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網 > 退婚后我的高冷未婚妻后悔了 > 第八百二十二章 治療
“沒……沒事
黃冰燕慌亂地解釋了一下,生怕被妹妹發現異樣,連忙轉過了身體。
她的手,也隨著動作轉了一圈,最后落在了一處堅硬的地方。
黑暗之中,也看不清楚狀況,她不由得摸了又摸,一瞬間,臉色開始發燙。
葉天明完全僵住,緊繃著身體,不敢有一絲的異動。
空間狹窄,他一個大男人,長腿伸不直,再加上黃冰燕大大咧咧的平躺著,把本來就狹窄的空間變得更加狹小。
他的身體幾乎是完全貼著身后的女人。
帳篷里,安靜地能聽到兩女的呼吸。
黃冰新似乎也極其不適,動作翻轉時,黑色的長發剛好掃在葉天明的嘴角。
葉天明不由得坐了起來,可是手撐起身體時,卻安裝了一處柔弱的肌膚上。
他的指尖不由得動了動。
柔軟光滑的皮膚,猶如水球一般,讓人愛不釋手。
葉天明一瞬間變明白過來,自己究竟按在了什么地方。
他驚慌的收回手,喉結劇烈的滾動了一下,人又連忙躺了下去。
可后背能感受到,黃冰新的身子越發的滾燙,人也變得更軟更柔,急促的呼吸噴灑在他背部,癢癢的,勾得人心神不寧。
睡著的黃冰燕睡姿再變,又往他們兩人的方向貼了貼。
黃冰新被擠的難受,也不自覺的往葉天明身邊貼緊。
葉天明的身體緊繃,強行的閉上眼睛,讓自己盡量不去感受身后的氣息和觸感。
黃冰新躺在中間,腦子里全都被剛剛的觸感占據。
酥酥麻麻的感受讓得她生起了一陣尿意。
她極力的忍耐了好一會兒,終于還是忍不住,側著身子坐了起來。
她小心翼翼的翻過葉天明的身子,朝著帳篷外探出了腦袋。
帳篷外面黑漆漆的,伸手不見五指,不遠處的地方,還有這奇怪的聲響。
黃冰新深吸了一口氣,轉過頭看向了葉天明。
她張了張嘴,鼓起的勇氣又憋了回去。
“反正不走太遠,應該沒事
“黃冰新,膽子大一點!”
黃冰新握緊了拳頭,碎碎念著給自己打氣。
直到再也忍不住,她才掀開了帳篷,深一腳淺一腳的朝帳篷不遠處的小河邊走去。
一直沒有睡著的葉天明,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黃冰新絲毫沒有察覺,剛出了帳篷,就感覺到陰冷的空氣,不停地往身體里面灌。
黃冰新不由得雙手抱臂,不停揉搓來取暖。
直到,她解決完,才微微的松了口氣。
“黃冰新?哈哈哈!”
“看來咱們還真有緣啊!”
一道陰冷的笑聲,突兀的響起。
“誰!”黃冰新驚叫了一聲,警惕的看向了四周。
只見旁邊的灌木叢里,走出了兩個人。
一道殘影在一瞬間撲了過來。
剛剛還一直心里很亂的黃冰新,察覺到動靜,立馬抬手去擋。
可是,她的動作快,但對方的勁氣更強。
還不等她靈氣形成防護,翻滾的氣浪打在她的身前,將她直接擊飛了出去。
黃冰新緊張了起來,幾乎是立刻彈跳起來,將身法施展開,準備立刻逃離。
可下一秒,面前的退路,還不等他跑到有人的地方,金寒霜就停在了她身側,抬手撒出了一包藥粉!
“哥,你不是想要讓嘗一嘗他們兩姐妹的滋味嗎?這可是最猛的情藥,我保證,她們姐妹兩個一定會你伺候的舒舒服服的
黃冰新臉色一變,只覺得吸入了什么粉末!
忽然,眼前一黑,什么東西迷住了眼睛!
周圍一片漆黑,黃冰新一個趔趄,差點被眼前的草木絆倒。
就這一會兒時間,金家兄妹二人已經到了面前。
金漠森冷一笑,眼里帶著邪光:
“冰新,別急呀!好歹我們兩家也算是至交,要是你能好好的服侍我,我保證,以后絕對不會再讓人針對你們!”
