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網 > 星痕之門 > 第十二章 我是玩家

鏗第2章

失敗了?

不可能啊!

沒道理啊!

廂房中,見到母蠱爆裂而亡的這名女子,內心充滿了驚愕。她在大腦中仔細復盤了整個計劃,卻想不出失敗的原因。

控魂蠱在蟄伏階段,是沒有氣機,沒有生命體征的存在,與死物一般,隱蔽性極強。

懷王身邊算得上是能人的,也就二愣一人,但這貨又是個粗鄙的莽夫,他們是怎么察覺到殿內有蠱的?

事先漏了馬腳嘛?

也不太可能,那投蠱之人是自己隨機挑選的,行動之前,他連自己要干什么都不知道,又怎會暴露?

思來想去,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廢物懷王有著自己想不到的保命手段。

那他……會是玩家嘛?

雖然星痕之門的機制是非常公平的,即使是劇情扮演類的玩法,也一般不會讓玩家扮演王爺、皇帝這類的角色,因為這樣的視角太高了。不過,依舊不能輕易地排除這種可能,此星門的世界觀非常宏大,內容詭異莫測,不能以常理度之。

看來,自己要更加小心地對待這場“游戲”了。

復盤結束,女子在廂房中換了一套寬大的連帽黑袍,款款離去。

她的身段極好,容貌美艷絕倫,舉手投足間盡顯妖媚之氣,即使是在美女如云的京都府,也是能一爭花魁的存在。

……

亥時,夜幕籠罩著懷王府,萬物寂靜。

一列值夜的士兵,手持挑燈,身披甲胄,自懷王府麗苑門前而過。

突然間,領路的士兵停下腳步,側耳詢問道:“你……你們可聽見女人的申吟聲了?”

他這一說,后面的士兵也停下了腳步,豎耳靜聽。

片刻后,有人面容猥瑣地回應道:“我聽見了,叫得可真浪啊。”

“定是有哪位大人,又去麗苑尋樂了。”

“這聲音能傳這么遠?”

“嘿嘿,舒爽之聲,難以自控啊。”

“……!”

眾人議論紛紛,談話間便已趴在麗苑墻頭,想要偷窺一番。

麗苑,本是懷王的尋樂之地,內部圈養了上百名歌姬,以及擁有一技之長的美女。但現在懷王活著都難,早都淪為朝廷的籠中鳥,這地方也變成了那些“奸臣”的健身會所了,每到午夜,總有人來這里幽會相好。

士兵們在猥瑣偷窺之時,那名身著黑袍的女子,從側門離去,竟然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好像隱身了一般。

子時,黑袍女子乘著夜色離開王府,來到山野中的一處茅屋內。

入室后,燭光微亮,黑袍女子見到一名老道士坐在床榻之上,便款款行禮:“奴婢見過徐天師。”

徐老道是當朝皇帝的幕僚,他是因天赦入命之人一事,在昨日趕到的清涼府,不過并沒有在王府內現身。

“投蠱了嘛?”徐老道面無表情地詢問。

“奴婢精心謀劃投蠱一事,但不知那廢物懷王用了什么保命手段,竟發現了蠱蟲,應該是有一人替他擋死了。”黑袍女子不卑不亢地回應著。

話音落,茅屋內安靜了下來。徐老道沒有生氣地質問,黑袍女子也沒有因為投蠱失敗,而表現得膽戰心驚。

“圣上口諭。”

徐老道突然開口。

“奴婢接旨,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黑袍女子伏身跪地。

“天赦入命之人已經蘇醒,開前朝公主墓迫在眉睫。朕令柳玲兒,悄悄潛入靜心殿,在兩日內,找到懷王密室中的墓道圖,以及查清那里隱藏的秘密。”徐老道表情淡然,停頓一下詢問道:“你可聽清?”

柳玲兒黛眉一皺,耳中響起了星痕之門的提示聲。

【你接到新的任務,尋找隱藏在懷王密室中的墓道圖,以及調查哪里藏著的秘密,任務限時:離開星門之前;失敗懲罰:皇帝會覺得你是無用之人,他會殺了你。】

聽到這個“提醒”,柳玲兒面色鐵青,咬著銀牙回道:“奴婢領旨。”

“貧道還有其它事情要做,目前不便出現在王府,如若事成,你可用碟令告知于我。”

“是。”柳玲兒起身回應。

“去吧。”徐老道語氣淡漠地扔下一句,便閉上雙眼,不再多言。

柳玲兒果斷轉身,俏臉陰沉地離開了茅屋。

……

懷王寢宮,一間不起眼的閑置廂房中,燈火盡滅,一片黑暗。

任也躺在梆硬的木板床上,雙目圓瞪,毫無睡意。

二愣懷抱著名刀邀月,坐在房門右側的木椅上,呼吸均勻,正豎耳聽著周遭的動靜。

任也本不想讓二愣“侍寢”的,但剛剛出了投蠱事件后,他是真的有點慌了,只能被迫與這魁梧的莽夫共處一室,甚至有邀請對方上床,貼身保護的沖動。

“二愣啊,周遭有動靜嘛?”任也忍不住問。

“除了兩只耗子在覓食,并無其它動靜。”二愣回。

任也有些驚訝:“你能聽到老鼠的聲音?!”

