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網 > 星痕之門 > 第六十八章 恐怖的隊友

寢宮內。

任也身著赤袍,雙手插入袖管之中,正專注力爆棚的在殿內來回走動。

他在想,他在回憶長史李彥的種種行為。

首先,在第一幕中,任也剛剛進入星門,李彥就帶著群臣前來逼宮,而且態度極為強硬,根本沒有要與懷王交流的意思。

當時他的那副態度,好像就是在說,老子今天不但要弄死王靖忠,而且還要讓你這個廢物王爺,徹底下不來臺,逼你進入絕境。

此事后,長史李彥便沒了動作,緊跟著柳玲兒出現,雙方圍繞著密室展開了暗斗。

在靜心殿門前的一戰,李彥再次帶領文臣武將逼迫任也,且依舊態度強勢,只不過最終因徐老道力身慘死,任也借聚魂之術發威,他才妥協收場,并“被迫”交出了王靖忠的家人。

光從上一幕的表現來看,李彥那就是一個鐵桿的朝廷陣營玩家,是監視任也的皇帝狗腿。

回到現在的第二幕。

臨進公主墓之前,又是李彥主動搞出母豬宴,請一眾玩家露面,相互確認身份。并且在青州衛左千戶攪局時,他還被迫展現出神異,救了大家,保證眾玩家的身份不會暴露。

就以上的種種行為邏輯,誰又會懷疑李彥是暗子呢?!

但現在看完這封密信后,任也在心中重新推演了李彥的行為,卻發現了另外一種……邏輯。

逼宮,是為了贏得朝廷陣營玩家的信任。

他是長史,逼宮事件如果是朝廷任務的話,那他不帶頭做,就太奇怪了。而他要做得很猶豫,那更奇怪,會直接被人懷疑。

劉紀善被砍的時候,李彥沒有任何情緒波動,也沒有表現出太過強烈保他的意愿。而且最重要的是,對方在入獄后,李彥也沒有任何營救的意思。

這踏馬是為什么?

要知道,李彥可是提前就知道,劉紀善是一名墻頭草陣營的玩家啊。

如果是一位門靈,那死了也就死了,但一位可以投靠朝廷陣營的墻頭草玩家,那是多大的價值啊!

這個星門中每一位玩家的神異,都是非常強的,多一個人,就多一份助力,多一份勝算啊。

現在想想看,劉紀善硬在地牢中躺了十天,更像是……李彥送給自己的禮物,他讓自己合理合法的把此人囚禁了。

還有一個細節。

那就是,任也在靜心殿門口斬殺徐老道力身后,再次用聚魂之術逼迫群臣時,李彥面對他,卻說了兩句同樣的話。

“皇上能用我,日后懷王殿下也還能用到我。”

這句話,李彥用凝重的口吻足足說了兩次。但那時任也正處于上頭的狀態中,根本沒有注意到這個細節,甚至都沒有細細觀察對方的表情。

第二幕的母豬宴,舉辦得明顯有些倉促,更像是臨時起意。

下午通知,傍晚就召開了。

為什么,他會如此急地召開這個母豬宴呢?任也想了半天也沒想通。

這個環節,任也是出現了信息盲區。

他并不知道,李彥決定操辦母豬宴,是在劉紀善越獄之后;他更不知道,在劉紀善越獄之前,李彥也曾寫過一封密信,但雙方在相見后,他卻把這封密信燒了……

為什么要燒掉?因為那封信,其實就是寫給任也的。

他原本想表明身份,讓任也配合自己演一出戲,偷偷給劉紀善一個越獄的機會。而對方一旦脫困后,那就必然會來找自己。因為劉紀善開局就被干了,壓根不認識其他玩家,并且除了李彥外,也無人能在懷王府中給他一處安全的藏身地點。

所以,只要劉紀善能出來,那李彥就可以借他設個局,繼續在墻頭草陣營安插一個眼。這樣等進入公主墓后,他就可以暗中知曉兩個陣營的玩家動向。

不過李彥萬萬沒想到,任也跟自己的思路重合了,這信還沒等送出去,劉紀善就已經跑出來了。

并且他也沒料到,任也導演的這場戲竟能如此的浮夸,不但地牢的看守兵丁知道了,就連整個懷王府都知曉了,而碟令中也有了議論,甚至有人猜到劉紀善來找自己了。

既然事情鬧得這么大,李彥便覺得可以利用一下。他改變了思路,先是在碟令中模糊了自己的聲音,公開表示,是李彥救了劉紀善,而且此人就藏在長史府……

這樣做的用意很明顯,是為了讓大家更相信自己是朝廷的鐵桿玩家,因為劉紀善都被砍成那個逼樣了,他妥妥的懷王敵對,此人都能相信李彥,那別人自然也會傾向于相信。

他臨時決定讓管家舉辦母豬宴,原本想把除了懷王陣營的玩家都引來,然后在利用水墨天地的神異,確認這些人的身份。

只不過,他沒想到自己的點能這么背,第一回合就碰到了唐風,而對方……也騷得讓他無法忍受……

……

寢殿中,任也將李彥的邏輯重新推演了一遍后,猛然扭頭沖著唐風問道:“你是說,李彥碰到你之后,就被你魅惑了,喪失了主觀性?”

“……對。”唐風表情怪怪地點頭。

“那之后呢?”任也問。

“之后,之后……我就跑了啊。”唐風撓了撓鼻子,看似很淡定。

“跑了?他就沒在干些別的事兒嘛?!”任也急迫地問。

“啪!”

唐風突然拍了一下桌子,被手掌抓花的小臉紫紅:“你什么意思?!我們能發生什么?能有什么?!”

