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網 > 星辰之主 > 第八百五十八章 故人頭(下)

添加到主屏幕

請點擊,然后點擊“添加到主屏幕”

    第八百五十八章 故人頭(下)

    如果梁廬的頭骨出現在這里,幾乎可以證明一件事:

    早在2080年,梁、李、屠三人的第三次交鋒中,梁廬就已經殞落,而且是和屠格的“底牌”碎片死在一起。

    唔,很有可能是被“底牌”的力量重創,看“淵照”的機關設置,應該是戰后還有一口氣,但未必能堅持太久。

    而李維和屠格都沒料到竟然能取得這樣的戰果,以至于渾然不知,仍然在千方百計探測梁廬的狀態,四處搜索“底牌碎片”的下落。便是后來找到百峰君的“餌物”,嘗試重新捕捉,也沒有想到,他們的心腹大患,就埋骨于此。

    所以,哪怕之前有,八零年之后,爺爺、父親和梁廬之間的聯系也斷掉了。

    十年后的九零年,引來李維強行攜深藍世界“巡游”的,真的只是父親羅中衡制造的假象,讓李維誤以為梁廬現身……是的,也只有這樣,才會讓李維心存忌憚,繼續龜縮在深藍世界,直到羅南橫空出世。

    這很符合邏輯。

    可羅南還是疑云叢生。

    他很早前就想過,八零年之后,梁廬的狀態已經很糟糕,否則羅遠道團隊不至于那么被拿捏。卻很難想象,梁廬早早隕落不說,且還是與“底牌碎片”在一起。

    這就有很重的設計意味兒了。

    他把自己陷在這兒,是純屬意外?是有意為之?還是絕境下無奈的選擇?

    還有,梁廬怎么也是前大君、大師范級別人物,這顆“袖珍頭顱”就算由“外接神經元”標注了是梁廬的本體,就真的是了?

    就算是,可要知道,“外接神經元”這件已經是“靈芯”級別的神奇之物,是且只能是梁廬的作品,如果梁廬死在了八零前,它完成的時間只能靠前。可為什么今天解析“頭骨衛星”和“淵照”機關竟然這么順利?

    根據羅南的經驗,只有資料庫里存在相應資料,才會有這種現象——金桐靈光種子(電磁向黃金細胞虛擬結構)、生化反應爐都是如此。

    要么,梁廬在八零年第三次交鋒前已完成了“淵照”的設計,就等著以自己生命踐行最后一步。

    要么,哪怕梁廬獻出了自家頭顱,也依然可以完成后續的工作——前大君、大師范,未必不能脫離肉身而存在,比如“上載者”,又比如武皇陛下曾簡略提到的“轉生”。

    “轉生”這玩意兒,羅南實在不懂,大概率也沒那么容易,否則中央星區早就泛濫了。

    “上載者”的話……羅南也想過。

    如果真要“上載”,“日輪絕獄”那邊的破爛飛艦是一種選擇,但和他腦宮深處這枚還在運轉的“外接神經元”相比,似乎還要遜色一籌。是的,自從知道“上載者”這門相對成熟的技術后,羅南就考慮過梁廬“上載”到“外接神經元”的可能性。

    可是,這枚外接神經元是羅中衡交給到他手里的,中間會沒有鑒別嗎?

    最重要的,“上載”固然是關鍵,“下載”也很必要,不是說“上載者”可以無限期地以特殊信息結構的方式存在,長時間的“上載狀態”只會讓他們與現實宇宙拉開距離,遺忘掉生而為人的感覺,最終在迷茫中成為六天神孽的玩物。

    羅南對“上載者”的技術要求不算特別熟,只是在“測驗時空”,從允泊和時繁校官那里知道一些比較基礎的東西。理論上,“下載”需要一具與自身上載信息充分匹配的“載體”,這需要克隆技術或者“智械”“無機生命”技術作配套。

    思想星團就是湊齊了“三要素”,才能夠在某種意義上成為“永生者國度”。

    當然,如果事急從權,也不是不能強行“奪舍”。如果梁廬真的在某一個時期,“上載”到外接神經元中,那么他必然是要“下載”的。而外接神經元長時間存在于羅南腦宮之中,他“下載”的唯一載體,有且只有羅南一人。

    事實上,在羅南修行過程中,梁廬有一萬個機會“奪舍”。可現在,除了那些讓羅南越來越警惕,越來越忌憚的布置,后續什么也沒有。

    總不會覺得羅南現階段比他做得還好,要再等等吧?

    開什么玩笑!

    羅南雖然對自己在短暫“窗口期”里快速成長的經歷頗為自得,但也不至于認定他能夠比一位前大君做得更好。而隨著羅南實力持續增長,“形神框架”日趨個人化,越晚“下載”,越是得不償失。

    梁廬至今沒有動靜,后續的可能性只會越來越小。

    由此反推回去,梁廬“上載”到外接神經元的可能性,已經無限趨近于零。

    死得疑云叢生,活得古里古怪……堂堂一位前大君、大師范,何至于此!

