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軒口中吐出的黑色鮮血,心臟傳來劇烈的跳動。
怦怦!
怦怦!
每一下跳動,都伴隨著難以忍受的劇痛。
他的身體正在超出負荷的邊緣掙扎,仿佛隨時都可能崩潰。
他也不知道,這股力量竟會反噬的如此之快!
還是說,他一直以來使用的方法并不正確,所以才會導致如此?
不容他有過多思考。
這時,祭司長看著眼前突然間口吐鮮血,氣息紊亂的林軒,眼中頓時浮現一抹陰厲之色。
他敏銳地捕捉到了這個機會。
唰!
當即,沒有任何廢話,身形一動,猶如鬼魅般沖向林軒,意圖將其一舉擒下。
他渴望著林軒體內的那股神秘力量,同樣也想要弄清楚那股力量的來源!
方才,竟能將他,都如此輕松的壓制!
不過,這股力量,顯然也有著極大的弊端!
“哼,小子,你以為借助這股不明的力量就能與我抗衡?”
祭司長嘴中發出冷笑,灰白的手掌抓向林軒喉嚨。
林軒急促之下,調轉體內力量,強行避開。
“還有余力?”
一擊落空,祭司長不由驚咦一聲。
而林軒緊咬牙關,沒有回應祭司長。
他深知自己現在的狀況非常糟糕,必須盡快想出撤離的辦法。
“啊~”
而這時,身后的溫清璇,嘴里突然發出一道誘人的嬌喘。
突入起來的嬌喘聲,讓得林軒心頭不由一跳。
他微轉過身,就看見溫清璇此刻面紗下的俏臉一陣泛紅,眼眸中更是閃爍著迷離的光彩。
顯然,她身上龍涎香的春毒已經完全發作,甚至開始了無意識的撕扯身上的裙衫。
“糟了!”
林軒臉色一變。
“嘿,看樣子時間剛好啊。”
祭司長見狀,陰翳的雙眼中卻是陡然泛起濃郁的婬光。
正好,讓他一并擒了二人,然后好好的享用溫清璇這具純潔無瑕的玉體!
林軒聞言,心中一緊。
他知道溫清璇已經徹底陷入了危險之中。
他必須盡快采取行動,否則一旦溫清璇落入這家伙之手,后果不堪設想!
“還想掙扎?還想掙扎?”祭司長看著已然油盡燈枯的林軒,獰笑著逼近。
林軒沒有回應。
他深吸一口氣,強行壓制住體內的劇痛。
下一秒,他將心一橫,也顧不上這么做,會給身體帶來的強烈副作用。
即便他此刻丹田之內能量氣息異常紊亂,但依舊不顧一切,將那圣潔之力連帶著真氣,盡數的調動起來。
隨后,凝聚于右拳之上!
“啊!”
林軒一聲怒吼。
轟!
下一刻,猛的一拳揮出,圣潔的光芒瞬間爆發而出,照亮了整個大殿。
“什么?!”
祭司長面色驟然巨變。
他沒想到林軒在這種情況下,還能爆發出如此強大的力量!
他猝不及防之下被圣潔的光芒正面擊中,嘴中“噗嗤”一聲鮮血狂噴而出,身體更是被這股力量狠狠擊退,重重的撞在了大殿的墻壁上。
“咳咳......”
林軒嘴中也是咳出大灘的鮮血,大腦更是傳來一陣強烈的眩暈感。
但他還是強忍眩暈之意,踩穩步伐。
隨后,一個疾步上前摟入已經神智不清的溫清璇,身形朝著大殿門口狂沖而去。
“咳咳......”
祭司長也是捂著胸口,嘴里發出劇烈的咳嗽。
他抹掉嘴角的鮮血,猛的抬起頭顱。
然而看到的,卻是此刻一片空蕩的大廳。
林軒和溫清璇,均已消失!
“啊!混賬!”
“不過你們以為這樣就能掏出本座的手掌心嘛!”
祭司長猛的仰天。
猙獰的怒吼聲,回蕩大殿之中。
他的雙眼迅速化作通紅一片,隨后舌頭猛的咬破舌尖,吐出一口精血,手指在面前畫出一道晦澀的血令后。
血令化作血光,直沖無極殿的上空!
一時間,整個古武大陸為之震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