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網 > 星痕之門 > 第七十章 有間客棧

9任也真的破大防了!

他之前一直覺得,已方陣營想要勝利的關鍵,就在復刻神異和鎮國劍上。

因為懷王陣營的玩家太少了,滿打滿算的加上王妃,也就四個人,如果發生武力沖突,復刻這種“神技”是能在關鍵時刻,瞬間扭轉局勢的。

這是為數不多的優勢之一,但現在……星門竟然踏馬的不讓用了。

大家都變成了普通人,那劣勢就更明顯了啊。王妃和唐風都是女的,如果沒有神異的話,一旦打架,等于白送倆人頭。你總不能期望人家兩個弱女子,薅頭發能薅死幾個吧?

一想到氣質出塵,宛若仙子一樣的愛妃,竟然要跟人家薅頭發打架,任也就沒來由的一陣心痛。

好氣哦!

“呼~!”

任也長長出了口氣,努力調整著破防的情緒,邁步向入墓之路走去。

現在唯一的好消息是,大家事先應該都不清楚,這一幕會禁止使用神異,所以眾人的心態都是一樣的。那下面的思路就是,不能輕易讓敵對陣營看出來,懷王陣營都有誰,都有幾個人,要盡量藏著,不然一定會遭到針對。

如果有可能的話,可以派唐風再出去睡幾個,打探打探消息。

但上帝保佑,他可千萬別再搞李彥了,這個隊友已經確定了,再睡下去也沒什么價值了。

……

山野間,冷風吹拂,任也走在蜿蜒的小路上,腳掌踩著地面上的枯枝,吱嘎作響。

周遭密林,樹枝隨風而舞,相互拍打著,泛起沙沙的異響。如果這時你四處打量,在月影下觀察任何一點,大腦都會不自覺的浮想聯翩。

什么山村老尸,湘西趕尸,荒野古廟之類的恐怖電影畫面,都會不受控制地出現在腦子里。

不過還好,任也在這方面是有點經驗的。他目不斜視,腳步不停,腦中只想著王妃的小腳丫,穿咝襪,注意力只集中在這一點,所以,一路上也沒有看見什么……令人毛骨悚然的畫面。

走了大概能有一刻鐘左右,任也稍稍駐足,見到一條蜿蜒通向山里的小路旁,有燈火的光亮。遠遠望去,三間二層小樓,很突兀地出現在那里,像是古代沿路而建的驛站之類的地方。

稍稍思考了一下,任也慢步走了過去。

三間二層小樓越來越近,燈火的光亮也將路面照得清晰。

任也定睛望去,看到了正樓的屋檐下掛著一塊木質的牌匾,上面寫著四個大字——有間客棧。

還真是一間客棧啊,不過它出現在這里,會不會太突兀了一些?!

這荒野之間,又是上山的路,平時哪有人來啊,開個客棧招待孤魂野鬼啊?

不過,想到孤魂野鬼四個字,任也莫名打了個寒顫。

再次慢慢靠近,任也謹慎地打量著客棧四周,突然發現,左側的位置有幾個人正在忙碌著。

借著燈火的光亮,他看見有一位身高不足一米三的侏儒,正在用水桶清洗著一口碩大的油鍋。此人穿著布衣,右手拿著豬毛刷子,正在仔仔細細地刷著鍋上的鐵銹。

那口鍋很大,直徑至少有一米半,侏儒刷的時候很費力,滿頭是汗。

在侏儒旁邊,還有一對個子很矮小的少年少女,看模樣,也就十三四歲的樣子。

小姑娘身著一襲紅袍,少年身著一襲藍袍,他們動作笨拙地清理著一個碩大的籠屜,小臉在燈火下,顯得非常慘白。不過……臉蛋卻很紅,像是涂過腮紅一樣。

那個籠屜應該是竹子做的,就跟普通蒸包子的沒什么不同,只是大 ,直徑與鐵鍋差不多,且高有半米。

任也的膽子不算小,但看到這一幕后,還是心里有點發寒。這山林荒野之間,突然出現這么幾個貨……多少有點詭異啊。

“踏踏!”

就在這時,一位頭發花白,身材佝僂的老太太,邁步從客棧中走了出來。

她本想催促一下正在干活的三位下人,一扭頭卻看見了任也:“哎呦,這位客官,您住店嘛?!”

“不了,我路過。”任也謹慎地回了一句,邁步就要繼續往前走。

“客官,您是第一次來清涼山吧?”老太太邁步下了臺階,老臉上泛起微笑,很善意地提醒道:“……清涼府的人都知道,這山里晚上不能獨行,不然會丟掉性命的。”

燈火微亮,老太太的臉色慈祥且和藹,就那么靜靜地看著任也。

“在我之前,有人來嘛?”任也出言詢問。

“今晚生意不錯,已經來了六位客官了。”老太太輕笑,伸手指著三位忙碌的下人:“您看,我們已經在準備餐食了。”

“哦!”

任也緩緩點頭:“如果我不住店,今晚能上山嘛?”

