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網 > 星痕之門 > 第四十五章 誰在隱藏氣味

車上。

任大國聽著黃維的喝問,表情非常迷茫:“什么玩家?哪個游戲的玩家?”

黃維目光深邃,嘴角掛著玩味的笑意:“呵,沒事兒,等一會回去再說吧。”

任大國一臉費解,扭頭看了一眼兒子:“你們怎么來了,老徐和李峰呢?”

任也瞧著老爹的眼神也怪怪的,只含糊著解釋道:“他們沒事兒,有警方在照顧,我們先去……單位。”

“不是,到底怎么回事兒啊?我在房間里……突然就昏迷了,這些人都是誰啊?”任大國像是徹底回過了神,不停地追問任也,而后者只是含糊著應對。

……

過了一小會,車隊返回蓮湖路88號。

黃維一手捂著傷口,一邊沖著青輔區的骨干吩咐道:“顧念負責審訊那兩名被抓的鈴鐺會成員,我要六個小時內……哦不,最多三個小時內,就看見他們完整的口供。”

“沒問題。”顧念緩緩點頭。

此次綁架任大國的案件中,鈴鐺會共出動了七名玩家。其中賀先生帶著小侏儒跑了,而囚女,掠奪系玩家,以及那名氣功師,則是被當場擊殺,所以最終被成功抓捕的,就只有兩人。

不過,有這倆人在手里,就已經夠往下查的了。

顧念回應一聲,便帶著犯罪玩家離開。黃維邁步上了臺階,扭頭又沖許鵬問道:“我們傷了幾個人?”

“輕傷四個,重傷一個。”許鵬皺眉回道:“老嚴在抓捕那個小侏儒的時候,被毒蟲鉆進了體內……情況有點不太妙。從現場離開的時候,我已經讓人把他送往黃江區的醫務室了,那邊的光明系玩家多一些。”

黃維聽到這話,不自覺地咬了咬牙:“追蹤一下老嚴的情況,如果黃江解決不了……馬上申請送他去京都總部。”

“我知道。”許鵬緩緩點頭。

守歲人無疑是一份非常危險的工作,成員玩家不但要經歷星門的生死考驗,而且還要在現實中與擁有神異的犯罪玩家對抗。犧牲率……甚至高于緝毒警。

不過這也沒辦法,任何年代的穩定,都是有一批又一批的人,在你看不見的地方做出了讓步和犧牲。

黃維簡單處理了一下后續工作后,就來到了醫務室,并且在許鵬的幫助下,控制住了自己的傷勢。

腰間纏上紗布,又在許鵬那里賒了一顆藥丸吃下,黃維這才擺手沖著任也喊道:“來,你來!”

任也邁步走進室內,目光非常謹慎地看著他:“我感覺到了,你要搞我爸。”

黃維怔了一下:“你不覺得這事兒很蹊蹺嘛?”

“確實蹊蹺。”任也思考了一下:“所以,我同意你搞他。”

“那就搞。”黃維抬腳走到他身邊,趴在任也耳邊說道:“不瞞你說,咱們單位有一個法術系的玩家,他的一階段稱謂叫說謊者……也可以測謊。就在半個小時前,他剛剛結束完星門任務……你懂吧?”

“搞他。”任也重重地點頭。

“哦,對了。”黃維突然想起來:“現場找到一個信封,是許鵬交給我的。我粗略看了一眼內容,竟然跟清涼府星門中的前朝公主墓有關,這個一會給你……。”

“好,先搞他。”任也想要弄老爹的執念很深。

二人狼狽為奸地對視了一眼后,便邁步走出醫務室。

……

十分鐘后。

任也將老爹從另外一個醫務室帶出:“一會呢,有專人會問你話,你如實回答就行了。但千萬記住,不能撒謊……。”

