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網 > 星痕之門 > 第二十九章 一起慘案

蓮湖路88號,任也還在許鵬的辦公室內,看著有關于星門的資料。

沒辦法,老爹去改稿了,妹妹也很忙,家里根本無人鳥他,回去也是干呆著,還不如在這里認識一些“惡心”的新朋友。

“快點,值班的都過來!”

就在這時,走廊內傳來了黃維急迫的喊聲。任也放下書籍,好奇地走到門口,探著小腦袋瓜向外看去。

門外略顯混亂,今晚值班的七八名守歲人,正在向正門趕去,而老黃則是一邊打著電話,一邊鎖上了自己辦公室的門。

“怎么了,黃哥?”任也問。

“出命案了,是玩家干的,我們要處理一下。”老黃掛斷電話,隨口回了一句:“你一會回家吧。”

“哦。”任也木然點了點頭。

老黃徑直走到樓梯處時,突然又轉過了身:“你要不要去看看?不出意外的話,以后你也要參與這種事兒。”

“好哇!”

任也就等這句話呢:“走,我也去。”

“來吧。”老黃點頭。

……

大約十分鐘后,三臺汽車停滯在了案發現場的胡同入口處,而令任也感到奇怪的是,這里竟然沒有任何圍觀群眾,也沒有警察到場。

只有兩個守歲人站在胡同口,正低聲交流著。他們的腳下,矗立著一塊約有煙盒大小的灰色石碑,上面無字,如果不是任也習慣性地觀察環境,那估計都不會注意到這塊碑的存在。

“頭兒!”

“頭兒!”

二人迎過來,沖著黃維打了個招呼后,其中一人便介紹道:“胡同內有過劇烈的星源波動,肯定有玩家之間發生了戰斗,初步判斷,至少是五人左右。第一案發現場的居民垃圾箱內,有一具死了很多天的尸體,估計是被會控尸的玩家操控了,目前正在核實尸體來源。第二現場在163號樓的101室內,死者是一男一女,從現場看……他們應該是剛準備去旁邊馬路擺攤,然后無意中撞破了玩家的戰斗,被滅口了。艸他媽的,這肯定是混亂陣營的玩家干的,完全沒人性的,現場太過血……!”

黃維聽到這里,扭頭看向了對方:“我都說過多少次了,在辦案過程中,不要帶入個人情緒。”

“……!”那名介紹情況的守歲人,咬了咬牙,也沒反駁。

“監控呢?一二現場還有其他目擊證人嘛?”黃維又問。

“監控被影響了,沒有影像記錄,但我已經讓文職人員與片區的警員溝通了一下,讓他們不要繼續查監控失靈的原因了。”守歲人輕聲回道:“第二現場是在室內,沒有目擊證人。”

“案發多久了?”

“大概有將近兩個小時了。”

“刷!”

聽到這話,黃維立馬停下腳步,扭頭看向對方喝問道:“一個半小時??!你們巡夜的是干什么吃的,為什么發現得這么晚?!”

那名守歲人被罵后,也很無奈地回道:“這群玩家好像非常熟悉守歲人的巡夜規律,他們是故意規避了我們的路線……我們也是巡邏到附近,才感受到的星源波動。”

黃維聽到這個解釋,咬牙埋怨道:“我之前就TM說了,青輔人少,上面就是不給補。煩死了!”

說完,一行人邁步走過了那灰色的小石碑,只這一瞬間,任也竟然感覺自己身體像是穿過了一道光壁,再往街道上一看,路上行人的身影非常模糊,而且他們似乎看不見自己了。

好神奇……這是有空間隔離類的道具嘛?

很快,一行人進入了101室內。

剛進屋,只看了一眼現場,任也就呆住了。

而剛剛還要求,下面守歲人不要帶有個人情緒辦案的老黃,竟然非常罕見的暴跳如雷:“我槽尼瑪筆!這是哪兒冒出來的一群畜生啊?!踏嘛%!¥……!”

