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網 > 星痕之門 > 第五十五章 一位父親的囑托

下午三點多鐘,任家。

老爹從廚房中端出最后一道菜,大聲呼喊:“來吧,來吧,可以上桌吃飯了。”

狹小的客廳內,任也招呼著黃維,顧念,許鵬:“行,別聊了,吃飯吧。”

“我真的快餓暈了。”顧念也不矯情做作地推讓,只雀躍地站起身,滿眼都是小星星地看著餐桌:“這么豐盛啊。叔叔,您這手藝堪比五星級酒店的大廚水準了。”

“什么大廚,一點家常菜而已。”老爹不善于言語表達,只不停地招呼道:“都別客氣,坐坐。哦,對了,黃隊長,您要喝點嘛?”

“可以啊。”黃維緩緩點頭:“咱們隨便喝一點。”

“好,我陪你。”老爹摘掉圍裙,從狹小的酒柜中拿出了兩瓶飛天茅臺。

任慶寧看到后很驚訝:“呦,今天這么大方呀,把過年都舍不得喝的酒拿出來了?”

“這不是家里來客人了嘛。”老爹有些羞澀地笑了一下,便開始給黃維等人倒酒。

這兩瓶酒放在家里有十多年了,老爹跟兄妹二人說,這是一個好朋友送的。但實際上,那幾年正是兄妹二人需要補課的階段,他手里沒錢,就非常想給一個出版社寫專欄稿,干干兼職。

一狠心,他咬牙買了兩瓶茅臺,在出版社門口足足等了一下午,但沒想到人家管事的根本沒看上,只在車里淡淡地說了一句:“那專欄稿根本沒人看,坑位都是留給領導關系的,你就別花心思了。”

兼職沒干上,倒也沒什么,最主要的是倆孩子補課被耽誤了。

成人社會就是這樣,有的時候你使盡渾身解數,也沒有辦法讓兒女站在公平競爭的起點。

這些年,在兄妹二人長大的過程中,老爹在心里留下了很多遺憾,只是他從來不說而已。

菜肴上桌,酒倒滿,一群人彎腰坐了下來。

“大家……!”

“叮咚!”

任也還沒等說完開場白,門鈴聲就響了起來。

“誰呀?”任慶寧問了一句。

“是我,閆多多。”一個熟悉的聲音響起。

“靠,領導來了。”許鵬愣了一下,呆呼呼地看著黃維問道:“你請的啊?”

“我有病啊?!”黃維翻了翻白眼。

說話間,任也一家來到門口,打開了房門。

走廊內,閆多多穿著白色西裝,唐風穿著黑色西裝,倆人跟個黑白無常一樣,拎了一大堆禮品。

在其身后,兩名穿著灰色制服的搬運工,正扛著一個碩大的紙殼箱子問道:“放在哪兒?”

任也驚了:“這……這是干什么啊?”

“介紹一下,唐風,你的新搭檔。”閆多多讓開了身位。

唐風的臉上泛起溫文爾雅的笑容,非常矜持地伸出手掌:“你好任也,鄙人唐風,初次見面,準備了一些薄禮,不成敬意。”

任也木然伸出手掌,跟對方握了一下:“你……你這也太客氣了吧?”

“我的家教告訴我,去別人家做客,要準備禮物。”唐風在這一刻的表現,甚至比閆多多還要優雅,還要內斂。

“他有錢,你不要,就是不給面子。”閆多多很小聲地勸說道:“不給面子就會犯病……精神病逼王是這樣的,理解一下。”

“行……行吧,你們進來吧,東西放在這兒就行。”任也讓開身位,指了指客廳內的空位。

屋內眾人,都被唐風的“豪氣”給驚呆了。他給所有人都買了禮品,女孩是一人一套高奢化妝品,男孩是一條至少價值三四千的腰帶。

就連老爹的禮物他也準備了,一張四千多塊錢的電競椅,而且明顯是從店里剛拉來的。

客廳內,任慶寧推搡了數次后,還是被強迫著收下了禮物。她呆呆地看著唐風,輕聲在任也耳邊說道:“老哥,這種朋友……你要多交呀!”

