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網 > 星痕之門 > 第十四章 計劃失敗了?

春香園釣的魚剛剛咬鉤時,任也正在王妃寢宮。

他再一次的扶墻而出,滿身都是虛汗。

任也穿著一條粉色褻褲,雖然身乏體累,但依舊職業精神爆棚的詢問道:“愛……愛妃,我今日表現,可強于昨日?”

幔帳內,王妃的嬌軀若隱若現,聲音清冷:“……平平無奇。”

呵,整整一個時辰還不行?你這女人很不知足啊。

任也內心吐槽了一句,立馬無恥的索要道:“昨日返回寢宮,我頭昏腦漲,身體虛弱。愛妃可有靈丹妙藥贈予我一些……本王也好調理調理身體,令愛妃滿意。”

“沒有。”王妃果斷拒絕。

我靠,你就是想純白嫖唄?一天一個時辰,補品也不給,錢也不給,吃干抹凈了,最后來一句平平無奇?

邊境園區都沒有你心黑啊!

王妃稍稍沉默了一下,便出言提醒道:“陰陽之道,可生萬物。你我共處一室,有陣法加持,這本是雙向互利的,如果你能仔細感受陰陽二氣的玄妙,也會受益匪淺。”

行了,別畫餅了。

任也很務實,他覺得自己這樣被吸天赦之氣,那肯定是血虧的,得繼續想辦法訛對方點東西。

“嘭嘭……!”

就在這時,殿外響起了蓮兒的聲音:“王爺,奴婢有急事相告……!”

任也聞言怔了一下,立即告別王妃,匆匆離去。

人走后,王妃叫來婢女雪兒,洋洋灑灑的寫下了一張丹方,并親自叮囑道:“按照丹方,你親自在殿內煉制,丹成后,便給懷王送去。”

雪兒一臉疑惑:“王爺生病了?”

“天赦之人,因果纏身,本宮只是不想與他糾纏不清罷了。”王妃淡淡的扔下一句,便赤足走向偏殿。

……

一刻鐘后,靜心殿內的一間廂房之中。

二愣左臂流著鮮血,見到任也進來后,一臉愧疚的說道:“屬下辦事不力,請殿下責罰。”

來的路上,蓮兒已經與任也簡單交流過了,他也清楚了,今晚的“釣魚計劃”并沒有完全成功。

“怎么回事兒?詳細說說。”任也沒有用責怪的語氣,只是表情很焦急。

今晚的釣魚計劃并不復雜,但設計的卻很細致,真正的知情人也就三個,除了任也外,便是蓮兒和二愣。

早晨,二愣與蓮兒發放完金銀財寶后,任也就開始做套,準備釣出“內奸”。

昨晚投蠱事件后,幕后黑手一定得知自己的計劃失敗了,從而心生警覺,短時間內應該不會再輕易出手。

那么計劃的核心,就要圍繞著藏在寢宮中的內奸展開。

他先是讓蓮兒監視寢宮內的所有婢女和太監,確保這些人不會在白天離開,然后又讓二人,分別給不同的下人釋放信息,要隱蔽,要含蓄,要讓對方感覺是自己抓住了什么,這才會顯得真實。

并且,這些“無意中”泄露的信息,都是不相同的,有人看見了蓮兒在收拾靜心殿的寢宮;也有人看見二愣偷偷去過老王妃的寢殿,并且還將膳房準備的晚宴送了過去……

總之,站在不同的視角,下人們看到的事情也是不一樣的。

這才有了那名小太監,冒險去見柳玲兒的一幕。

事實上,這個辦法也確實奏效了,小太監覺得自己抓住了重要的情報,成功的引出了柳玲兒在春香園見面……

但很可惜,二愣竟然沒有將此人抓住!

廂房內,燭光閃爍。

二愣詳細敘述著自己剛剛的遭遇:“屬下尾隨那名小太監去了春香園,沒過多久,賊人便現身了,是一名女子。她身著黑袍,面帶黑巾,我看不清楚她的面容。不過,這女賊人非常聰慧,只與小太監交流了兩句,便將對方殺了……!”

“她瞬間意識到自己暴露了?”任也皺眉問。

“是。”二愣點頭:“我與那女賊人交了手,但沒想到的是,她輕功非常了得,暗器之術也爐火純青,如若交手十回合以上,她定然不是我的對手,可她一心想逃,我卻留不住……!”

“也就是說,你和對方干了一架,非但沒抓住這女的,反而被對方的暗器傷了?”任也抻著脖子問。

“大致是這樣的……!”

“槽!”任也崩潰:“你不說,仙人之下你無敵,仙人之上一換一嘛?!你的能耐呢?你的快刀呢?!砍她啊!”

“殿下有所不知,那舉女賊的輕功舉世無雙,放眼大乾,能超過她的最多不足十人……!”

“行了,行了,別抬她了。”任也煩躁的擺了擺手:“就說你啥也不是就完了,這還不如我自己去呢。”

二愣聽到這話,表情愧疚,委屈巴巴的附和道:“屬下無能,請殿下責罰。”

“罷了,本王在想別的辦法。”任也摩擦著下巴,邁步走在廂房之中,大腦急速運轉。

其實,他還真沒在心里怪二愣,因為這座星門中是有神異因素的,自己御筆甚至可以復制任何技能,也就是說……很多事件都不是人可以控制的。

輕功特別了得,她是有什么重要的道具嘛?

