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網 > 星痕之門 > 第二十二章 受到組織關注

明媚的陽光烘烤在臉頰上,溫熱難耐。

揉了揉酸疼的雙眼,任也幽幽地醒來。緊跟著,一股刺鼻的煙味兒,讓他忍不住咳嗽了兩聲。

抬頭看,映入眼簾的是一張熟悉的老臉,以及熟悉的眼屎……

黃維站在床邊,抻著脖頸,齜牙贊賞道:“不愧是我看上的勞改犯啊,你確實有兩把刷子……!”

任也皺眉看著室內,周遭全是煙霧,聞了聞味道好像還是利群:“黃哥,你就這么抽,不怕得肺癌啊?”

“我是力量系的戰士,心肺功能強大。”黃維低頭掏出手機:“我就是在這兒連抽三箱都沒事兒。”

“我有事兒啊,大哥!你知不知道,讓別人吸二手煙是不道德的?”任也雙眼腥紅,抬手招呼道:“來,給我一根。”

“一切事情,都等一會說。”黃維一屁股坐在床上,將手機遞向任也:“你先給你妹妹打個電話,快點的,不然我今天可能就要被停職了。”

任也怔了一下,眼神有點呆呆的:“什么停職?為什么要給我妹打電話?”

“因為你妹不但要起訴青輔監獄,還要告我們。”黃維的眼神非常無助:“我真服了你們這一家子了,就沒一個省油的燈。”

“告你?咋回事兒?”任也更加懵圈了。

“你剛進門,她就和你爸一塊去了監獄探視。你不在,那我們只能找個合適的理由搪塞。監獄那邊說的是,你之前參與辦的一個重大積案,現在有了新的突破,所以相關單位要把你提出來幫忙,主要負責提供線索和協助抓捕……有立功表現,還可以申請減刑。

“咱就說,這是個天大的好事兒吧?換成別人家的妹妹,肯定挺開心吧……!”黃維雙眼崩潰地看著任也:“誰知道你那妹妹,就好像是從外面撿來的。她知道你被提走了,就非要跟你通話,說什么,服刑犯人也是人,監獄沒權力讓你干這么危險的事兒,所以她必須要和你親自溝通。如果不同意,她就開直播……她就起訴G檢F!昨天她還自己給自己刷了點禮物做直播預熱……我直接被上層叫去,挨了一頓臭罵。”

“……呵呵。”

任也無奈地苦笑:“這是她的風格。”

“這就是你說的書香門第, 還想讓我給他她弄單位來?拉倒吧,我還想多活兩天呢。”黃維將手機往前遞了遞:“快,趕緊給她打個電話,安撫一下。然后我一會再讓你回個家,看看他們。”

任也沒接手機,只笑吟吟地回道:“你不給她保研,不給她弄到單位來,我看……這事兒很難溝通啊。”

黃維一臉懵逼:“兄妹倆都是臭無賴,是吧?”

“你讓不讓我打?”任也反問:“不打趕緊出去,我再睡一覺。”

“……行,我認了。”黃維咬了咬牙:“我努力給你運作,行不?”

“這還差不多。”

任也盤腿坐在床上,熟練地撥通了一個號碼。

“嘟……嘟嘟~!”

電話很快接通,一個清脆的女聲在聽筒內泛起,語速跟連環炮一樣密集:“喂?您不用給我打電話了,今晚來我直播間,讓大家都了解一下,為什么一個三好罪犯!為什么一個全監區的勞模!突然就消失了,還不讓跟家里聯系……我跟你講,您不要覺得我在開玩笑,別看我只有一千多粉絲……!”

“行了,別叨叨了,是我。”任也扶額打斷道。

短暫的安靜過后,聽筒內才傳來吼聲:“任也!你死哪兒去了,啊?!我和任大國給你存錢去,連人都沒見到,也聯系不上……你知不知道我們很著急呀?”