金元開道,禮物交友。

一時間,屋內的主角變成了唐風,大家紛紛向他表示感謝,贊美的話絡繹不絕。

最開始,唐風還能保持正常的與大家交流,但當他看見任慶寧時,眼神卻瞬間呆滯了一下。

任慶寧今天在家,穿著打扮非常隨意,上身穿了一件很二次元的寬大T恤,卻難掩凹凸有致的身段;下身一條熱褲,配著一雙白色的高筒襪,襪筒堆積在纖細的腳脖處,讓其更顯身材高挑。

她的五官精致,皮膚白皙透亮,額頭處別著一個可愛的粉色發卡,整個人散發著強烈的青春氣息。

單論長相,大長腿顧念和妹妹慶寧,屬于伯仲之間,不過兩人的氣質卻完全不同。

一個是令人怦然心動的御姐范,而另一個則是青春靚麗,可以秒殺一切二次元的純愛戰士。

巧了,

世間美女千萬款,我就喜歡這一版!

唐風的個人審美,對任慶寧這類型的姑娘,是完全沒有任何抵抗力的。

他感覺自己要犯病了,一股強烈的欲望從心底升起,直沖腦門。

“來吧,來吧,大家都坐吧。”老爹再次喊了一聲。

唐風強迫自己回過神來,臉上泛著僵硬的笑容,與大家一塊落座。

閆多多脫掉西服,主動看著老爹說道:“我這個歲數,得叫您一聲叔叔了。您是東道主,講兩句吧。”

領導一開口,桌上便安靜了下來,大家都看向了東道主,只有唐風眼神略顯病態地盯著慶寧,并且好像還很痛苦的樣子。

“好,那我講兩句。”

老爹端著酒杯起身,扭頭掃過桌上眾人,聲音沉穩卻有力:“老實講,我其實不太清楚,你們究竟把我兒子從監獄里放出來,到底是要做什么。但我也明白,這里面的事情……我不能問,而且你們也不會說。”

眾人聽到這話,都很安靜。

“我呢,很早就離婚了。呵呵,平時的精力……絕大部分都放在了寫小說上,這么多年,我沒有給兩個孩子很好的生長環境,也沒有給他們優渥的生活條件。他們也比正常人家的孩子,要過得難很多。所以……我希望各位領導,各位小也同事,都能好好地照顧他。不論讓他干什么,都請你們安全的把我兒子帶回來。拜托了,我干杯。”

話音落,老爹仰面喝了杯中酒。

他做了一小天的菜,拿出了自己最好的酒,就是為了說這兩句話。

任也聽完,雙眼瞬間有些發酸。他其實是一個很難被感動的人,只有老爹和妹妹除外……

閆總知道這話的分量,也很鄭重地站起身回道:“您比我大很多,我叫您一聲叔吧。任也即將要參與的工作,我確實不能多說。但我可以保證,他干的是正事,是值得欽佩的事兒!任也之前的案子,我也從來不認為他是錯的,換我,我也會開槍打死那倆雜碎,甚至會更狠。作為這個事情的主導單位,我更可以向您保證……不論結果如何,任也從今天起就是自由的,他不會再回監獄了,我們也會竭盡全力,保證他的安全。”

這個承諾是有些重的,因為任也已經被判了刑了,要徹底取消他的刑事處罰,是需要多個部門協商的,手續非常繁瑣。但閆多多還是毫不猶豫的主動答應了下來,或者說……從任也在同仁路的“面試”過后,他就已經認可這個小伙了。

男人交流,三言兩句便好。

老爹重重點頭,與閆多多喝了一杯后,家宴便正式開始。

一群人邊吃邊聊,氛圍很活躍,老爹也不停的在加酒加菜。唯獨唐風跟癡呆了一樣,眼神一直直勾勾地看著任慶寧。

“小唐,多吃點。”閆多多可能察覺到他要犯病,不停地催促,且在他耳邊低聲道:“你給我克制一下,你的眼神都拉絲了!”

