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網 > 星痕之門 > 第三十章 草率的愛情

離開星門的第三天,早晨八點多鐘。

任也簡單吃了口早餐,就來到了許鵬的辦公室。昨晚他沒有回家,就在蓮湖路88號住的,不過一整夜都沒怎么睡好,腦子里全是那對慘死夫婦的樣子。

“坐啊。”許鵬往嘴里塞了兩顆藥丸后,臉色也不太好看地招呼道。

任也在他面前坐下,沉默良久后,突然問了一句:“昨晚的案子查得怎么樣了?”

“估計是幾個流竄玩家干的。”許鵬喝了口茶水,臉頰正對著窗外的陽光,話語很溫暖地回道:“我還是太笨了……提升得很緩慢。如果能到第二階段,或者是第三階段,我應該有機會讓他們再看一眼這個世界,讓他們能和家里人告個別……。”

話到這里,二人都安靜了下來。

許久后,許鵬才翻開今天準備的“課件”,并打開第一頁說道:“今天講星門的晉升體系。截止目前為止,星門玩家的晉升序列,一共有七個階段,每個階段有十個等級……。”

……

上午十點半,同仁路。

一間明明擁有落地窗的辦公室內,此刻卻宛若黑天。厚重的窗簾將陽光盡數遮擋,精致的銅制木桌上,只有一盞臺燈,散發著非常微弱的光亮。

沙發上,坐著一名五十多歲的中年,他的面容慈祥,右手拄著一根充滿英倫范的拐杖,身著一套非常昂貴的黑色高定西裝,整個人散發著一股“金融大佬”的范兒。

他被滬市的玩家稱為——見不得光的瘸子,在同仁路開了一家名為“錢潮”的演藝酒吧,就周邊地區的玩家圈而言,此人是頗有些威望的。

不遠處,昨晚與賀先生激情一戰的“大呲花”——老尹,此刻正半彎著腰,滿臉堆笑地說道:“老板,賀先生委托我調查的消息,我已經查清了。我還沒收他的尾款,您看……這個消息要給他嘛?”

“鈴鐺會在爭取一個非常重要的星門,如果成功,大家都受益。”打扮精致且考究的瘸子,只稍稍停頓一下便回道:“消息可以給他,但不要留把柄。”

“是。”

老尹夾著略有些火辣的臀兒,彎腰掏出一個黑絲絨的袋子,輕輕擺放在桌上說道:“老板,昨天的消息,賀先生給了七千星源,總共十四塊,我上交六塊份錢。”

瘸老板根本沒拿袋子,只輕聲問:“一共就十四塊嘛?”

老尹怔了一下,眼神明顯有些懼怕地解釋道:“其實……是十六塊。但有兩塊星源……是……是我自己掙的。”

“?”

瘸老板抬頭看向了他。

“是這樣的,他……他對我……我倆……。”老尹竟然一點都不敢隱瞞,直接把昨晚掙錢的經歷詳細敘述了一遍,并且主動問道:“這個星源……我就不用交份了吧?!”

瘸老板足足沉默了五秒:“這個不交……確實合理。”

“是吧?!”老尹松了口氣。

“給鈴鐺會的人,安排一個比較安全的藏身地點。”瘸老板叮囑了一句。

“是。”

……

十五分鐘后。

老尹徒步返回了“血戰到底”棋牌室,并且在二樓茶水室,見到了賀先生。

由于二人之間,已經有了一點點感情,所以老尹也沒再客套:“查出來了,不過我得勸你,這事不好做。”

“……!”賀先生沒有多說,只沖他勾了勾手指。

“刷!”

老尹將一份資料扔在了桌子上:“好吧,那……那你們注意安全。下午,我給你們換個住所。”

“嘩啦!”

賀先生扔過去一個袋子后,直接將桌上的資料拿走,并且輕聲問道:“昨晚在包廂里,我讓你查的另外兩件事兒,你查了嗎?”

“查了,但外地的消息要慢一些,而且你給的線索太模糊了。”老尹端著茶杯:“兩個前置任務的星門,參與玩家有幾十號,你又給不出明確信息,我很難在現實中鎖定他們的身份。”

“盡力查,價格可以再提提。”

“好。”老尹一口應了下來。

“啪!”

