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網 > 星痕之門 > 第三十一章 墻頭上的影子

廧派出所門口,明亮的燈光下,那道倩影的面容逐漸清晰,正是青輔街區的守歲人——大長腿顧念。

肥龍看見她之后,瞬間就沒了戰斗的欲望:“瘦猴,撤了!”

“無字碑——隔絕!”

口訣輕吟,顧念腰間懸掛的一塊灰色小石碑,突然泛起溫和的光芒。

波~!

一陣波紋擴散,頃刻間便籠罩住了附近數百米內的區域。周遭正在行走的那些路人,全部變得身形模糊,似乎已經被隔離出這片空間。

就連任慶寧和她的三個閨蜜,也被隔離了出去,此刻正慌張的向派出所內跑去。

而被波紋籠罩著的區域,景物變得非常扭曲,喪失了真實的空間感,將沒有星源波動的普通人,徹底隔絕在外。

不遠處,肥龍在無字碑剛剛發出神異能力時,就已經轉身逃跑。

守歲人突然出現,綁票的時機就已經沒了,硬干絕對是蠢貨行為。

同時,瘦猴隱藏的胡同內,也傳來了打斗聲。

顧念雙眸平靜地看著肥龍,揚起散發著光暈的魔術仗,輕念:“真實魔術——禁錮牢籠!”

“嗖嗖嗖……!”

話音落,派出所門前鋪著的青石磚,如被狂風席卷一般,瞬間飄飛起來,從四面八方倒卷向肥龍。

一塊塊青石磚散發著淡淡的光暈,嗖嗖嗖的向肥龍聚攏,眨眼間便形成一個巨大的橢圓形牢籠,將其完全包裹在內。

“嘎嘣……!”

橢圓形的青石牢籠,突然開始向內收縮,擠壓,眨眼間,便小了足足一圈。

被困在內部的肥龍,只感覺全身泛起劇烈的疼痛感,身體仿佛馬上就要被壓扁了一樣,骨骼都在發出脆響。

“表演魔術——火圈!”

“嘭!”

魔術仗在半空中炸開,化作四個直徑一米多長,滾滾燃燒的魔術火圈,直奔牢籠方向套去。

牢籠內部,肥龍臉頰被擠壓得變形,歇斯底里地吼道:“這個守歲人是法術系的,救我!”

“翁……!”

火圈滑過半空,眼看著就要套住青石牢籠。

“我來了,你準備跑。”

肥龍的耳中傳來了同伴的聲音。

“吱吱……!”

話音剛落,顧念身后的下水道內,突然竄出來十幾只老鼠,雙眼通紅,體態怪異,竟憑空躍起,直奔她的后勃頸咬去。

“刷!”

顧念迅速橫移數步,同時拉回一個火圈,直接向身后掃去。

“嘭嘭……!”

“轟!”

火光炸起,十幾只竄起來的老鼠,在火光中泛起痛苦的吱吱聲,掉落在地,尸體化成灰燼。

但就這一下,顧念分神,原本已經成型的青石牢籠,嘭的一聲炸開一角,碎物如子彈一般灌入派出所后面的胡同,打的兩臺汽車報警。

“咕咚!”

肥龍落地后,身體四肢變形,雙腿骨骼崩裂,渾身的毛孔都流淌著黑色的粘稠液體。他目光陰狠地掃了一眼顧念,掉頭就跑。

“吱吱……!”

又是一群老鼠從下水道內竄出來,烏泱泱一片,圍聚向顧念的腳脖。

“轟,轟……!”

三道火圈壓下去,顧念回身上了派出所的臺階,皺眉看了一眼肥龍逃跑的方向。

與此同時,另外一處胡同內的打斗聲停滯,兩名守歲人跑了過來:“顧念,你留下,我們追。”

“不要追!”顧念思維嚴謹地制止道:“守歲人追擊原則。有預謀的襲擊,匪徒接應的人數,至少是行兇人員的二分之一。他們最少也有六個人,我們的首要任務是保證他妹妹的安全。”

二人聞言咬了咬牙,想反駁,但顧念卻是小隊長。

“踏踏……!”

不遠處,一陣腳步聲傳來,另外一名守歲人也趕到了:“我追了一下,但他們是分散跑的,我不敢深入,怕被反釣魚。怎么樣,現場有傷亡嘛?”

“沒有。”顧念立即吩咐道:“通知單位,馬上增援。撤掉無字碑,馬上跟警方溝通。”

另外三人贊同地點了點頭。

“收!”

波~!

光波如退潮之水一般,迅速向回收攏,最終匯聚在了顧念腰間懸掛的無字碑內。

周遭的景象回歸真實,路上的行人也沒有察覺到絲毫不妥,甚至都沒有對突然消失的一大片青石地磚,產生疑惑。

……

派出所內。

任慶寧激動地沖著一位警察叔叔敘述道:“剛才有人尾隨我們,好像要綁架我們,就在門口!”

“門口?!”警察叔叔端著大茶缸子,抬頭看了一眼正門,只見到一位大美女帶著三個人走了進來:“你確定,他要在派出所門口綁架你?”