“原單位有個案子找我了解,我過來幫忙了。”任也淡淡地回道:“你別喊。我這不沒事兒嘛,正好還能出來走走。”

“我要信你,我就是任大國!”妹妹直呼老爹大名,脾氣兇得很:“我給你原單位的同事都打過電話了,他們雖然后來改口了,但之前卻說,根本就沒什么案子找你。肯定是那個什么黃維撒謊了。他說他是市局的領導,扯淡!你看他邋里邋遢的鬼樣子,哪個領導是這樣的打扮?連條LV的腰帶都沒有……!”

黃維聽著電話內的喊聲,低頭看了看老舊的腰帶,一瞬間感覺自己很羞恥。

“行了,別喊了。”任也拿自己這個妹妹也沒辦法,只能安撫著回道:“我今天就能回家,你晚上回來再說吧。”

“哼,我直播都準備好啦,還給自己刷了兩個火箭預熱……。”

“回頭讓他給你報銷。”任也表情很賤地看向了老黃。

“嘟嘟!”

妹妹沒再多說,干脆利落地掛斷了電話。

黃維表情痛苦地看著任也:“兩個火箭多少錢啊?”

“一千吧。”

“我給她兩千,你讓她給我拉黑了,行嗎?”

“哈哈。”

任也一笑:“行,請我吃個飯吧,我餓了。”

……

蓮湖路,一家早餐店內。

兩屜包子,三疊小菜,再配上兩瓶溫熱的花生露,這就是生活啊。

店外,陽光明媚,車水馬龍,一群早晨遛完彎的大爺大媽們,站在門口排隊買著早餐,嘰嘰喳喳地聊著。

這幅場景雖然喧鬧,但卻令人感覺到安心。

唉,當懷王太累了,這才是人間煙火氣啊。

昨夜回來后,黃維見任也睡得太香了,就沒忍叫醒他,只讓大長腿回去,自己在房間里陪了一夜。

熬了個大夜,老黃也餓得不行,滿口流油地咬著包子,含糊不清地問道:“來,別賣關子了,趕緊告訴我,你到底是什么職業?有序還是無序?職業特性是什么?我跟你說,現在整個總部都在等著我的報告……。”

任也喝著花生露:“我沒有職業啊。”

“沒職業?扯淡,不可能!”

“我騙你干什么?”任也夾起一個包子,輕聲回應道:“我只是通過了第一幕的劇情,還沒結束呢。”

“啊?”黃維愣住:“你的意思是,這座星門是劇情演繹類的?你還要再進去?”

“對,七天后,我還要再進去。后面總共有幾幕,我也不清楚。”

“……!”黃維咽了口唾沫,心里非常震驚。

在他的認知里,一般的常規星門,都是一次性通關的。時長多一點的,大多也就是一兩天。而像任也這樣,三天只過了一幕任務,并且在進入前,還有兩個專用的星門為“劇情”做鋪墊,這樣的形式,他真的一次都沒見過。

“快,快跟我講講,里面到底是怎么個事兒?”黃維回過神來,臉色鄭重地催促道。

嗝~

任也打了個飽嗝,擺手道:“再給我來一瓶花生露,我好好給你講講。”

