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網 > 星痕之門 > 第三十二章 一石激起千層浪

吱,吱嘎……!”

三臺越野車還沒等停穩,任也就已經推門沖了下來,表情慌張地沖向了派出所。

緊跟著,黃維才帶著十余名守歲人下車,快步上了臺階。

“咣當!”

任也很粗暴地推開玻璃門,口鼻泛著粗氣,雙眼快速掃過派出所大廳,在看見任慶寧的身影后,才不由得松了口氣。

走廊口,任慶寧坐在長椅上,正兇巴巴地沖著一名守歲人喝問道:“你們單位,到底讓我哥干什么工作?和諧社會哎,破什么案,能讓犯罪分子想到綁架我?!不要騙我……不然我拿手機錄像了。”

那年輕的守歲人,被問得頭都要裂了。這女孩很不好糊弄,一直在追問任也目前的“工作”,而且動不動就要開直播。

“啪!”

正在說話間,一雙溫熱的大手抓住了任慶寧纖細的胳膊,她抬頭一看,勞改犯哥哥的臉頰浮現。

“你沒事兒吧?”任也臉色蒼白地喝問道。

任慶寧怔了一下,雙眸幽怨:“你沒事兒吧?你到底在搞什么?!”

任也沒有回話,只快速打量了一眼妹妹,最終雙眼定格在了她腰間的傷口處:“……你受傷了?”

“我沒事兒呀,就破了點皮。”任慶寧沒有委屈巴巴的嚶嚶嚶,只一把拽過哥哥的手臂,將他拉到了一旁。

兄妹二人對視,任也眼中有愧疚和后怕,還有一點點忐忑。

“你到底在干什么工作?”任慶寧輕聲詢問道:“如果沒有今天這個事兒,我都不清楚有警察在跟著我。”

“我……!”任也輕皺了皺眉,只能撒謊應道:“還是邊境那邊的事兒,有個案子沒結,具體的我不能細說。”

任慶寧聽到這話后,沒有發火,而是很認真地問道:“你……你會很危險嘛?我們可以選擇不做嘛?”

任也沉默半晌:“要不,我們去醫院看看吧。”

聽到這個回答,任慶寧也沒再逼問,只輕輕解開腰間的紗布,露出已經停止流血的傷口:“你看嘛,我皮實得很,沒事兒的。”

二人正在說話間,剛剛去過所長辦公室的黃維,快步走了出來:“任也,跟我來一下。”

“慶寧還在這里。”任也臉色凝重地提醒了一句。

黃維重重地點頭:“我剛跟所長談完了,馬上讓人帶她先回單位。”

“你跟他們先回單位。”任也沖著妹妹叮囑道:“我馬上回去。”

“那你注意安全哦。”任慶寧微微點頭,沒有阻攔。

……

同仁路,血戰到底棋牌室。

臀兒還有些刺痛的老尹,站在二樓窗口,右手拿著電話說道:“嗯,嗯,好的,我知道了,老板……!”

很快,電話掛斷。

老尹第一時間打開了一個玩家交流群,見到里面果然多了很多新消息。

“聽說了嘛?有幾個混亂陣營的玩家,在大學城那邊跟守歲人動手了。”

“混亂陣營的玩家,都是瘋狗,壞B,應該全部去死!”

“樓上的,看我嘴型,淦你嘛嘛哦!”

“友好交流,誰罵人,馬上給你踢出去。”

“聽說大學城那邊鬧的動靜不小,我有兩個朋友都感受到了劇烈的星源波動。”

“……!”

老尹迅速爬了一百多樓,并本能感嘆一句:“呵呵,這小相公是真猛啊,還真敢在守歲人眼皮子底下搶人。”

……

市郊,一處公寓內。

“嘩啦!”

馬桶的抽水聲響徹,老爹任大國邁步走出衛生間,神色恍惚地嘀咕道:“必須要埋長線,這樣才有草蛇灰線的感覺,才會讓人看了頭皮發麻……。”

客廳的餐桌旁,編輯老徐一邊吃著漢堡,一邊摸著淤青還未散去的眼眶子:“……你過來給我吹一下,再抹點油,太疼了。”

“嗯,這樣寫是可以的,帶感。”任大國表情呆滯地走到餐桌旁,腦中思緒狂涌,手掌下意識地拿起了老徐扔過兩根煙頭的可樂瓶,仰脖就喝了一口。

“臥槽!”

老徐怔了一下,喊道:“你干什么,喝煙油啊?!”

“啊?”

任大國被吼得回過神來,伸手往嘴上一摸,一顆被可樂浸泡到解體的煙頭,就掛在嘴角:“槽,你為什么不提醒我一下?!我說這可樂怎么一股利群味兒。”

“……我要不提醒你,估計你都吃屎了。”老徐捂著眼眶子,翻了翻白眼:“怎么樣,你想好了嘛?”

“我看一下手機里記的故事線,捋一下,別吵。”任大國胡亂擦了擦嘴角,彎腰坐在椅子上,順手拿起了手機。

老爹是一個很努力的撲街,他習慣用手機記載東西,不管是拉屎的時候,吃飯的時候,還是聚會的時候,總之只要腦中有靈感,就會用手機記事本記一下。

屏幕亮起,手機電量的提示格,已經降到了最低,但是老爹腦子里想著別的事兒,根本也沒留意。

“滴!”