“對啊,是真的有個胖子在尾隨!”胖妹立馬插了一句:“本來他是向我們沖來的,可不知道為什么,他……突然又跑了。咦,對了,你們幾個見到那人是怎么跑的嘛?”

“我不記得了,我好像沒看見……。”

“你這腰怎么了?”警察指著任慶寧腰間的傷口問道:“不要緊吧?”

就在這時,顧念帶人跑了過來,笑著沖警察說道:“您好,您方便接個電話嘛?我們是青輔分局的。”

大叔愣了一下,本能跟著顧念走進了旁邊的廊道:“怎么了?證件給我看一下。”

一名年輕的守歲人,皺眉瞧了一眼任慶寧腰間的傷口,立馬說道:“姑娘,你怎么樣……?”

“呀!”

任慶寧看了一眼腰間的兩個淺淡血洞,小臉變得煞白:“怎么流血了……!”

“快快,有紙巾嘛?”朋友沖著胖妹招呼了一聲。

“不用,我去衛生間清洗一下。”任慶寧從同伴的包里拿出一包濕巾,本能摸了一下傷口后,感覺傷得并不嚴重,這才走向了衛生間一側:“蘭蘭,幫我去買個消毒液,我洗一下。”

“我不敢。”胖妹瑟瑟發抖,雖然有點記不起來肥龍的樣貌,但還是從心地說道:“那個人,好嚇人……!”

“她沒事兒吧?”年輕的守歲人,沖著旁邊的同事問道。

“沒事兒。”同事搖頭:“那幫人是為了抓她,鐵鏈上沒毒。他們可能是想令她喪失意識,不反抗……。”

年輕的守歲人這才放心,但還是非常謹慎地跟著任慶寧走到女衛生間外面,靜靜守候。

任慶寧進了衛生間后,發現這里的面積很小,只有兩個坑位后,就本能關上了門,隨即拉起了T恤,用濕巾擦拭著傷口。

任也出來當天,就告訴過黃維,鈴鐺會可能要線下動他家人。

對于這幾年事業不順,且非常性情的老黃來說,這話已經足夠讓他提起一百二十分的精神對待了。所以他特意讓顧念帶著三名隊員,跟著任慶寧,貼身保護。起碼在任也通關清涼鎮以前,這種保護只會增強,不會減弱。

……

蓮湖路88號。

任也與許鵬正坐在餐廳里吃飯。

“這幾天辛苦你了。”任也笑著說道:“我現在也沒工資,等我……一切順利的話……回頭我好好安排安排你。”

“有多好好安排?”許鵬好奇地問。

“我也讓你去會所待兩天。”任也沖他眨了眨眼睛。

許鵬立即擺手:“女人只會影響我熬湯藥的速度。你要真想謝謝我這位老師……就從我這里買點藥吧,我是真的快沒錢了。”

“……!”任也看著這個執拗的人,一時間無言以對。

急促的腳步聲響,黃維突然跑了過來:“別吃了,跟我去一趟大學城。”

任也聽到這話,猛然扭頭:“怎么了?!”

“你……你說的線下還真來了。”黃維如實回應道。

任也一瞬間就失態了,撲棱一下站起身,猛然抓住黃維的脖頸,臉上泛起那天殺柳玲兒時一模一樣的表情,雙目陰森地喝問道:“我妹妹怎么了?說話,她怎么了?!”

……

此刻,距離綁架任慶寧的案發時間,僅僅過去不到五分鐘。

一處燈光昏暗的胡同內。

肥龍與瘦猴剛剛匯合,正在快步急行著。

“明明有車,非要讓我們走。”肥龍全身劇痛,臉色也變得更黑。

旁邊,瘦猴也很不滿意:“還不是你這個蠢豬,跟蹤個普通人都能被發現?!老子差點被那倆守歲人打死!”

“你說誰?!”肥龍瞪著無知且陰狠的雙眼,惡狠狠地反問。

“守歲人可能攜帶了追蹤道具,賀先生不讓我們上車,是防止大家都暴露,知道嗎,你這個蠢B!”瘦猴相對精明一點:“趕緊走……我的腹部很疼。”

肥龍攥著拳頭,咬著牙,一字一頓:“走——就——走!”

二人吵了一架,繼續前行。

這是一片市郊的棚戶區,且是住宅小院的后側,放眼望去,一個人影也沒有,并且越往前,燈光越昏暗。

“呃……!”

就在這時,瘦猴突然彎下腰,略有些痛苦地捂著腹部,鼻孔竄血。

“你要死嘛?!要死的話,我埋了你再走,這樣不會暴露。”最佳好隊友肥龍,很認真地問了一句。

“埋你嘛B!”瘦猴咬牙罵道:“有一個守歲人是力量系的……把我的腸子都打壞了,呼~!”

稍稍緩了一下,瘦猴感覺好了一些,就扶著膝蓋準備起身。

“踏踏……!”

就在這時,一陣非常輕微的腳步聲泛起。

五官相對靈敏的瘦猴,此刻臉頰對著地面,身體半彎曲著,突然臉色變得僵硬。

“不死,就快走!,我餓啦!”肥龍不耐地催促了一句。

“不……不對……!”瘦猴臉色突然變得驚恐。

“什么不對?”