……

二十分鐘后,黃維聽任也講完這三天的經歷后,表情變得非常呆滯。

他感覺……自己可能要起飛了。

到目前為止,任也雖然接觸的“官方成員”,就只有黃維和大長腿,但實際上整個滬市的守歲人,甚至是總部那邊的許多大佬,都在密切關注著這個從監獄里被提出來的小子……

畢竟,一座星門,在呼喚一個普通人,這可是從來沒有過的現象。

而任也剛剛帶出來的消息,也足以超過所有人的心理預期。

黃維聽完,就只有一個感覺,這座星門的世界觀極其龐大且縝密,后續的分幕劇情中,可能還會牽扯出其它的星門。

因為大部分的常規星門,比如一個火車站,比如一個鬧鬼的養老院,格局都是很小的,世界觀都是不完整的,破碎的。玩家在其中經歷過一個完整的任務,那冒險就算結束了。

但這個星門中卻提到了京都,提到了前朝公主墓,甚至還有戰亂的南疆,以及非常完整的清涼府官場體系。

最重要的是……這座星門中的大部分原住民,竟然都是開悟者,而非像NPC一樣的殘魂。

這個背景太大了,黃維推測,這是一個破碎后,而被“降格”的星門。

它可能是某個非常龐大,甚至是“神門”爆裂后產生的碎片空間。

這樣的星門,產生的神異傳承,必然是極-其-稀-有的。而且,有可能是總部那些大佬們一直非常渴望的一種傳承職業……

那個職業,目前整個國內就只有五個。

而擁有這樣潛力的任也,卻是黃維發掘的,也是他成功勸說對方進門的。

如果自己推測得沒錯,那這得是多大的功勞?祖墳冒青煙都不一定能碰到啊。

升職加薪是肯定的了,甚至都有可能會被調到總部去……

這些年,黃維婚姻不順,家庭不順,事業也不順,但在這一刻,他竟然有一種撥開云霧見光明,終于等到了人生機遇的感覺,臉上的陰霾和懷才不遇的心態,瞬間消失不見。

“黃哥,你在想什么,為什么一臉電車吃漢的表情?”任也好奇地問道。

黃維一瞬間回過神,雙眼難掩激動地問道:“你剛才說,你成功地擊殺了一名玩家,并且還得到了她的入門信物,對嗎?”

“對啊。”任也晃動著玻璃空瓶,誠摯地邀請道:“按照星門的提示,我下次進去,應該還可以帶一個人。要不,你跟我一起?”

“不不不。”黃維連連擺手:“我就不去了,太危險了。”

踏馬的,這是人話?

任也斜眼看他:“朋友,你當初找我的時候,可不是這么說的啊。”

“好吧,我攤牌了,我是個弱逼……戰斗能力不咋地,去了也是送。”黃維很光棍地兩手一攤:“而且,根據你描述的信息來看,這個清涼府的星門,應該只針對無傳承者開放,我已經有了職業,即使拿了你的信物,應該也進不去。”

任也聽到這話有些好奇:“你的意思是,這座星門內的其余玩家,都跟我一樣是新手?”

“不,那不一定。”黃維認真地解釋道:“無職業傳承的玩家,并不一定就是新手。他們可能已經進過其它星門了,只是沒有得到職業傳承而已。你可以理解為……他們還沒有出新手村,但已經練過級了。”

“哦,這么說我就明白了。”任也點頭。

“你能帶進去一個人,這太關鍵了,必須要慎重。”黃維低頭沉思半晌:“我會向總部申請,爭取挑一個新手村里最牛逼的人物,給你打輔助。”

“希望你能靠譜點,不然我妹能訛死你。”任也笑瞇瞇地回。

“了解,了解,這個我信。”黃維用紙巾擦了擦嘴角的油漬,扭頭喊道:“來,買單。”

……

過了一小會,馬路邊上。

任也和黃維正在等車的時候,突然說了一句:“哦,對了,還有一個事兒。我在清涼府殺的那個角色是柳玲兒的玩家,身份牌是歌姬。她死之前威脅過我,說自己是一個叫鈴鐺會的組織成員,要線下找我家人報復。”

黃維聽到鈴鐺會三個字后,瞳孔收縮了一下,冷笑著回:“呵,還線下?你讓他猛猛來人,我看看她想怎么線下!”

