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網 > 星痕之門 > 第二十六章 一場血腥的交易

還真讓自己猜對了……使用了這魅惑技能,真的連樣貌都變了。

老城區,光線昏暗的胡同內,樣貌變幻成古典美女的任也,正邁步走在前面領路。

他心里感覺怪怪的,渾身也充滿了不適,總感覺下面少點什么,就很空落落的……

后面,那老徐也是個狠人,手里拎著四個大袋子,走得氣喘吁吁,但也沒有半路打退堂鼓,激情消費的信念非常強烈。

“小朋友……就這點事兒,咱們還要出省搞啊?”老徐額頭彪汗:“ 你到底有地方沒?”

“到了,到了。”

任也緩緩停下腳步,見到左側岔路是通向一處小工廠,道路兩邊還有小樹林,周圍沒什么人:“來,大爺,就在這兒……!”

“室外啊?!”老徐都驚呆了:“我穿的可是拉夫勞倫,你這工作環境真是分筆不花啊,得扣錢昂!”

“哎呀,你過來吧。”

話雖然這樣說著,但老徐還是跟著扭腚的任也,轉進了左側岔路,并且正好就在小樹林旁邊。

“刷!”

突兀間,任也猛然回頭,雙眼散發出妖冶的光芒,口中輕念:“食色性也,何人可抵擋我萬種風情?”

老徐一抬眼,二人對視,他的瞳孔瞬間變得更加聚焦,木訥,臉頰上也泛起了老色批似的執拗表情……

任也注意到他的表情變化,一步邁進小樹林,勾手道:“過來!”

老徐抻著脖子,手里的四個袋子也不要了,一臉舔狗樣的跟進去:“我真……想和你……!”

“住嘴,叫我主人。”任也站在陰影中,語氣冰冷地呵斥了一句。

“主人……!”老徐的雙眼死死盯著任也,已經散發出要吃人的神色了。

“你叫什么?”

“徐業。”

“你在哪里工作?”任也又問,同時心里用意念感受,發現自己和老頭之間形成了一種微妙的聯系感。

難怪當初柳玲兒,會那么果斷的跟二愣進密室,原來她在魅惑了別人之后,是能感覺到對方是否忠誠自己的。

“我在中文平臺做副主編,自己也有一個收稿的小……小工作室。”老徐直勾勾地看著任也,說話時的聲音都在顫抖。

“你給任大國修改的古風穿越稿子,是從哪兒來的?”任也問出了最關鍵的信息。

“我合作了一個短劇公司,他們想要一個主角穿越成廢物王爺的題材,我就想了創意和大綱。”老徐忍不住往前邁了兩步,緩緩抬起手臂。

“啪!”

當手掌即將碰觸到自己胸脯時,任也一巴掌將老徐的胳膊打飛,迅速又問:“你是玩家嘛?”

“?!”

老徐明顯怔了一下:“什……什么玩家?”

任也聽到這個回復,徹底呆愣住了。

他能感覺到二人之間的微妙聯系,也就是說……老徐沒有撒謊。

安靜,短暫的安靜過后,任也又問:“和你合作的任大國,在這個劇情上有主導作用嘛?”

“沒有。”老徐再次抬起手臂:“他只負責修改局部劇情,人設,細節什么的……主人,我……我真的忍不住了。”

任也攥著粉拳,反應極快地訓斥道:“你要聽我的命令……你要忘記剛才的問話,忘記剛才的回答,忘記……忘記……!”

老徐的瞳孔中,慢慢散發出迷茫的神色,呆呆地后退了兩步,慢慢用手抓住了頭發:“等等,我……我剛才,剛才說什么了……?!”

“刷!”

趁這個功夫,任也不再搭理他,邁步就要離開小樹林。

“簌簌……!”

走動時,他的身體碰觸到了柳枝,泛起了輕微的摩擦聲。

老徐一抬頭,見到主人準備跑路,心里瞬間急了:“我……我忍不住了。”

“回去!”

任也轉過身,皺眉呵斥了一句。

“我太想了……你太美了……太騷了……!”老徐不停地搖頭,大腦中殘存的理智在與瘋狂的執念對抗。

任也聽到他的話,“嬌軀”突然打了個激靈,心里升起了一股不詳的預感。

他忽然想起來,二愣曾經是被拉進過小樹林的,那如果有選擇,柳玲兒也沒必要非得和他……激情室外啊,除非她自己癮大。

但那樣的環境下,這樣的可能性幾乎為零啊。

唯一一種解釋,就是被成功魅惑的人,他確實會無條件聽令“主人”,但也需要釋放啊。

并且任也推測,意志力越薄弱的人,那種執念就會越強烈。

“……!”

“我……我真的忍不住啦!”老徐鼻孔中泛著濃重的喘息聲,雙眼爆發出近乎于瘋狂的神色,猛然向前一撲,一把就抱住了任也。

濃烈的中老年男人氣息飄入鼻腔,任也全身緊縮的被抱住,嚇得臉都白了:“你回去!靠墻站著!”

“我不回去,就一次,死都行……!”老徐張著大嘴,直奔任也的腦袋,恨不得要把她吃了。

“你千萬別激動,我怕你死我身上啊!搞出人命犯不上,你TM站回去!”

