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網 > 我的養成系女友 > 第1043章 五億白月光
  “想你。”

  對上林默認真的目光,安幼魚的臉不受控制地紅了起來,習慣性地結巴了起來,“你、你…別開玩笑了。”

  “誰跟你開玩笑了?”

  林默眼神真摯,“在天機山的那段時間,你不接我的電話,我心里都快急死了,恨不得直接坐車回家問問你到底怎么回事。”

  安幼魚哼了聲,“那你不也沒回來嗎?”

  “沒法回來。”

  林默苦笑,“代表李家參加這次的古武大比,是我答應青姐的事,既然答應了,總不能食言吧?”

  安幼魚撲哧一笑,“好了,你快點換身衣服,下樓吃飯,別耽擱太久。”

  說完,轉身就準備離開。

  腳步剛抬起,還沒邁出一步,她就被林默拽住了。

  安幼魚疑惑地回頭看去,“怎么了?”

  “我換衣服很快的,等著我。”

  “你換衣服,我…待在這里不合適。”

  “有什么不合適的?”

  林默毫不在意地搖了搖頭,轉身來到衣柜前,從中取出了一件衣服,三下五除二就脫去了上衣,露出了精煉的肌肉,一邊往身上套著衣服,一邊說道:“小魚兒,咱們已經訂婚了。”

  “你現在是我的未婚妻,又不是陌生人。”

  安幼魚雙手捂眼,只不過,她的雙手指縫叉的有點太開了,眼睛滴溜溜地轉動著,看一眼,然后指縫合上,下一秒,指縫打開,再看一眼。

  這個舉動自然沒能逃得過林默的眼睛,心中暗笑不已,“想看,就大大方方的看,我又不是不讓你看。”

  “誰、誰要看了?”

  安幼魚紅著臉否認,“有什么好看的?明明一點都不好看……”

  說著說著,她就沒了聲音。

  心虛的小模樣,簡直不要太明顯。

  當林默換褲子的時候,安幼魚直接轉過身去,背對著他。

  換上衣,她還能偷看一下。

  換褲子?

  這個……

  她,不敢看!

  至少現在不敢。

  不到八點半,林默和安幼魚出現在了柯仁義的辦公室里。

  兩人的到來讓柯仁義十分驚訝,“來得這么早啊?我還以為你們會卡點來呢。”

  林默聳肩,表示道:“校長,要是我自己的話,我肯定會卡點來的,可是小魚兒對您囑咐的事非常重視,我可拗不過她。”

  “哈哈哈哈……”

  等林默一說完,柯仁義就忍不住大笑起來,“果然,還是安丫頭靠譜。”

  安幼魚抿嘴一笑,“校長,什么時候出發?”

  “不急,時間還早。”

  柯仁義來到辦公室前,拿起電話撥通了一個號碼,“曹主任,來我辦公室一趟。”

  放下電話后,他主動出聲解釋,“本來今天的大學科技展覽會,我是準備和你們兩個一起去參加的,可是等下我要去一趟教育部,所以只能讓曹主任陪你們了。”

  林默點了點頭,“校長,您好像很重視這個什么大學科技展覽會啊?”

  柯仁義毫不猶豫地點頭承認,“對,這次的大學科技展覽會非常重要,無論是對于夏北,還是對于國內的其他大學來說,都非常重要。”

  “哦?”

  聽完柯仁義的這番話,林默眼中浮現出了好奇之色,“為什么?不就是一個大學科技展覽會嘛,按照我的理解,這種小活動應該不至于讓像我們夏北這樣的高校重視吧?”

  “小活動?”

  柯仁義笑了,笑容中透著意味深長,“林默,大學科技展覽會以前確實是小活動,現在從今年就不一樣了。”

  “校長,您就別賣關子了,細說一下。”

  面對林默的催促,柯仁義索性直言道:“上面的政策變了,以前娛樂盛行,科技式微,但從今年開始,國內的大學都要著重培養科技人才,上面對這個方面做出了非常驚人的補貼。”

  說到這里,他沖著林默一挑眉,“小子,這次大學展覽會的冠軍非常重要,獎勵幅度可以說是前所未有,你加把勁,把冠軍拿下。”

  林默弄清楚一切的來龍去脈后,嘿笑一聲:“校長,我要是幫學校拿下這次科技展覽會的冠軍,有沒有什么獎勵啊?”

  “獎勵?”

  “對,您不是這次的大學科技展覽會冠軍非常重要嗎?既然這么重要,您多少得給點激勵吧?”

  “沒有。”

  “……”

  林默氣得鼻子都歪了。

  不講理是吧?