任也臉色認真地瞧著他:“我自己同意進門,那生死看天命,真出事了也不怨誰。但家里人,那是底線。”

黃維轉身,抬起大手抓住任也的肩膀,同樣認真地回道:“這也是我們單位的底線。”

話已至此,無需多說。

沒多一會,任也坐上老黃單位的車,向家里趕去。

……

上午十點鐘左右

滬市,長寧路。

微風拂過楊柳,不遠處的吳淞江蜿蜒而流,碧綠的水波蕩漾,散發著清新的潮濕氣味。

一輛老舊的越野車自南而來,停在了一家名叫“多多寵物樂園”的店面門口。

黃維熄火,推開車門,一邊急匆匆地向寵物樂園走去,一邊拿著電話說道:“對,你帶人去,分班輪值……不要給我發牢騷,你現在很可能是在跟一位未來的總部特派人員講話……我沒有裝B,只是在闡述事實,就這樣。”

電話掛斷,黃維站在寵物樂園門口整理了一下衣著,這才推門進入。

黃維供職的單位叫——守歲人,是一個成立許久的“特殊單位”,組織成員也都是星門玩家。

守歲人的本意,是取自中華民族傳統習俗,即除夕夜的守歲活動。這象征著辭舊迎新,象征著華夏傳承的延續,也是為未來祈福,為子孫后代祈福。

黃維是滬市青輔街區的代負責人,而他現在要見的,正是自己的頂頭上司——閆多多。

寵物樂園的門一開,一股令人上頭的味道便涌入鼻腔,黃維快步走到前臺旁邊,沖著一個小姑娘問道:“頭兒呢?”

“在二樓,‘熱帶雨林’。”小姑娘一邊看著網劇,一邊吃著零食,工作態度十分敷衍。

“好。”

黃維應了一聲,先是繞過貓狗區,又穿過爬行動物區,最終來到了二樓的熱帶雨林主題區。

一位二十多歲,穿著白大褂,長相十分帥氣的小伙,此刻盤坐在“熱帶雨林”中央,低頭擺弄著一條不足手指長的小蜥蜴。

他精神專注,左手拿著鑷子,正在薅拽著蜥蜴身上蛻下來的皮層……

“嘶,嘶拉……!”

小小的蜥蜴在小伙手中瘋狂抖動軀體,并發出微弱的叫聲,也不知道是爽了,還是太疼了。

黃維看到這一幕,忍不住打了個激靈。他一直覺得,像養鱔魚啊,蜥蜴啊,這類寵物的人,那應該都是深夜女主播,畢竟有工作需要嘛,但正常人應該是很難接受的。

不過,這位領導顯然不是正常人,園內的很多寵物,都是他的命根子……

閆多多盯著蜥蜴,突然問了一句:“任也回來了?”

“對對,回來了。”黃維臉上泛著諂媚的笑意,點頭哈腰地回。

“你等會,我先給臭寶的皮扒下來,咱們再談。”閆多多說話輕聲細語的,聽著像個暖男。

大約過了十分鐘,閆多多扒完蜥蜴皮后,又給臭寶洗了個澡,這才帶著黃維來到休息區。

二人一邊喝著咖啡,一邊交流了起來。

溫暖的陽光透過落地玻璃照進室內,令閆多多的皮膚看著更加白皙。他的睫毛也很長,有點男生女相的意思,一點也沒有領導的派頭。

閆多多雖然剛調到滬市三個月左右,但老黃依舊對其表現得很尊敬,腰板挺得筆直,甚至連煙都沒抽,只邏輯清晰地將任也的情況敘述了一遍。

閆多多端著咖啡杯,詳細聽完任也的遭遇后,雙眼瞬間變得明亮:“任也的經歷和表現,比我們預期得要高出很多啊。”

“是。”黃維立馬點頭:“這個星門的傳承價值,是難以估量的。”

閆多多點頭表示認同:“你這邊需要我做些什么?”

“兩件事兒。第一,我需要挑選一名潛力和戰力,都非常頂尖的無傳承職業玩家,在一周后,和任也一塊進星門。”

“這沒問題。總部那邊的人,咱們這邊的人,你隨便挑。”閆多多想也沒想的就應了下來。

“人員檔案,我沒權力調取啊。”

“我給你開放。”閆多多大氣回應。

“謝謝領導。第二,任也這邊也跟我提了一些要求……我……我不是很好解決,嘿嘿。”黃維撓了撓頭。

閆多多喝了口咖啡,笑問道:“他都提了什么要求?”

