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網 > 新婚老公不孕不育我卻懷孕了 > 第830章 送不出去的禮物
    陸映雪被調查的消息,是捂不住的!喬惜海城醫館被燒的事情也瞞不住,此時許多人才知道原來喬惜與陸映雪針鋒相對,是為了那一條人命。陸家的事駭人聽聞!陸家樹倒猢猻散,中醫堂也關門大吉了。那些曾經依附陸家的中醫絕口不提自己和陸家的關系,而沈玄知更是報案,說陸家當年設計害死了他父親。一樁樁,一件件。調查了半個月才算是取證完成,移交到了法院審理。陸家的事影響很大,走的程序也特別快。法院公開審理那一日。幾乎有頭有臉的人都到齊了,想要看看這好不容易擠進四大家族之一的陸家最后的掙扎。法院門口停著一大堆的豪車,宛若宴會一般的排場。那臺階很長很長。穿著光鮮亮麗的貴婦千金以及那些紈绔公子哥都紛紛到來,他們其中有仰慕陸映雪的,也有憎恨她的。但時人多有一些落井下石的想法。裴家和鐘家也有人到了。裴乾的身邊跟著一個活潑靚麗的小姑娘,他的臉上還有些不情愿呢。只是大哥說了,陸家倒了就更要聯合該聯合的勢力,一定要他和鳳家那丫頭搞好關系,爭取早日拿下這樁婚事!他這才打電話約鳳南汐出門,結果人家不想去吃飯看電影,說要來法院看熱鬧。裴乾只能過來。只是一來就看到一個芝蘭玉樹光風霽月的男人。他從鼻孔里發出了不屑聲。這可是他們裴家的敵人!鳳南汐站在他旁邊故意拱火:“他長得比你好看。”“你什么眼神?”“正常人的眼神。你看那么多姑娘都在看她,有幾個在看你呀?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鳳南汐你可別忘了和誰站在一起。他現在不過是個茍延殘喘的棄子,鐘大少給他留面子才沒有將這條狗給趕出去。你們鳳家回國想要立足腳跟,還得看我們裴家。長得好有什么用,繡花枕頭一個!”鳳南汐翻了個白眼,這些話她都聽出繭子了。要不是收了別人的錢,才不陪著這智障演戲呢。一個月一千萬呢,誰能出得起這種價!還不用動腦子寫代碼。鳳南汐環抱著雙手,邁著步子走了過去。“喂,你去哪里!”“看到我鳳家的救命恩人,過去慰問一聲。”鳳南汐徑直朝著霍家的車子走過去。裴乾跳腳:“那也是我們的敵人!氣死我了,你自個兒看熱鬧吧!”說完他氣沖沖開車走了,也顧不得他大哥的叮囑。反正這鳳家也翻不出什么風浪來。敵人敵人!敵你大爺!鳳南汐嘴巴都翹上天了,裴家還好不是裴乾當家,否則肯定玩完!不過聰明玩意也不會淪落到聯姻實現價值。這話,仿佛把自己都給罵進去了!果然和蠢貨待久了就容易變蠢,她要去仙女身邊吸收點靈氣。喬惜和霍行舟剛從車內下來,就看著一個滿是活力嬌俏的少女迎面走來,笑盈盈地喊了一聲:“喬姐姐。”還挺自來熟的。她不認識面前的人,只得轉頭看向霍行舟。以為這是他哪里認識的朋友的妹妹。“鳳家大小姐,傳聞和裴家聯姻那個。”聽霍行舟這么一說,喬惜就更納悶了。她和這位鳳家大小姐可沒有交集,霍家與裴家更是不對付。只見鳳南汐走到了她的身邊,那雙眼睛干凈純澈:“喬姐姐,我是替我哥哥來謝謝你。”她從包里拿出了一個首飾盒,明顯是已經準備好的。里面是一顆澳白大珍珠的吊墜,這珍珠雖然只有一顆,但價值也不低。最主要的是這顆珍珠真的很襯喬惜的氣質。而且鳳南汐也是受人所托。“義診那天是我和我哥哥回國,他遭到車禍意外。醫生說幸好救治及時,不然他的腿就要保不住了。我回來這么久,應該和家里人登門道謝的,不過我家情況混亂,幸好今天我運氣好遇到你了。”鳳南汐說得很自然,臉上也沒有諂媚。不過喬惜不會收那份禮,只說:“這是我的本分,沒道理收你禮物。”“我是特意買的,我覺得這款吊墜很襯你的氣質。而且我還有另一件麻煩事,想拜托你呢。”這可是金主爸爸喜歡的人,她得識時務。鳳南汐心中是有些小聰明的,但并沒有什么壞心思。“什么事?”“我哥的腿還沒養好,我想請您再給看看。”喬惜不知道對方葫蘆里賣的是什么藥,一時猶豫沒有答應。她是代表裴家,還是代表了鳳家呢。霍行舟淡淡地說道:“他的傷請其他醫生看看就是,骨折而已。這禮物,也收回去吧。”說完,他扶著喬惜走上了臺階。鳳南汐拿著那顆沒送出去的珍珠,有些可惜。這么好的珍珠沒送出去呢。她都不好交差。鳳南汐回頭看了一眼,裴乾那蠢貨已經走了。她冷哼了一聲,余光掃到那年輕俊美的身影便跟了過去。走到僻靜的地方。鳳南汐才揚聲喊道:“鐘少,別裝了。你不是故意引我來這里的嗎?”那人停下腳步,轉過身看她。準確地來說,應該是看她手中的那個首飾盒。鳳南汐將首飾盒給他:“沒送出去,你的心上人警惕得很。你讓我送禮,是不是有點欠考慮了?我和裴家走得那么近,人家肯定懷疑我是不是別有用心呀。”鐘意垂眸看著首飾盒。里面的大珍珠是他從拍賣行找來的,因為年少一句戲言。鄉下的泥潭里總是有些河蚌,小孩也存著開蚌取珍珠的幻想。有一日還真的讓他們找到了一顆扁扁小小的珍珠,劣質得很,連正經的米珠都夠不上。那時他說等長大后要尋最好的珍珠送她。這顆珍珠的品相是完美的,拍賣價比鉆石還貴,十分稀有。他直接送,會讓喬惜為難,只怪霍行舟那個吃醋精。于是想了一個迂回的辦法,讓鳳南汐去試試。可還是沒送出去。鳳南汐又將首飾盒往前推了推:“物歸原主,這份錢我賺不到。”送一顆珍珠,給她一百萬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