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網 > 星痕之門 > 第五十一章 這個會做生意的女人

同仁路事件結束后,青輔區的守歲人,終于不用再加班了。

由于案件牽扯巨大,并且鬧出了不小的動靜,區一級的守歲人單位,很難處理后續的工作,所以,老黃直接把罪犯玩家和卷宗,一并交到滬市總部,剩下的就不管了。

當晚,任也回到單位后,只粗略與老爹,還有妹妹交流了一下后,就沉沉睡去。

他最近太累了,不管是在星門中,還是在現實世界中,他的覺幾乎都是論周睡的,躺在床上的時候,有一種強烈的猝死感。

……

什么都沒想,撅著屁股睡到了中午,任也才幽幽地醒來。

稍稍洗漱一下,任也撥通了老爹和妹妹的電話,原本想約他們一塊吃個飯,但沒曾想,這倆人已經回家了。

不過也好,這單位就沒一個正常人,賣藥的,養毒物的,神經質的……一抓一大把,老爹和妹妹長期待在這兒,難保不會發現端倪。

至于安全問題,應該是有極大保證的。畢竟鈴鐺會來滬市的人都已經被團滅了,而經歷了昨晚的事件后,同仁路也安靜了。

再加上,守歲人方面極其重視安保問題,所以不論是在單位,還是在外面,安全系數都是不會減弱。

電話中,老爹讓任也這兩天回家吃頓“壓驚飯”,而后者也一口答應了下來。截止目前,他距離再次進入星門,已經只剩下三十多個小時了。

這一次,他想回家聚聚,也想和兩位至親好好吃一頓飯。

中午,任也在守歲人食堂簡單對付了一口,隨即就來到了一樓辦公區,等待著黃維的召喚。

不過令他沒想到的是,剛進一門,他就看見顧念坐在工位上,左手托腮,雙眸很專注地盯著電腦屏幕,正在低聲叨咕著。

今天顧念穿了一條超短褲,兩條大長腿交疊而坐,白皙的皮膚晶瑩透亮,吹彈可破。她盤著一頭秀發,靜止的模樣有些嬌憨,鼓漲的胸脯挺立,幾乎能完整地壓在桌子上……

“好球!”

任也忍不住贊嘆了一句。

“嗯?”

顧念扭頭看向他,黛眉輕皺。

“昨晚紅魔踢了一場好球啊。”任也略有些尷尬地補充了一句,沖她擺了擺:“中午好哇,魔術師。”

“中午好。”

顧念憨憨地點頭后,便收回目光。

任也彎腰坐在旁邊空置的工作位上,順手掏出了電話,低頭擺弄了起來。

沒多一會,顧念小手托腮,再次碎碎念了起來:“房貸12000,買鞋子900,買藥3200,電話費,伙食費……哇靠,明天又要交物業費,還要買姨媽巾……天吶,殺了我吧,這月又是負數。”

任也聽到她的話,目光露出了一絲詫異。他從許鵬那里得知,守歲人的工資待遇是不錯的,既有現金,也有星源補助,但聽顧念話里的意思,她好像過得很窘迫啊。

呵,這肯定又是個熱愛虛榮和攀比的女人。

任也偷偷瞄了她一眼,卻見到對方穿著的衣服,也很普通啊,都是那種砍一刀打對折,非常便宜的那種。

“踏踏!”

正在這時,青輔區的買賣人許鵬,邁步走了進來,并且順手在私人冰箱中拿出了一瓶飲料:“念,我喝你一瓶水昂!”

“六塊。”顧念頭都沒回。

“……不是吧,我們昨晚剛剛并肩戰斗過。”許鵬站在了她的身后:“請我喝一瓶又能咋?”

“六塊。”

“要不我用藥丸跟你換吧?”許鵬試探著問。

“……你信不信我舉報你?!”顧念回過頭,不容置疑地命令道:“轉賬,快點。”

“行行!”

許鵬無奈地點了點頭,還真就在手機上給對方轉了六塊錢。

這一幕都把任也看呆了。他最開始以為這倆人就是在開玩笑,但沒想到顧念還真收了對方六塊錢。

我靠,這姑娘也太摳了吧?!到底懂不懂辦公室里的人情世故啊,人家賣假藥的可是個“神醫”啊,以后倒了不扶你,怎么辦?

“謝謝惠顧。”顧念收到錢后,美滋滋地說了一句。

“不客氣。”許鵬順嘴回了一句,彎腰坐在任也旁邊:“你在等頭兒啊?”

就在這時,顧念鬼魅一般地探過頭,沖著任也問道:“總部答應給你分房了吧?還要解決你爸爸的醫療保障問題?”

“哦,閆總主動提的,我還沒答應呢。”任也翹著二郎腿,吹牛皮似的回道:“這事兒有待商榷。”

聽到這話,顧念磨了磨銀牙,氣得捶胸頓足:“不公平!就很不公平!為什么我沒有這種待遇?我在星門里,那也是要拼命的呀!”

“這不一樣,任也屬于是半路出家,以普通人的身份進入星門,危險系數比我們大多了。”許鵬表情呆呼呼地說道:“說實話,只要頭兒讓我賣藥,我是很滿足的。”

顧念翻了翻白眼,沒再搭理他,只突然沖著任也問道:“……喂,親愛的戰友,你有星源嘛?”

任也突然一怔:“干嘛?”