“他想讓單位給家里分一套住房,老爹的醫療保障也掛靠在我們這里。還有,這小子想讓咱們幫他妹妹保研,而且畢業后……進我們單位當文員。”黃維把那天任也提的條件,全部復述了一遍。

稍稍思考一下后,閆多多輕聲回道:“這些可以先答應他,還有其它的嘛?”

“他還希望您提拔提拔我。”黃維很突兀,很直白地來了一句。

閆多多懵逼:“這是他提的?”

“對啊。”黃維故意露出憨批的表情:“他覺得我的職位太低了,很多事情都要跟領導請示,自己也做不了主……勞改犯嘛,有點自私您也能理解,對吧?不過,我跟他提了一嘴,想讓更高的組織單位跟他交流,可誰知道他還不愿意,就想跟我談,說是熟悉。唉,我也拿他沒什么辦法……!”

在職場上,不要覺得你的領導是傻子,不要覺得你能想到的,對方卻想不到。有的時候直白,直給,反而效果更好。

當然,這種溝通方式,也需要你對領導的性格有一定了解……恰巧,老黃在一次總部培訓時,跟閆多多一塊待了幾個月。

混了半輩子體制的老黃,心里非常明白,人這一輩子的機會是寥寥可數的,來了,就必須得抓住。

閆多多笑吟吟地打量著老黃:“你代理青輔區,多少年了?”

“四年。從老徐退了,我就是代理負責人。”

“從今天開始,你轉正了,手續我來補。有關于圍繞任也展開的基本工作,輔助工作,只要不過線,只要在規則內,你可以全權處理,不用報告。”看著很“柔弱”的閆多多,說起這話時,卻非常的果斷。

“是,是,我一定把他服務好。”老黃差點笑出聲:“還有一個事兒。”

“什么?”

“任也還想再要二百萬。您知道的,這勞改犯就是貪得無厭,不要臉,他現在就覺得自己很重要,您造嘛……!”黃維無恥地將鍋扣在任也腦袋上,就要開始滔滔不絕地嗶嗶。

閆多多怔了半天后,慢慢悠悠地掏出手機:“你等一下。”

“怎么了,領導?”

“你給任也打個電話,我跟他證實一下這二百萬的事兒。”閆多多禮貌地將手機遞了過去。

老黃當場懵逼。

“來,打一個!”

“……!”老黃眨了眨眼睛,立馬一拍大腿:“算了,就不麻煩領導了,我回去再給他做做工作。咱也不能什么條件都答應他,今天要一百,明天要二百,那不慣壞了嘛!”

閆多多斜眼瞧著他:“你跑我這兒詐騙來了,要二百萬干嘛?”

二人對視,老黃不太好意思地搓了搓手掌:“任也進去之前,咱們不是沒了四個人,才換回來入門的御筆嘛。上層雖然撥了撫恤金……但我覺得,咱這直屬單位,也應該意思意思。但我這賬上,情況……您是知道的。”

閆多多思考兩秒:“下回直說,不要動這個腦子,不然會顯得我很蠢。”

“……您同意了?”

“下不為例,還有事兒嘛?”

“沒了,沒了。青輔區所有同僚,向您致敬!”黃維立馬起身鞠躬:“那我就不打擾您給臭寶扒皮了,您忙,我先走了。”

“盡快選好陪任也入門的人,我也要向上申請的。”

“明白!”

二人交流完,老黃美滋滋地離開了寵物樂園。

閆多多緩緩放下咖啡杯,立馬又給下面的財務部門打了個電話:“給青輔那邊撥過去兩百萬,明天向總部申請三百萬……。”

財務聽到這話,不但沒有意外,反而很熟練地問道:“頭兒,要讓青輔那邊開個三百萬的票嘛?”

