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網 > 星痕之門 > 第六十三章 水墨天地

偏院內兵甲林立,肅殺之氣蔓延。

“15!”

“14!”

“……!”

唐風混跡在人群里,雙耳聽著即將退出易容狀態的倒計時提醒,心里已經做好了拼命的準備。

不拼不行了,一會易容結束,奈子一露出來,那就全漏了。

他一邊用意識感知著春風如意圖,一邊準備呼喚自己的二愣父親。

“噗,噗噗……!”

就在這千鈞一發的時刻,整座長史府大院內的宮燈、火盆、火把等照明之物,竟然同一時間熄滅。

這一幕,就如同惡鬼吹燈一般,來得毫無征兆,令人心生恐懼。

驟然間,整個大院內變得更加漆黑,只有微弱的月光可以照耀出眾人的輪廓,但不離近了,卻無法看清彼此的面容。

“火……火把怎么滅了?”

“有……有鬼嘛?!”

“……!”

院內嘈雜一片,兵丁們集體拔刀,勒令大家安靜。但場面還沒等被完全控制住,更詭異的一幕卻發生了。

“刷,刷刷……!”

天空掠過無數黑影,眨眼間便席卷了整座長史府。

混在人群中的唐風,猛然向四周一看,卻發現周邊的建筑、桌椅板凳,甚至是地面,以及房屋墻壁,全部變得漆黑無比,且表面扭曲,似有黑色液體流動。

細細一打量,這些建筑陳設,周遭的一草一木,都像是被人潑了一層墨汁一樣,輪廓開始變得模糊。

這場景,就像是有人端著一盆海量的墨汁,從天上潑下,將整座長史府染成了一副黑色的水墨圖。

周遭的甲士與賓客,全都懵了,不可置信地看向四周,大腦完全理解不了這種詭異。

“有仙人在施展法術……!”

“完了,我們都完了!”

“……!”

賓客們嚇得瑟瑟發抖,身體不受控制的想要向外逃跑。

“噤聲!”

“噤聲,不許動!”

兵丁們開始拔刀呵斥,強行維持這里的秩序。與普通人相比,他們畢竟是上過南疆戰場的,心理素質強悍,且在戰場上也見過不少神異手段,所以慌亂過后,便歸于淡定。

“嘭!”

就在這時,一陣明顯的星源波動在賓客群中炸開。

至少有五六名望著人群的兵丁,幾乎同一時間看見,有一男子,突然變成了女人的模樣,她的長發披肩,且胸脯瞬間腫脹,顯得十分突然。

是的,唐風易容時間結束,再次變回了女人。她眼巴巴地看著那群士兵,突然喊道:“火滅了,天黑了,這時候不跑,還等在這兒吃第二頓呀?!跑啦!”

“嗖!”

唐風喊完,一個健步竄出去,直奔房屋后側跑去。

“呼啦啦!”

有人帶頭,那些賓客們就像是被放離畜生圈的雞群,頃刻間炸開,四散而逃。

院內一時間人仰馬翻,徹底亂了起來。但青州衛領頭的那名總旗官,卻第一時間盯上了唐風的背影,并且張口命令道:“目標就是她,追上去。用鳴鏑通知大人。”

“呼啦啦!”

一列兵丁拿著鋼刀,跟隨著總旗官,便追向唐風。

院門口,一名士兵從背后抽出一根特質的鳴鏑箭矢,拉弓如滿月,直射天穹。

“咻~!”

箭矢劃過天空,帶起一陣刺耳的聲響。

院外,邢濤聽到響箭之聲后,嘴角浮現出笑意,一步跳下轎子,扭頭沖著郭采兒說道:“找到了,我去看看。”

郭采兒坐在轎中,微微點頭。

邢濤帶著親衛,大步流星地沖進了如立體水墨畫一般的長史府中。

同一時間,整個長史府內,徹底亂做一團。

兵丁控制不住賓客,就開始殺人鎮場子。而那些隱藏在人群中的玩家,一看有人展現神異,將此地徹底“關燈”,也紛紛施展出神異,準備逃竄。

而這其中,就包含了那名面相尖酸刻薄的女人。她從意識空間內召喚出一把男性用的撲刀,連續斬殺五名兵丁后,沖出了女眷院。

“咻咻……!”

不料到,她剛剛飛躍出墻壁,一連串的箭矢便射了過來。

“愚蠢的青州衛左千戶!”這女人咬牙啐罵了一句后,也不戀戰,只轉身逃離。

“這女子也會法術,而且還殺我們的人,追上她。”一名旗官呼喚著兵丁,開始圍抓女人。

周遭一片漆黑,建筑扭曲且表面流動著墨汁,只有天上的微亮月光,可以照清楚前路。

那女人手持撲刀,一路連殺十數名兵丁后,才跑到一處相對安靜的院落中,但周圍依舊有人在搜找。

萬般無奈之下,她踹開一間正屋的房門,嗖的一下鉆了進去。

這女玩家選擇廝殺脫困,卻不愿意在青州衛面前表露身份,此舉也是為了保護自己。現在誰也分不清青州衛左千戶,到底是不是自己的隊友,萬一是朝廷奸細,那貿然露頭肯定就噶了。

入室后,女人將撲刀背到身后,剛準備邁步,便聽見左側傳來一道聲音。

“你是……何人……!?”一名女子的聲音,驚恐地響起:“我是長史府管家的妾室,你……你萬不可胡來……!”