“到底怎么了?!”老爹的表情不再木訥,而是充斥著焦急和擔憂:“這是什么地方啊?我看也不像是正規警務單位啊!你到底在和什么人接觸啊?還有……那個傻頭傻腦的黃警官,為什么會問我是不是玩家?你是知道的……除了Steam上的小黃油以外,我是不玩其它游戲的。”

任也停頓了一下,張口就來:“這里是青輔區的大案六隊,直接由市局領導。具體的你別問了,先配合一下錄口供,剩下的……我回頭跟你解釋。”

二人說話時,就已經來到了一間普通的問詢室門口,任也推開門,沖他擺了擺手:“去,進去吧。”

老爹看著屋內的鐵椅子,以及各種坦白從寬的標語,明顯有些發虛:“這怎么弄的我跟罪犯似的……!”

“正常流程,去吧。”任也看著他,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又趴在老爹耳邊叮囑道:“那些……樸的事兒不用說……我丟不起那個人。”

老爹一怔,頓時正氣凜然地回道:“就老徐自己叫了,我沒有……我一直干活來著。”

“行了,去吧!”任也將其推進后,就一溜煙地跑進了監控室,跟黃維一塊站在了監控旁。

……

問詢室,老爹坐在椅子上,眼神有些害怕地看向了對面的青年。

那人大概二十歲左右,長得眉清目秀的,看著很干凈。他就是黃維口中的一階說謊者,這剛出星門,就被叫了過來。

“任先生,您別緊張哈,我就是簡單了解一下情況。”青年笑吟吟地瞧著老爹,表情非常具有親和力:“您能敘述一下,這幾天的經歷嘛?就從……您去了那個公寓開始,不要忽略細節,可以說慢點。”

老爹臉色嚴肅,皺眉思考了許久后,才輕聲說道:“我沒有什么特別的經歷啊。我最近在幫一個編輯趕私活,是個古風穿越類的網文開篇……到了那個公寓后,我倆就一直沒出去……干活,吃飯,都在房間內。”

“根據我們掌握的情況來看,你們之前住的是601室啊,為什么又突然出現在了501?”青年盯著老爹的眼睛,并試著散發了某種特別的感知能力。

老爹沒有絲毫停頓:“哦,是這樣的。老徐之前手里有點閑錢,一直想搞個寫稿的工作室,所以就在那棟樓里連買了三套房。本來是打算給槍手住的,但后來……行業不景氣,他就沒做,可房子一直在啊。不光601是他的,501,1101,也都是他的。我們換房間……是因為601的空調壞了,很熱……所以才下樓去了501。”

“這中間,你們有離開過嘛?”

“沒有離開啊,”老爹搖頭:“吃飯什么的都在房間內啊。”

“你為什么突然叫李峰去公寓樓?”

“我在他那里放了一個老稿子,但李峰一直沒用,我覺得里面的內容有助于我修改這次的古風稿,所以就叫他送一下。”老爹臉色認真地回道。

青年皺了皺眉:“那你這幾天,有沒有感覺自己的一些經歷,有些不正常?什么都可以說……。”

“沒有啊。這幾天我們真的都是在工作,平常也沒什么業余活動,討論完就睡覺,哪有什么不正常?”老爹看著他,突然很急迫地反問:“到底怎么了?我兒子在跟你們做什么?我為什么會昏迷?!”

“你兒子任也在幫助我們偵破一起案件,你昏迷,是因為犯罪分子想要報復任也,提前在你們的飲用水里放了迷藥。”青年手指敲著桌面回道:“不過,你不用擔心……這伙人已經被抓住了,任也目前也沒什么危險。”

……

監控室內。

黃維和任也聽完老爹的回答后,全部沉默了。

按照他給出的敘述來看,確實可以解釋,為什么他和老徐會突然消失在了公寓樓內。

倆人是因為空調壞了,所以才下的樓,這個過程一定是短暫的,且沒有外出,所以守歲人沒看見他們是正常的……

但不正常的是,守歲人中有善于追蹤的玩家,他曾經感知過老爹和老徐留下的氣味,可這種氣味卻在樓梯間的垃圾桶旁邊斷掉了。

還有,老爹和老徐失蹤后,守歲人是將整棟樓都翻了一遍的,足足動用了十幾個人感知普通人的存在,但依舊沒有在501室外,發現這倆人。

這太不正常了,擁有神異的守歲人,怎么可能察覺不到二人的存在?!