“不,余出來這一百,正好發年中獎金。還有,你跟小劉說一聲,讓他這兩天跑一下司法那邊,把任也的檔案全部抽出來……包括,之前的警員檔案,畢業檔案,以及定罪檔案……我的要求很簡單,就是要讓他人間蒸發。另外,你趕緊訂票,我要去一下總部。”說話間,閆多多已經站起了身。

……

滬市,十家鋪。

這是一片老城區,周遭大部分的建筑,都是低矮的紅樓,墻體盡是雨水沖刷過的痕跡。

不算寬闊的主干路兩側,各種具有本地特色的小吃店門口,都圍聚著不少住在周邊的大爺大娘,他們的穿著都很精致,或三五成群的聊著天,乘著涼;或是下著棋,喝著茶。

按照現在的房價來講,這里的住宅樓并不便宜,甚至有點奢侈,但老百姓的生活質量并不算太高,因為一般的房子面積都很小,有甚至是至三代人住在一塊。

不過由于這個地方有一定的歷史意義,等拆遷是不太可能的,而且也不能賣,賣了就不買不起,所以這里在滬市算是比較特殊的存在。

一輛越野車,緩緩停在了一條弄堂外,任也睡眼惺忪的走下來,跟司機說了聲謝謝后,邁步就走向了家里。

他生在這兒,也長在這兒,周遭不少居民他都熟悉,但現在卻沒心情跟大家打招呼。自打從星門出來后,任也就感覺自己特別疲憊,特別困……這可能就是使用“王妃大招”后,帶來的后遺癥吧。

幾分鐘后。

一棟小紅樓的三層內,任也打開密碼鎖,剛進入家門,就聽到一陣噼里啪啦的碼字聲。

左側的一間臥房內,一位五十多歲的中年,頭上戴著足以包裹住半張臉的耳機,上身穿著一件洗的發黃的跨欄背心,下身穿個大褲衩,發型極其凌亂的坐在電腦前,正聚精會神的敲著鍵盤。

只有一米多長的電腦桌上,擺放著三盒煙,杯茶,還有一個碩大的煙灰缸。

他嘴叼香煙,一邊敲著鍵盤,一邊還輕聲呢喃,不知道在叨咕什么。

這就是任也的親生父親——任大國,一位撲街,但收入還算穩定的網文作家。

“我回來了。”

任也換好脫鞋后,大喊了一聲。

足足過了四五秒后,任大國才拿下嘴上的香煙,瞇著眼睛回了一句:“冰箱里還有點剩飯,愿意吃你就吃,不愿意吃你就訂點。別跟我說話,我在改稿子……!”

“……哦。”

任也習以為常的回了一句,輕車熟路的走向了廚房。

三年多沒回來,家里還是從前的樣子,家具老舊,但各種生活用品卻擺放的滿滿的,自己和妹妹的房間門是敞開的,正通著風。

家是什么?

是看一眼環境就能讓你心安,一進門就能聞到熟悉的氣味。

這是外面永遠也給不了的……

也不知道為什么,任也剛剛才吃過東西,但依舊感覺有點餓。他走進廚房,在冰箱里內取出被保鮮膜包裹的剩菜剩飯,簡單用微波爐熱了一下,便坐在客廳的餐桌上吃了起來。

任大國很早就離婚了,老婆一走,自己還要帶倆孩子,那以前不會的技能就全會了,尤其是廚藝一流。

任也偷偷瞄了一眼老爹,故意不說話,就想看看對方什么時候能發現自己。

就這樣,客廳內,任也猛猛吃著;臥室內,老爹噼里啪啦的敲著鍵盤,他這個手指抖動的頻率,哪怕就是去白馬會所就業,那妥妥的也是頭牌。

父子二人,足足保持了二十多分鐘這樣的安靜,而在這期間,老爹竟然沒有往客廳看一眼。

“滴玲玲!”

一陣急促的電話鈴聲打斷了任大國的思路,他皺眉拿起手機,推開鍵盤,徑直走向衛生間:“哎呀,我在改呢!但這得動大綱啊……我明白,劇情里加點顏色,他們愛看……嗯嗯,你說……!”