“我有兩張自己畫的魔術符,你要買不?”顧念似乎比許鵬要做買賣的執念還深:“一張可以施展火球術,一張可以變出信鴿,充當斥候的作用,很炫酷的,你要不?”

這場交易來得太突然了,任也有些懵。

“老板,你目前沒有職業傳承,這行走江湖,要有一技傍身呀。”顧念抬臂間,兩張魔術符已經出現在了她手里:“來兩張,買不了吃虧,買不了上當。”

“拉倒吧……!”許鵬嗤之以鼻地指著魔術符:“買它,都不如在我這兒買點毒藥。這東西花里胡哨的沒什么用,你就買我那種全家暴斃的劇毒,瞅準機會投下去,一窩保管躺得整整齊齊。”

“哎,你找打是不?”顧念瞪著大眼睛看向許鵬:“有沒有先來后到的覺悟?”

任也看著一唱一和的二人,眨眼問道:“你倆是不是覺得我缺心眼啊?什么都不懂,可好騙了?”

“沒有,沒有,我主要是替你的安全考慮……。”顧念擺手。

任也思考了一下,指著兩張魔術符問道:“那你想賣多少星源啊?”

“最多一塊兩張,最多了!”許鵬急不可耐地勸了一句。

姑娘思考一下:“算了,一塊一張吧。”

“行,那我來兩張。”任也像是下了好大決心一樣,抬臂時,手里已經多了兩塊星源。

這些意外財產都是他從牛頭梗身上搶來的,而且人家顧念這幾天保護妹妹,沒少遭罪,所以他決定照顧一下對方的生意。

交易順利完成,任也的意識空間內多出了兩張魔術符。他在想,這東西也不知道能不能帶進清涼府星門。

顧念美滋滋地接過兩塊源后,俏皮地站起身,做了一個魔術師的退場禮動作:“謝謝老板。”

“不用謝了,我拿瓶水喝。”任也笑著回道。

“老板給六塊,謝謝。”顧念一雙小手交疊地放在身前,俏臉滿是微笑地回道。

“大哥,兩塊源啊,我喝瓶水都不行嘛?!”任也驚了。

“六塊,謝謝。”顧念依舊微笑。

“太摳了沒朋友!”

“從小窮慣了,您見笑。”顧念抱拳行禮。

“靠!”

任也從來沒有見過這么摳的人,他在離開辦公區時,特意沖許鵬問道:“她……她一直都是這個性格嘛?”

“……唉,慢慢你就知道她家里的情況了。”許鵬搖頭嘆息,很押韻地說道:“她把微笑都留給了單位,所以我愿意在她那里消費。”

……

下午,任也跟隨著黃維,一塊來到了多多的寵物樂園。

進了閆多多的辦公室,三人寒暄完畢后,便各自落座。

閆多多穿著一套白色的小西裝,翹著二郎腿,臉上露出一副我是花美男的傲嬌表情:“任也,你還有多久進入星門?”

“明晚八點進。”任也看了一眼表:“現在還有……差不多三十個小時。”

“嗯。”閆多多若有所思地點頭。

任也搓了搓手掌,突然想到了一件重要的事兒:“哦,對了,閆總,我這次是可以帶另外一人進入的,咱們單位選好了嘛?”

“這個一會再說。”閆多多擺了擺手,臉色認真地問道:“我看了你的星門內容報告,你多次提到,在清涼府星門中,有一個疑似玩家的存在,而且對你沒有惡意?”

任也愣了一下:“對,是我的愛妃。我懷疑她是玩家,不過沒什么證據……。”

黃維聽到這里,立馬插了一句:“不過按照任也的敘述內容來看,他能在靜心殿成功擊殺徐老道的力身,是因為復刻了王妃的大招,那這王妃的戰斗力有點過于強悍了。如果是玩家的話,我覺得這有違星門的平衡機制。”

“不不,你沒注意一個細節。”任也擺手:“王妃親口跟我說過,她教給我的那個聚魂之術,她自己暫時是用不了的。我問她是什么原因……她回答得很籠統,只說是星門的一種壓制。”

“那為什么你能用?”黃維不解。

任也如實回應道:“御筆的能力,是可以復刻出現在此星門中的一切神異,但不代表,我能把這種能力發揮到最強。簡單來講,我只是學了皮毛,你懂嗎?”

閆多多一點就透:“王妃自己用不了,是因為她若使用這種禁術……會強到被星門壓制。而你不一樣,你只是學到了她三成,甚至可能不到一成的功力?”

“對,就是這個意思。”任也點頭。

“那就奇怪了。”閆多多的表情竟然有些震驚:“如果她是玩家,那根本不可能這么強。清涼府星門的邀請機制已經非常清晰了,它只邀請普通人,或是一階的無序傳承玩家……簡單來講,這就是一個潛力無限的一階星門。可你要說,王妃不是玩家……任也的直覺又很強烈。”

任也思考再三:“您的意思是?”

“你這次進去的首要目標,就是試探出王妃的身份。”閆多多皺眉看向她:“我有預感,爭取到她,你贏的概率會大很多。”

……

清涼府星門中。

蓮兒來到王妃寢宮,輕聲沖婢女雪兒說道:“請姐姐通稟一聲,我有要事要見王妃殿下。”

“抱歉,殿下已經離開數日了……。”雪兒微笑著搖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