“刷!”

尖酸刻薄的女人,立即扭頭看去。

二人距離得很近,她雖然瞧不清楚對方面容,但大概卻能看出此女子腹部隆起,是懷有身孕的。

女玩家一聽這話,頓時皺起了眉頭。

孕婦看到對方身后有刀,本能退后了兩步,捂著腹部哀求:“女……女俠,我已懷……懷胎數月……。”

“刷!”

一道寒光過。

“噗!”

孕婦脖頸噴出鮮血,雙眸圓瞪地看著女玩家,雙手捂著創口,噔噔噔地倒退數步:“為……為何殺我……?!”

“咕咚!”

孕婦仰面而倒,尸體摔在了床榻上。

女玩家眼中沒有任何憐憫之色,邁步上前將她拖到床上,用被褥蓋好后,便隱藏在了一處柜子里。

室內靜謐,那名孕婦躺在床上沒多久后,腹部的肚皮便泛起輕響。里面那個小小的他/她,開始感受到窒息,開始本能的用未成形的小腳小手踢踏……

女玩家擁有神異,耳聰目明,她自然聽到了這個動靜,但卻根本不予理會,甚至完全沒有任何情緒波動。

對于有的玩家來說,星門內具有靈智的“開悟者”,本地人,那就等同于擁有生命的人。但對于小部分玩家來講,他們從未拿門靈當過人,甚至是畜生。尤其是多次經歷星門生死的人,都會越來越情感麻木,變得極度利己。

長史府管家的交友太過廣泛,這女人見過自己,那即使她懷有身孕,也得死……

這位女玩家,就是一個極度利己的人。

她在現實世界中,叫張美宣,清涼府星門中的身份牌是烈女,隸屬于朝廷陣營。

今日她前來參加母豬宴,本意是想暗中尋找自己信得過的隊友,但卻沒想到碰到了青州衛左千戶攪局。這讓她心里有些后悔,覺得不應該來這里冒險。

現實世界中,張美宣是一名律師。她結過婚,但離了,原因是丈夫這兩年開始走下坡路,雙方收入和社會地位變得不對等了,所以倆人分完錢,就大路朝天,各走半邊了。

張美宣目前雖然是一階段玩家,但星門經歷豐富。她發現一個很重要的細節,那就是星門是隨機挑選玩家的,這導致很多人都來自社會底層。在她眼里,這群人沒文化,也沒什么腦子,甚至在做任務的時候,都不懂得規劃和布局……

所以,自從成為玩家開始,她在很多簡短的小星門中,都取得了最后的勝利,拿到了豐厚的獎勵。

而這一次,她覺得自己也是必贏的。因為朝廷陣營本就很強勢,再加上可以和墻頭草陣營合作……那混合雙打一個人員稀少的懷王陣營,優勢肯定是非常大的。

還是要先藏下來,暗中觀察……

……

浣花草堂之中。

長史李彥,此刻全身都被墨汁包裹,就如一個泥人一般,直立著,靜止不動。

院內,水墨畫一樣的景象,正是他施展出來的神異。

李彥的入門信物是——珪墨,也叫李墨,遠在唐朝時期,便有黃金易得,李墨難求之說。

這種墨,堅如玉,紋如犀,有天下第一品的美譽,也可形容一個人的品性。

珪墨的神異能力叫——水墨天地。

這個能力有三個特性。

一,它能將一處區域隔離成水墨空間,在這個空間內,其他人的感知會被降到最低,包括星源波動等等。但使用者卻能通過墨汁傳遞的律動,使自己變得感知更加靈敏,屬于是雙向增減的神異能力。

二,在水墨空間內,使用者可以傳送至任意一點。

三,使用者可以重新涂抹水墨天地中的任何景觀、景物。

這是一個強大的神異能力,李彥本不想在這個環節施展,但左千戶那個莽夫如此行事,他就必須得出手,保證朝廷陣營其他玩家的利益。

李彥施展了神異后,立馬用碟令通知其他人:“我已施展神異,水墨天地。在這個府中的同志,不要理會那個沙碧莽夫的逼迫,大家跑出去就好。進入公主墓后,我們再重新相認。”

“李長史大善啊!”

“知道了!”

“……!”

很快碟令中便有了回應,大家本能更加親近李大人。

草堂中,李彥使用完碟令后,并沒有迅速離開,而是徹底散發強大的感知力,想要尋找府中有哪處,正在爆發著神異波動,而自己則可以趕過去證實。

……

大院中,唐風一邊奪路狂奔,一邊在心中暗查。

“一個星源波動……!”

“兩個……!”

“三個……!”

跑路間,唐風足足見到有五六處地點,曾爆發過星源波動,那也就說明,至少有五六名玩家,目前是在這個院落中的。

……

長史府外。

二愣抱著邀月,藏在一顆古樹之上,正雙眼銳利地看著院落。

他有些猶豫,他發現了一個有意思的事兒,但卻不知道自己到底該不該動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