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網 > 星痕之門 > 第四十七章 我答應你了嗎?

第47章

多多寵物樂園正門。

閆總穿著一套修身的西裝,褲線筆直,皮鞋在燈光下泛著幽亮的光芒,舉手投足間,氣質優雅而又內斂。

他嘴角掛著微笑,邁步走下臺階,沖著正門右側的停車場擺了擺手。

一臺普通的商務車彈開車門,一名四十多歲的中年走了下來。此人生的一張國字臉,濃眉大眼,看著一身正氣。

這人姓周,是南方神異仲裁庭,司法訴訟部的一名官員,平時與守歲人來往密切,但與閆多多算不上熟絡,因為后者也是近期才調過來的。

普通人犯罪了,會有相關的執法單位,訴訟單位,以及法院審理。

同樣,星門玩家犯罪了,也需要有專業的相關部門進行處理。守歲人負責抓捕和管控,而神異仲裁庭,就是審判他們的部門。

不過,神異仲裁庭并不是官方組織完全“領導”的單位,而是由86個玩家組織共同成立的單位。

這樣做的原因也很簡單,那就是官方組織,目前是無法控制所有玩家的,只能通過平衡各個玩家勢力,共同制定規則,從而讓現實社會不受到影響。

這與世界格局有點像,當某種力量達到了破壞規則,可以傷害他人的程度,那大家就只能商量著來,不管這種力量是軍事上的,還是經濟上的……

老周下了車,笑吟吟地沖閆多多擺手:“挺久沒見了,聽說你去京都了?”

“嗯,去匯報工作。”閆多多沖他點了點頭:“上我車吧。”

“好。”

老周應了一聲,邁步就上了閆多多的車,并與他一同坐在了后座。

車上除了二人外,就只剩下一個司機,像陳瀚年這樣的副手,都沒有跟上來。

“走吧。”閆多多坐在寬敞的車內,翹著二郎腿,沖司機吩咐了一句。

車輛緩緩離開單位,老周插著手,笑問道:“你這是要去哪兒啊?”

“剛下高鐵,單位就一大堆的麻煩事等著我處理,我去分區單位看看。”閆多多扭頭看向他:“哎,你今天怎么想起來我這兒了?”

老周臉上露出難為情的笑意:“求你來了唄。”

“求我什么?”

“還能是什么?鈴鐺會的案子唄。”老周嘆息一聲:“事情我聽說了,你們在市郊公寓樓和這幫雜碎發生了沖突,最終還抓了倆人。”

“對。”閆多多沒有否認,只輕聲問道:“呵呵,你來,不會是替鈴鐺會要人吧?呵呵。”

“我巴不得他們全死干凈呢。”老周瞧著閆多多:“我是為了后面的事兒。”

“什么事兒?”閆多多臉上掛著笑容,眼神中依舊充斥著不解。

“哎呀!”

老周一拍大腿,像是下了很大決心:“咱不繞了,直說吧。你的人沒事兒,罪犯也抓到了,同仁路的血戰到底棋牌室,也死了一窩……那后面的人,能不能先放緩,暫時不要動?”

閆多多插著手,目光平靜地看著他:“你的意思是,在這次事件里,那些幫助過鈴鐺會的組織和個人,我都不能動?!”

\"下面的人,你該怎么打就怎么打,但路邊狗的那個負責人……就先不動了吧。\"老周把話挑明:“就是瘸子。”

“為什么保他呢?”閆多多依舊沒有任何情緒波動,只討論似的問道。

“呼!”

老周松了松領口:“仲裁庭的風險委員會,緊急研究了一下。瘸子在同仁路的影響力,你是清楚的,而且他是路邊狗在滬市的負責人。硬搞他……產生社會事件的概率非常大。再直白一點說,你動了他,路邊狗如果有組織的報復普通社會,那就不是死幾個人那么簡單了,很可能造成區域動蕩。”

“嗯,你的意思我理解了。”閆多多緩緩點了點頭:“風險委員會的擔憂,我也明白。那你們的意思是,我們怎么辦,才比較合適呢?”

“不動瘸子的話,我們可以在別的地方找補一下。”老周思考再三,很認真地回道:“讓瘸子自己想辦法,把賀先生交出來。這樣你能完美結案,咱仇也報了。最重要的是穩定……不會搞起摩擦。”

“你的這個承諾,可以落實到紙面上嗎?”閆多多似乎也在權衡利弊,但問出的話,卻顯得非常幼稚,幼稚到完全不符合他的身份。

“呵呵!”

老周無奈一笑:“這種事兒,怎么落實到紙面啊。不過我可以親自盯。我保證,最多一個月內,賀先生肯定被送回滬市審判。”

“滴玲玲!”

話到這里,閆多多還沒等回應,兜里的電話就響了起來。

……

蓮湖路88號。

任也快步離開宿舍樓,走到了前廳的辦案區,沖著忙碌的老黃問道:“又怎么了?”

“有任務,你一塊去。”黃維抬頭看了他一眼:“做好戰斗準備。”

任也一聽這話,扭頭看了一眼大廳內外,見到周圍全是來回走動的守歲人,而且不少都穿上了正式制服:“什么任務啊?場面好像很大的樣子……。”

“報仇!給你報仇!!”黃維是不放過任何一個洗腦的機會,他很鄭重地看著任也:“雖然你還不是正式的組織成員,但只要進了這個門,就沒有人可以輕易地傷害你,而不用付出任何代價……。”

“呵。”

任也嘲諷的一笑:“賀先生在公寓樓,差點把我蛋都掐碎了,你現在跟我說這個,你覺得我會熱血不?”

