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網 > 星痕之門 > 第五十六章 刺激的第二幕

蓮湖路88號。

一間相對較大的臥室內,閆多多,黃維,顧念,許鵬四人,都站在原地,眼巴巴地看著唐詞人,還有任也。

這一次,他不再孤單進入,而是有了新朋友相送,和即將共赴生死的伙伴。

刷!

時間到,兩座星門自頭頂浮現,流光溢彩。

“3!”

“2!”

“再見……朋友們!”

任也表情凝重,盡量平靜的沖眾人打了個招呼。

“再見,親愛的戰友們!如果我沒回來,請把我的衣冠冢埋在無字碑下。”

唐風臉上泛著玩世不恭的微笑,很輕松的沖大家擺了擺手。

床下四人,都表情鄭重地抬起雙臂,令兩手指尖在胸前碰觸,做出了一個房子屋頂造型的手勢。這個動作是守歲人獨有的行禮方式,意為守護。

“戰友平安!”

四人輕喊。

“嗖嗖!”

倒計時結束,二人的身軀被星門吸走,徹底消失。

……

冰冷,黑暗。

身體劇烈的麻木感襲來,大腦一陣眩暈,任也廢了好大的力氣,才緩緩睜開雙眼。

赤色的幔帳,繡著騰龍的被褥,頭頂的宮燈,這一切的景象是多么的熟悉……

廢了好大的力氣,任也才扶著床面坐起身,他扭頭看向了四周,瞬間認出來,這應該是“自己的寢宮”。

我這是……剛睡醒嘛?身體怎么這么酸疼,難道昨晚蓮兒又輕薄我了?唉,真是個不知道節制的女人……

揉了揉太陽穴,任也沒有輕舉妄動,而是較為熟練地等待了一下。

果然,片刻后雙耳之中又響起了那道空靈的聲音……

【開啟神秘傳承任務——第二幕《前朝公主墓》】

【背景介紹:清涼府中的一切暗流涌動,似乎都與一個墓穴有關。據傳,那是靖國長公主的墓,它埋葬著許多故事,也埋葬著驚天的神異傳承……】

【隱藏陣營激活:懷王陣營。】

【陣營重新劃分:朝廷陣營,墻頭草陣營,懷王陣營。】

【全陣營特別提醒:朝廷陣營中潛藏著一名老懷王安插的暗子玩家,這名暗子玩家正在伺機而動。】

【你的底牌:父愛如山岳一般沉重,你文武雙全的父王,早知道狗皇帝大哥會有一天對你痛下殺手,所以很多年前便為你在朝廷安插了一枚暗子,這名暗子永遠也不會背叛你。請盡快找到他,這將是你爭取勝利的關鍵底牌。】

【此一幕激活特殊道具—王令:除去底牌暗子外,你還可以使用“王令”策反任意陣營的兩名玩家,加入你的懷王陣營。但這需要人格魅力,被策反玩家要宣誓效忠。】

【主要任務:今夜子時正,會開放靖國長公主之墓,十一名玩家需全部進入,且不能帶任何隨行人員。你必須帶領陣營成員,成功通過所有關卡。一旦失敗,懷王陣營內的所有玩家都將死亡,通關難度:SSS級。】

【主要任務:想辦法在靖國長公主之墓中,找到鎮國劍內丟失的“靈”。如果失敗,你取得最終勝利的可能性近乎為零,任務難度:SS級。】

【死亡規則:在公主墓的任何環節中,死亡都是常態,請大家珍惜生命。此幕中,玩家相互擊殺時,不再掉落身份牌,任何一人死亡,所扮演的角色都將被清涼府星門徹底抹除。】

【特殊道具——易容道符:一位神秘且強大的老道士,留下的神異手段。它可以改變你的容貌,只可使用一次,容貌改變時間限定:五天整。(這是為了保護你們在公主墓中,不會暴露懷王府中的角色身份哦。)】

【全陣營特別提醒:通關公主墓的時間為五天整。景帝有令,懷王乃是開啟公主墓的關鍵人物,入墓前,任何人都不可殺他。】

【離開倒計時:135:58:11】

【星痕之門祝福語:一切的隱忍,都是為了最后的復仇。現在,恭請懷王殿下開始造反。】

空靈的聲音逐漸變弱,直到消失不見……

任也幽幽地回過神來,本能在心里總結這一幕的大綱,仨字——就是干。

如果以現在的視角來看第一幕劇情,那之前的經歷都是鋪墊,這前朝公主墓才是真正的肉戲。星痕之門已經在近乎于直白地提醒,這一幕中,三個陣營將直接對抗,而且一不留神小命就沒了。

十一個玩家都必須要進公主墓,而且還不能帶隨行人員,也就是說……愣逼侍衛二愣,肯定帶不了了;和自己有管鮑之交的蓮兒,也帶不了了。

這對自己來說,是武力層面和精身層面的雙重打擊啊。

不過還好,老懷王還是英明的,知道給愚蠢的兒子留下了一枚暗子。也就是說,在朝廷陣營中有個二五仔玩家,正在為自己工作?

可細想想,這個人好像不太聰明的樣子啊,他為什么到現在都沒來找自己呢?