社交軟件上的信息提示抖動,他順手就點開看了看。

燈光下,老爹略顯呆萌的雙眼,在盯著手機觀看時,慢慢變得錯愕,驚訝,最后皺起了眉頭,眼神中掠過一閃而逝的憤怒。

“時間不多了啊,我真的快搞瘋了……!”老徐搓了搓臉蛋子:“來,我也喝點煙油,提提精神,搞快,搞快……!”

老爹緩緩放下手機,扭頭看向編輯,松了松領口:“這破地方的空調又壞了,一直吹熱風,我們下去吧……。”

……

大學城附近,一片燈光昏暗的棚戶區內。

任也與黃維等人來到了第二案發現場后,臉上的表情都非常凝重。

瘦猴的尸體被懸掛著,手臂斷裂,胸膛被刨開,嘴里還叼著自己的心臟。

不遠處,肥龍的尸體躺在地上,已經徹底僵硬,周遭全是黑色的污垢。他的頭顱還咬著自己斷裂的脖頸,死法極慘且詭異。

任也已經從黃維那里得知,這倆人就是企圖綁架自己妹妹的兇手,但當他看見如此驚悚且充滿儀式感的殺人現場時,心里卻沒有升起解恨的情緒,有的只是更加的惶恐和不安。

“誰……誰殺了他們?”任也回過神來,扭頭看著顧念問道。

“我趕來的時候,他們已經死了,我沒見到兇手。”顧念聲音清脆,邏輯清晰地回應道:“不過從現場,以及我感受到的星源波動來看。這倆人面對那個兇手時,幾乎是沒有還手之力的。從戰斗開始到結束,時間也非常短。還有兇手在地面上留的字也很奇怪……!”

任也和黃維聞聲看向瘦猴腳下。

“遠道而來的玩家朋友,你們惹毛我了,都別走哦!”

顧念站在燈光下,黛眉輕皺地分析道:“你們看哈。任也妹妹在派出所門前被綁架,然后我們及時趕到,逼跑了這倆混亂陣營的玩家。那按照這個邏輯推演,兇手是知道我們守歲人就在附近的,那他不但殺了人,還在地面上留下了這樣的話,你們覺得……這話就只是給這倆人的同伙看的嘛?”

任也扭頭看向她:“你說的對。戰斗發生后,是有星源波動的,兇手一定清楚,守歲人會率先趕來這里,所以也同樣會看到這句話。”

“這話是一種示好嘛?”黃維順著二人的思路插言道:“他在告訴我們,自己對守歲人沒有惡意,只是這倆人惹毛了他?”

“對。”任也點頭:“兩種可能:第一,他本來就跟這個混亂玩家團伙有仇,殺人是報復,留字是告訴守歲人,自己沒有惡意。第二,他殺人,是因為我妹妹被綁架,畢竟兩個案子發生的時間很近。但除了守歲人之外,我不認識其他玩家,更沒有這樣的親戚,這種概率很小。”

“不對,你還認識其他玩家。”顧念反應極快,她看著任也提醒道:“清涼府星門中的玩家!有沒有可能,是你同陣營的隊友,在暗中保護你?!”

任也略微思考了一下:“也有這種可能。雖然概率依舊很小,畢竟我在星門中應該沒有暴露現實身份。”

話到這里,眾人沉默一下,顧念繼續補充道:“哦,對了。根據這兩個人的星源波動,以及神異能力來看,他們應該就是殺害那對夫婦的兇手。”

“他們是鈴鐺會的嘛?”任也聲音顫抖地問。

“……我剛才給上級單位發了信息,目前正在核實。”顧念回:“但我個人判斷,大概率是鈴鐺會的成員。”

任也聽到這話,毫不猶豫地走向了旁邊,果斷掏出手機,撥通了老爹的號碼。

“嘟嘟~!”

“您好,您撥打的電話已關機,請稍后再撥。”

聽筒內傳來客服的聲音,電話被掛斷。

“瑪德。”

老爹就這個毛病招人煩,一干活,電話不是不接,就是關機。

他轉身看向黃維,立即問道:“我爸那邊的情況怎么樣?”

黃維瞧著他,淡淡回道:“來的路上,我就已經派出第二波人了,現在都應該到了。你看……要不要給他也叫回單位,這樣更安全一點。”

話音落,任也陷入糾結之中。

他其實有點抵觸讓守歲人,把老爹也控制起來,因為這樣一來,老爹肯定會很擔心他,甚至有可能嚇到。

什么樣的案子,連家里人都要被貼身保護?

不過,當任也重新抬頭看向瘦猴慘死的尸體時,還是決定聽從黃維的建議。

“你通知那邊守著的兄弟吧,讓他們去找老爹,然后給我打個電話,我來說。”任也皺眉回道:“把他接到單位來住兩天。”

“行。”黃維應了一聲,立馬拿出電話,通知了看守老爹那邊的守歲人。

……

深夜,九點多鐘。

兩名守歲人來到公寓樓內,敲響了老爹和編輯所在的房門。

“咚咚……!”

連續敲了十幾下,屋內一點反應都沒有。

其中一名守歲人,輕聲喊道:“任先生,在嘛?我們是任也的朋友……。”

十秒后,室內依舊毫無動靜。

“啪!”

一名守歲人直接用手掌拍了一下房門鎖的位置,只聽嘎嘣一聲,鎖簧碎裂,房門吱一聲彈開。

二人一前一后邁步進入,扭頭看了一眼室內,瞬間怔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