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網 > 星痕之門 > 第五章 籠中雀

懷王朱子貴的記憶,在任也的腦中涌動,但它既沒有畫面,也無任何生活細節,到更像是一位當事者的自述,內心獨白。

銅鏡前,任也慢慢回過神來,內心有些發毛地嘀咕道:“我是懷王,那記憶中提到的大伯應該就是皇帝,老爹就是上一任親王?而且這個皇帝,一直都在暗中尋找天赦入命之人?!”

想到這里,任也忍不住打了個激靈,這狗皇帝要找我干什么?

還有,這個原主朱子貴就是個鐵廢物,從“自述的記憶”中來看,他連紈绔都算不上,除了搞女人就不會別的了,目前也已經被朝廷軟禁了。

就在任也思考之時,雙耳中再次響起了冰冷之聲。

【開啟神秘傳承任務——第一幕《暗子》】

【故事介紹:大乾王朝的皇位之爭已經結束,紈绔子弟朱子貴世襲了懷王之位,但目前被朝廷軟禁在王府中。大乾皇帝生性謹慎且多疑,卻不知為何沒有殺你,他只派了十名暗子,潛伏在懷王府中,以作耳目,不知在謀劃什么。】

【十位暗子:分別由十名玩家扮演,當前分屬于朝廷陣營,以及墻頭草陣營。】

【你的身份牌是:懷王,獨屬于懷王陣營。】

【身份牌特性“王令”:你可以任意策反兩名玩家,加入自己的懷王陣營,但這需要人格魅力,被策反玩家要宣誓效忠。】

【信物道具——御筆:大乾開國皇帝留下的遺物,老皇帝臨死前,將它贈給了你。筆上面刻著:提筆揮毫千秋業,我自登臺繪山河。目前御筆蒙塵,并無神異能力。據傳,老皇帝用這支筆曾寫下過一封密詔,它被你父親收藏在府中。】

【特殊道具——鎮國劍:大乾王朝的鎮國之寶,一直由你父親掌管。你父親死后,鎮國劍悲鳴三日后,光輝盡散,目前與普通武器一般,并無任何神異。據傳,鎮國劍只認身負特殊氣運之人。】

【當前任務一:存活72小時。】

【當前任務二:想辦法重新令御筆恢復神異,可以找一找老皇帝留下的密詔。】

【當前任務三:皇帝一直在尋找天赦入命之人,你要保護好自己的身份,避免遭受滅頂之災,同時你每發現一位暗子的真實身份,都會得到巨額獎勵。】

【特殊規則:此幕中,玩家可以相互擊殺,并奪得其他玩家的信物。】

【特別提醒:當今皇上,生性多疑,殺伐果斷,如果他察覺到懷王府有任何“詭異之事”,所有人可能都會死!都會死!都會死!】

【離開倒計時:71:57:32】

【星痕之門祝福語:自古以來被削的藩王都很慘,希望你是個例外……】

冰冷的聲音漸漸消散,任也呆滯的雙眸恢復神采,同時內心有些莫名的興奮。

黃維說的星門任務,這不就來了嘛?

稍稍平復了一下思緒,任也慢步走在寢殿之中,開始思考細節。

很明顯,這是個角色扮演類的傳承任務,除了自己外,還有另外十名玩家,具體玩法應該是陣營對抗。

唉,可惜了,自己扮演的這個二代懷王,有點過于廢物了,沒能力,沒隊友,沒腦子。

最重要的是,他還獨自擁有一個陣營,就目前的情況來看,自己可能開局就要面臨一打十的處境……

難!

太難了!

想到這里,任也心中充滿了焦慮。

根據任務二的提示,目前優先要做的應該是想辦法重新令“御筆”恢復神異能力,增加自己手里的底牌,從線索看,這應該與老皇帝的密詔有關。

任務三,確認藏在王府中的暗子,但這個優先級并不高,自己手里牌少,要茍著,不能輕易露頭……

……

走了數圈后,任也腦中的思路逐漸清晰,他背手看向寢殿內的環境,想要熟悉一下這里。

“踏踏!”

就在這時,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來。

任也循聲望去,見到一位婢女表情慌張地跑到門口,哆哆嗦嗦地跪在地上喊道:“大事不好了,殿下!”

他看向這位婢女,腦中自動浮現出有關于她的記憶。

咦,這女人我睡過啊……

婢女蓮兒,在一個夜黑風高的晚上,朱子貴喝了點貓尿,就無恥的把人家拖上了床。

嗯?不對啊,為何沒有我倆睡覺的具體細節畫面啊?

我想看細節,細節啊!