賀先生拍了一下老尹的褶皺臉蛋:“……辛苦了。”

“今晚還多加兩塊星源嘛?要是加……,”老尹眼巴巴地看著他:“棋牌室的熟人太多了,我們可以出去。”

“相公!時機已到,且看奴家披掛上陣,宰了那賊人……!”賀先生略有些神經質地唱著自己編的戲詞,拿著資料飄然離去。

老尹目送他離開:“真是個滿身謎團的人啊,你以為他是個火力承受方,忙活起來又狠得嘞……!”

離開茶水間后,賀先生打開了資料,低頭一看,里面有三份個人信息:一青年,一老年,還有一位正在上大四的姑娘。

又過了一小會,賀先生回到住所,將資料扔在桌上說道:“小的應該在守歲人單位,老的消失了,暫時找不到。只有這個小姑娘好搞,今晚去……。”

……

一日的時光匆匆而過,一眨眼,便來到了晚上八點多鐘。

滬市,大學城附近。

四位剛剛在旋轉小火鍋店搓了一頓的妹子,此刻正相互挽著手臂,一邊嘰嘰喳喳地聊著,一邊返回寢室。

四位女孩子中,有一位身高一米七左右,五官精致漂亮的姑娘,名叫任慶寧,正是七槍戰神,“大乾懷王”的妹妹。

任慶寧身段勻稱,健美,自纖細的小蠻腰而上,胸脯起伏洶涌,圓潤的鵝蛋臉看起來頗為甜美,一笑起來,臉頰上還有兩個淺淺的酒窩。

“寧寧,你昨天去蘇杭簽約了嘛?”旁邊一個圓潤的小胖妹,關心地問道。

“沒有呢,就是去隨便看看呀。”任慶寧模樣開朗地回道:“我要賺錢,是想給任大國和勞改犯換個大房子,現在簽約又辦不到,急什么……慢慢攢唄。”

“對哦,你別聽那些工會和經濟公司忽悠,他們給的合同都是霸王條款。而且我聽說,像你這樣的顏值主播,很多都要被潛規則的,很慘的。要我說,你還不如跟我們往各個欄目組投簡歷,去實習呢……!”另外一個姑娘抱著一種,既希望朋友好,又不希望朋友開路虎的心態,柔聲勸說道。

“行,明天跟你們去投簡歷。”

“給哈哈,你哥最近沒管你要錢啊?要我說,攤上這樣的廢廢哥哥,也挺難受的。”

“也不能這么說啦。他在職的時候,有一半的工資都歸我支配呢。”任慶寧模樣輕松地回應著。

四個姑娘聊著聊著,就離開了正街,走向了回寢室的必經之路。她們所在的滬市傳媒大學,是新校區,地點稍微有一點偏,每天回去,都要穿過兩條比較黑的小胡同。

姑娘們剛剛進入岔路,一名戴著絨線帽,體態非常胖的青年,就慢悠悠地跟了過來。他就是昨晚參與截殺小戰狼,并且第一個傷害那對普通人夫婦的銅鈴成員。

他叫肥龍,一邊走著,還一邊往嘴里倒著黏糊糊的黑色液體。

“他們進小巷子了。”肥龍臉上的皮肉抽動,雙眼邪惡地盯著四個姑娘的臀部,輕聲沖耳麥說道:“讓瘦猴封路吧,我動手了。”

耳麥中,賀先生淡淡地吩咐道:“那三個普通人,不能留活口。”

“嘿嘿,您不說……她們也會死的。”肥龍目光銀邪地回應了一聲,邁步就要向前。

“刷!”

就在這時,剛剛進入岔路的任慶寧,突然停下了腳步,扭頭看著身邊的三位閨蜜說道:“……忘了哦,我要買給小涵買奶茶的。走,我們回去一下。”

胖妹很懶地回道:“算了吧,讓她自己訂一下唄……!”

任慶寧笑著掐了掐胖妹的手腕,堅持說道:“走吧,我都答應請她了,人家也總給我們帶東西的。”

胖妹愣了一下,隨即乖巧點頭:“那走嘛!”

就這樣,原本準備進入岔路的四位姑娘,非常突然地轉過身,迎著近在咫尺的鬧市街道走去。

剛要跟著她們進來的肥龍,眉頭緊鎖,回頭看了一眼岔路外面的喧鬧街道,不自覺地攥了攥手掌。

“刷……!”

四人距離他大概五米遠左右,擦肩而過。

“……她們四個剛進巷子,又回來了,說是要買奶茶。”肥龍低聲沖著耳麥說道。

“不是我們的區域,別冒失,再等等。”賀先生回。

肥龍停頓一下,仰脖灌了一口粘稠的液體后,又邁步跟了出去。

……

任慶寧帶著三個閨蜜,來到喧鬧的正街上后,小胖妹立即輕聲問道:“你剛才掐我干什么?”