  行行行!

  既然柯仁義不仁義,那就別怪他不地道了!

  念及如此,他雙手捂著肚子,滿臉痛苦道:“不行,我突然有點不舒服,校長,我今天恐怕沒法參加大學科技展覽會了。”

  柯仁義:“……”

  還敢再假點嗎?

  “林默,你別跟我來這一套,沒用。”

  “校長,我真的不舒服。”

  “你當我傻嗎?”

  “傻不傻,我怎么知道?您應該問您自己才對,問我干什么,我只是一個學生,您可是校長,學生哪敢評價校長啊。”

  聽著林默的陰陽怪氣,柯仁義失笑不已,“別鬧了,就你的條件好意思跟我要獎勵?”

  “你林大少爺稍微一出手,就算我這個校長都望塵莫及。”

  對于柯仁義的捧殺,林默壓根不上當,“校長,我條件好歸好,但該給的獎勵還是要給的,天底下沒有免費的午餐,您總不能既要馬兒跑,又不想給馬兒吃草吧?”

  “嘿,你這小子……”

  就在這時,曹廉推門而入,看到林默的那一剎那,神情極為幽怨。

  當林默注意到曹廉看自己的眼神后,臉上寫滿了無辜,“曹主任,你這么看著我干什么?不知道的還以為我欠你錢不還呢。”

  “呵——”

  曹廉冷笑了聲,沒好氣地瞪著眼,“林默,你別裝傻,以后你再敢像昨天那樣嘚瑟,信不信我讓你拿不了畢業證?”

  “不信。”

  “……”

  曹廉無奈之下,找上了安幼魚,神情極為幽怨,“安幼魚同學,你能不能管管林默?他實在太氣人了,你都不知道,昨天他特意去我辦公室……”

  “曹老師,抱歉。”

  不等曹廉把話說完,安幼魚便出聲打斷了他,幽幽地瞪了一眼林默,“昨天的事情都是哥哥一人所為,和我沒有任何關系。”

  甩鍋,甩的非常干脆。

  曹廉頓感無奈,張了張嘴,卻不知道該說什么。

  柯仁義神色唏噓,“林默,說起昨天的事,你小子確實有點過分,現在別說夏北的老師了,連學生之間都傳開了,僅僅一夜的時間,校園論壇上就已經刷屏,現在安丫頭有了一個響亮的名號。”

  聞言,毫不知情的林默和安幼魚紛紛露出了好奇之色。

  “什么名號?”

  “五億白月光。”

  “……”

  安幼魚頓感羞恥,尷尬的都想找條地縫鉆進去。

  林默嘴角一扯,“誰起的?太難聽了。”

  柯仁義忍不住翻了個白眼,“行了,你就別說話了,要不是你嘚瑟過頭,也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這就叫做自作自受。”

  林默眨了眨眼,“校長,我不難受啊?相反,我現在挺開心的,畢竟我未婚妻可是送了我一間價值五億的科技研究室,您有嗎?”

  柯仁義:“……”

  得嘞。

  俗話說,沒臉沒皮,天下無敵。

  這話用來形容林默,實在太合適了。

  安幼魚咬著嘴唇,垂落的雙手微微握緊。

  自作自受?

  根本不是這樣的……

  現實情況是…林默作,她受,林默嘚瑟,她丟人……

  啊啊啊——

  這個壞人,好想咬死他啊!

  當林默感受到安幼魚憤憤的小眼神后,干咳了聲,稍稍收斂了些。

  柯仁義無奈地搖了搖頭,對著曹廉吩咐道:“曹主任,等會兒由你帶著他們兩個去參加大學科技展覽會。”

  曹廉嘴角一抽,“校長,可以換個人嗎?我現在看到林默就生氣。”

  林默咳嗽連連,“曹主任,你至于嗎?我不就是小小的嘚瑟了一下嘛,你至于這么煩我嗎?好歹我也是咱們夏北的活字招牌,給我點面子行不行?”

  曹廉呵呵一笑,“你那是小小的嘚瑟?林默,我就差沒把你昨天丑陋的嘴臉拍下來。”

  柯仁義揮了揮手,“行了行了,這次的大學科技展覽會非常重要,讓別人去我不放心,曹主任,你就別鬧小情緒了,這樣吧,我允許你隨便罵林默,想怎么罵就怎么罵。”

  林默:“……”

  不是,他允許了嗎?

