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網 > 星痕之門 > 第六十二章 八仙過海

邢濤的身份牌是武夫,在清涼府的星門中,扮演青州衛的左千戶大人。

他的入門信物是——《死士令》,與柳玲兒的《春風如意圖》,懷王的《御筆》一樣,都是角色的專屬道具。

星痕之門是這樣描述《死士令》的——“千戶大人戰于南疆,與兵同住,與兵同槽,威望甚高。危難時,振臂一呼,可召集青州衛五百死士。”

除了死士令外,武夫還擁有一個非常強悍的身份神異,偏向于進攻、戰斗。

這兩個能力,無愧于“武夫”二字,尤其是在此星門中的十一名玩家里,擁有“兵權”的,能召集“門靈”的,也只有兩人。

由此可見,這個角色在朝廷陣營的玩家中,也是一個核心位,關鍵時刻用好了,是能絕地翻盤的。

而今夜,郭采兒就準備讓“武夫”發揮最大作用,她準備在進入公主墓之前,徹底摘了朝廷陣營中的鬼。

……

長史府院外。

郭采兒藏匿在偏暗之處,周遭有兵丁相護,外人根本無法靠近,也無法察覺到這里有一女人。

她在仔細觀察,仔細感知府中的情況。

不遠的位置,邢濤穿著甲胄,沖著三位百戶吩咐道:“告知李彥,今日宴席由青州衛接手。他若細問,你便說,你家大人,今夜就想看看,究竟誰是朋友,誰是敵人。”

“遵命。”

三名百戶齊齊應了一聲后,有一人上前問道:“如果李彥詢問,我家大人是誰,屬下怎么回?”

“不用回。”邢濤搖頭:“按照我的交代,詳細檢查賓客即可。”

“卑職得令!”

三名百戶抱拳,轉身走進長史府大院。

……

府中。

三百兵丁入院,身披鎧甲,手持長矛與鋼刀,瞬間將原本喜氣洋洋的母豬宴,搞得烏煙瘴氣。

古人設宴,那都是有專用地點,專業流程的。今夜的母豬宴舉辦地點,就是在長史府前院,且共用了五個小院子擺席,每院約有四五十人。

所以士兵沖進來后,很輕易的就將出口堵死,讓院內之人無處遁形。

與此同時,府中各個廊道、內院,也全部被兵丁包圍。這幫粗鄙的莽夫可不管你什么長史不長史的,只要上面大人一句話,他們連長史他媽都敢給倆嘴巴子。

偏院內,唐風眼巴巴地看著魚貫而入的士兵們,心里狂呼:“你玩賴啊,你玩賴……這特么還帶召集門靈的?還能召集這么多人?!我靠,為什么我只能通過跟別人睡覺……才能玩下去?這并不公平啊!”

“所有人聽好了,從即刻起,沒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可以離開這個院落,也不可以相互交談。”一名總旗官堵在門口,臉色陰沉地說道:“如若違反命令,就地斬殺。”

喊聲飄蕩,院內吃席的眾人,臉色都不太好看。

總旗喊完,直接沖著旁邊的兵丁擺了擺手。

二十多名兵丁,看長官眼色上前,齊刷刷地喊道:“女人出列!”

聽到這句話,唐風眉頭輕皺,似乎猜到了什么,但心里依舊沒慌,因為他現在是男人樣貌。

十幾名參宴的女人,以及數名負責伺候宴席的婢女,雖然搞不懂狀況,但還是相互對視一眼后,按照命令出列。

“呼啦啦!”

士兵們一擁而上,簡單粗暴地扯著這些女人的頭發,將其按在地上,直接用強壯有力的手臂,勒緊她們的脖子。

這些兵丁臉上泛著狠色,也不說原由,讓所有人都有些發懵。尤其是那些被拽出來的女子,此刻全部倒在地上掙扎,泛起強烈的窒息感。

“大人,這是為何?!”

“大人,我娘子犯了什么律法,為何要這樣做?”

“……!”

數名男子出列,想要阻攔兵丁們的暴行。

“噗,噗!”

總旗上前,兩刀便砍死兩人,目光兇戾地吼道:“入列,不然就地斬殺!”

兩名剛剛還在吃席的男子倒地,尸體尚且溫熱。

周遭的人群,全都臉色煞白,瑟瑟發抖,心里暗罵這幫兵痞毫無人性啊,說殺人就殺人。

“相……相公……!”一名女子被勒著脖頸,雙腳蹬踏著地面,死命掙扎,并且雙眼看向了剛剛被砍死的自家男人。

唐風看到這一幕,不由得眉頭緊皺,暗自攥緊了雙拳。

此刻,他已經明白了過來,這幫兵丁專挑女人下手,那極大概率是想“尋找”自己。

柳玲兒死了,拿著她身份牌重新進入的玩家,那肯定還是扮演一個女角色。

媽的,幸虧自己機智,讓任也用復刻能力,改變了自己的容貌,不然這時候……他很可能已經暴露了。

【叮~溫馨提示:您假冒偽劣的易容道符,即將失效,易容時間已不足一刻鐘。】

一道冰冷而又空靈的聲音,在唐風耳中響起。

他聽完以后人都傻了,不可置信的在心里罵道:“臥勒個槽,什么意思啊?!易容道符的‘變裝’時間不是五天嘛,為什么這還不到兩個時辰就要結束了?什么叫假冒偽劣,你丸我啊?!”

一瞬間,唐風的心就慌了。

不足一刻鐘,還有十五分鐘?!

這不芭比Q了嘛?兵丁已經入院,而且還將這里團團包圍,十五分鐘內明顯干不完所有活兒……那自己一旦退出易容狀態,人家完全就不用查了,當場就可以發現他。

怎……怎么辦?