“習武之人,先練五感,再練體魄。五十米之內,任何聲響都滿不過屬下的耳目。”二愣有些自得,同時又舔了一下:“但與先王相比,這只是雕蟲小技。在南疆戰場,我曾見過先王散發出強大氣機,人未動,便嚇退敵軍一名上將。這才是武道的至高境界。”

任也沒有理會先王的牛逼,只思路清奇地問道:“這么說……我若與哪位侍妾秉燭夜談,你也能聽到?”

“我聽不到。”二愣搖頭。

“嗯?你不說五十米內都瞞不過你的耳目嘛?”

“殿下用時很短,我還未聽,便已結束。”二愣耿直地回道:“所以聽不到。”

“你敢辱罵本王?老子砍了你!”任也被這一句搞破防了。

“哈哈!”二愣爽朗一笑。

任也稍稍吐了口氣,心細如發地問道:“剛剛本王讓你在廊道內撒的香灰,你可撒好了?”

“撒好了。”

“寢宮的殿門有人把守嘛?”

“蓮兒在。”二愣搶著回應道:“就連殿下出恭的茅房,我都設下了簡易的機關,如果有賊人潛入,必會觸發。”

“嗯。”

任也緩緩點頭。

廂房再次歸于平靜,但沒過多久,任也卻突然坐起:“對了,還有氣體!這寢宮四處通風,如若有人釋放毒煙……!”

“殿下放心,我已命所有太監,婢女,在入殿的四條廊道旁居住,即使真有毒煙,他們也會率先警覺。”二愣耐心地回應道:“如果殿下還不放心,明日屬下挑選八名專用的吸毒之人,在殿門口守著。”

任也一時語塞:“你辦事兒,我放心。”

二愣在黑暗中瞧著任也的方向,心里能感受到這位主子的焦躁與后怕,隨即主動開口:“殿下,你睡吧,只要二愣還活著,就沒人可以傷害你。”

真是一位好兄弟啊,任也內心十分感動。

……

圓月高懸,星辰閃耀。

身著黑袍的柳玲兒,悄悄返回了麗苑,在廂房中褪去偽裝,換上了一套很粉嫩的褻衣。

她體態慵懶地坐在銅鏡前,正想拿起梳子整理發絲時,雙耳中卻突然傳來一道聲音。

【觸發死亡任務特性—遺言:你的人生有遺憾嘛?你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嘛?你有無法訴說的痛苦與悔恨嘛……你在這里經歷了柳玲兒的故事,那么也請你留下自己的故事。】

“遺言?呵,神經病!”

柳玲兒怔了一下,心里感覺極其晦氣。

投蠱任務失敗后,星痕之門就提示她會遭受到懲罰,但卻沒說具體是什么。緊接著,她就接到了徐老道發布的調查任務,并直白提示失敗就會死。

那稍稍用腦一想,就不難猜出這是因為前置任務失敗,導致后續任務的難度升級了。

“刷!”

一張白紙,一支筆,突兀的出現在了梳臺上。

“呵!”

柳玲兒看著兩樣東西,嘴角泛起嘲諷的笑意。那個正經人會把自己的秘密寫下來?呸,下賤!

半刻鐘后,燭火閃爍,柳玲兒伏案握筆,俏臉安靜且平和的寫著自己的故事。

不知道為什么,這筆和紙似乎有著一種魔力,令人無法抗拒的想要傾訴……

“我在現實世界的名字叫王紅,在清涼鎮的星痕之門中“扮演”柳玲兒。

我的身份牌是:歌姬。

我的入門信物是一幅畫,名為:春風如意圖。

我的特殊能力與此有關,這也很符合我的做事風格。

在現實世界中,我曾當過很多年的坐臺小姐,形形色色的人,男人,我見過無數。有出手闊卓的,有癖好變態的,也有窮吊裝富豪的。總之,我很了解男人,這是工作經驗的積累,也是我的優勢。

我與那些明明下海了,卻總訴說著自己很無奈的女人不同。

我沒有一個好賭的爹,也沒有一個生病的母親,更沒有一個等待著買婚房的弟弟。

我干這一行,純粹是因為懶,不想上班。

小的時候光顧著玩了,談戀愛了,現在沒學歷,沒背景,給人家打工能賺幾個錢?

一個月三四千?

切~那都不夠我買一雙鞋的。

這年代笑貧不笑娼,只要有錢,父母都對你另眼相看。

更何況,我18歲就結婚了,給人家當了三年老婆,還生了一個女娃。這小崽子比我還能花錢,什么都要最好的。

結婚三年,剛開始還很順利,我前夫做木材賺了一些錢,對我也不錯,但后來因為步子邁的太大,背了一屁股外債。

沒錢了,這日子還怎么過?