  曹廉神色一正,對于政策改變的事情,前幾天柯仁義告訴過他,他也知道這次的大學科技展覽會有多重要,沉聲道:“校長,這件事您就放心的交給我,有林默的便攜式空調,我相信咱們夏北絕對會是這次大學科技展覽會的冠軍。”

  林默眉頭一挑,“曹主任,話別說的這么絕對,禁止提前開香檳,萬一拿不到冠軍,到時候尷尬的可不是你,而是我。”

  曹廉暗笑,“林默,你連這點信心都沒有嗎?”

  “不是沒有信心,這叫沉穩。”

  林默背著雙手,搖頭晃腦道:“畢竟,世上沒有絕對的事情,再小的概率,也有發生的可能性。”

  聽到他的這個觀點,無論是柯仁義還是曹廉都很欣賞。

  確實!

  正如林默所說,世上沒有絕對的事情。

  上午九點鐘。

  曹廉開車載著林默和安幼魚出了夏北。

  大學科技展覽會的會館,設立在帝都二號體育館,從夏北到帝都二號體育館大概有半個小時的車程。

  路上,曹廉見車廂里的氣氛有些過于安靜,主動出聲:“林默,你帶了便攜式空調吧?”

  “帶了。”

  林默笑了笑,“空著手去也不行啊。”

  曹廉話音一轉,“林默,你和安幼魚同學已經訂了婚,準備什么時候結婚啊?”

  “結婚?”

  聽到這個詞,安幼魚抬頭偷看了林默一眼,眼中有期待,也有緊張。

  面對曹廉的詢問,林默發出了一聲嘆息。

  曹廉眉頭一皺。

  不是,嘆氣算是怎么個事?

  難道……

  他問到什么不該問的了?

  想到這里,他咳嗽了聲,語氣顯得格外的小心,“林默,我就是隨口問問,不方便的話就算了。”

  林默沒說話。

  安幼魚眉梢下彎,心情復雜。

  他……

  為什么要嘆氣呢?

  這個情況讓曹廉越發尷尬,聲音不自覺地壓低了一些,“林默,你和安幼魚同學…是不是鬧什么不愉快了?”

  不等林默回答,他就繼續說道:“其實兩個人在一起就不存在沒有摩擦的,感情就是這樣,相互遷就,相互磨合。”

  “就算你們鬧了什么不愉快,也千萬別憋在心里,把話憋在心里解決不了任何問題,這個時候就是要把心里說出來,說出來才能解決問題。”

  等曹廉的話一說完,車廂中緊接著就響起了林默的笑聲。

  他這一笑,讓曹廉有些懵。

  什么情況?

  林默拉起安幼魚的手,笑著解釋道:“曹主任,你誤會了,我和小魚兒可不會鬧什么不愉快,我們的感情好著呢。”

  此話一出,曹廉那顆提到嗓子眼的心緩緩落下,不由長舒一口氣,“那你不早說,嚇得我大氣都不敢喘一聲。”

  林默一臉無辜,“曹主任,這能怪我嗎?一切都是你的猜測,再說,你剛才也沒給我說話的機會啊。”

  曹廉老臉一紅,“我問你和安幼魚同學什么時候結婚,你給我來了聲嘆氣,正常人都會多想的好吧?”

  “還有,你能不能跟我解釋一下,你剛才為什么要嘆氣?”

  林默看了一眼安幼魚,臉上掛著幾分惆悵,“曹主任,我嘆氣是因為結婚這件事我說了不算,需要小魚兒點頭才行。”

  “我巴不得今天就帶著她去民政局扯證,可是她不同意啊。”

  等林默的話說完,安幼魚喪氣的小臉瞬間變得明媚起來,弱弱地接話道:“我不是…不同意,主要是我們剛訂婚沒多久,總得緩一段時間吧?哪有剛訂婚就結婚的?”

  “緩什么?”

  林默面露不悅,“誰規定我們就要和別人一樣了?誰規定剛訂婚就不能結婚了?”

  曹廉跟聲附和,“安幼魚同學,我覺得林默說的沒錯,只要你們兩人感情穩定,對彼此又很了解,覺得對方是一個值得托付終生的人,那就可以結婚。”

  安幼魚玉唇一抿,“再等等……”

  “等多久?”

  林默趁熱打鐵道:“小魚兒,你總得給個具體的時間吧?”

  看著林默這副心急的模樣,安幼魚撲哧一笑,“哥哥,你就那么想跟我結婚嗎?”

  “廢話,做夢都在想。”

  “那我現在要是點頭同意和你去領證,你敢去嗎?”

  迎著女孩狡黠的眼神,林默嘴角一勾,對著正在開車的曹廉開口:“曹主任,掉頭。”

  “去哪?”

  “回家拿戶口本,領證去!”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