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網 > 星痕之門 > 第七十一章 點菜

燈火明亮的客棧內,共有十一張桌子,也恰巧坐著十一位客人。

任也坐在靠近門口的位置,雙眼緩緩掃視一圈,發現算上自己在內,大廳內總共有七位男客,四位女客。

沒錯了,清涼府星門中的十一名玩家,應該都到齊了。

并且根據之前那個刀疤臉的話來看,他之前是沒打算在客棧留宿的,而是選擇了單獨上山,只不過墓門沒摸到,卻看到了一群無頭之人……

也就是說,今晚所有玩家都必須在客棧留宿,無法單獨行動。

“鐺啷啷……!”

正在任也思考間,客棧外傳來響動,那名個子不足一米三的小侏儒,頂著一口大鍋率先了走了進來。

在其身后,那對少年少女,也扛著碩大的籠屜和一些柴火走了進來。

任也循聲望去,當雙眼看到那對臉蛋通紅的少男少女時,莫名感覺后脖頸冒起了涼風。

在燈火的映射下,二人身上穿著的衣服顏色太過鮮艷,而且小臉慘白,臉蛋通紅……這怎么看,都像是給死人燒的童男童女,總之不像是正常人。

三人穿過客棧前廳,便進了只有一簾之隔的灶間。沒多一會,叮叮當當的聲音響起,他們似乎開始生火造飯。

前廳內,十一個人都坐在各自的位置上,誰都沒有率先開口講話,大家都很謹慎。

“刷!”

就在這時,一陣涼風吹過,門口那位老太太,親手關上了客棧的正門,并笑著轉身說道:“各位客官,我是這間客棧的掌柜。你們可以叫我徐娘。”

眾人抬頭望向她,依舊沒有任何回應。

白發蒼蒼的徐娘,背著手,身材佝僂的走向前廳中央,話語很慢的說道:“人都有貪欲,我知道各位為何而來,也知道你們想在“安平長公主墓中”得到些什么。只不過,這凡人一世,勞身勞命,是為柴米油鹽;商賈拋家舍業,游走神州,更為那金銀財寶……天下沒有免費的餐食,想要得到,必然要有所付出。諸位既然來了,那便生死各安天命吧。”

這老太太的話很不吉利,大家臉色也都不太好看。

挑燈下,徐娘緩緩轉身,蒼老的臉頰上泛著微笑:“年輕時,老身曾有幸聽過一件,關于安平長公主的趣事。靖靈帝三十五年,靈帝曾擺架出游川府,而身為靈帝最喜愛的安平公主,自然一同前往。

那一天大雨過后,皇帝的車輦停在了一處叫做青蓮鄉的地界,而生性活潑的安平公主閑來無事,恰巧聽說這里舉辦詩詞燈會,便偷偷喬裝打扮,帶著貼身婢女前去赴會。

川府之地,人杰地靈,五顏六色的挑燈,將青蓮鄉點綴的如同仙境一般。

熱鬧的集市,人來人往,才子云集,好不熱鬧。

安平公主自小便熟悉琴棋書畫,更善公馬齊射,雖是女子,卻有著不輸男兒的胸襟與才華。

她自集市北入長街,一路走走停停,竟連破十二道燈謎,作詩一首,令一種才子汗顏,也引得當地百姓紛紛叫好。

正當安平公主內心歡喜,有些許得意之時,卻見到一位身著白色長衫,面冠如玉,劍眉入鬢,手提三尺青鋒劍的書生,自集市南入長街,一連破解十八道燈謎,作詩三首,拔得當晚燈會的頭籌。

那男子一襲白衣勝雪,拔得頭籌后,竟將青蓮鄉府贈予賞銀,揚天而撒,只飲一壺烈酒離去。

她自街北而來,他自向南而去……

二人擦肩而過,只一眼相望,安平公主便卻對這個持劍書生,一見傾心。

后稍稍打聽,安平公主得知此人叫李慕,出身寒微,卻才華橫溢,劍術造詣更是登峰造極,有川府第一劍仙的美譽。

自此,那年芳齡十五的安平公主,情竇初開,心中暗生情愫……

她欣賞李慕身上的那份灑脫,那份才氣,以及常人難以企及的聰慧”

老太太口齒伶俐的講了一個小故事,并雙眼充滿期望的看向了眾人,似乎希望他們得到點什么啟示。

“好踏馬狗血的故事!”坐在前廳南側的那位刀疤臉漢子,撇嘴說道:“白富美愛上窮屌絲,現在這種劇,狗都不拍了!!我看這個星門的門眼,文化水平一般。”

老太太瞳孔收縮的看了他一眼,沒有吭聲。

就在這時,另外一個書生打扮的男子,卻輕笑著說道:“呵,我覺得,星門不會無緣無故的給你講這么個破故事。這應該跟接下來的任務有關,或者是……入墓后的某種提示?”

這話一出,屋內不少人都點了點頭。

“這個書生說對了。我也覺得……公主喜歡聰明人。”任也在心里嘀咕道:“這一關的考驗,跟這個有……!”

