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巖深和唐寶寶同時蹙眉,這個人到底是不是鬼袍人,他們兩個也不清楚。
因為他們也沒見過鬼袍人脫去長袍的樣子。
“他跟你們有接觸嗎?”陸巖深問在現場的人。
保鏢搖搖頭,“沒有,我們不確定是不是他,也沒敢輕舉妄動。”
陸巖深沉默了一會兒說:
“先別招他,先觀察他的一舉一動,也別把所有目光都放到他身上,注意好周邊環境。”
“明白。”
掛了視頻,唐寶寶立馬說:“你覺得他是嗎?”
陸巖深說:“正常情況,他應該跟以前穿著打扮的一樣來加你。”
唐寶寶點頭,
“我也這么想的,他整天打扮的神神秘秘的,肯定也是為了安全,我一直都很好奇他那個袍子,我覺得里面應該裝了不少東西。說不定袍子里面還穿著防彈衣呢。”
“嗯,我已經讓人盯著了,如果他不是鬼袍人,晚點我會讓人把他先請出那片海灘。”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萬一他們發生什么沖突,路人肯定是最容易被誤傷的。
唐寶寶又點點頭。
兩人一起到海邊時,太陽還沒完全冒出來,整個海岸線上就只有那個黑衣男人自己。
他雙手抄兜站在那里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陸巖深沒讓唐寶寶直接過去,而是找了個人過去打聽情況,搞了半天,對方竟然是個聾啞人,只是早起過來看海,不是鬼袍人。
陸巖深的人客客氣氣把他領出去了,對方也很配合,還以為這里是要拍電影清場,就直接走了。
沒過多久唐寶寶的手機就響了,鬼袍人打來的。
唐寶寶接聽,“我到了,你在哪兒呢?”
“我也到了,你往海上看。”
唐寶寶扭頭,一條小船出現在她的視線里,距離遠,看的還不是特別清楚,隱隱約約。
很快陸巖深的手機也響了,
“抱歉爺,我們在水里安排了人,但是卻不知道他是從哪兒冒出來的。”
附近也沒島嶼,鬼袍人又不可能提前潛伏在島嶼上,海平面又那么寬,那么多雙眼睛看著呢,還是不知道他從哪兒冒出來的。
陸巖深蹙蹙眉頭,他早就習慣了鬼袍人裝神弄鬼,蹙眉純粹就是看他不爽。
電話還沒掛斷,鬼袍人對唐寶寶說,
“你讓陸巖深離遠點,我不想跟他說話,我只想跟你一個人聊。”
這話陸巖深也聽到了,雖然來的時候就知道了唐寶寶會單獨跟鬼袍人聊,可聞言還是心里不痛快。
唐寶寶突然湊過來,親了他一下,“老公,你去那邊等我行不行?”
陸巖深的心情瞬間好了不少,跟只被投喂了骨頭的大狼狗似的,寵溺道,
“我就在附近,有事兒叫我。”
“嗯嗯。”
陸巖深又瞇起眸子死死盯著海平面上的鬼袍人看了一眼,轉身離開了。
鬼袍人看他離開以后,這才向岸邊靠。
唐寶寶站在岸邊,微擰著秀眉睨著他。
鬼袍人依舊是平日里那身打扮,披著大大的袍子,戴著黑色口罩和墨鏡,把自己武裝的嚴嚴實實,看不到他身上任何肌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