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網 > 玄學王妃算卦靈禁欲殘王寵上癮 > 1251:我配你綽綽有余
  耿長山的身體僵硬。

  他的眼睛如同一潭寒水,冷徹肺腑。

  他抓起紀玥的手。

  修長白皙,手指如玉般晶瑩。

  他輕笑著:“主人,看來你發現了。”

  吻,落在她的手背上。

  紀玥眸中一片血紅,腦中隨之一轟。

  “你這混蛋!”她氣急敗壞,勃然大怒。

  想教訓這個不知高低的器靈,卻被耿長山快一步掐訣控住她的身體,讓她動彈不得。

  兩人徹底扯下這層薄紗。

  耿長山如釋重負,朝著她笑了笑。

  “以前我在你身邊的時候,我就想著我能這樣永遠陪伴著你,與你一道廝殺,聽你差遣,我便覺得很高興。”

  “后來,我就討厭你使用別的魔器,不想你打造新的魔器。”

  “我發現了,我喜歡你,主人,我喜歡你。”

  “可我知道你心中惦記著昊天,你是不可能將我放在心中的……”

  “我只敢在你入睡時與你親近,大概你發現了,所以才將我丟棄,是不是?”

  紀玥死死地盯著他,眼里盡是憤恨:“你作為器靈,竟然對自家主人起了這樣的心思!我只怪我當日念著你是我一手打造出來的,沒舍得將你毀滅,才釀造今日之禍。”

  耿長山聽了卻難得興奮高興起來。

  他繼續緊握著紀玥的手,再是摸了摸她的臉頰。

  “主人,這是不是說明,你還是在意我的。”

  紀玥一陣惡寒,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別碰我!”

  這些話已經無法給耿長山造成傷害了,他笑意加深。

  “我現在已不是器靈,我是昇陽部的族長,是血統純正的魔族修羅。”

  “阿玥,我如今配你,綽綽有余。”

  紀玥的白眼幾乎翻上天了。

  她給了他致命一擊:“你這張臉這么丑,也敢說配得上我?”

  耿長山面容一僵。

  他道:“阿玥,無論多好的容顏都會有蒼老的一天,但我這顆真心會永恒不變。”

  “……”紀玥幾乎要吐出來了。

  若被這個器靈所沾染,她所有的驕傲都會毀之一旦!

  就好比是兒子把娘辦了那種感覺,還不如死了算!

  紀崇是不靠譜的,她現在唯一能指望的,只有乘風。

  她穩住心神,道:“那你想娶我?”

  耿長山眼睛一亮,緊緊的抓住她的手,“你愿意嗎?”

  “我當乘風是親弟弟,怎么都要他回來參加我們的婚宴,喝我們的喜酒吧?”紀玥決定再次忍辱負重。

  只要把乘風弄回來,她就還有機會。

  然而耿長山曾經與她并肩作戰多年,豈會不知道她的心思。

  他面色一冷,慢聲說道:“你別指望了。我讓他去玉林部殺自己那兩個哥哥,無論他成不成功,他都回不來了。”

  紀玥瞪大眼睛,“你真是瘋了!你怎么能做出這樣的事情來!”

  乘風一旦動手,下場難料!

  耿長山陰惻惻笑了笑,“阿玥,這塊石頭影響你太多,你以前慣會用這樣的計謀去折磨人的。而你現在卻說我瘋了……我都是跟你學的呀。”

  每一個字,都扎在紀玥的心頭。

  她知道,乘風是為了她,才答應耿長山去殺人。

  想到這,她心中像是五味瓶子打翻,酸辣苦甜什么味兒都有。

  見她傷心不忍的模樣,耿長山醋意翻滾,眸子深的似是一口井。

  “阿玥,以后我做你的刀。”

  “你想要的,我都會幫你得到。”

  “他死局已定,你就別再惦記他了。”

  紀玥卻忽的嗤笑一聲。

  眼底一片冰冷和鄙夷。

  “你在我身邊那么久,只學到了皮毛。”

  耿長山一愣。

  他被紀玥丟棄過,最受不了的就是她的輕看。

  他咬牙道:“并不是!”

  “你只猜到我想讓乘風做我的刀,卻不知我別的打算。”紀玥對他一臉鄙夷,“你知不知道,你現在壞我大計!”

  聽見她的訓斥和鄙夷,耿長山雖有些氣惱,但更多的是興奮。

  就好似回到了從前。

  主人也是用這樣的口吻跟他說話。

  耿長山問道:“你還有什么打算?”

  紀玥不想乘風去殺兄弟,也不想兄弟傷害了乘風,只能道:“當初我被胤祈封印,是用計謀才得以逃脫出了一縷魔魂,寄身于這塊五彩神石之中。我想奪回自己的真身,恢復真正的力量,而乘風是神魔血脈,用他來獻祭開啟魔陣,極有可能破開胤祈的封印。”

  耿長山聽著聽著,笑意越發濃烈。

  這才是他的主人!

  激動之間,他還熱淚盈眶了。

  “主人,原來如此!你早該與我說明白!”

  原來她不是真心待乘風的。

  他的心瞬間就順暢了,什么郁悶都沒了。

  紀玥寒著臉,道:“謀大事,最重要的是沉得住你。我不確定你是否相助于我,我為何要將這些說出來?”

  耿長山的臉不由得紅了,目光期待。

  “所以,主人現在信任我了嗎?”

  紀玥道:“事情都到這個份上,我只能選擇相信你,好讓你去阻止!”

  原以為耿長山會有行動,誰知他接著就說:“主人,其實你不拿回真身也是好的。”

  “你說什么?”紀玥難以置信。

  耿長山眸光幽深,似乎想到了什么痛苦的事情,眉心微蹙。

  “我說了,我嫉妒小斧頭,也嫉妒月光環,更嫉妒通天魔鏡!”他忽的發怒,聲音凜然,“若你拿回真身,你還怎會看我一眼?你定會又要火急火燎的去打造別的魔器!將我丟棄在一邊!”

  說到最后,他大口大口的喘著氣。

  而后,他更是語氣蒼涼,說了一句:“不,你定是要滅了我,你不會留著我。”

  紀玥心想,你這貨果然了解我。

  小乘風,我可盡力了,你別怪我。

  ——

  玉林部。

  當年一戰,玉林部可沒剩幾個成年人。

  再加上能修煉的魔族血脈本就長得緩慢,就算過了五年,那幫小孩也沒怎么長高。

  只是玉林部這幾年需要他們支撐,他們在修煉上是一刻都不敢耽擱。

  這里頭就數溫璟最出色,小小年紀,已是魔靈境界了。

  此時,云俞白帶著永寧和阿燼與溫璟見面,介紹身份。

  這兄弟兩第一次來魔域,別提有多興奮了。

  魔域與凡界有很大的差別,此處沒有靈樹靈氣,只有魔氣。

  溫璟看了看他們,有些驚訝,道:“他們有修羅王族血脈,怎么跟普通的魔族孩子一樣?”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