“就是真掐碎了,組織也會想辦法為你粘上。”黃維笑著將手放在了他的肩膀上:“我也不知道,你會不會熱血……但今晚滬市的星門,只為你一個人而亮。”

任也有一種不明覺厲的感覺,雖然知道他是在給自己洗腦,但還是點了點頭:“那走吧,我看看怎么個亮法。”

“集合,快!”

黃維扭頭呼喊:“黃江來的也一塊上車,不用分組。三分鐘后,全部出發。”

……

燈光明亮的街道上,普通的商務轎車,正在緩緩而行。

閆多多坐在車里,不停地擺弄著手機,回著信息。

“……小閆,你覺得,我們這個提議怎么樣?”老周等了一下后,才輕聲詢問。

“你都這么說了,那我能怎么辦?”閆多多扭頭看了他一眼:“我要不同意,那不就是沒有大局觀嘛,不就是一心想破壞穩定嘛!”

“刷!”

老周一聽這話,立馬豎起了大拇指:“這就是滬市第一星官的格局。我還是那句話,姓賀的肯定跑不掉,最多一個月……我保證讓他上庭接受審判。”

“嗯。”

閆多多微微點頭,繼續擺弄著手機。

老周瞄了他一眼,有些沒話找話地說道:“唉,屁股決定腦袋,在我們的位置,很多事情都不太好處理。就拿我來說吧,上個月剛看了一個案例,一個玩家,臨時見色起意,強暴了一對母女,小孩才十二歲,而且這個玩家還TM是咱秩序陣營的……上庭后直接判死。執行當天,他在外面的一個混亂陣營的朋友,為了報復,在市郊殺了十二個人。當地的守歲人剛要抓,他直接逃進了星門里,到現在都沒有消息。”

“這事兒我也知道。”閆多多點了點頭。

“一個案子,搞得普通司法單位很憤怒,在向我們問責;神異仲裁庭這邊的風險委員會,也有人不滿,說強暴這事罪不至死,是我們的過度審判,導致了十二名普通人死亡……反正大家都不太滿意。”老周略有些疲憊:“唉,有些話只能咱們私下說。這一個普通人,在沒成為玩家之前,很可能就是社會里的最底層人員,他們過去的生活不如意,壓抑,在突然擁有神異能力后……其行為和思維都會產生巨變。他們覺得自己是有能力破壞規則,破壞法治的……。”

閆多多擺弄著手機,淡淡地回道:“我同意你的部分觀點,突兀而來的神異能力,確實會產生諸多問題。但我覺得,不停地規避問題,不是解決之道。而且,不見得社會底層出身的玩家,就一定是壞逼。我的家庭就很一般,但我不貪污,不腐敗,我熱愛守歲人這三個字,并且一直以此為榮。”

老周怔了一下:“你是被守歲人重點培養的年輕干部,當然很正。”

“吱嘎!”

就在這時,汽車突然停在了路邊,老周扭頭一看卻發現,自己已經來到了進入同仁路的十字路口。

他有些疑惑,笑著看向閆多多問道:“正好到這兒了,我們下去喝一杯?”

閆多多拿著手機,靜靜地看著他:“我來這兒,不是喝酒的,是要抓人的。如果不順利,我還要殺人……。”

這話已經很直白了,讓老周當場愣住。

“你在這里等著吧,事情結束,我請你喝酒。”閆多多笑了笑,伸手便要推開車門。

老周回過神來,立馬皺眉問道:“你什么意思啊?”

“我來抓瘸子。”閆多多直言回道。

“不是,剛才我們不都聊完了嘛?!”老周不可置信地問道:“你搞這出是什么意思啊?打我臉?!”

閆多多依舊平靜地看著他:“你仔細想想,剛才我有答應你任何提議嘛?”

老周懵逼。

“我帶你來,就是想告訴你,守歲人這份職業不好干。進星門,可能會死;抓捕罪犯時,也可能會死。一不小心遭受到了什么詭秘的神異攻擊,可能連救治的辦法都找不到。”閆多多緩緩推開車門,聲音里沒有激動,也沒有慷慨激昂,只輕輕說道:“穩定不是你們談出來的,也不是平衡出來的,而是我們這群守歲人用命換來的。我的原則就一個,任何玩家或組織,但凡敢在守歲人面前展現神異,暴力抗法,那我一定弄他。”

說完,他躲避著車門下的水坑,優雅地走下車,緩緩看向同仁路。

“刷!”

老周從車內探出上半身,非常激動地喝問道:“同仁路有多少混亂陣營的玩家?瘸子有多少朋友?!你今晚硬弄他,后果你想過嘛?整個城市都可能因為你的意氣用事,而陷入混亂……他們是瘋批,你明白嘛?!”

閆多多背對著明月,背對著老周,抻了個懶腰,語氣平淡地問道:“你聽過,我們偉人曾經說過的一句話嗎?”

“飛起玉龍三百萬,鎮壓諸天邪祟。”

“今夜敢亂,我就敢讓滬市的街頭再無路邊狗!”

說完,閆多多掏出褲兜內的耳機,緩緩塞入耳朵里,輕聲說道:“今夜全市值夜的守歲人,同仁路進出兩口集結。讓那個敢單干的任也來找我,就現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