黃冰新穩住身子,憤怒至極道:
“金漠,你們這兄妹倆真是畜生!我告訴你,你敢動我,我黃家不會饒了你!”
“呵呵,是嗎,不過在這里動你又有誰能知道?”
金漠獰笑著撲向了黃冰新,黃冰新瞬間被抱住,頓時尖叫一聲,隨手抽出匕首向金漠刺去!
冰冷的寒光,如影子一般快速的躥出。
金漠身形一側,雙手就搭在了黃冰新的肩膀上,手指如同鉗子一般,輕松的禁錮住了黃冰新。
隨即手指輕輕用力,黃冰新手臂一麻,手中的匕首不受控制的掉落。
“美人,既然咱們這么有緣分,就別再浪費時間,耽誤咱們一夜春宵了!”
說著,金漠手指如蛇一般,貼在了黃冰新的腰間,猙獰的笑意在黑夜之中猶如魔鬼。
他手指用力,只聽呲啦一聲,黃冰鑫的衣服,便被撕扯掉一塊。
黃冰新體內的靈氣翻滾,又恨又惱:
“我就算自爆,也絕不會傷你玷污我分毫!”
說著,她就要運轉靈力。
只是,體內一陣燥熱洶涌而至,身體不受控制的軟了下來,意識被一股無形的欲望吞噬。
黃冰新的臉色徹底難看下來。
這是剛才的情藥……發作了!
金漠再次冷笑一聲,一掌拍出。
掌心中的黑氣幽冷,接觸到掌風的空氣,發出滋滋的聲音。
“乖乖投降吧!”
“九幽毒掌!”
聲音落下,黑色的掌風重重的拍在黃冰新的胸前。
體內的靈氣,猶如被完全切斷,失去了控制。
黃冰新身體軟軟的,調動不了一絲的力氣,緩緩癱倒在了地上。
看著眼前的金漠,黃冰新雙眼含淚,“金漠……饒了我,求你了,放過我吧
“沒門兒,美人兒,你是我的了!”
金漠怪笑著,抓向了她的前身。
“真是陰魂不散,你還真是畜生啊!”
一道聲音在旁邊的夜色中傳來。
下一瞬,金漠只覺得手中一空,已經到手的黃冰新,突兀的不見了蹤影。
定睛看去,只見葉天明扶著黃冰新,站在了不遠處。
金漠頓時怒吼道:“王八蛋,又是你!?”
金霜月也在此刻揚起鞭子,冷冷看著葉天明,忽然邪魅的舔了舔迷人的紅唇,嫵媚笑道:
“好,送上門來,那就怪不得我們了!”
兄妹兩人目光相接,一瞬間沖了出去。
黑夜之中,金漠手中的幽光閃爍,毒掌逼近。
“去死吧
先前的怨氣加恨意,讓得兩人出手更是沒有絲毫保留。
葉天明冷哼一聲,神識探查之下,兩人的動作一覽無余。
“就這?”
葉天明冷冷一笑,一拳暴起轟出!
兩人心頭一沉,動作明顯頓住了一下,隨即身形迅速的閃避。
葉天明這一拳很不簡單,他們很是忌憚!
“想躲?”
葉天明冷冷一笑,腳上動作不停。
定天雷影步施展,身形化作一道道殘影!
五指緊握,拳勁爆發,倏然到了金漠面前,拳風掠起,轟然砸去!
轟!
這一拳狠狠的砸在金漠的身上。
金漠頓時吐出一口血,身體不受控制的飛了出去!
緊接著,他借力一掃,一腳踢向金霜月的手腕!
金霜月手腕被踢中,瞬間咔嚓一聲,臂骨有了裂縫,疼的五官都扭曲了一下!
葉天明冷冷一笑,身體猛然暴起,陡然抓住金霜月手里長鞭,猛地抽了過來,向著金霜月的身子狠狠抽去!
啪!
這一鞭子抽在了金霜月身上,金霜月的衣服瞬間被抽裂,頓時多出一道鮮血淋漓的傷口,皮開肉綻,血液四濺!
“啊!”
金霜月慘叫一聲,只覺得渾身沒了力氣,眼前一花,葉天明一巴掌抽了過來!
