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網 > 星痕之門 > 第二十章 懷王

天光破曉,百鬼晝行。

密密麻麻的鬼影矗立在高臺之上,呈圓弧形環繞在任也周圍,目光空洞且怨毒地盯著百官。

這些冤魂都還保留著臨死時的恐怖慘狀,有的血肉模糊,有的只剩下半邊身子,甚至在半空中,還有數不清的吊死鬼,口吐長舌,四肢僵直地懸在那,黑氣縈繞,遮云蔽日,只一眼就讓人汗毛炸立。

高臺上,任也施展陰陽之法,大開酆都鬼門,被陰氣反噬,整個身軀都散發著一股死人之氣,雙眼腥紅,臉頰紫青。

“誰告訴我,那殺我的刀,現在何處?!”群鬼環伺,任也再次沖著一眾官員與兵丁喝問。

喊聲響徹,臺下竟無一人敢應答。

回聲久久飄蕩,一眾官員低著腦袋,心思各異。

這時候誰在跳出來,誰就是鐵傻B,純內奸。那臺上的廢物懷王,明顯是準備拼命了。

陰陽之道,最重因果,凡人開鬼門,聚亡魂臨世,這必然不會被“天道”所容。懷王如此喊話,肯定就是抱著,老子反正都要被反噬了,那不如看看究竟誰鐵了心要救柳玲兒,然后一窩全端了……

徐老道骨骼盡碎的力身,此時如紙片一般躺在地上,連五官都不清晰了……這個下場誰不怕?

連皇帝身邊的幕僚,都沒搞過那廢物懷王,自己就一定能搞過嘛?更何況,自己跳出來,其他人也不見得能幫幫場子啊。畢竟這里的權利斗爭太過復雜了,不到最后一步,那誰也無法確認,究竟哪個人是自己的鐵隊友。

老實瞇著才是上策……

一眾官員們,心里都有算計,而兵丁們沒了領頭之人,也自然不會輕舉妄動。

安靜,沉默。

任也站在高臺上等了片刻,見眾人沒有反應,便走到殿門口,一把抓住了柳玲兒的發髻,再次高聲喊道:“如果沒有要殺我的刀,那本王可要處決她了!”

臺下,長史李彥目光閃爍了一下,但最終還是選擇沉默。

清涼知府,密探營的吳阿四,以及其他一眾高官,此刻都將頭垂得更低了,根本不去看柳玲兒。

“原來這女賊人沒有同伙啊,眾位大人,真的只是關心本王的性命安危。”任也冷笑著看向眾官員,沖著攙扶柳玲兒的下人們擺了擺手:“呵呵,我很開心啊……!”

一眾婢女褪去,任也面對著柳玲兒,勾了勾手指:“魂起。”

“刷,刷!”

兩道壓著柳玲兒的冤魂,自她身體中竄出,飄然落在了院內。

冤魂離體,柳玲兒幽幽地醒來,雙眸先是驚詫,但很快就捕捉到了四周的景象,也看見了徐老道的尸體。

完了,連他都死了。不可能啊,那廢物懷王是怎么做到的?

柳玲兒心如死灰,身軀癱坐在地上,竟無起身的力氣。這是她剛剛沾染了臟東西的后果……就如生了一場大病。

任也慢慢彎下腰,目光執拗地盯著柳玲兒俊俏的臉頰,伸手指著臺階下的一眾官員問道:“你好好看看,這里面有你認識的人嗎?如果有,你可以說……我或許能留你一條命,去地牢和劉紀善作伴。”

臺下高官,聽到任也的話后,全都一臉的淡然。

柳玲兒跪在地上,心里是真想咬出幾個“同伙”保命,但實力不允許啊。她只在碟令中跟玩家“小戰狼”交流過,但對方是誰,她卻完全不清楚。

這座星門中,倒是有兩位從現實一塊來的隊友,可她不能說,死都不能說!

二人對視,柳玲兒雙眸中爆發出陰狠之色,聲音很小地回道:“我在現實世界中是有組織的,你應該聽過,叫鈴鐺會。誰惹上這幫人,一定不會好過,你說呢?!”

鈴鐺會?什么狗屁組織,完全沒聽過啊……

老子踏馬的進來之前,還在監獄踩縫紉機呢!你什么意思,要跟我玩線下?