這也是為什么,剛剛在車上任也和黃維,都會懷疑老爹是玩家的原因,所以才會對其問話。

不過現在來看,老爹給出的說法是,自己完全不清楚外面發生了什么,只悶頭在房間內干了數天活兒。

“你怎么看?”黃維扭頭瞧向了任也。

“等說謊者回來吧。”任也坐在椅子上,目光有些迷茫。

大概過了半個小時后,說謊者邁步來到了監控室,話語直接地說道:“我的感知告訴我……他剛才的話,沒有一個字是在撒謊。”

黃維聽到這話,眉頭輕鎖:“那是我們猜錯了?多疑了?!”

這位說謊者的戰斗能力一般,但對于謊話的感知能力,卻是非常變態的。他能通過一個人的情緒,細微動作,以及目標說謊時身體散發的氣息,來判斷對方是不是在撒謊。

并且,他在青輔區當了三年守歲人,從來沒有出錯過。

也就是說,他的判斷不會出錯。

那是怎么回事兒呢?

黃維看向了任也:“他沒有說謊,為什么我們的人,卻沒有在樓內感知到他?”

“說實話,我曾經也懷疑過老爹是玩家。”任也起身:“那天晚上,我叫你們去公寓樓附近,就是為了證實這一點。但我用魅惑神異測了一下……他和老徐都不是。”

就在這時,旁邊的說謊者突然插了一句:“我覺得你們的思路錯了。按照我剛才了解到的情況來看……此次事件中還有兩個神秘人,一個是詐騙商會的狩獵人,一個是無法確定身份的魂體。這倆人都曾有意無意地幫助過咱們,或者說是任也……所以,有沒有可能是他們提前到了公寓樓,并且抹去了任大國和徐編輯的氣味……也屏蔽了我們守歲人的感知?畢竟……這倆人表現出的能力都很強,至少都是二階,他們應該能做到。”

黃維聽到這話,眼神一亮:“那他們這么做的目的,就應該是……。”

“如果我們提前找到了任大國,那肯定就把他帶回單位了,給與最嚴密的安全保護。”任也迅速接了一句:“但這樣一來,我、我妹、我爸,都在守歲人單位中……鈴鐺會那些人完全沒有了可以進攻的點,估計也就不會再出手了。”

“所以,這倆人藏你老爹的目的,很可能是要引鈴鐺會出手,從而一網打盡?”黃維補了后半句:“這樣說得通,破案了,破案了……!”

任也邁步在室內走了一圈:“那……那倆人究竟是誰呢?是敵是友呢?”

“滴玲玲!”

話音剛落,黃維手機響起,他看了一眼號碼,立馬接起:“喂?!”

“我在高鐵站接閆總呢,他對你私自默許任也單干這事非常憤怒……你一會趕緊來寵物樂園。”滬市總部的人,語速極快地說道。

……

京都,一處電子地圖上找不到的古樸小院內,有四個人坐在石桌旁邊正在喝茶。

“……消息傳來了,任也沒事兒。”一名穿著綠蘿裙的美麗婦人,端起茶杯說道。

“任也沒事兒,滬市要有事兒了。”對面一位老頭,淡淡地說道:“閆多多本就是帶著刀走馬上任的,他剛到那里,就進行了兩輪嚴格的內部整頓……足以見其手腕。這次鈴鐺會要動任也……同仁路卻跳出了這么多阿貓阿狗的幫忙……呵呵,我覺得他是不會善罷甘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