他從臥室走出來,直直的穿過客廳,完全沒有往餐桌那邊看一眼,而且人還沒等進衛生間,褲子就已經脫完了。

任也啃著一塊排骨,雙眼跟隨著老爹的身體移動,他心里有那么一瞬間,很擔心自己父親的精神狀態和視力狀態。

“嘩啦!!”

五分鐘后,衛生間內傳來馬桶的抽水聲。對于作家而言,一泡尿撒半個小時都是正常的。

“吱嘎!”

門開,老爹提了提褲子,專注力爆棚的罵道:“一個廢物,一個紈绔,他不玩女人干什么?在家搓吊嘛?啥都不懂,還非要提意見……!”

“呵。”

任也看著他冷笑一聲,還是沒說話。

老爹邁步走到餐桌旁,距離任也只有一米多遠時,才緩緩抬頭,準備提起熱水壺。

一個人!

一個活人!

一個男人,毫無征兆的出現在了視線里!

任大國瞳孔急劇收縮,嚇的后退兩步:“臥槽!!你什么時候回來的?”

任也舔著嘴上的飯粒:“好久不見啊,大作家!”

“啊?”

任大國一臉木訥的瞧著兒子,緩緩從臉上摘下眼鏡,仔細擦了擦后,再次戴上:“臥槽!真是你啊。”

“……!”任也無語:“我剛才進門就喊你了啊,你不還回話了嘛。”

“哦,對。”任大國這時臉上才漏出驚喜的笑容,一把拉開椅子坐下:“哈哈,對,剛才我聽見有人喊我了,我以為是你妹回來了呢。太沉浸了,一碼子就忘了。”

“她應該也快了。”任也低頭將碗內的飯扒拉干凈。

任大國看著他,突然眼神變得驚恐,臉頰上的笑容也消失了:“槽,你……你不會越獄了吧?!!”

“我說,咱能別一驚一乍的嘛?”任也斜眼看著他:“你倆不是去監獄了嘛,還要告我原單位。我這才被提出來,特許回家一次。”

任大國這才徹底回過神來,皺眉回到:“對啊,我倆前幾天去看你了,但監獄說……你被提出去要參加一個積案偵破工作,干好了,還能減刑。”

“嗯,正辦著呢。”任也點頭。

“不是,他們就這樣放你回家了?連個看著的人都沒有?”任大國有些疑惑的推了推眼鏡:“不怕你偷著跑了?”

“我有病啊,一共就剩下兩年多了,這次有立功表現還能減刑,我跑什么?”任也放下碗回道:“而且,樓下還有人等著我的。”

“哦。”任大國緩緩點頭:“兒子,這事危險不?!危險咱可不能干啊,就認蹲兩年多唄,出來后,我托人給你找個工作……!”

“沒事兒,你不用擔心。”任也緩緩擺手:“我主要負責釣兩個嫌犯出來。”

“嗯,那還行……!”

“別說我了,你最近情況怎么樣啊?又開新書了?”任也提起水壺,熟練的到了兩杯水。

任大國翹著二郎腿,表情木訥且惆悵:“寫了一本,但還沒發呢。這幾天在改別的稿子……哎,正好你回來了,幫我參考參考唄?!”

以前,任大國為了打開年輕人市場,就總拉著兒子和閨女研究劇情,這幾乎已經成了家庭習慣了。

“呵?這還用我參考嘛?你多看兩個小片片,不什么都有了嘛?”任也輕笑。

“下流!!怎么跟你爹說話呢?”任大國呵斥了一句,表情又變得很專注的講述:“我最近在改一個古代穿越風的文。這個故事原本講的是,在一座王府里,潛藏了很多名朝廷的暗探……!”

任也困的不行,仰面靠著椅子上,一臉的敷衍。

“你看哈,現在的情況是,為朝廷布局的一個重要角色,被寫死了,劇情出現了BUG,我需要把它改回來。但難點在于……!”

“不是,你先等會。”

突然,任也睜開了微閉的雙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