任也稍稍調整情緒,故意擺著架子問:“何事?”

“清涼知府,長史司,青州衛,密探營,內務院等一眾官員正齊聚存心殿,要殿下斷案。”婢女垂首跪地:“王妃已去存心殿,讓奴婢前來請殿下同去。”

“斷案,斷什么案?”任也一臉懵逼。

“這些官員聲稱,親衛營的王指揮使意圖謀反,現人贓俱獲,請殿下前去斷案。”婢女回。

任也稍稍怔了一下,瞬間“想”起了昨晚發生的事兒。

親衛營的指揮使叫王靖忠,是跟隨在先王身邊的得力干將,也是朱子貴身邊為數不多的“忠臣”。

昨夜二人一同飲酒,朱子貴聲淚俱下,委屈巴巴的想讓王靖忠偷偷去策反密探營的指揮使,暗中積蓄力量,以求關鍵時刻能自保,而后者也一口答應了下來。

他被抓了?

應該是王靖忠策反失敗了,被眾官員反咬了一口,畢竟現在這個懷王府內,全是朝廷的走狗。

王靖忠不會把自己也咬出來了吧?任也心里莫名有些發虛。

“有多少官員到了存心殿?”任也問。

“四十余名。”

“……!”任也聽到這個數字,心里非常無語。

這明顯是觸碰了朝廷走狗一黨的底線,惹眾怒被逼宮了,自己想不去都不行。

任也收起思緒,無奈地吩咐道:“去存心殿。”

……

離開寢殿,任也大步前行,寬闊廊道的兩側,垂首待命的婢女紛紛跪地請安。

“見過殿下!”

“……!”

呼喊聲響徹,任也好奇地看向兩側,一時間內心狂震。

咦,這女的我睡過。

嗯,這個也睡過?

臥槽,這個我也睡過啊??!

“……!”

任也很粗略的向兩側瞄了一眼,發現這群年輕貌美的婢女,竟都與自己有著熱烈而又純粹的關系。

他內心直呼牛批。

合著這位年輕的懷王是個刺客啊,天天一點正事兒不干,就可哪兒亂捅的嘛?

這一條廊道的婢女,竟然沒有一個是無辜的啊,甚至有一位至少三十五歲往上的老蜜桃,他都沒有放過……

原主果然不是一個簡單的廢物,而是個有一雞之長的廢物啊。

皇帝的刀都架脖子上了,他還這么饑不擇食,心可真大啊。

……

約摸著過了一刻鐘,任也在一眾太監和奴婢的擁簇下,乘坐車輦,來到了懷王府的存心殿。

這是懷王處理政務的地方,藍瓦紅墻,氣勢恢宏,正門左側的一面九龍壁,竟然長達三十余米,壁前影池,水波蕩漾,九條倒影而下的巨龍,竟如活了一般。

在大乾,親王就藩之地,等同于國中之國。說白了,王爺就是這里的天,享受的也是二皇上的待遇,但朱子貴是個例外,他早都被架空了,下面隨便哪個高官,可能都比他活得滋潤。

下了車輦,任也自側門走入殿內,抬頭便見到四十多位官員背對大殿正門,垂首而立。

在這四十多名官員的中央,有一位至少年過五十,頭發花白的壯碩老漢,被五花大綁地跪在地上,滿身都是外傷。

此人就是親衛營指揮使—王靖忠。

“懷王入殿。”隨身的小太監立于側門旁,大聲呼喊。

“參見懷王殿下。”

眾官員高聲呼喊,一同行禮。

任也佯裝淡定,面無表情地掃了一眼眾人,就欲走向殿內的王座,而這時,他卻發現側座上端坐著一位貌美傾城的女子。

看樣貌,她約摸著有二十歲左右,容貌清麗脫俗,恰似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蓮花,雙眸明亮,透徹中難掩高冷華貴,身段玲瓏浮凸,曲線誘人。

可不知為何,她并沒有身穿華貴而又莊重的服飾,而是身著一件寬松素雅的道袍,一頭烏黑的秀發上插著木簪,更給人一種內心淡然的冰冷之感。

她便是懷王妃,許清昭。

咦,這女人沒睡過?

這朱子貴真是個廢物啊,三十多歲的婢女都不放過,自己的王妃卻搞不定?