難道,他是在這一幕才會知道自己的真正陣營嘛?上帝啊,佛祖啊,希望我猜的是對的吧,如果不是這樣的話,那這個人,鐵是個二逼無疑了……

我已經帶了一個精神病進來了,不想再要一個傻子了,不然真的帶不動啊。

任也雙腿酸麻地走下了床,抬頭看了一眼花窗外,確定現在是白天,而且從太陽的角度判斷,應該是早晨左右。

今夜子時才開公主墓,也就是說,還有十幾個小時,可以做準備。

任也判斷,星門之所以沒讓玩家進門就入公主墓,可能是想給大家一個準備的時間,同時……也在暗示著玩家們,可以趁著這個功夫,想辦法確定自己的隊友。

不過這個準備時間,對任也來說不是太重要。首先,他已經有了一名暗子隊友,雖然暫時不知道這個人是誰,但星門的提醒中已經明確說了,這個人是自己陣營的鐵桿狗腿,根本沒法叛變。

除了他,自己的策反王令也要被用掉一個名額,給唐風。

所以,任也現在最多只能拉一名隊友,而這個隊友的目標,他已經鎖定了王妃。畢竟雙方已經拉過數次的床簾了,有一定感情基礎……

這樣一來,就是自己+唐風+暗子+加王妃,然后打所有人。當然,前提得是王妃愿意。

嗯?不對。

朝廷陣營的暗子,不會是她吧?不不不,什么叫暗子,那肯定得是藏著啊,王妃之前在大殿上,表現得過于親近自己了,這個可能……被排除了。

至于這個打所有人的判斷,應該也是沒錯的,自己懷王的這個身份,明顯是陣營對抗的獨贏位,不可能和其它兩方共贏的。

一頓分析后,任也決定要再去一趟密室,看有沒有關于前朝公主墓的信息,然后試探一下王妃……

“當啷!”

正在聚精會神地思考之時,一陣金屬落地的聲音響起。

“殿下,您醒了?!”熟悉的聲音傳來。

任也抬頭看去,見到蓮兒手中的水盆掉落,像個孩子一樣跑過來,嘭的一聲撞進自己懷里:“您都不知道……我們……我們都以為,您醒不過來了!”

“什么醒不過來?”任也好奇地問。

“殿下,您自那日在大殿前,壓得朝廷黨抬不起頭后……已經足足沉睡了七天。”蓮兒柔聲說道:“我……我真的怕,您再也醒不過來了。”

這話一出,任也瞬間愣住。他仔細感受了一下記憶,發現確實自那日大戰后,他就沒有新的記憶了。

我竟然睡了七天?

這是星門的運行機制嘛?玩家離開后,會自行沉睡?

那也不對啊,如果僅僅只是玩家沉睡,那開悟者門靈暴起殺人怎么辦?

一時間,任也有些懵,沒太想清楚這里的規則。

“二愣呢?他的傷怎么樣?”想不通就不想了,任也很關地問起了愣逼侍衛的情況。

“哼,你都沒問問奴婢怎么樣!”蓮兒有些吃醋。

“你還用問啊?這不是活生生,俏麗麗,美艷動人地出現在我面前了嘛?”任也順嘴就來。

“殿下就會哄人……!”蓮兒臉都紅了。

“哈哈哈哈!”

二人正在打情罵俏時,一道爽朗的聲音浮現。

“刷!”

愣逼侍衛,步伐如鬼魅一般出現在了任也面前,并且倒地便拜:“二愣參見殿下。”

“你好了?”任也見他壯得跟牛犢子一樣,表情很欣喜。

“多虧了王妃,讓雪兒姑娘送來兩顆丹藥,我吃下后,沒多久便痊愈了。”二愣跪在地上,憨直地炫耀道:“我現在還能替王爺再戰一回徐老道……!”

“提那個老燈干雞毛,晦氣。”任也在心里吐槽了一句,立馬攙扶二愣:“快起來,沒事兒就好。”

“哦,對了!”二愣站起身后,立馬說道:“剛剛有一位喜樂宮的樂女,前來拜訪殿下,我以為您還在昏睡,便出口打發了。但她讓我給您帶句話……也是很奇怪的話……。”

“什么?”任也問。

“她說,披肩發,高筒襪,一看就很頂呱呱。”二愣口音很怪地模仿道。

“一聽就不是什么良家女子。”蓮兒幽幽地評價道。

“快快,你把她帶進來!”暗號對上了,任也立馬擺手。

“那女子說,您要回一句,能展現才華的句子,她才愿意再來。”二愣如實稟告。

傻缺精神病,都這個時候了還整活兒。

任也氣得牙根直癢癢,但還是回應了唐詞人的拷問:“小西服,吊腿褲,一看母豬就抽搐。”

“又是好奇怪的話。”二愣不明覺厲地嘀咕道。

“哎,對了,你等一下!”任也莫名僵住,很突然地問道:“你剛才說……也是很奇怪的話,這個“也是”從何說起呢?你還聽別人說過嘛?”

“您昏睡的這段時間,我一直在加強戒備,有幾次去了地牢。”二愣停頓一下:“您知道的,我耳聰目明,五感很強。那個蠢貨劉紀善,似乎很悲憤……他每天晚上睡覺后,都喜好說一些夢話,而且與殿下有關。”

“什么夢話?”任也追問:“你快詳細模仿一下。”

“殿下,屬下覺得,這些話可能有些不敬……。”

“但說無妨。”

“好吧。”二愣先是提了一口氣,然后突然閉眼,激動得直蹬腿:“沙碧懷王,我祝你……你爸上車必遇掃黃,你奶跳舞必遇流氓。”

“?!”

任也咬著鋼牙,嘴角抽動:“行,是個有文化的人,句子整得還挺工整。”

……

半刻鐘前。

玩家郭采兒幽幽醒來,黛眉緊皺地嘀咕了一句:“全陣營特別提醒,我們朝廷陣營還有懷王的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