大哥,我18歲就嫁你了,要模樣有模樣,要身材有身材,你不會想讓我跟你一塊承擔負債吧?

為了避免遭受牽連,我果斷選擇了離婚。那小崽子判給了我,這么干,是為了能讓他從現有的訴訟財產保全中抽出一部分,合法的給我們母女一些撫養費。

法律就應該保護弱勢群體,不是嘛?

離婚后,我就去了太南街的金海娛樂城,先當了三天服務員,摸清了情況和工作內容后,就跟領班說了一下自己的意愿,正式步入下海生涯。

坐臺一點都不難,在我看來,這就跟經營夫妻關系差不多,男人兜里有錢能養我,那我就讓這些男人們,看著舒心,看著有面子,感受到身心愉悅唄。

有人說這很自私,很不要臉!但現在這年頭,不自私,還要臉的才是傻B吧?

在對待男人方面,我是有天賦的,也是頭腦清醒的。

那些年,我雖然熬夜,喝酒,但整體的生活狀態是積極的,也賺了不少錢。這個世界上沒有什么東西,是不用付出就能得到的,這一點,我也很早就想通了。

一個月工作二十多天,例假的時候帶著小崽子旅游,購物,到處瀟灑,日子過的蠻愜意的。

那段時間,我是很知足的……

一晃十幾年過去了,我一天一天的在衰老,開始從親自下場,變成了幕后指揮,當起了媽咪。但收入不減反增,畢竟我擅長的永遠不是陪人睡覺,而是用腦子,用心去研究男人的訴求。

只不過,小崽子也長大了,上大學了,而且已經有兩年多,沒有跟我說過一句話了……

我們發生了一次很嚴重的爭吵,幾乎把家里能砸的東西都砸了,起因是,她很委婉的問我,你可不可以不干這一行了?

一個市地級市就那么大,知名的娛樂城也就那幾個,風言風語什么的也擋不住,可能……她覺得我干這一行,讓她在朋友和同學哪里很沒面子吧。

但別人說我無所謂,這些年老娘也不知道被多少人指著鼻子罵過表子,早都習慣了。

可她一說,我瞬間就炸毛了!

怎么?

我拿坐臺的錢養你長大,你卻覺得自己吃的飯是臟的?

媽的,老娘打死你個白眼狼,我記不清楚自己抽了她多少個嘴巴,反正她很狼狽的滾了,之后我們就再也沒說過話。

后來,我打聽了了一下,得知了那天小崽子和我干架,是因為一點瑣事與一位女老師發生了爭吵,對方當眾罵她,你再這么曠課,出去瞎混,以后保準跟你媽一樣……

我得知這事后非常憤怒,當天就打電話聯系了一個外地的老混混,對方以前經常來娛樂城玩,我們很熟悉。

過了大概一周,他叫了四個小年輕來到了市里,在那個老師家門口蹲了一天。

晚上,那個老師下班回家,被足足砍了十二刀,尤其是臉上挨了四刀,倆柰子也被砍了三刀,下面更是被四個小年輕,弄進去十幾根樹枝……

我就在車里看著整個事情的經過,真的很開心,也為此付出了一定代價,陪著那四個小混混在酒店玩了兩天,但是一分錢沒花。

我不覺得自己很可恥,反而他們搞我的時候,身心很愉悅……

我可是一位表子啊,用身體換東西是天經地義的!

我初中就不念書了,也沒有教養,但我卻覺得,老師應該是有文化的,不能像我一樣,動不動就一臉潑婦樣。他們值得被尊重,也應該尊重每一個生活不易的人。

但那個老師不懂,所以我要教育她。

好吧,這就是我的故事。

35歲時,我很偶然的被星痕之門選中,成為了一名玩家。

我也知道了,這個世界遠非我理解的那么淺顯。

我很喜歡這個詭異的世界,因為它不講道德,不講出身,更不在乎手段,最終就只有勝利和失敗。

眾生皆平等,人人都有逆天改命的機會。

36歲,我加入了一個玩家組織,它叫鈴鐺會。

此次進入清涼鎮星門的機會和信物,便是鈴鐺會給的,并且……我必須贏得最后的勝利,絕不能輸!

但……這是為了那個小崽子,小白眼狼嘛?

怎么會,我可是一個極—度—自—私的女人!

我是王紅,

我來了,你們就只能失敗出局了。”

筆停,白紙飄飛而起,緩緩燃燒起來,變成點點火光消散在半空中。

不知為何,柳玲兒抬頭時,竟已滿面淚痕。

……

寢殿的廂房中。

“二愣!!”

原本安靜躺著的任也,猛然坐起身吼了一嗓子。

“刷!”

二愣本能拔刀,第一時間回道:“怎么了,殿下?”

“我想到釣出投蠱之人的辦法了。”任也坐在床榻上,目光興奮地說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