性情的老黃,足足在屋內罵了將近一分鐘,而其他人也都是臉色煞白,目光散發出憤怒,驚愕之色。

一間不到二十平米的客廳內,堆放著大量的雜物,比如食材箱子,調料箱子什么的。現場三具尸體,一男一女,外加一只很小的寵物狗。

男的脖子上拴著狗鏈子,全身被綁著,死在了餐桌下面。尸體渾身潰爛,胸膛被剝開,內臟丟失。

女尸的半面臉頰,已經血肉模糊,后腦處有碗口那么大的斑禿,應該是反抗時,被罪犯將頭發活生生地拔了下來。而最令大家憤怒的是,她……她……全身赤果,遍體鱗傷,顯然不止遭受過一次侵犯……

并且,那死了的寵物狗,正趴在她的下Ti位置……從餐桌的角度看,丈夫應該是從頭到尾目睹了罪犯的暴行。

她僅剩下的單眼,充滿了絕望的神色……

這顯然不是單純地殺人,

而是具有發泄式的殘忍虐殺……

即使是任也在職期間,也極少見到這樣的現場。

室內的鮮血鋪了滿地,到處都是刺鼻的腥臭味兒。任也本來是抱著好奇的心態才跟過來的,但看到眼前這一幕,內心久違的職業感,責任感……都不自覺的在心里涌動著。

他扭頭看了一眼沙發旁的桌面,那上面的相框中,有著一家四口的合影,里面的男孩七八歲左右,女孩三四歲。

這應該就是兩個進城里擺攤,做點小買賣的……勞苦大眾。

憤怒,一股生而為人的憤怒,直頂腦門。

“許鵬,快!”黃維打斷了任也的思緒,擺手催促了一句。

許鵬回過神來后,眼神中同樣閃爍著憎恨之色,他步伐極快地沖到了女尸旁邊,閉眼,緩緩抬起雙臂。

“寒灰更然,枯骨生肉——回光!”

“刷!”

許鵬口中頓挫有力地輕念法訣,雙臂抬起間,兩條纖細且閃爍著光輝的細線,輕輕纏繞到了女尸的兩腕之上。

濃烈的血肉之氣,蓬勃生機,自許鵬身上涌出,順著兩條光線,過度給了女尸……

溫養,消耗,許鵬沒多一會,臉上便泛起細密的汗珠,身體開始虛弱地打晃。

任也眼神一亮,低聲沖著黃維問道:“他能救活這對夫妻?!”

“不能。”黃維搖頭:“但有可能會讓他們回光返照,再看一眼這個世界……也可以為我們提供一些信息。”

“啪!”

話剛說完,那兩條細線直接斷裂,許鵬后退兩步,咕咚一聲坐在地上,全身的每一寸肌肉都在顫抖:“……不……不行,她的傷太重了……我拉不起來。”

“試試那個男的。”黃維催促。

“那個更不可能……!”許鵬搖頭:“我進來就看了,他是被一掌震的腦內碎裂。”

這話一出,屋內落針可聞。

黃維咬著鋼牙:“詳細檢查現場,不要放過任何細節。老子掘地三尺,也要把這幾個王八蛋挖出來!還有,給上級領導單位提交報告,讓他們信息部的人動一下,給我找,看看最近有沒有什么流竄犯來滬市了。快!動起來!”

話音落,室內變得一片忙碌。

任也站在門口處,看著眼前的一切,突然切身領悟了今天許鵬跟自己說過的話。

一位玩家,如果性格極度扭曲,變鈦,那他可能為社會帶來的災難,給普通人造成的傷害,是根本無法預估的。

但他不知道的是,從即刻開始,一場席卷整個滬市與清涼府星門的巨大風暴,也已悄然登錄了。

……

凌晨一點左右。

滬市市郊,一條名為同仁路的酒吧街上,一間棋牌室還在亮著營業的牌匾。

這條酒吧街,是滬市著名的玩家聚集地,也是不少組織都在暗中經營的地方,更是滬市守歲人投入大量人力物力,暗中監視的地方。

很多玩家都喜歡在這里扎堆,交換攻略,消息,以物換物,購買道具等等。

“血戰到底”的棋牌室二樓包廂中,賀先生翹腿坐在沙發上,雙眼正看著一名禿頂中年。

對方四十五歲左右,號稱同仁路的百事通,大呲花,專門游走在灰色地帶,為一些見不得光的玩家提供便利服務。

“老佟說你靠譜,我信他的話。”賀先生瞧著中年:“而且,你也沒少幫過鈴鐺會,咱們相處也放心。”

“我老尹在這里做生意,靠的就是信譽二字。”老尹非常斯文地倒著茶:“只要你有錢,有源,任何服務我都能提供。您盡管在我這里住,誰都找不到您的消息。”

賀先生認可地點了點頭,也不再廢話,只從兜里掏出了一個黑絲絨的小袋子,并從中取出了兩塊白色晶體,輕放在了桌面上:“前段時間,死了四個守歲人,兩名是青輔區的,你有印象嘛?”

