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網 > 星痕之門 > 第三十九章 老潮人了

黃江區一棟普通住宅樓的5層臥室內,有一家三口,正溫馨地睡著。

窗戶敞開,燥熱的暖風從室外吹來,陽臺上懸掛的衣物,輕輕擺動……

樓下,一處陰暗的巷子里,一位年近七十的光屁骨老頭,賊眉鼠眼地看了一眼四周后,才抬臂,勾手。

“嗖嗖……!”

一套男性衣服,從陽臺上詭異飄飛過來,落在老頭手中。

隨后他快跑進巷子深處,急迫地穿了起來。

這人正是再次“借尸還魂”的小戰狼,他這兩天過得也很慘。由于他在蘇杭市已經偷過一具尸體了,導致二次作案的難度大幅度上升,畢竟沒有哪個醫院,愿意攤上這種官司……

親人死的時候,家屬的情緒本來就不穩定,這馬上就要火化的時候,尸體卻丟了,那誰能受得了?不給醫院揚了,那都算好的了。

這事上了新聞,讓臨近市的不少醫院都打起了精神,太平間的安保強度,也直逼金融保險庫。

再加上,小戰狼目前只能選用那些自然死亡,或者是輕重疾死亡的尸體,像那種出了車禍,遭遇斗毆,尸身被破壞嚴重,外傷極重的尸體,他是使用不了的。

這樣一來,能用的尸體范圍就很少,他也是找了好長時間,才鎖定這個區級小醫院的太平間,最終挑選了一具非常蒼老的遺體。

對于這具“老尸”,小戰狼是極其不滿意的。因為后面肯定要發生戰斗,他這一把老骨頭,那隨便來個幼兒園的小朋友踢一腳,可能腿就要折了。而且……這樣的尸體也不適合施展神異,根本扛不住。

但是,他真的沒時間再挑了,只能將就著用了。因為他的“魂體”,已經非常羸弱了。

魂體如果沒有附身在尸體上的話,它是無法適應陽間的,長時間的游蕩,最終結果就是魂飛魄散。

小戰狼是一名被困在清涼府星門中的玩家,目前的個人狀態極為特殊。他的“身體”丟了,現在只剩下魂體能活動,而且必須得成功通關后,才能把身體找回來。

這也是,他為什么要重回現實世界的原因。

要想贏,就得縝密地布局,不管是在清涼府,還是在現實世界中……

一切都是為了勝利,忍了!

小戰狼看著“自己”松弛且褶皺的皮膚,以及干巴瘦的軀干,默默的給自己打了個氣。

但是,當他準備穿褲子的時候,低頭往那里一看,頓時怒了。

很萎,幾乎是微不可查的狀態。

“抬起頭做人!抬起頭做人!!”小戰狼惡狠狠地低頭喊道。

毫無反應……

好吧,他放棄了。低頭穿上翠綠色且非常寬大的CLOT T恤,又套上了STAGE工裝褲,腳踩一雙最新款的耐克高幫運動鞋,頭上反戴棒球帽……

五分鐘后,一位干巴瘦,表情也很呆的老頭,穿著潮到爆炸的衣裝,非常自信地走出了巷子。

“啪!”

路燈下,小戰狼帥氣地打了個指響。

“東邊……我在東邊……。”

微弱的聲音響起,像是有一個女鬼,正趴在自己的耳邊低語。

他停頓了一下,邁步向東邊走去。

鈴鐺會成員的藏身處,那個聰明的女玩家坐在床上,擺手喊道:“我真的感覺很不舒服,你先把舌頭拿下去,拿下去……!”

……

日月輪換,一眨眼,時間便來到了第二日的傍晚。

任也蹲在一處天臺的雨搭下方,淡定地吃著零食,表情依舊平靜,沉穩。

蹲坑這種事兒,以前在職的時候沒少干,這也培養了他良好的耐性。越急就越要穩,從昨天到現在,他總共更換了三個盯梢地點,并且抽空下樓買了點吃的。

這樣做,主要是為了躲避鈴鐺會的玩家。據牛頭梗交代,賀先生是派了兩個玩家盯著李峰的,他們應該也藏匿在這兒附近。

“咔嚓!”

一聲驚雷響,憋了將近兩天的大暴雨,終于登錄滬市。

霎時間,整座城市都被白色的霧氣包裹,天空陰云密布,街道上的行人漸漸消失。

任也蜷縮在雨搭內,順著墻壁往樓下看了一眼,隨即瞳孔收縮。

李峰穿著一套老舊的運動衣,背著一個小書包,正站在超市門內四處張望。他好像叫了快車,正在等待。

“刷!”

任也毫不猶豫地起身,急匆匆收拾了一下垃圾后,便來到了樓下。

他剛剛所在的天臺樓下,是一間很小的商場,此刻門口站著不少人避雨。

“讓一下……!”