“……別吵,別吵,跟我走。”任慶寧黛眉輕皺,步速平穩地走到一家常去的奶茶店前,跟老板點了五杯。

等待期間,任慶寧用余光掃了一眼岔路,看見一個胖子,正在兩元店門口亂逛。

“一共四十五,謝謝。”

良久后,老板喊了一聲。

任慶寧付過錢,拎著奶茶說道:“我們不從那里回學校了。”

“干嘛啊?到底怎么了?”另外一個朋友也有點懵圈。

“別吵!”

任慶寧帶著三人,步伐很慢地走向正街另外一頭。這期間她的雙眸只向兩側打量,卻從來沒有回過頭。

身后三十米遠左右,肥龍扔掉散發著臭味兒的空罐子,悠悠地尾隨四人,低聲又說:“她們沒回學校。”

一輛越野車內,賀先生聽著戲曲,手指在腿上輕敲:“你不會被普通人發現了吧?”

話剛說完,正街上,任慶寧突然拉著三個閨蜜,邁步就向右側走去,而那里正是大學城附近常見的派出所。

“慶寧,到底怎么了?!”胖妹追問。

“有人跟著我們,是一個胖子。從我們吃飯的時候,他就在外面看。”任慶寧冷靜地回道:“……走,先去派出所再說,讓警察叔叔問他。”

一般偏遠地區的大學城附近,有關于女學生的刑事案并不少見,三個閨蜜一聽這話,也都沒有反駁,直直地跟著任慶寧走向派出所大廳。

“你是怎么發現的?”胖妹又問:“我都沒注意啊。”

“你忘了我哥是干什么的?他學習時的課件,我天天看……。”任慶寧此刻已經邁上了派出所的臺階。

肥龍站在大概二十米遠處,立馬問道:“她發現了,快進派出所了,怎么辦?!”

賀先生用纖細的手指敲擊著大腿,哼著回道:“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啊!蒙臉,你和瘦猴抓住她就走,盡量不要殺衙門的人,不要展現神異。”

“刷!”

肥龍聞言,雙眼頃刻間變得兇戾,臉頰上突然冒起一股黏黏糊糊的液體,步伐極快地竄向派出所。

“嗖!”

隱藏在派出所另外一側的瘦猴,甩手便射出兩條纖細的鎖鏈,直奔任慶寧的后腰。

“嘩啦啦!”

鐵鏈劃過一道殘影,碰觸到任慶寧的嬌軀后,就宛若靈蛇一般,瞬間纏繞住她的腰部。

感受到腰間一陣冰涼的任慶寧,猛然低頭一看,見到纖細的鐵鏈冒起一陣紫色的光芒,兩根鐵制的倒刺,頃刻間扎破她的皮膚:“我……我……!”

任慶寧的話還沒等說完,雙眸卻突然變成紫色,大腦一片眩暈。

“刷!”

另外一條鐵鏈飛射而來,直奔任慶寧的脖頸。

“踏踏!”

肥龍腳步沉重地踩著地面,眨眼間便來到派出所門口。

“你……你干什么?!”胖妹反應了過來,但一抬頭卻看見肥龍冒著黑泡的臉頰,當場嚇得差點暈死過去。

肥龍舉起拳頭,直奔胖妹腦袋打去。

“嘩啦啦!”

鐵鏈飛掠,即將纏繞住任慶寧的脖頸。

“嗖!”

就在這時,一道倩影掠過,甩手便射出了三張撲克牌。

“嘭,嘎嘣!”

拉拽著任慶寧的鐵鏈,泛起一聲脆響后,當場被撲克牌切斷,切口相當整齊。

肥龍猛然扭頭,低聲呵道:“凝聚!”

眨眼間,他的臉頰與脖頸石化,被黑色的粘稠物質包裹。

“噗噗……!”

兩張撲克牌擦著他的脖頸飛掠而過,第一張破了石化,第二張將他的脖頸切開了一道略淺的傷口。

肥龍猛然抬頭,雙瞳向不遠處望去。

“刷!”

倩影停滯,一雙筆直的大長腿暴露在視線中。只見她拿著一根黑色的魔術手杖,已再次抬起了手臂。

“瑪德,守歲人!”

肥龍看著大長腿驚呼了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