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老爺子的身體真的是不太行了,而且謝老爺子的歲數也擺在這了,南瀟真的很擔心。
“對了......”她突然想起什么,抬頭問道,“那兩個人不在家里嗎?他們怎么沒有過來。”
她口中的“那兩個人”,指的自然是鄭麗茹和謝安文。
鄭麗茹身邊有謝承宇的保鏢跟著,因為這個她平常不怎么出門了,一直在老宅里待著。
謝安文原本是個私生活混亂、天天出去亂搞的人,但不知為什么,最近這段時間他卻特別老實,待在家里哪都沒有去。
所以他倆應該都在家里待著,他倆還是謝老爺子的親兒子和親兒媳婦,現在謝老爺子出事了,他們不過來嗎?
一聽他倆的名字,張嫂就皺起了眉。
“昨天晚上這倆人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大吵了一架,吵到了深夜才結束。”
“他倆是在一樓吵的架,老爺子睡著了不知道,我們幾個住在一樓的傭人都聽得清清楚楚。”
“估計是因為昨天鬧的太晚了,今天早晨直到我們出來他倆都沒起床,那個時候老爺子情況危急,把他們叫起來估計也沒什么用,我就沒有通知他們。”
張嫂是傭人,而且向來習慣謹慎行事,哪怕看不慣鄭麗茹和謝安文,口頭上也是十分尊敬他們的。
但是現在謝老爺子在急救,那兩人卻都不知道,還在家里蒙頭大睡......想到這個,張嫂就恨得不行。
于是她都不加稱呼了,直接用“那兩人”來指代。
南瀟臉色也沉了下來,雖然知道謝安文和鄭麗茹給不了謝承宇什么親情,但是他倆對老爺子竟然也這樣。
住在老爺子家里還這么不消停,深更半夜的吵架,連老爺子發生了什么事都不知道,實在是可惡。
她原本就厭煩那兩個人,現在更加厭煩了。
謝承宇一直聽南瀟和張嫂說話,自然是聽到了這些事,他眉眼間一片陰鷙。
雖然他是鄭麗茹和謝安文的親生兒子,但他對鄭麗茹和謝安文的厭惡,和南瀟相比只多不少。
就這樣靜靜的在門口坐了一會,謝承宇起身說道:“我去問問剛才接待急診的大夫。”
雖然知道就算問也問不出什么信息來,但謝承宇還是想去問問。
南瀟十分理解他焦急的心情,說道:“你去吧,我給謝懷玉和謝嫣然打個電話。”
發生了這種事情,總得通知謝家的其他人。
南瀟和謝承宇真正的在一起了,她也慢慢接受了謝家的一份子這個身份,所以這種事就由她來通知,讓謝承宇去忙別的吧。
“喂,你現在在哪?”
南瀟先給謝懷玉打去了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