柳玲兒見任也愣住,以為對方是害怕了:“這個星門很詭異,很多組織都在關注。,你在現實中的身份也藏不住。如果結了死仇,不光你很危險,你家里人也不會好過!”

聽到家人二字,任也原本空洞的瞳孔驟然收縮。

他突然又彎了彎腰,側耳問道:“你說什么?再說一遍。”

“我說你家里人也不會……!”

“你知道嘛,我進來之前是個在監獄服刑的犯人。”任也面無表情地打斷,聲音非常小地趴在柳玲兒耳邊說道:“我入獄的原因是,有倆沙碧跟你一樣,想要拿我和朋友的家里人說事兒,但最后,被我足足開了七槍,打碎了腦袋。”

柳玲兒聽到這話,霎時間怔住。

“不問了,我也要你的腦袋!!!”

任也說完,便猛然起身,毫不猶豫地抬臂揮劍,直奔柳玲兒的脖頸。

“刷!”

劍光閃爍,柳玲兒看著鎮國劍的鋒刃,表情呆滯,雙耳中也沒了聲音,時間仿佛在這一刻靜止……

我是柳玲兒。

我是大部分人眼中的表子。

不知為何,當劍鋒向我砍來的那一刻,我腦中卻瞬間浮現出了那小崽子,小白眼狼的面孔。

我輸了,馬上要死了……

小崽子啊,你眼中不干凈的媽媽要走了,以后……愿世界能善待你吧。

“嗡……!”

劍風刺耳,眼前的鋒刃越來越近,沒有一絲停頓。

“噗!”

柳玲兒的腦袋飄飛著落向地面,雙眼帶著一絲不舍,一蹦一跳地向臺階下方滾動。

無頭的尸體噴出鮮血,咕咚一聲砸在了地面上。

任也看著她的眼神沒有一絲憐憫。他向來不是一個手軟的人,況且,在邊境和監獄時他見過太多的人性陰暗,而保護自己的方式,一定是不留后患。

【恭喜懷王,成功擊殺一名玩家,您得到了“歌姬”的信物《春風如意圖》,憑此信物可帶一名玩家進入這座星門。】

站在高臺之上,雙耳中響起了冰冷的提示音。

與此同時,隱藏在王府之內,大殿之下,以及遠在京都和其他地域的玩家,也同時接到了星痕之門的提醒。

【特別提示:朝廷陣營布局失敗,且有玩家被擊殺,第一幕“暗子”提前結束。此星門將于十分鐘后沉睡,請各位玩家做好離開的準備。】

京都,一間客棧中,一名看樣貌就很安靜的女子,突然感覺到一陣心悸。她的雙眸突然睜開,在心里暗道:“有人死了?”

去往南疆的官道上,一名騎馬的漢子,也不可思議地呢喃道:“第一幕就有擊殺,這么快?!”

大殿之下,隱藏在眾人中的一名玩家,也在心里暗自嘀咕道:“那娘們應該是朝廷陣營的,不慌不慌……!”

任也不知其他玩家心里是怎么想的,但他聽明白了規則,還有十分鐘,自己才會離開星門。

想到這里,他從高臺之上,緩步而下,孤身一人迎向了眾官員與兵丁。

干都干了,自己也為此付出了代價,那踏馬的為什么不斬草除根?!

這就是任也此刻最真實的想法,他準備再弄死兩個出頭鳥。

“踏踏……!”

寂靜的大殿院內,百鬼如雕塑一般矗立,一動不動地看著百官。

長史李彥見任也沖著自己這個方向走來,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踏踏……!”

整個院中落針可聞,只有任也雙足塌地的腳步聲,如鼓點一般,踩在每個人的心上。

一眾官員半彎著腰,用余光掃向披頭散發的任也時,小心臟嘭嘭嘭地狂跳。

他們能強烈地感覺到,任也還想繼續殺人。

就在這時,原本沉默的李彥,抱拳開口:“殿下,我等是朝廷之臣,也自然是懷王之臣。今日的旭日已經升起,繁忙的一天里,圣上能用到我們,殿下也還要用到我們,對嗎?”

