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網 > 星痕之門 > 第五十三章 新隊友

餐廳內唐風一句話,令全家都沉默了。

年僅八歲的弟弟,目光靈動地看了一眼父母,弱弱地問道:“大鍋,裝什么逼,需要十五萬塊?”

“多吃青菜。”唐風用公筷,笑瞇瞇的給弟弟夾了兩條菜葉子。

“我不喜歡吃卷心菜。”弟弟不滿。

“不吃菜,還有拳頭。”唐風目光直白地看向了弟弟。

“……!”

弟弟默默地低下頭,委屈巴巴地吃著卷心菜。他不清楚別人的大哥,是不是說話算數,但自己的大哥,一向一言九鼎,說揍他就揍他。

“沒有,不借。”儒雅的老爹,臉色不太好看地拒絕了兒子的借貸申請。

一時間,家庭氛圍顯得有些沉悶。

唐家是京都本地戶,雖然算不上是什么頂級豪門,大財閥,但也處于精英階層。

唐風的爺爺當過官,而且積極響應號召,生了五個兒女。唐父排行老三,上面有一哥一姐,下面有一弟一妹。

唐家五個兄弟姐妹,混得都不錯,要么從事金融行業,要么從事娛樂產業,而且特別團結,不管是誰在低谷,兄弟姐妹都會拉幫一把。

前些年,唐父很輝煌,在兄弟姐妹中也是拔尖的存在,連續投資了幾個電影產業,短劇公司,都獲得了豐厚的回報。

但這人吶,一太順就容易飄,再加上他近幾年歲數也大了,連續搞了幾個騷操作,令資產大幅度縮水,長期持有的一些股票也常年一片翠綠……屬于是人生低谷了。

唐風是守歲人這事,家里的人并不清楚,因為這個身份是不對外公開的。他表面職業是一家貿易公司的文員,但去年十月份,因心理有些問題……被停職了。

餐桌上,唐風眼神充斥著不解:“為什么不借?我可是你兒子啊。”

“找個工作,入職前,還得管我要十萬塊送禮,一個月薪五千的職位,每個月我還得倒貼兩三萬。”唐父放下湯碗,很認真地說道:“你給我這個待遇,我也可以當你兒子。”

“你為什么不尊重自己,這種玩笑隨便開嘛?”唐風貌似很傳統,斜眼看著老爹:“而且,這錢我會還的,我會還的……!”

“拍X貸,度X滿,實在不還行,校園果貸。金融產品這么多,總有一款適合你。”唐父拿著紙巾擦了擦嘴,陰陽怪氣地說著。

就在這時,旁邊風韻猶存,長相美麗的母親說話了:“哪有爺倆這么聊天的呀?傳出去都讓人家笑話。小風很久沒工作了,你就借給他嘛……現在年輕人之間交往,確實花銷很大的,這口袋里沒錢,容易自卑的。”

“自卑?你是不是聽不懂他說的話啊,他說要借錢去裝逼。”唐父有些激動地看著老婆:“你慣著他,那你給吧。”

“我哪有錢啊。”母親一聽這話,很真實的不勸了。

“我有個聚會,談個新項目,今晚可能在老劉那兒打牌了。”唐父扔下一句,轉身就走向門口。

餐桌旁,唐風直勾勾地看著老爹背影:“爸,你確定你不借是吧?”

“?!”

唐父愣了一下,慢悠悠地轉身看向他:“你不會要搶我吧,偶像?!”

“呵,行。”唐風神經質地笑了一下。

“咣當!”

門開,唐父離去。

餐桌旁,老媽看了一眼大兒子:“我一會給你拿三萬塊錢,你省著點花,家里最近也不好……”

“不用,我不吃嗟來之食。”唐風抻著懶腰站起了身。

“?!”

老媽愣了一下:“兒子,你最近有約心理醫生嘛……你的那個情緒……?”

“我健康得很!!!”唐風像是被踩了貓尾巴,有點生氣地說道:“我是正常人,你不要暗示我不正常。”

“……行行行,那你正常地坐下吧。”

“不了,我出去見一個同事,順便聊聊復職的事兒。”唐風扔下一句,便急匆匆地離開了家門。

旁邊,小兒子吸了吸鼻涕,搖頭說道:“媽媽,你把三萬塊錢給我吧……大哥這個號廢了,以后全力練我吧,我扛得住。”

“你確實欠揍。”老媽瞪了他一眼。

……

滬市,晚上九點多。

黃維開車載著任也,駛向了青輔區。

“你確定這個唐風靠譜?!”任也第一百零八次地問出了這個問題。

“……怎么說呢,常規的隊友,可以保證下限,但唐風能決定上限。”黃維笑著說道:“慢慢你就知道,為什么我會這樣做了。”

任也停頓一下又問:“唐風的神異能力是什么?”

黃維神秘一笑:“暫時保密。”

“切~一個精神病能有多強?”任也嗤之以鼻:“心理醫生?一聽這個階段稱謂……就沒什么亮點。”

黃維沒理這茬,只輕聲問道:“你要去哪兒,跟我回單位?”