任也在心里判斷,那女人很大可能也是一個玩家。因為在記憶里,二愣的武力值在王府內是數一數二的,特點就是刀快,可那女飛賊卻能在他手里全身而退,并且之前不顯山不漏水,這很符合“玩家的設定”,十名暗子嘛,有點特殊手段也能理解。

“對了,殿下!”就在這時,二愣突然開口:“屬下還發現了一個重要線索。”

“什么?”任也回頭問。

“我自南疆長大,家鄉綠植豐沛,盛產多種奇異藥材。”二愣緩慢起身說道:“我沒來王府之前,一直跟著二伯去山中采藥,對氣味非常敏感。那女人身上有著一股非常特別的味道,我曾與殿下去麗苑的時候聞到過,但卻不知源頭……!”

“麗苑?”

“對。”二愣鄭重點頭:“我記得那個味道,即使她藏在百人之中,我也可輕易分辨出來!”

任也滿眼都是懷疑:“你是不是又吹牛逼了?!”

“牛逼是何物?為何要吹它?!”

“我的意思是,你是不是真的能辨認出那女人的氣味。”任也皺眉詢問。

“屬下不敢哄騙殿下!”二愣彎腰。

“那你真的能確定,這個氣味在麗苑出現過?”

“確定!”

“……!”任也眼中漏出狂喜之色,邁步在室內走了一圈,低頭嘀咕道:“也就是說,對方不知道你對氣味這么敏感,也就不知道,你有辦法找出她?”

“殿下果真聰慧……!”二愣想了半天,五體投地的佩服道。

“別舔了,別舔了。“任也擺手,雙眼明亮,他扭頭看向二愣詢問:“在遇到她,你能戰勝?!”

“我必勝她。”

“好,本王再信你一次。”任也背手吩咐道:“一會你便去麗苑,告訴哪里的內官,就說本王近來煩悶,想要找一群歌姬消遣。你以親自替本王選人的名義,將麗苑女人全部集中在一塊。如若發現那女子,你不要聲張,只需隨便選一些女人,將對方帶入其中便可。”

“如果她當場反抗怎么辦?”二愣謹慎的問。

“那你就雞敗她,但盡量留活口。”

二愣立即點頭:“屬下遵命,我這就去。”

說完,他轉身就要離去。

任也思考再三,突然又喊道:“不不,今夜算了,你明日子時過后再去。”

“為何?”二愣不解:“現在去,她應該是沒有防備的。”

任也自然不會告訴二愣,他是想在時間上做點文章,因為自己進入這座星門已經時間過半了,到后天早上,七十二小時的入門時間就到了,而這是可以利用的規則……

“就明日去。”任也低聲叮囑道:“讓蓮兒幫你處理一下傷口,我在思考一下明日之事。”

說完,任也離去。

蓮兒有些失望的看著二愣,撅著小嘴埋怨道:“整日里說自己是高手,卻這點小事都替王爺辦不好……!”

言畢,她拿起藥箱,不太情愿的呼喚道:“讓我看看手臂上的傷。”

燈火搖曳,二愣眼中閃過一絲厭煩,淡淡的回道:“不麻煩了,我自己醫治。”

嗯?

這愣頭青怎么轉性了?他以前可是想盡一切辦法與自己單獨接觸啊,順便發生點不能說的故事……

哼,估計是被殿下罵的抬不起頭了吧……

蓮兒將藥箱摔在桌上,便一聲不吭的走了。

……

今晚釣魚失敗,任也內心很是焦急,根本無心睡眠。

在靜心殿內待了一會,他便忍不住去了春香園,想看一看這里的情況。

這無疑是有些冒險的,因為一旦那疑似玩家的女人返回,雙方就只能以命相搏了。

不過,對于一名老刑警來說,不去親眼看看案發現場,他總覺得少點什么。

任也只叫了蓮兒,一路行走在黑暗的小路上,內心很緊張,也隨時準備激活御筆的復刻特技。

枯葉落地,樹枝隨風搖擺,春香園內一片寂靜……

很快,二人便來到了“案發地點”,任也站在陰影中,見到周遭有不少樹枝折斷,青石地面龜裂,有撞擊過的痕跡,想來二人交手的過程,確實是很激烈的。

再次向前行走,任也突然注意到地面上有兩大攤血跡。

一灘血跡擴散范圍很大,將周遭數米內的地面都染得通紅,顯得非常凌亂,想來這是那名小太監被抹脖后留下的

頸動脈被利刃戳破,血呈噴濺狀,這時人的本能反應是捂住傷口創面,所以地面上的血點凌亂是正常的,而二愣將其尸體帶走的痕跡也非常明顯,這種現場他在現實中見過多次。

任也往前走了十步有余,慢慢蹲下后,他又看向了第二攤血跡。

這一灘血跡的落點非常規整,竟沒有擴散,面積也不大……

嗯?

不太對啊……

任也霎時皺起了眉頭,抬起脖頸,又向遠處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