然而,李彥并未得到回應。

只見任也步伐緩慢地向著他走去,右手拖拽著沉重的鎮國劍,在地面上泛起叮叮當當的脆響之聲。

其他官員見到這一幕,都暗自松了一口氣,但也有隱藏在眾人之間的玩家,偷偷做好了舍命一搏的準備。

片刻后,任也在李彥一步遠的地方停下了腳步。他手中的鎮國劍泛著幽芒,雙眼殺機畢露。

李彥緩緩挺直腰板,立即低下頭說道:“今日徐天師廢了一具力身,那女賊人也被殿下一劍砍死,靜心殿事了,這個結果不是挺好的嘛?”

“呵呵!”

任也的臉頰上,泛起了疲憊到極致才會產生的亢奮之色,只笑瞇瞇地看著李彥,緩緩抬起了鎮國劍。

“刷!”

同時,他抬臂擺手,輕聲呼喚:“百丈之鬼,尊我法令!”

殿上,那一道頭戴黑冠的女道士虛影,突然睜開雙眸。

“嗚嗚……!”

陰風大作,原本定在高臺兩側的孤魂野鬼,集體飄飛著升空,頃刻間便凝聚了過來。

百鬼迎晝而行,漂浮在天空之上,如從黃泉而來,齊壓百官與兵丁。

陰森之氣彌漫,眾官員渾身泛起了雞皮疙瘩。他們不敢去看頭頂飄蕩著的冤魂,只用余光瞄著瘋批一樣的任也,渾身肌肉緊繃。

李彥咬著牙,臉上淡定的神色不見了,只語速極快地喊道:“殿下!王靖忠雖然死了,但圣上有旨,要我將其家人全部押解到京都受審。不過,卑職剛剛在來之前,就已經將王靖忠的家人帶到了王府外,殿下若同意,這些人自然可由您親自處理。至于朝廷那邊……我能應對!”

話音落,鎮國劍停滯在了半空中。

任也臉上掛著笑意,沉默良久后,聲音略帶嘶啞地開口道:“李大人,真是進退有度啊。”

“卑職既要聽皇命,又要忠于殿下,也是兩難啊……!”李彥看見任也的反應,心里瞬間有底了,體態也松弛了不少。

“刷!”

突然,任也臉上的笑容消失不見了,眼神變得冰冷且陰森。

他啪的一聲將劍尖點在了李彥的官袍上,在胸口的位置輕輕劃動:“可是,我很不喜歡你和本王講話的態度。”

周遭的官員,原本已經有些放松的心態,突然又緊張了起來。

大殿院內,寂靜無聲。

二人對視半晌,李彥瞧著任也的表情,突然額頭青筋暴起,十分倔強地抬起了手臂。

“啪!”

一聲脆響,李彥用手拍開了鎮國劍的劍身。

眾官員額頭冒汗,心說長史這是退無可退,準備拼了?

“咕咚!”

他們還沒等琢磨明白,李彥卻咕咚一聲跪在地上,雙臂舒展到了極致后,做磕頭狀。

“懷王千歲,千歲千千歲!!!”

李彥伏地大喊,磕頭的姿勢極其標準。

“哈哈哈!”

任也稍稍怔了一下,隨即笑了起來。他舉著鎮國劍,又扭頭看向了其他官員與兵丁。

大家相互對視了一眼,又瞧了瞧跪在地上的李彥……

“呼啦啦!”

人群如潮水退去,二百余名官員與身披甲胄的士兵,全部伏地而跪,高聲喊道。

“懷王千歲,千歲千千歲!”

“懷王千歲,功蓋千秋!”

喊聲如浪潮一般席卷靜心殿,百鬼立于這群人的頭頂,最終徐徐散去。

“哈哈,你也算是朝廷權臣的表率了,能屈能伸。”任也收回目光,轉身走向高臺:“王靖忠為我而死,本王理應護他家人,都滾吧!”

話音落,他來到殿門口,伸手攙扶起二愣說道:““回頭讓蓮兒貼身照顧你的起居。”

“殿……殿下當真?”二愣雖虛弱至極,但仍沒忘了自己的執念。

片刻后,任也孤身一人回到寢宮,疲憊至極地躺在床榻上,靜靜等待。

不知過了多久,一陣光芒閃爍,他見到棚頂先是出現了一點星辰,隨后緩緩鋪開,變成了一道無比璀璨的門。

“嗖!”

周遭的景象扭曲,任也的身體霎時間消失在了床榻上,返回到了現實世界中。

……

懷王府,地牢。

開局就被任也暴砍一頓的劉紀善,此刻目光絕望地看著天花板,氣若游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