在記憶中,懷王妃是當朝首輔的嫡女,他與朱子貴結合純粹是政治聯姻,雙方毫無感情可言,尤其是懷王被軟禁之后,夫妻關系更是降入冰點。

再加上許清昭雖然正是芳華絕代的年紀,但卻醉心于修道,從不插手朝堂政治,所以她在這高墻深院之中,更像是一位局外人。

任也稍稍停頓一下,便走上高臺,坐于正位之上。

王妃端坐在旁,俏臉冷艷,雙眸淡然,竟與自己的丈夫連個招呼都沒打。

事實上,她之前在娘家已住了半年有余,三天前從京都返回,入王府后,也沒有面見懷王。

莊嚴的存心殿內,任也雙眼掃過一眾官員,故意陰著臉,默不作聲。

他是體制內出身,雖然這古代與現代官場的套路有些不同,但精髓都是一樣的,在搞不懂狀況的處境下,就不能先說話,要等別人發揮。

果然,殿內稍稍安靜后,有一名官員率先出列。

他行禮后喊道:“稟告殿下,親衛營指揮使王靖忠,昨夜意欲策反密探營指揮使吳阿四,人證物證懼在,請殿下立即用刑,嚴刑拷打,追查此人的黨羽同謀,徹底消除清涼府之隱患。”

任也瞧了一眼這名官員,對方是長史司的紀善,主管諷諫,負責記錄親王一言一行。

大乾自開國以來,就在各藩王府設長史司。這個部門就是專門監管藩王的,是皇帝的耳目,估計親王每天晚上拉什么顏色的屎,都會被他們一一記錄并報告。

任也身著赤袍,端坐在殿上,盡量模仿著古人的用詞:“劉紀善,王靖忠是親衛營指揮使,位高權重,十八歲時便隨我父王南征北戰,一生立功無數,他有何理由謀反?”

“清涼府地連南疆,王靖忠意圖謀反,自然是與南疆小國有所勾連。如果不是發現的早,恐殿下安危難保。”劉紀善弓著腰,目光銳利,嘴角泛著陰狠的笑意:“請殿下立即用重刑!”

“殿下,昨夜王靖忠以飲酒為由與我相聚。他幾番試探后,便許下重利,提出要與我暗中勾連,尋機控制殿下的前寢,這明顯是謀反之舉,請殿下用重刑!”密探營指揮使出列:“此事,屬下的婢女和近衛都可以做證。”

任也聽到這話,心里咯噔一下,他原本是想保一下王靖忠的,因為他是傀儡王爺開局,身邊就沒幾個可以信任的人,如果能留下此人,后續肯定是能用到的。

但現在這么看,王靖忠不但難保,甚至自己可能都要涼了。

要知道,那個劉紀善和密探營的指揮使,都說的是要給王靖忠用重刑,追查同謀,而不是處死。

這是什么意思?明顯是要讓王靖忠在這大殿之上,當眾咬出來自己。

真到那時候,就不是能不能下來臺的問題了,而是自己還能不能安全的問題了……

任也稍稍思索片刻,臉上突然泛起笑容,抬頭便看向殿中的一位中年。

那人身材高大,兩鬢斑白,身著黑色蟒袍,一直沒有作聲。

他是長史司的長史,名叫李彥,主管王府政務,是監視自己的頭號皇帝狗腿。

劉紀善等人今天能瘋狗一般“咬人”,肯定是他暗中指使的。

“李長史,本王有些要事與你相商,你我偏殿一敘?”任也試圖與這位朝廷的走狗頭頭直接交流。

李長史垂頭而立,眼皮兒都沒抬:“何事也沒有謀反事大,請殿下對王靖忠用刑。”

交流失敗……

任也暗自咬了咬牙,抬頭又掃過眾官員,最終目光停留在了王妃絕美的側臉上:“你們可有不同看法?”

王妃默不作聲地接過婢女遞來的茶杯,俏臉滿是慵懶之態,根本沒有理會任也的目光。

殿內安靜,落針可聞,竟無一人站出來幫任也說話。

劉紀善目光陰森地瞄了任也一眼,再次邁步上前高喊:“請殿下用重刑,追查王靖忠的同謀!”

“踏踏……!”

話音落,四十余名官員集體出列,一同高呼:“請殿下用重刑,追查王靖忠的同黨!”

任也看著氣勢洶洶上前的眾官員,內心近乎絕望。

你朱子貴是個被軟禁的籠中雀也就算了,最重要你也太蠢了吧?!

你這么廢物,能不能就不要瞎操作了。唯一一個擁有“兵權”的忠臣,你竟然讓他親自去策反?還踏馬被人告發了!

你是傻B嗎?!

弄這么個收拾不了的爛攤子,你讓老子怎么辦?我就問你怎么辦?!

這時,王妃抿了一口茶水,如星辰般明亮的雙眸,淡淡地看向了跪在地上的王靖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