“哦……!”

唐風臉色漲紅地收回目光,表情呆滯地點了點頭。

他有些后悔了,自己不應該在離開的時候,把親爹想駕馭小野馬的欲望抽走,因為這會讓他自己的欲望變得不可控。

他真的已經很克制了,但雙眼還是忍不住瞟向桌下。任慶寧正在與顧念聊天,白嫩的雙腿交疊而坐,小腳丫輕蕩著拖鞋,泛起啪啪的輕響……

白色的高筒襪……她在勾引我!

不行,我要克制,我是有家教的,我是正經人!

初來乍到,不能丟人。

整個家宴期間,唐風的思維一直在犯罪和不能犯罪之間拉扯。他的額頭全是汗水,身軀也抖動了起來。

飯吃完,任也又陪著大家在沙發上喝了一會茶。

就在這時,任慶寧起身,笑瞇瞇的沖顧念說道:“我去廚房給你拿個飲料……。”

“謝謝。”顧念點頭。

說完,妹妹邁步走向廚房。

衛生間門口,唐風雙眼通紅地甩了甩腦袋,不停的在心里告訴自己,快別去想那些惡念了,這是不健康的,是下流無恥的……但身體還是不受控制地尾隨了過去。

他腦中的想法越來越具體,不受控制的想要脫口而出。

“刷!”

任慶寧走進廚房,唐風駐足站在了門口,表情極為掙扎。

“踏踏……!”

就在這時,腳步聲傳來,她出來了。

唐風猛然抬頭,脫口而出:“我要強暴你!”

話說完,渾身都舒服了。

一抬頭,任大國的臉頰浮現,他提著剛燒好的水壺出來,目光極為詫異地看著唐風。

唐風懵逼了。

二人對視,喝了不少酒的任大國,憋了半天問道:“孩子,一張椅子就提出這樣的要求,會不會有點唐突啊?”

“不同意……就算了。”唐風極為小聲地嘀咕了一句,非常尷尬地走了:“我去個衛生間。”

……

湘江市。

一間很普通的住房客廳內,一位姑娘坐在客廳的沙發上,雙眸呆滯。

客廳周遭的墻壁上,掛著密密麻麻的合照。

照片是依次排列的,記錄著歲月流轉。畫面中有一位女人在逐漸變老,而另外一個嗷嗷待哺的小姑娘,卻慢慢長大成人。

還有幾個小時,就要再次進入星門了。

郭采兒內心掙扎,最終還是回到了她記憶深刻的家。

這里一點都沒變,熟悉的景物,熟悉的陳設,與自己離家出走那天一模一樣,唯獨變了的是……撫養自己長大的媽媽王紅,已經被懷王在星門中殺了。

“……我……我真的沒有看不起你。”郭采兒低著頭,臉頰被長發遮擋:“我只是有點恨,有點委屈。都是人……為什么我的經歷是這樣的……?!”

“對不起……真的對不起,我那天不應該說那些話。”郭采兒痛苦地搖了搖頭。

“啪!”

一滴遲來的眼淚落在地上,摔得粉碎。

墻上,用皮肉生意賺錢把閨女撫養大的王紅,臉上泛著幸福的笑容、

她似乎也正在看著自己的女兒。

……

晚上七點半,蓮湖路88號。

去了至少六七次廁所的唐風,已經與任也一塊坐在了床上。

“按照你說的,在星門里的樣貌會變,那我們就要事先約定個暗號。”唐風思維嚴謹,但莫名很虛弱地說了一句,

“有道理。”任也點頭反問:“那你想一個吧。”

“……披肩發,高筒襪,一看就很頂呱呱。”唐風才如泉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