“關于安平長公主的趣事,便講到這里。”就在這時,老太太再次出口打斷:“今晚開餐前,老身也為各位客官出一道題,那就是——為你最喜歡的人點一道菜。”

眾人聽到這話,紛紛抬頭看去。

“我馬上會為大家發一個字牌,以1-11排序,每人的字牌決定你們今晚住在幾號房。各位客官拿到字牌后,就可在紙條上寫下你最喜愛的人是幾號。”老太太雙眸略有些興奮的說道:“不過,老身有一個要求。從現在開始,各位客官不能講話,也不能離開自己的座位。最終,被點菜最多的客官,將會贏得勝利,也會得到老身準備的一樣禮品。”

“時間限定,一炷香。一炷香內,必須選出你最喜歡的人。”老太太瞇著眼補充道。

眾人聽到這個規則后,瞬間相互對視了一眼,大家臉上的表情都很古怪。

任也直勾勾的盯著老太太,心里的第一想法是,這一關要靠隊友!

很簡單的題面,不談什么喜不喜歡這事兒,這游戲規則就是,十一個投票,然后得票最多的人,就可以獲得這一關的勝利,并且得到老太太的獎勵。

任也迅速在心里估算了一下,自己最多能得多少票。

李彥一票,唐風一票,王妃一票,劉紀善一票。

這是最理想的結果,但問題是,老太太規定大家都不能講話,也不能離開自己所在的位置,并且目前所有玩家應該都易容了,彼此不想認……

那即是自己想要歸票,也做不到啊!

怎么才能讓唐風,李彥等人認出自己呢?勁使大了肯定不行,容易被其它玩家猜出身份,勁使小了也不行,因為給不出準確信息,那就不要瞎搞,容易誤導隊友。

就在這時,那名看著很聰明的書生男子,突然重重瞧了瞧桌面。

老太太扭頭看向他,投去詢問的目光。

書生男子很謹慎,沒有立馬回話,而是指了指自己的嘴,表情很著急。

老太太直接搖了搖頭:“這位客官,您不可以講話了。但我明白您的意思,您也可以為自己點菜。”

“呼!”

這位聰明的書生,替大家證實了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那就是——自己還可以投自己。

題面一出,室內都安靜了下來,眾人或是在思考,或是在掃視,似乎在尋找隊友。

任也低頭沉思,如果自己可以投自己的話,那他最多能得五票,但這不具備穩贏的條件。

屋內有11人,最高票數一定是11票。

但這種結果,是非常極端的猜想,幾乎是不可能出現,因為大家易容后,是單獨來的客棧,隊友之間肯定是相互不認識的,進屋后,眾人也沒有單獨交談的機會。

也就是說,起碼在這一刻,大家心里都不確定誰是自己的隊友,而在接下來的游戲中,只能通過肢體動作,或是暗示,來提醒隊友歸票。

也就說,如果通知不明白隊友,很可能會出現,兩票就獲勝的情況。

這一點,對所有玩家來講,無疑都是公平的。

思考間,那名童女從灶房走出,拿著十一面寫著繁體字的桌牌,隨機擺在了眾人的面前。

桌牌很大,幾乎是跟靈位牌一樣的大小,所以眾人是什么數字,大家都可以看見。

任也掃了一眼自己的,是五號。

老太太走到柜臺內,查了一炷香,笑吟吟的看著眾人,提示大家可以開始了。

安靜!

短暫的安靜過后!

那名書生突然有了一點點異常舉動,他拿起竹筒內的筷子,開始沿著桌面輕巧,很有節奏感。

不遠處,一名女子也抬起了手臂,從懷中抽出一本名為《天陰女子劍陣》的秘籍,擺在了桌子的右上角。

她的斜對面,一個長相丑陋且肥胖的男子,從袖口中拿出一本三字經,放在了桌子中央。

“啪啪!”

緊跟著,又有一名女子,起身抻了個懶腰。

任也望著眾人的舉動,心里已經猜出來,大家都在對暗號。

不過他沒急,只雙眼盯著那炷香,仔細的估算著剩下的時間。

不用想,任也肯定是想要爭贏的,原因也很簡單。這個星門的玩法是,大家在入墓之后,都是不能使用神異的,那老太太贈予的禮品,肯定是有助力作用的,能拿到,就會為自己陣營爭取到優勢。

可是該怎么通知隊友呢??!

如果想要贏,那就要最大程度的歸票到自己身上,可是不能說話……又該怎么辦?

靠肢體動作的話,那就必須要想一個,敵對陣營不知道,但自己所有隊友都知道的……動作。

片刻后,任也額頭已經泛起了汗珠。

就在這時,坐在最里側的一名女子,在看見大家都有動作后,才慢悠悠的從懷中掏出一本書籍,輕巧的放了桌面上。

燈火照射下,這本書籍的名字非常清晰——草堂本紀。

大家紛紛看了一眼這本書,隨后都默不作聲的收回了目光。

又過了好一會,老太太輕聲催促道:“時間不多了啊,各位客官。”

“刷!”

話音剛落,任也突然拔掉了自己的靴子,以及臭烘烘的布襪子……最終,將右手輕輕的摸向了腳掌。

這個操作,把在場所有人都驚呆了,大家紛紛看向他,有人一臉迷茫,有人看著他的動作,瞳孔中慢慢泛起了驚喜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