任也推開人群,正準備出去找一輛共享電動車時,突然感覺自己手掌變得濕漉漉的。

抬頭一看,一位送餐小哥穿著雨衣,正站在室外抽煙呢。

他眼神一亮,拉著小哥的手臂喊道:“兄弟,你過來一下。”

“干什么?”送餐小哥挑了挑眉。

“摩托車和雨衣賣嗎?”任也笑著問。

“神經病,賣了拿什么吃飯?”送餐小哥翻了翻白眼。

“四千。”

“瑪德,不干了,來,交錢!”送餐小哥愣了一下后,見任也真拿出錢了,立馬就交出了鑰匙。

十分鐘后。

李峰上了一輛普通的快車,而任也則是騎著一輛非常破舊的小摩托車,穿著雨衣跟在了后面。

……

鈴鐺會藏身處。

同仁路的瘸子坐在沙發上,抽著雪茄,拿著范兒地說道:“老尹死了,但詐騙商會那個女瘋批,好像連我也不準備放過。幸虧我躲了,不然昨晚她就會動手。”

賀先生皺了皺眉頭:“這就怪了,我之前推測過,是我們動了她的獵物——任也,才會導致她這么憤怒。可現在看……這女人連你都想殺,那就不能單純用利益的角度去解釋了。”

“是很奇怪。”瘸子緩緩點頭:“感覺一件簡單的事兒,變得非常復雜了。”

話到這里,二人沉默。

“滴玲玲!”

一陣電話鈴聲響徹,賀先生慢悠悠地接起:“喂,小不點?”

“先生,這個宅男作家動了。”小不點在電話中回道:“走之前,他就是給任大國打的電話,我聽見了。”

“有說地點嘛?”

“沒有,他就讓任大國給自己發了個定位。”

“有異常嘛?”賀先生又問。

“沒有,目前沒有發現任何玩家在附近。”小不點肯定地回。

“好,我知道了。”賀先生掛斷手機,挑起迷人的丹鳳眼,沖著瘸子說道:“……一場好戲開場了。”

瘸子拄著拐杖起身,伸出手掌問道:“需要我們幫忙嘛?我可以叫一些玩家和你一塊去。”

“不,有的時候人多反而麻煩,消息也更容易走漏。”賀先生與對方握手:“我之前讓老尹查的那兩個外地人,也很關鍵。”

“我來負責。”

“再次感謝。”賀先生鄭重回道。

瘸子看著他,雙眼放光,一語雙關地應道:“誰都不知道那一天會不會來,但我們都在等待著……。”

“當然!”

二人結束溝通,賀先生帶著四名銅鈴成員離開。

臨上車的時候,賀先生扭頭沖著六人吩咐道:“你們先去跟小不點匯合,我單獨走,有點事情要辦。”

“好。”四人點頭。

五分鐘后,賀先生自己一個人坐在了快車上,輕聲沖著司機問道:“是去民黃路的那個戲院嘛?”

“對。”司機點頭,踩著油門離去。

賀先生坐在后座上,非常優雅地從西服懷兜內掏出了一張信封,低頭看了一眼。

這個信封里裝的是,之前從小戰狼那里買過來的“靖國長公主墓”信息。這線索很重要,也是他在滬市的主要收獲之一。雖然這個信息的內容,已經從網上傳給郭采兒和邢濤了,但他還是要貼身保管,后續交給上層組織。

……

暴雨傾盆,但路上依舊擁堵。

任也騎著摩托車,尾隨著李峰行駛了大概近半小時后,突然感覺周邊的環境有點熟悉。

自己好像來過這里啊?!

任也內心升起了一丟丟的疑惑,再次通過兩個綠燈后,周圍的熟悉感更加強烈了。

直到……他看見李峰的車停在一個胡同時,心里才豁然開朗。

臥槽,這個地方不就是那天晚上,他尾隨老爹來過的郊區嘛?李峰進入的那個胡同,往前走幾百米,就是個大排檔啊。

當時,編輯老徐和老爹還在那里吃過飯啊。

這……這太奇怪了,李峰為什么會回到這兒呢?

老爹明明是在這里消失的啊。

任也渾身莫名泛起了白毛汗,他立馬找個地方停下了摩托車,然后憑借記憶,從另外一個胡同口鉆了進去。

迎著暴雨,任也猛跑了兩三分鐘后,才來到了一棟公寓樓下。

沒過多久,李峰撐著個傘,從另外一頭走了過來。

啊?

任也躲在暗處,親眼看到李峰走進了老爹消失的那座公寓樓內。

為什么他會來這兒,為什么他進了這棟公寓呢?

任也徹底麻了,腦中一點頭緒都沒有。

“咔嚓!”

一聲驚雷響,任也的思緒被拉回。再次抬頭,他看見一個梳著嬰兒式沖天辮的侏儒男子,也在不遠處呆呆地望著公寓樓。

“刷!”

任也轉身消失。

……

還是那棟公寓樓內。

還是一樣格局的房間內。

任大國依舊趴在餐桌旁,像個黑奴一樣,瘋狂敲打著鍵盤:“快了,終于見到頭了,馬上寫完交稿!”

對面的椅子上,老徐摳著腳丫子:“你從來不帶同行見我,為什么這次會叫個人來?”

任大國彈了彈煙灰:“我之前免費給了李峰一個開頭,但具體的劇情我忘了,他昨天翻了好久才把稿子找到,送一趟就回去了。”

老徐喝著可樂,點了點頭。

“哦,對了,你倆不許留聯系方式哈,尊重我一下。”任大國非常耿直地提醒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