睛里都只有小郡主。
他對主子忠心耿耿,絕對不會說主子從小就喜歡粘著人家小姑娘。
好在,糖寶扶著軒轅謹走了兩步,軒轅謹就走的穩穩當當的了。
只不過,卻仍然抓著糖寶的手不松開。
兩個人手牽手的出了房門。
“太子殿下,福丫妹妹。”夏思雅手里端著一個盤子,向兩個人打招呼道:“你們出來的正好,一會兒我們吃烤肉,慶祝太子殿下康復。”
夏思雅等人并不知道,康復只是太子殿下的身體,不是腦子。
無論是華神醫還是虞芝蘭,抑或是老宮主,都下意識的沒有對這些小輩們,提起軒轅謹的真實情況。
亦或許連他們自己都不知道,他們的內心深處,都在盼望著奇跡發生,盼望著軒轅謹驀然就會恢復所有記憶。
畢竟,誰都不希望大燕的太子殿下,果真從一個嬰孩重新長大。
特別是虞芝蘭,表面上一副接受良好的樣子,口口聲聲的說什么重新把人再養大就成了,實際上愁的都快泰山壓頂了。
他該怎么向皇上稟報啊?
難不成告訴皇上,說他兒子才剛出生?
虞芝蘭擔心皇上把他抽筋扒皮,回爐重造,好陪著太子殿下一起長大。
此時,糖寶聽了夏思雅的話,高興的說道:“好啊好啊!“
哥哥醒來是大喜事,確實該慶祝的。
雖然哥哥現在胃弱,不能喝酒吃肉,但是可以吃一些烤時蔬補身子。
糖寶說完,又笑瞇瞇的轉頭對軒轅謹道:“哥哥,一會兒我給你烤筍子吃,好不好?”
“好!”
軒轅謹眼睛亮晶晶的對著糖寶點頭。
夏思雅:“……”
看看軒轅謹,心里忽然升起了一股怪異的感覺。
菱花郡主在遠處的溪邊向幾人招手,大聲道:“蘇糖,這里!”
溪邊的草地上,已經架起了火堆,烤肉的香味若有若無的飄來。
二三四五紅站在溪邊的大石頭上,優雅的梳理著羽毛。
大白匍匐在下游的溪水里,不時的往岸上扔幾條魚。
糖寶看著這一切,長長的吐出一口氣,整個人感覺無比的輕松。
壓在心頭多日的重擔,隨著軒轅謹的醒來,終于卸下去了。
“嘻嘻……哥哥,我們先去溪邊玩兒吧。”
糖寶忽然來了興致,一邊笑,一邊拉著軒轅謹的手,飛快的往溪邊跑。
反正哥哥才吃過飯,先玩兒一會兒再給哥哥烤時蔬好了。
夏思雅看到糖寶這般歡快的模樣,也開心的笑了。
真好,太子殿下醒了,福丫妹妹笑了。
大家可以回家了!
夏思雅想到遠在京城的爹娘,心里升起了一股歸心似箭的感覺。
“想家了?”
大盼的聲音在夏思雅的身后響了起來。
夏思雅回頭,眼圈泛紅的低聲說道:“我想爹和娘了。”
大盼摸了摸夏思雅的頭,很是自然的接過夏思雅手里的盤子,說道:“很快就能見到叔叔嬸嬸了。”
說完,另一只手牽過夏思雅的手,兩人一起往溪邊走。
前面,軒轅謹比糖寶還興奮,跑的飛快。
“嘻嘻……姐姐,跑!”
軒轅謹神采飛揚,沒跑幾步就變成了他拽著糖寶跑了。
大盼和夏思雅不約而同的腳步一頓。
隨即,兩個人對視了一眼。
他們聽到了什么?
姐姐?
誰是姐姐?
兩個人有點懵。
他們聽錯了吧?
太子殿下怎么可能喊福丫妹妹(小姑姑)姐姐?
趙武看到兩個人一副自我懷疑的樣子,心里再次升起了過來人的優越感。
糖寶和軒轅謹跑到溪邊,彎腰拾撿大白拋到草地上的魚。
這些日子,眾人沒少吃大白抓上來的魚。
無論是烤著吃,還是熬魚湯,味道都不錯。
大白看到小主子來了,抓魚更起勁兒了。
“嗖——”
一條大白魚帶著呼呼的風聲,向著糖寶飛了過來。
糖寶正要伸手接住,軒轅謹已經閃電般的到了糖寶前面,右手往前揮出一掌,拍到了大白魚上。
大白魚又飛了回去,“砰”的一聲,重重的砸到了大白的身上。
大白被撞的往后倒去,“撲通”一聲,四腳朝天的在溪水里翻了個滾。
遠處的趙武見到這一幕,不由的驚喜交加。
太好了!
主子的功夫還在!
而且,看這力道,還精進了許多。
大白卻是急了。
“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