“影子,你有兩個影子!小心!!”瘦猴突然向后跳躍,并大喊了一聲。

肥龍聽到提醒,本能向地面看了一眼,只見他巨大的身影中,還有一個淺淡的影子在貼著地面晃動,看輪廓,像是一個女人的影子。

“凝聚!”

“石化!”

肥龍想也沒想,瞬間激活了自己的神異能力,全身皮膚冒著粘稠的黑泡泡,頃刻間讓自己變成了一具雕塑。

“刷!”

地面上的影子宛若紙片人一般暴起。

那影子,竟然活了,站起來了!看輪廓,那確實是個女人,長發。

影子手持一把利刃,暴起后,直奔肥龍脖頸抹去。

“噗!”

只一刀,影子利刃竟直接切開了肥龍的脖頸,堅硬的石化物質,就跟紙糊的一樣,完全沒有任何防御能力。

墻壁上,肥龍上半身的影子裂開,頭顱如西瓜一般掉在地上,滾在了凹陷的下水道旁。

不遠處,瘦猴只一瞬間,就爆發出了自己最快的逃跑速度,瘋了一樣跑向燈光璀璨的正路。

墻邊,肥龍斷裂的脖頸還在庫庫噴血,抽動,但身體中流出的黑色物質已經變得非常淺淡,整個人的星源波動,從劇烈,變成平穩,最后氣若游絲般地消失……

“嗖!”

瘦猴如一臺高速行駛的汽車,一邊跑,一邊回頭看。但當他即將抵達十字路口時,卻見到左側的院墻上……那個女人的影子,詭異地坐著,薄如紙片的手,在不停地顛玩著一把薄如紙片的短刀……

腳步停滯,瘦猴雙眼憎恨地看著那個女人影子,突然爆發出強大的星源波動:“去死吧你!”

“嗖嗖……!”

瘦猴的左手中,突兀甩出三條粗壯的黑色鐵鏈,右臂瞬間膨脹,變大,瘋狂延伸十幾米,直奔女影子的脖頸抓去。

鐵鏈與手臂齊射,直逼要害。

但就在這一刻,瘦猴卻看見,那個影子開始裂變,一變二,二變四,眨眼間就變成了十幾個。

她們或跳躍,或前沖,或阻擋,或閃避……頃刻間從墻壁上躍下。

“當啷啷~!”

有六道影子抓住了三根鐵鏈,猛然向后拉扯。

有五道影子,姿勢各異地揮刀,閃躲,動作極快且詭異……

“噗噗噗……!”

瘦猴探出的那條粗壯手臂,在收回的過程中,被砍成了十余截,重重地落在了地面上。

“踏踏……!”

他臉色蒼白地后退數步,近乎于絕望地吼道:“我是鈴鐺會的,我們還有人,還有第二階段玩家領隊!你不想死……!”

“嘩啦啦!”

六道影子拉拽著三根鐵鏈,快到如瞬移一般,圍繞著瘦猴轉了數圈,直接將他的身體捆綁,禁錮。

星光閃爍,十余個影子匯聚,化成了一個。

她似乎不能說話,只顛著刀,不急不緩地走到被捆住的瘦猴身前。

“……你到底是誰?!”瘦猴聲音顫抖,被綁在鐵鏈中,根本無法動彈。

“呵!”

女影子的臉上泛起一絲笑意,突兀地抬起手臂。

“噗!”

一刀,直穿瘦猴心臟,又猛然向下一滑,他的胸膛被剝開。

“噗!”

兩刀,影子順著他的傷口創面,直接挖出他的心臟。

瘦猴很喜歡吃別人的心臟,所以……女影子也選擇了他最喜歡的死法。

一分鐘后,瘦猴嘴里叼著自己的心臟,尸體被鐵鏈吊著,懸掛在了電線桿上。

璀璨的燈光下,他在輕輕飄晃著……

這個富有儀式感的懸吊,也似乎是一種審判。

地面上,留下一行碩大的血字。

“遠道而來的玩家朋友,你們惹毛我了,都別走哦!”

影子背對著“懸吊現場”和“頭顱咬著自己尸體”的肥龍,緩緩消失在了黑夜中。

……

派出所。

顧念此刻已經單獨離去,因為她感受到了瘦猴與肥龍死的地方有星源波動。

“嘭!”

衛生間門被推開,胖妹急著跑過來:“給,消毒水,紗布……你真的沒事兒嘛,要去醫院看看嘛?!”

“謝謝!”任慶寧回了一句,扭頭看向旁邊的守歲人:“你也是警察嘛?”

“呵呵,是。”守歲人看著眼前的漂亮姑娘:“一會帶你去醫院檢查一下。”

“滴玲玲!”

話音剛落,一陣電話鈴聲響起,拿著慶寧包包的同學喊道:“你電話!”

任慶寧拿出電話,走到一旁接起:“喂?”

“你有事兒沒?!”任也急迫的聲音響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