另外一間偏院內,那名長相尖酸刻薄的女人,此刻站在隊列中,也是額頭冒起了汗珠。

她親眼見到,第一波出列的女人,在被兵丁勒著脖頸,且有兩人因太過于劇烈地掙扎,惹怒旗官,已被一刀砍死。

心里有些后悔,自己不應該貿然參加這個母豬宴,但現在說這些已經晚了。

尖酸刻薄的女人也是玩家,她覺得,自己目前只有兩種選擇:要么出列,直接表明身份,但如果派兵之人,是朝廷陣營的內奸,那她直接就會涼……

要么展現神異,想辦法逃出去,但這要面對足足數百名兵丁,死的概率也不小。

怎么辦?

一時間,兩難!

……

浣花草堂內部。

劉紀善已經躲出去了,長史李彥正在獨自面對青州衛的一名百戶。

“你們這是要造反!!!”李彥暴跳如雷地喝罵道:“誰給你們的狗膽子,敢圍我的府院?!”

百戶不卑不亢:“李大人,下官也是接了命令行事,請您不要為難卑職。”

“帶著你的人,馬上滾!”李彥指著對方的鼻孔吼道:“不然,老子從清涼鎮調兵,剿滅了你們這幫雜碎!”

說完,李彥氣呼呼的就要往外走。

“嘩啦!”

百戶直接將鋼刀拔出一半,面無表情地說道:“李大人,請不要為難卑職。”

“狂妄!”

李彥怔了一下,脖筋暴起地罵道:“你敢跟本長史舞刀弄槍?!”

百戶冷冷地看著他:“我家大人說了,今夜,他就想看看誰是敵人,誰是朋友。”

話音落,二人對視。

李彥目光陰狠,上下掃了一眼百戶,話語簡潔地說道:“出去!”

這一回百戶沒有硬剛,只點頭應道:“卑職就在門外等著,大人不要想著獨自離開。這前后院落已經被包圍,很多兵丁也不認得您的面孔,貿然出去……釀成大禍,屬下沒辦法跟自家大人交代。”

說完,對方離去。

李彥見他走了之后,臉上卻突然沒了憤怒之色,只目光平靜的在草堂內轉了一圈,隨即掏出了碟令,投入了意識。

此刻,碟令內的信息已經爆炸了。

“媽的,誰干的?我就在長史府呢,這幫兵痞在殺人。”

“臥槽,還有人可以調動這么多NPC,不合理啊,不合理……!”

“我覺得是陣營中的內奸在搞鬼,想把我們一窩端了。”

“……!”

李彥粗略瀏覽了一遍信息,突然開口說話:“我是李彥。”

頃刻間,碟令內安靜了下來。

“我是朝廷陣營的玩家,今夜讓大家相聚,本是想相互確認隊友,以便在公主墓中取得優勢。”李彥說了第二句。

其他人依舊沒有回話,但心里卻沒什么意外的情緒,因為很多人早都已經猜出來長史李彥極大可能是玩家,畢竟近期的諸多沖突,都是他先帶的節奏。

所以,此刻大家只有一種石錘了的感覺。

“圍我府邸的兵丁,都是青州左衛的人馬。”李彥再次說道:“別藏著了吧,青州衛左千戶,一定是玩家!但我現在懷疑你是內奸!”

長史府院外,郭采兒從碟令中抽出意識,立馬在紙上寫道:“既然點破了你的身份,那就不用藏著了,直接說明用意。”

邢濤點頭,立馬用碟令說道:“我是青州左衛的千戶,也是玩家,但我不是內奸。柳玲兒死了,拿著她身份牌進來的人,一定是一名女子,而且也一定是懷王陣營。再加上星門提醒過,我們的陣營中,有一名懷王臥底,所以……今夜我要抓住這兩個人。”

“你抓你麻痹!”李彥開口就是國粹。

“???!”

眾人沒想到長史大人這么沒素質,其中有一人評價道:“我覺得千戶大人說得有點道理啊……!”

“有你麻痹道理,你蠢得跟豬一樣。”李彥聲音蘊含怒氣:“我是無門檻設母豬宴,明白嘛?院里肯定不止只有朝廷陣營的玩家,一定還有墻頭草陣營的,甚至可能還有懷王的人。你這么搞,把自己人全部逼出來,底牌是不是就全露了?!老子讓管家已經通知大家了,可以單獨來草堂找我,我們私下相認不好嘛?非得自己暴露自己的實力?!就這種腦子,為什么要進這個星門?”

“李大人所言有理!”

“這個說法也沒毛病,我確實也覺得,大家是可以私下相認的。”

“……!”

一瞬間,碟令里有兩人開始支持李彥。

邢濤看了一眼郭采兒給自己寫的小紙條,話語簡潔:“每個玩家的破局思路不同,我堅持尋找內鬼,李大人,配合我就完了。”

“我最后說一遍,你趕緊讓你的人滾蛋!”李彥不容置疑。

“……李大人,兵在我手里。”邢濤回。

“你非這么玩是吧?”李彥冷冷地說道:“行,那我想弄死你,看你是不是內奸。”

偏院內,唐風一臉懵逼地抽回碟令中的意識:“臥槽!這……自己人和自己人干起來了?精彩!”

【叮~溫馨提醒:您的易容時間不足三十秒。】

一道冰冷的聲音泛起,唐風瞬間回神,急得痔瘡都快破了。

完了,三十秒后,就要側漏了……

攥緊拳頭后,唐風感知著春風如意圖,同時,也準備喊出那一句——父親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