“你喊什么啊?”任也有些懵逼:“我就問你,他到底又干了些什么?”

“你說能干什么?你期望他干什么?!”唐風委屈巴巴,眼淚在眼圈地說道:“我可以不來的,對嘛?我是為了守歲人,為了民族,為了普羅大眾……你非要問這事兒是什么意思?你……你想證實什么?!”

二人對視,任也一瞬間就明白了,此事是唐風的痛處,是永遠也沒辦法明說的秘密。

但他已經猜出來了,李彥被魅惑了之后,應該是什么事都沒干成。

只干成了……

咳咳,不說了。

不過這樣的話,一切就都對得上了。

任也大概能猜出來李彥搞母豬宴的用意,他應該是想確定朝廷陣營的玩家身份,并假裝與眾人相認,但殺人的欲望應該并不強烈……

朝廷陣營的玩家有碟令通信,你明著攻擊一人,即使能殺死,那對方也會在死之前公布你是狼的身份,所以李彥應該沒這么蠢。他應該是想,先確定自己在朝廷陣營中的領導地位,然后會在公主墓中,找個合適的機會,直接讓對方整個陣營團滅。

甚至,他們在團滅之后,也不一定能察覺到李彥的真實身份。

想通這一切后,任也自腳底板下,泛起了一陣徹骨的寒意。

這個李彥太可怕了,演技精湛,心思極其細膩,且極度腹黑……

什么叫玩家?

這特么才叫玩家,才是一個星門老油條應該有的手段。

并且,任也意識到了另外一個可怕的事實。他最初覺得,自己是反詐人員出身,不論是思維,還是推演能力,那都應該是拔尖的存在,但現在細想想……單就這個星門來講,沒有一個玩家是白給的。

李彥剛剛送來的這份密信中,沒有朝廷陣營玩家的明確身份信息。雖然這中間有唐風攪局,但那也說明……朝廷玩家都非常謹慎,即使李彥如此幫助他們,大家都沒有輕易露面相認。

進入公主墓,必有一場慘烈的血拼。

寢殿中 ,唐風擦了擦眼角委屈的淚水,一屁股坐在椅子上:“這個李彥……非常聰明,但……但我不知道后面要怎么面對他。所以,與他交流的事情,都由你負責。”

任也轉身走到他面前,試探著問:“欲望沒了吧?病是不是也好了?”

唐詞人刷的一下起身,瞪著眼珠子,指著任也的鼻子吼道:“……任也,你要是個人,你要覺得我陪你進來是大愛,是大義……你就不能瞎猜,你知道嘛?!”

“我馬上停止自己的聯想。”任也立即點頭,目光溫柔地看著他:“李彥的紙條上說,朝廷陣營的玩家有六個人,除去你,除去他,對方就剩下四個了。你覺得下一幕,他們會怎么辦?”

唐風只稍微思考了一下,就很輕松地說道:“李彥說,青州衛左千戶可能是有一名隊友的,而且兩個人都疑似是鈴鐺會的玩家。那我覺得,他們進入公主墓后,輕易不會出手。他們現在會覺得,母豬宴的強逼過后……自己會被朝廷玩家孤立,應該會暗中觀察。不過,我們的形式依舊不容樂觀。咱們可以確定的自己人有三個,你,我,李彥,外加一個或許能加入的王妃。而墻頭草加朝廷,還有七個人,幾乎比我們多一倍!所以……依舊是少打多的局面。李彥的作用非常大,必要的時候,我們還可以演一下,讓對方的玩家更信任他。如果他能領導朝廷陣營,那我們是有可能一波團滅對方的。”

“我覺得,他們還會爭取墻頭草的人,總之……我們想贏,還是很難的。”任也緩緩點頭:“算了,還有不到一個時辰就進公主墓了,準備一下,我們出發。”

唐風停頓一下,眼神略有些閃躲:“我去洗一下……。”

任也本想出言詢問對方洗什么,但看到唐風殺人一樣的目光時,還是忍住了。

……

長史府。

李彥坐在草堂中,笑呵呵地看著劉紀善:“你與我講實話,今日究竟是誰救你出來的?”

劉紀善白了他一眼:“我說是懷王,你信嘛?”

“呵呵。”李彥笑吟吟地點了點頭:“我信啊。”

“……神經病。”劉紀善嘀咕了一句。

“我們來個約定可好?”李彥放下茶杯問道。

“怎么約定?”

“你我分別搜集各自陣營的信息,”李彥瞧著他回道:“頻繁交換。如果我能控制住朝廷陣營,那你便加入我這邊,怎么樣?”

劉紀善思考了一下:“這不是要出賣,我自己陣營的利益嘛?”

“你現在連隊友都沒找到,還談什么自己陣營啊?更何況,誰有我們的關系鐵?誰有我們之間的信任度?”李彥輕聲問。

“呵!”

劉紀善冷笑了一聲,腦中瞬間浮現出,今天救自己的那名隊友偉岸的身軀。

我有沒有隊友,你個老登能猜到嘛?

“可以啊。”劉紀善問:“但如果你不能控制住朝廷陣營呢?”

“那就大家一塊死唄。”李彥臉色嚴肅地說道:“這個門的劇情脈絡已經很清晰了,墻頭草+朝廷陣營,2打1,而且朝廷是C位。如果我們真內訌了,那就必輸。”

“有道理。”劉紀善眼神睿智地點了點頭:“不過,我現在想贏的心思已經不大了。”

“騙鬼呢?!”

“實不相瞞,我現在只想干死懷王。”劉紀善非常認真地回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