她壓根躲不過,直接被抽中,頓時被抽的眼冒金星,五官都像是要裂了一般,直接倒飛了出去!
兩人的目光閃爍,眼里生出了懼意。
“哥,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走!”
金霜月眼里出現一抹恨意,知道敵不過葉天明,兩人身形一閃,又竄進了密林之中。
葉天明正打算去追,身后的黃冰新突然軟軟的倒在了他的身上,氣息紊亂,明顯傷的不輕。
葉天明停住了腳步,將人打橫抱起,迅速的返回了營帳。
帳篷上,有微弱的靈光打在身上。
葉天明小心的把黃冰新放下。
黃冰新的雙手,緊緊的攀住了他的脖子。
“疼……你慢點兒……”
頓時葉天明身體僵住,目光不由得朝黃冰燕看了一眼。
這虎狼之詞,實在是容易讓人誤會。
好在,黃冰燕呼吸均勻,今天再加上消耗太多,已經昏昏沉沉睡過去。
葉天明不由得松了口氣,細心的安撫道:“你先放松點兒,我幫你療傷
黃冰新的臉色蒼白柔弱,睫毛輕顫,僅存的神智讓她聽話的松開了手。
葉天明小心詢問:“你是哪里不舒服?我現在幫你檢查
黃冰新的臉色瞬間羞紅,不由得把頭偏到了一旁。
先前金漠那一掌打在了她胸口,毒素也在那位置……
見黃冰新面露羞澀,葉天明感覺好奇,看了一眼,頓時明白了。
臉色瞬間尷尬了起來。
他干咳了一聲,壓下心頭的悸動:
“那個……你受傷的位置太敏感,所以才會更疼。只是,要是療傷的話就得看著,你確定要醫治嗎?”
葉天明話基本點到了明處。
他打量了一下黃冰新。
不得不說,怪不得能成為天海的姐妹花。
除了長得貌美如花,就連身材也格外的火辣。
平躺著的身體,凹凸有致。
尤其是因為疼痛呼吸變得急促,鎖骨處的雪白肌膚更是不停的起伏,讓得葉天明喉結不由得滾動了一下。
黃冰新的耳根發紅,只猶豫了一瞬,劇烈的疼痛就將她拉回到了現實。
原本的糾結,終究還是抵不過消除疼痛的誘惑。
她硬著頭皮道:
“不治的話先拖著,會怎樣?”
“可能……會病變,導致經脈出問題,然后影響到修煉
“啊?”
黃冰新大吃一驚,咬著紅唇羞道:
“那……還是治吧
“行!”
葉天明見她做好了決定,當即也不再猶豫。
這種毒,能早點消除更好。
“那個,治療的話……衣服得稍微脫去一點,我要看傷口
“哦……好
黃冰新即使羞澀難當,但眼下這種情況,必須要治,她也沒辦法。
隨即小心翼翼的把衣服領口往下面拉了拉……
葉天明頓時看到一片雪白,柔軟雪膩……迷人無比。
咕咚。
他吞了口唾沫。
黃冰新察覺到了葉天明的動作,臉皮瞬間發燒一般,滾燙!
“葉先生……你在看什么?”
黃冰新聲音很小,羞澀無比。
葉天明趕忙壓制心頭火氣,尷尬道:
“那啥……沒什么
說完,葉天明隨即定睛看去,只見,一個五指黑印剛好落在那迷人挺翹的峰巒上。
一道道的黑氣正往黃冰新的體內鉆。
眼看著,雪白的渾圓已經紫了一部分。
也難怪,黃冰新會痛成這個樣子。
如此敏感的部位,疼痛感也會加倍。
葉天明猶豫一下道:
“我現在要施針了。你能不能把衣服再往下脫一點
毒素已經往下蔓延,想要將毒素完全的逼出,必須得針灸加按摩。
黃冰新的手指緊張的拉住了衣服,上半身完全沒有了遮掩。
葉天明定了定神,強行的忍住,目光不往旁邊瞟,專注的拿出了銀針,落在了混圓之處。
銀針落下,葉天明的手指不由得觸碰到了那里。
“啊……”
黃冰新聲音嫵媚,輕聲叫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