“我不管啦!”

“我……我要報警啦!”任也害怕極了,想要掙脫,但他發現老徐的勁兒大了很多,發型也很凌亂,正手腳并用地忙活自己。

“嘭!”

二人拉扯間,任也右腿被絆了一下,仰面倒在了地上。

“我來了!”老徐一個飛躍撲了下來。

“啪!”

任也上去就是一大嘴巴子:“我是主人!”

“我干的就是主人!”

“我服了,我給你五百塊錢,你再去溜達溜達,行嘛?!”

“嘭!”

“啪!”

“咣當!”

二人無法達成統一共識,從最開始的講道理,到后來變成了撕扯,最后直接武斗。

人不被逼到絕境,是無法知道自己的潛力的。

月色下,任也暴打五旬老人,而五旬老人信念感爆棚,無懼拳腳,就是硬要消費……

……

大概過了二十分鐘后,正街的馬路邊上,一個青年拎著一只鞋,渾身的衣服凌亂,臉上還全是哈喇子。

他一步三晃,全身脫力地走到一輛越野車外,敲了敲車窗:“快……快給瓶水。”

“咣當!”

黃維,顧念,許鵬等人推開車門沖了下來,看到來人是任也,而且造型非常狼狽后,表情都很驚愕。

“你怎么了?!”顧念眨著大眼睛問。

“……碰到個瘋批老頭,讓他給我干了。”任也虛弱地擺手:“快,給我點水。”

黃維一臉迷茫地看著任也,上下打量著他的造型,以及他被撕開的褲子,本能問道:“你說的是哪個干啊?用去驗一驗不……?”

“你在說什么?我和那老頭打了一架!”任也臉都紅了。

“……你打老頭干什么?”許鵬反應了足足五六秒,才慢吞吞地問道。

“一言難盡。”任也看著黃維提醒道:“我爸在這兒。”

黃維扭頭看了一眼四周,了然地點了點頭:“嗯,那我安排一下。”

……

一間普通的公寓樓內。

“咚咚咚……!”

敲門聲響,老爹叼著煙,轉身來到走廊,打開了房門:“就買點東西,怎么這么久……?”

話還沒等說完,老爹驚愕的一張嘴,煙頭都掉在了地上。他看著老徐,見對方的白色西服上全是綠油油的草葉子,頭發根根炸立,鼻孔竄血,眼眶子熬青:“……你這是……怎么了?!”

老徐捂著鼻子,咬牙切齒地罵道:“我說了你可能不信,我讓一個戰街的給揍了一頓……那女的好像練過,拳頭跟雨點似的……!”

“?”

老爹徹底懵逼:“你和她打什么啊?”

“是我要打嘛?!是她先動的手啊……給我拉鞋墊廠那邊暴打了一頓。我也不知道咋了,就跟鬼迷心竅了一樣,上頭了,差點強弄她。真是TM的撞了邪了。”老徐罵罵咧咧地走進了室內。

“那你報警啊。”老爹提出了建議。

“你傻掉了?報警怎么說啊?說我樸未遂,然后被打了一頓?”老徐走進了衛生間。

老爹看了一眼門口:“那……那你沒買東西啊?”

“槽!全神貫注打架來著,買的東西落鞋墊廠那邊了……!”

“你也真是個人才。”老爹無語:“那你去拿回來啊。”

“我拿個屁啊,她再回來揍我一頓咋辦?”老徐回:“你去吧,在小樹林里好好找找。”

過了一會,老爹離去。

老徐從衛生間里走出來,拿起桌上的手稿本,坐在椅子上呢喃道:“怎么改……才能爽呢?!”

……

路邊。

黃維安排了三個人留下,隨即開著兩臺車,載著任也離開。

“你到底來這干什么?”顧念好奇地問。

“可能是最近太敏感了,想多了。”任也看著車窗外,心里仔細又把剛才的事兒想了一遍。

老徐在被魅惑期間,狀態是非常穩定的,與自己的微妙聯系也沒斷過,他說的話……根本沒有撒謊。

這也就是說,之前的種種推測都是錯的,老爹改的劇情和清涼鎮劇情,應該就是簡單的創意撞車。

其實這種事兒,在網文行業里并不算新鮮,有很多作家的創意都會出現重合,而具體細節和設定,一般也是有偏差的。

自己最近被星門搞得精神緊繃,這應該是自己……想多了吧?

“……你要不要吃點藥啊?”許鵬思考了很久,才鼓起勇氣沖著任也問道。

“什么藥?”任也感覺渾身都疼:“好使嘛?”

“你住嘴!”黃維扭頭沖著許鵬呵斥道:“老頭不一定干死他,但你一定可以!我必須嚴肅地告訴你,你不能給他吃任何藥,聽見沒?!”

“哦。”許鵬幽怨地回了一句。

任也收回好奇的目光,摸著疼痛的臉頰,不由得感嘆道:“幸虧晚上喝了老爹的王八湯,不然還真不一定能打過他……!”

……

湘江市,某小縣城。

一個演藝劇場內,一名中年正坐在鏡子前畫著妝。

旁邊,一位賊眉鼠眼的小伙,輕聲說道:“賀先生,王紅死了,她女兒和那小子來了。”

“讓他們進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