老尹眨了眨眼睛,尬笑著搓了搓手掌:“賀先生,別的都好說,但守歲人的消息不能賣啊。畢竟……滬市有滬市的規矩,這里的玩家也認。”

“啪,啪!”

賀先生從袋子里又掏出兩枚白色晶石,動作很慢地放在了桌子上。

老尹盯著四塊晶石,雙眼放光,不自覺地咽了口唾沫。

“啪,啪!”

賀先生又掏出了兩塊:“生意和誰都是做,你不想壞規矩,那我拿這六塊去別人那里問問?”

老尹額頭暴起青筋,攥了攥手掌后,立馬從桌上拿走六塊晶石,語速極快地回道:“確實死了四個守歲人,原因是他們好像共同做了一個星門任務。兩人是青輔的,兩人是上級單位的。并且,這四個人死了之后,一直沒有舉辦葬禮,不知道為什么,守歲人在有意封鎖他們的消息。”

賀先生滿意地點了點頭,又拿出兩塊晶石,放在了桌上:“繼續說。”

老尹迅速拿走晶石:“這四個人死后,我聽說有個半官方的小交流群中,有人討論過一件事兒……好像是黃維從青輔監獄里提過一個人,大家還發消息問過。但很快……這個小群被解散了,問過這事兒的人,也不再提了。”

“你追過這個事兒?”賀先生問。

“呵呵,死了四個守歲人,這不是小事兒啊。”老尹一笑:“不光你好奇,我上邊的人也好奇。”

賀先生思考一下:“黃維從監獄里提出來的人是誰?我想要這個人的信息。”

“呵呵,我還真知道。”老尹看著他,比劃了一個六的手勢。

賀先生出手很大方,因為今天他畢竟一分錢沒花,就黑吃黑了小戰狼,所以果斷又從袋子里拿出六枚晶石:“說你知道的。”

“我知道的是,被提出來的這個人,壓根就沒有信息。”老尹齜牙笑著:“監獄方面,個人方面,家庭方面……都沒有這個人的信息。”

賀先生聽到這話,不但沒有生氣,反而雙眼迸發著精光;“那就有點意思了,說明我找對方向了。”

“呵呵。”老尹一笑。

“開個價,找到他。”

“十個,最晚明天中午,我給你消息。”老尹毫不猶豫地說著。

賀先生身體慢慢放松,后背仰靠在沙發上,唱著戲腔回道:“那奴家便有勞先生了……!”

“哈哈,都是自己人,不用客氣。”老尹很開心地拿走所有晶石,站起身說道:“兄弟們遠道過來,我理應盡盡地主之誼。這樣吧,今晚我找幾個敏系的女玩家過來,陪大家樂呵樂呵。”

“啪,啪!”

賀先生甩手將袋子里的最后兩枚晶體放在桌上,一言不發,只笑吟吟地看著老尹。

老尹一愣:“消息的錢,已經夠了啊。您這是……什么意思?”

“我對任何女人都沒興趣。”賀先生饒有興趣地看著老尹,啪的一聲,將手掌狠狠掐在了對方的襠部:“很多商人都喜歡說大話……我很好奇,你真的所有服務都能提供嘛?”

“……!”老尹一夾,頃刻間紅了臉,表情呆滯:“不是,我……我也沒干過啊,你是說真的呢,還是開玩笑呢?這也太突然了!”

“這世間俗物呀,真是讓人軟了心腸,塌了脊梁,奴家自幼流落紅塵……咦呀呀……!”賀先生又唱起了戲腔,雙眼渴望地瞧著老尹:“這銅臭之物,您到底要是不要呀……?”

……

五分鐘后。

燈滅了,人躺了,兩顆白色晶體也裝進兜里了。

老尹雙手攥著沙發布,雙腿蹬得筆直,輕聲問道:“老寶貝……可以不親嘴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