老太太神秘一笑,只搖了搖頭,并沒有多說。

任也站在客棧門口思考了一下,心里覺得……公主墓的考驗,從這一刻就已經開始了。

這間客棧出現得太突兀了,而且這幾個人看著也很怪。當然,他也可以不信老太太的話,選擇繼續往前走,但代價是很可能會死。而且……不進客棧的話,也有可能會錯過什么。

清涼府的這個星門,真得很奇怪,它在很多關鍵信息和劇情上,都是不給任何提示的,全靠玩家自己猜,自己選擇。

任也在心里權衡了一下利弊,緩緩點頭:“那就住店吧。”

“有請第七位客官,入店。”老太太很高興地喊了一嗓子:“快些收拾,早早生火造飯,莫要讓客官們等急了……!”

話音落,身著灰色布袍的老太太,引著任也便走進了客棧之中。

燈火明亮的大廳內,任也扭頭望去,見到室內已經有六個人,四男兩女,并且大家都是獨自坐一張桌,相互沒有交流。

“客官,您隨便找一張桌坐下,稍等一下,客房很快便騰出來。”老太太笑著招呼了一聲任也。

任也站在門口,眼角余光感受到那六個人都在打量自己,但他卻目不斜視,直接挑了一張靠近門口的桌子坐下。

“踏踏!”

話音剛落,一位壯漢臉色極為難看地走進了客棧,罵罵咧咧地說道:“果然上不了山,今晚只能在這兒住。”

任也循聲望去,見到來人是一位臉上有刀疤的男子,大概三十多歲,身材很壯碩。

老太太笑著看向他:“您又回來了?”

“不回來怎么辦,去死嘛?!” 壯漢話語梆硬,臉色極其難看地找了一張桌子坐下。

任也看了他兩眼,沒有吭聲。

就在這時,不遠處的一位女子,輕聲問道:“你去過山上的路了,看見什么了?”

話音落,包括任也在內的眾人,都齊刷刷地看向了刀疤男。

“呵!”

刀疤男冷哼了一聲:“……我看見了……成千上百的無頭之人,背著籮筐,拿著開山的工具,向入墓之路走去。”

眾人聽到這話,不由得心里冒起一陣寒氣。

“呵,扯淡吧。”一位江湖草莽打扮的男子,不屑地回了一句。

“愛信不信。”刀疤男雖然語氣很硬,但端著茶杯的手,卻一直在顫抖著。

聽到這兩句交談后,任也已經證實,目前大廳內坐著的這八個人,應該都是玩家,唐風,李彥,還有王妃,可能都在這里。

……

滬市。

任大國坐在家里,穿著清涼的大褲衩,跨欄背心,正吸著煙,看著電腦屏幕。

兒子跟著辦案單位走了,女兒也回了學校,家里又只剩下自己了……

老爹叼著煙,伸手拿起鼠標,準備瀏覽一下高鐵的票務信息,買兩張去京都的票。

今天晚上,一位許久未聯系的朋友,叫老爹去京都一趟,談一下工作上的事兒,而他已經答應了。

“叮咚!”

就在老爹瀏覽票務信息的時候,門鈴聲響起。

他愣了一下,起身掐滅煙頭喊道:“來了!”

剛剛訂了一份外賣,老爹以為是送餐的來了,一邊打著哈欠,走到客廳,伸手就推開了房門。

室外,閆多多,黃維一同出現。

“大哥!”

“叔!”

倆人分別喊出了不同的稱呼。

老爹愣了一下:“哎呦,兩位領導來了?快快,請進!”

“好。”

二人點頭,在門廳換了鞋后,就一塊走進了任家。

老爹關上門,立即問道:“出什么事兒了嘛,是不是我兒子……?!”

“哦,沒有沒有。”閆多多知道對方心里擔心什么,連連擺手:“小任什么事都沒有,我們來……是有個事跟您商量。”

“怎么了?”老爹問。

“是這樣的,我們單位的領導,特意問過小任家里的情況,”閆多多如實回道:“我也把他的信息匯報了一下。上層就問我,您最近和慶寧,有沒有想去京都旅游的打算?如果想去的話,我們這邊可以安排,包含一切費用。”

任大國表情木訥:“為什么突然安排我們公費旅游?”

閆多多本想撒謊,但后來想了一下,還是直言說道:“首先,您不要多想和擔心哈。上次出了事兒之后,我們大家都很緊張,雖然這犯罪嫌疑人已經抓了好幾個了,但畢竟還有漏網之魚。我們請您去京都,主要是因為那邊的安全性更高一點,順便還可以旅旅游,逛一逛。當然,這要看您自己的意愿,如果您不想去,在滬市這邊也可以。”

任大國眨了眨眼睛:“我還……真有去一趟京都的打算。”

閆多多本以為這個要求,會讓任大國炸毛,多想,但一聽他這么說,心里瞬間樂開了花:“那您女兒,也愿意一塊去嘛?”

“她還要上課,我問問吧。”任大國熱情地招呼道:“來來,你們先坐,我給她打個電話。”

“好,好。”

二人點頭,走向了沙發。

……

清涼山,有間客棧。

任也等待了沒多一會,便又見到有三人,依次進入了客棧。

這時,大廳內正好有十一個人。

老太太從外面走進來,笑著說道:“我這客棧,只有十一間房,既然人已經滿了,那今晚便不再接待其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