“不了,今晚回家住。”任也搖了搖頭:“哦,對了。明天你來我家吃個飯,叫上許鵬,顧念……我爸邀請你們。”

“好。”黃維一口答應了下來:“那我先送你回家。”

……

京都,一家會員制的私密會所內。

一群四五十歲的中年人,坐在包房里,正在聚會。

人群最中央,唐父吸著香煙,在一眾樸友面前,顯得非常活躍:“這里有劇情演繹,角色扮演……小妹妹清一色的接受過表演培訓,主打的就是一個動人演技。各位老板,今晚一人必須投資兩億哈,咱們玩好,玩透。”

“老唐,這兩年你不好,多了我也拿不出來。”不遠處,一位五十多歲的胖子,低頭吃著果盤,話語簡短地說道:“你那個項目算我一成,我投了。”

“哎呀,玩著呢,不談這事兒。”唐父笑著擺了擺手,卻很從心地說道:“這樣,明天我讓公司小張把項目資料給你發過去。”

“不用發。我投的是朋友,是三十多年的交情。”那胖子舉起酒杯,沖著唐父眨了眨眼睛。

其余朋友也沒多說,或者沖老唐舉杯,或是沖他點了點頭。

三言兩句,正事敲定,老唐開始吩咐人上主菜。

不多會,一群環肥燕瘦的美女,風情萬種地走了進來。

但是,這群美女剛一坐下,老唐突然發現這里面混著一個“熟人”,他坐在了那胖子旁邊,熟絡地喊了一聲:“劉叔,我陪你啊!”

沒錯,這個人老唐太熟了,晚飯就是和他一塊吃的。

“唐風,你怎么來了?”胖子叔叔的手剛搭在姑娘腿上,一抬頭卻看見了唐風,嚇得立馬觸電般縮了回來。

“沒事兒啊,好久沒見了,我來看看你們。”唐風非常正常地坐在胖子叔叔旁邊,咧嘴一笑:“沒叫您兒子小漢,我大哥一塊過來玩啊?我也想他了……。”

話音落,室內二十多人都安靜了,紛紛向老唐投去了不解的目光。

老唐懵逼了,迷茫了,看著兒子尷尬得用腳趾都能摳出來一座長城了。

“呵呵,老唐,你經常帶……帶小風一塊過來玩啊?”胖叔叔臉色漲紅,非常拘禁地看著自己發小。

屋內的這群人,全是跟唐父相識多年的老友,大家本想放松一下,可現場卻來了個觀察員,而且還是個自己看著長大的侄子。

這叫什么事兒啊!叔侄之樂?共同戰斗?

“董叔叔,阿姨挺好的吧?上個月我倆還發微信來著,讓我去家里吃飯。”唐風看著另外一名瘦弱的男子,一邊熟絡地打著招呼,一邊吩咐著旁邊的姑娘:“你杵在這里干什么啊?給我董叔倒酒啊,骰子搖起來,小狐貍的衣服穿上啊……!”

“哦哦哦哦哦!”

姑娘聽清楚了這群人的關系后,驚愕得宛若大鵝一樣,雙手哆嗦地倒起了酒。

“你!”

就在這時,唐父蹭的一下站起身,額頭青筋暴起,但最終還是溫柔的沖著兒子說道:“你公司也在這有商務宴請啊?來來,你出來,正好我有點事兒和你說。”

“我想跟叔叔們喝一杯,不然沒禮貌啊。”唐風拒絕。

“……等會喝,你快來!”唐父是咬著牙說出的這句話。

“那行,各位叔叔,你們先坐哈,我出去看看情況,看一會是不是還回來繼續喝。”唐風微笑著沖眾人打了個招呼,這才邁步跟老爹走了出去。

……

一分鐘后。

走廊外,唐父咬牙切齒地低聲喝問道:“你要干什么?!氣死我對你有什么好處?”

“……借我十五萬。”

“我借你十五個大嘴巴……!”

“算了,不借了,我進去喝酒。”唐風的行為邏輯沒有一點毛病。

“你等會!!!”唐父幾乎是攥著拳頭吼道。

唐風轉身:“借不借?”

“借,你趕快消失!”唐父指著出口:“你本年度最好不要再出現了!”

“現在就轉。”唐風謹慎地說道:“老借貸賬戶。”

“……!”

唐父咬著牙,掏出手機,熟練地打開一個金融軟件,熟練地找到一個名為“上輩子虧欠”的賬號,果斷轉了十五萬。

叮的一聲。

到賬了。

唐風微笑地看向父親:“那您玩好,我先走了。”

“刷!”

唐父沒搭理他,邁步走向包房。

“喂,老爸!”

就在這時,唐風突然喊了一聲。

走廊的燈光下,唐父回頭,不耐煩地問:“又怎么了?!”

“我要是真消失了,再也不出現了,你會想我嘛?”唐風齜牙問。

“……你踏馬省著點花,現在股票比韭菜都綠,老子不比從前了。”唐父停頓一下,話語溫和了幾分。

“嗯。”唐風點頭。

父子交流,點到為止。

老唐邁步走進包房,第一時間拿起手機,很興奮地要求道:“對,御用的小野馬……快快,讓她進來,有些等不及了。”

走廊出口,唐風站在樓梯間內,突然呢喃了一句:“這么大歲數了,心臟也不好,還這么放縱自己。唉……我幫幫你吧!”

話音落,唐風抬起胳膊,啪的一聲打了個指響兒。

室內。

“刷!”

原本很興奮,很急迫的唐父,突然感覺大腦一陣眩暈,渾身冒出虛汗。

只一瞬間,他剛才強烈到幾乎無法自制的欲望,竟然沒了,似乎被抽走了……

嗯?

老唐扶著腦袋扭頭,雙眼劃過屋內的一眾美女,竟然心里產生了抗拒,甚至是厭煩的情緒。

“嘿嘿!”

唐風一笑,乘坐電梯來到樓下,直接撥通了聯絡人的號碼:“喂,你就是閆多多嘛?”

“你誰啊?”

“我,京都待業守歲人,第一心理醫生,密謀搶劫星源庫的謀劃者……!”

“你跟我說話,最好別犯病。”閆多多無奈且無助地打斷道:“明日最晚上午十點,你得出現在我的辦公室。”

“請你告訴我的新隊友,這次……我帶他飛!”唐風非常認真地回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