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網 > 我身上有個白蛇紋身 > 第1612章 生死之戰(一)

林夕滿眼的錯愕。
云翎的頭發白了!
束發的時候,黑發遮擋住了下面的白發,現在頭發披散開,白發無處可藏,全暴露了出來。
滿頭花白,感覺再過不久,云翎這一頭就全是白發了。
“到底發生了什么!”林夕問,“圣女到底對你做了什么!云翎,你……”
“林夕,”云翎抬眸看向林夕,眸中亮芒是一貫的溫柔,“我們現在需要圣女,不管圣女對我做了什,我們都不能與她翻臉。”
“可是……”
“沒有可是,我們沒有別的選擇。”云翎道,“林夕,萬玥能為了救大家,甘愿犧牲自己,幫小思故解毒,我的覺悟難道還不如萬玥么?這件事是我自愿的,不必為我抱不平。還有,我會付出什么,我一清二楚,不用擔心我。”
林夕看著他,眼中帶著心疼,“云翎,你會付出什么,你告訴我。”
“一些修為而已。”云翎道,“圣女出手,你也親眼看到了。她能吸收其他人的力量,借此讓她變得強大。我生于混沌,我體內靈力與她最為接近,她只是把我當做補充劑。放心吧,我多休息一會兒就沒事了。”
怎么可能沒事啊!
看著云翎頭上的白發,林夕心疼的厲害,可同時她也清楚的知道云翎所說全是事實。他們還要依靠圣女解決掉奇肱,他們沒有資格去與圣女翻臉。
更何況這件事是云翎自愿的,這是請求圣女幫忙的條件,這下連拒絕圣女折騰云翎的立場都沒了。
林夕深吸口氣,突然想起什么,又問,“云翎,你的壽數還剩多少?”
云翎他們這種程度的大神仙,對自己的壽命其實是有感知的。
很多神仙會在壽數將盡之前,選擇下凡歷劫。渡過劫難,再次飛升,延長他們的壽命。
這個壽數是生命的長度,是在不發生任何意外的情況下,能活到的年歲。
似是沒想到林夕會突然問這個,云翎微怔,隨即笑道,“林夕,我是這世間唯一一只混沌圣鳥,我與天地同壽,且是不死之身,這件事你都忘了么?”
“被困太久,腦子糊涂了。”林夕笑著道。
林夕問這個問題,其實是想弄清楚圣女折騰云翎,會不會影響到云翎的壽數。
現在聽到云翎的回答,林夕總算是放心了些。
林夕對云翎說,大家現在要去魔界,讓云翎也準備一下,馬上要走了。
云翎點頭,他一邊束發,一邊對林夕道,“林夕,我的情況,你就別告訴希希了。那個孩子心眼多,怕她多想。”
林夕走到云翎身后,“我幫你。”
云翎愣了下,隨即把手中梳子遞給林夕。
幫云翎梳著頭發,看著手中白發,林夕心里越發的不是滋味。
“云翎,”林夕道,“你是這世上最最好的人,你也值得更好更好的人去愛你。”
云翎輕笑,沒有說話。
他想要的從來都不是更好的人,他想要的一直只有一個人。
頭發束起,林夕和云翎一起走出房間。
希希緊張的等在外面,聽到門打開的聲音,她立即轉頭看過去。
“媽!我師父咋說……”話還沒說完,她就看到了跟在林夕身后出來的云翎。
云翎淡淡瞥希希一眼,“你師父好的很,用不著你跟著瞎操心。”
希希癟癟嘴,雖然被訓的不高興了,但她還是貼了過去,伸手去抱云翎的胳膊。
云翎神色不變的快走一步,錯開了希希伸過來的手。
似是想到什么,他對希希道,“你現在已與父母相認,以后你父親會幫你尋找更合適你的師父,當年藥王把你托付給我,事到如今,我也算不負所托了。以后你不必再叫我師父,你隨你哥哥姐姐來稱呼我就好,改口叫我干爹。”
這番話比直接拒絕希希還要有殺傷力。
他直接用身份,用輩分來讓希希看清他倆之間的差距。
希希愣住。
林夕拉起希希的手,用力的握進手心。
希希回神,眼眶已經紅了,委委屈屈的看向林夕,“媽,冥夜爺爺說,我師父曾經愛你愛的死去活來的,你教教我唄,我該怎么做才能讓他愛上我?”
林夕:……
這個孩子說話如此直白,都給她整的不知道說啥了。
在客棧外集合后,眾人前往了魔界。
半步多本就是連接三界的通道,因此離開半步多就到了魔界的地盤。
眼前是一片荒山,眾人站在怪石嶙峋的石頭山上,山下是一眼望不到頭的黃沙。
“這里倒是一個適合開戰的地方,”圣女笑了下,“不用擔心傷及無辜。”
“圣女大人慈悲,小人自愧不如。”
圣女話落,半步多的通道之門再次打開,奇肱率領浩浩蕩蕩的天兵隊伍從通道里走了出來。
看到奇肱走的事半步多這條路,林夕的心頓時就提了起來。
“奇肱,你把半步多怎么了?”林夕質問。
奇肱勾唇,干瘦的臉上顯露陰險之色,“小仙姑,別激動,我只是清除了一些小障礙而已。你也知道的,我手下人多,若這路不夠寬,我的人是不方便經過的。所以沿路的人啊,樹啊,房子啊,客棧的什么的,我就都給清理了。”
聞言,師子城暴怒,“你把客棧毀了?逆賊,我殺了你!”
話落,師子城雙手放在地上,快速誦念法咒。
腳下大山開始劇烈搖晃,大量黃土包裹著石塊從地下鉆出來,形成了一個巨人。
巨人揮動手臂,巨大山石變作的拳頭對著奇肱就打了下去。
別說碰到奇肱了,巨人剛剛有所動作,一條白綾飛來,就將巨人像裹木乃伊似的牢牢裹住了。
下一秒,白綾猛地收緊,形成巨人的山石瞬間化作粉末。
白綾散開,黃土和山石粉末就隨風飄散在了空中。
速度和力量都是一流的。
林夕定睛看過去。
透過飛揚的塵土,林夕看到了一張絕世的臉。
竟是白清絕!
白清絕站在奇肱身前,手中握著白綢,神情麻木,像是一個沒有靈魂的漂亮娃娃。
“他被控制了。”希希指著白清絕道,“我見過三哥被控制的樣子,就是他這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