   &n

添加到主屏幕

請點擊,然后點擊“添加到主屏幕”

nbsp; 羅南手攥頭骨,決定先擱置“轉生”“上載”這些可能性,從更現實的層面出發。

    他想到了一個新的問題:可如果梁廬真的已死,就死在這里,難道就只剩下了一顆頭骨?

    如何縮小到這種袖珍模樣,裝配界面的技術說明中倒是提到了,確實是一種煉制技術,是與另一個配件相適配的手段。

    但其它部分呢?

    前大君的骸骨,那怕是“衰變”階段的,也非比常物,不是輕易就能磨滅掉的。尤其是“畸形星球”內部這種相對平穩的環境,最大限度避免了霧氣迷宮“沙塵暴”的侵蝕,相對而言應該更好保存才對。

    羅南再次跳脫出“虛腦”界面,環顧四周封閉空間:

    這個“畸形星球”的“神明規則碎片生態圈”里面,還有梁廬遺骸的其他部分?

    他迫切想要知道,那些遺骸存在的可能性。

    如果是這樣,之前想到的兩條脫身路線,最簡單直白的那條,就不能用了——要將“畸形星球”的生態以及其中的“神明規則碎片”徹底斬破,肯定會損傷這邊疑似存在的梁廬遺骸,使得羅南再難抓到線索。

    所以,還是“強控”“同化”這條路更精細些。

    如此想著,羅南就對瑞雯道:“要說這個地方是‘新位面’,多半也會有人信的。”

    這話有些沒頭沒尾,不過瑞雯聽懂了羅南的意思,就是當初羅南想造出一個“新位面”的設想。當時是考慮在霧氣迷宮中尋找一個頗具規模的“大型碎片”作為建構底層,瑞雯還預測說,今年9月份有可能有一顆符合羅南要求的“大型碎片”從核心輻射區拋射出來。

    如今已經是9月了,瑞雯預言的“大型碎片”還沒有見到。

    羅南等于是給她緩頰,拿這個充數。

    于是瑞雯搖頭:“不是這個。”

    羅南笑了起來:“就算再跳出一個,恐怕我也沒有精力去收拾了。”

    當然最重要的原因是,羅南現在已經不需要再拿一個“新位面”,緩沖各方勢力的覬覦之心,遮護對他來說更重要的“云端世界”,或者與“深藍世界”打對臺。

    他只站在那里,就已足夠。

    “我想著將這個‘畸形星球’及周邊區域控制住,也等于是拿捏住了大金三角,可以讓某些人再消停些。這樣的話,就需要讓中繼站的時空架構反向替代這邊……肯定會造成波動,但還是要盡可能保持平衡。”

    由于羅南也是現場做出的判斷,需要梳理一下思路,就和瑞雯聊了起來。沒有誰比瑞雯更熟悉這邊的情況,之前一部分已經通過禮祭古字描述給羅南,但還有很多更細節的東西。

    說起來,瑞雯日常不喜歡說話,但是用禮祭古字組織思路,行文描述倒是一把好手。羅南確實教過她禮祭古字的一些知識,可這樣的水準,和他這個老師沒有半毛錢關系。

    只能說是天賦了……嗯,天賦。

    羅南已經不是第一次這般想法了,然而越想越是荒誕,越想越是沉重,越想越是擔憂。

    問題是,想弄清楚這事兒,怕是非得將李維、屠格兩個人拿捏住至少一個才行。

    羅南勉力拂開那些雜念,將瑞雯講述的一些比較強勢的“神明規則碎片”性質及分布,還有相應的復雜生態,都記錄在內宇宙模擬器中,肩上“鏡鑒”也在快速運轉,嘗試從“百神冢”里找到對應……

    也就剛開了個頭兒,葵姨提醒,有關“淵照”的第二個配件,解析也已完成。

    羅南得到的,是一個似乎有點意外,但又合情合理的答案:

    “璇晶陣列余燼燒結體……碎片?”

    余燼的再燒結?

    所以,那照耀、加持了天淵遺族十多個千年的“璇晶陣列”終于還是熄滅了、粉碎了?

    這一刻,羅南有一種強烈的歷史終結感。

    可沒有等他感慨太久,“裝配界面”就再度激活,向他展示出“燒結體碎片”在“淵照”機關中的作用和裝卸方法。讓羅南明白,哪怕只是“爐灰”“余燼”的再燒結,通過特殊架構和配比,依然具有不可思議的力量。

    這還不算完,“裝配界面”甚至顯示出這一簇經過特殊燒制的完整結構應有的具體形狀。

    不再是羅南看到的好像掉落水泥疙瘩似的玩意兒,更像一顆上短下長的四角星,灰白粗糙表面上,有若隱若現的復雜紋路,中央區域還有一個貫穿前后的小小孔洞。

    那應該就是屠格攜它過來時的完整狀態。

    「早更一會兒,調調作息,爭取和大家一起早睡。求健康的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