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網 > 馴養姜音裴景川 > 第663章 吃嫩草
    裴景川問完就收嘴了()?(),“不對。”姜音坐在他腿上()?(),仰著腦袋故作天真地問()?(),“怎么不對啦老公。”裴景川笑看著她⊕()⊕[(.)?⊕??⊕()?(),“顧總原計劃不是要在這玩一個月?”“啊對。”姜音想起不給退的。”裴景川,“那點錢對顧總來說算什么,他又不在乎,他在乎的是要在這玩開心,暢暢快快地玩一個月。”“是的是的。”“那就先買我們倆的。”“好的老公。”裴景川最喜歡她演癡呆的樣子,伸手捏了一把她的臉,訂購機票。但是明天的機票已經沒有了。“哦豁。”姜音挑眉,“明天回不去了。”裴景川不急,“那就再玩兩天。”顧宴舟耐不住了,“就買明天的,幫我也買一張。”裴景川語氣輕快,“不玩了?”顧宴舟冷嗤一聲,“這兒玩膩了,我換個地方玩。”“那我們不同路,我們是回北城。”“我也回北城,我拿點東西。”“拿下唐芮相親對象的狗命?”“……”說對了。但他不承認。姜音不逗他了,晃了晃裴景川的胳膊,“買吧,就買明天的。”顧宴舟改口,“今晚上還有嗎?”“你怎么不直接長翅膀飛回去。”裴景川查了一圈,明天的機票沒有了,但是有高鐵。“九個小時的高鐵。”裴景川蹙眉,“還不如讓我死。”“九個小時而已怎么了?”顧宴舟激動道,“睡一覺就過去了。”裴景川,“但是也沒票了,得搶,搶了還是站票。”“站票而已,站著睡一覺就過去了。”裴景川表情龜裂,“有一個更快的辦法。”“什么辦法?”“你現在就去死,魂魄飄回去附在唐芮身上,掐死她相親對象。”“……誰告訴我是奔著她回去的。”“……”裴景川腦殼疼,“顧宴舟等你以后死了火化,燒三天三夜你這嘴殼子都完好無損。”姜音哈哈大笑。她道,“快買吧,不然等會就只能找私車開回去了,更累。”搶票這樣的事一般都是葉楊去辦。平日里打電話秒接的人,今天打了兩遍都沒接。“在干什么?”裴景川皺眉。姜音摁住他的手,“說不定在吃飯呢,特助也需要私人時間的,我來說。”第三次的時候,葉楊接了。他氣息不穩,“裴總,有事嗎?”姜音還是第一次聽到葉楊這樣喘氣,不免得想歪,“是不是打擾你什么好事了?”“沒有。”葉楊回答得很快,深呼吸,“太太,有什么事?”姜音快壓不住嘴角了,“想麻煩你搶幾張車票。”“好,買幾個人?”說完,那邊傳來急促的,衣料摩擦的聲音。葉楊立即捂著話筒,拉住她,“婉婉。”聲音模糊,壓得低,但還是被姜音聽到了。“好了葉助理,我的事交代完了,你先忙。”葉楊知道她誤會了,解釋道,“太太,不是你想的那樣。”“我知道你先忙。”“……好。”電話一掛,姜音馬上八卦,“婉婉是誰啊?”裴景川完全陌生,“不知道。”他問,“葉楊的手機丟了?”“不是,是葉楊好像談戀愛了,叫婉婉。”姜音有點好奇,“葉特助一直都清心寡欲的,怎么一下子就吃上了?”裴景川突然想到一個畫面。他查了下最近的新入職花名冊。葉楊屁股下面排著的那個人——林婉婉。“他的助理。”裴景川輕哼,“可以啊,有事助理干,沒事干助理,他也好上這口了。”姜音,“漂亮嗎?”“沒仔細看。”……回到北城后,裴景川休息了一晚上才去的公司。他對工作一向仔細,給別人做的項目都會一一過一遍。最后一份文件看完,裴景川掃了眼旁邊的葉楊。他手指摩擦著唇,正在走神。也像是在回味。“這次你懈怠了不少。”裴景川語氣如常,“雖說完成得也還可以,但是小錯誤多。”葉楊打起精神,“抱歉裴總,下次我一定多注意。”知道他沒談過,裴景川體諒他,“以后你一周兩天假就可以不用管我了,約會去吧。”葉楊微愣,“裴總,我沒談,那天太太誤會了。”“哦,炮友?”裴景川嘖了一聲,“我記得她是實習生,二十歲出頭,比你小了至少九歲,你這一口嫩草吃得,心不虛么?”“不是!”葉楊急忙反駁,“什么都不是。”就只是那天公司停電,兩人不小心擦槍走火,接了個吻而已。把人家嚇得不行。這幾天他都活在懊悔中。裴景川不多過問,“忙去吧,我剛才的話作數,你自己看著安排。”葉楊走后,裴景川忙自己的。忙到中午下班,裴景川離開辦公室的時候下意識往旁邊看了看。特助的辦公室大門開了一半,葉楊坐在屬于林婉婉的位置上,正在忙。林婉婉就抱著水站著,“葉特助,我來做就好了,我慢慢學。”“小事情,我順便就做了。”“但,但你做了,我做什么呀。”“下午你再找事做。”裴景川,“……”得了。該助理干的他干了,但助理他沒干上。到底是跟了自己多年的人,裴景川多少有點私心,走過去敲了敲門。葉楊站起身,“裴總。”林婉婉那臉又紅了,抱著杯子往葉楊身邊挪了幾分,小鳥依人似的。“裴總。”裴景川意有所指,“葉特助,你勁兒用錯地方了。”葉楊,“?”裴景川點到為止,轉身離開。他今天中午有約,唐芮邀請他和姜音一塊吃飯,瞧一瞧聯姻對象。坐下之后,裴景川問姜音,“怎么沒見顧宴舟?”“他說不來。”裴景川不信,“不可能不來。”說曹操曹操到。顧宴舟精心打扮過,手里勾一副墨鏡,挽著個女人走進來。一桌子人都沉默了。明明是奔著他們來的,顧宴舟路過的時候還裝模作樣地問一嘴,“這么巧,你們也在這吃飯。”唐芮看向他身邊的女人。之前追他的那個秘書。她深呼吸一口氣,垂頭不語。聯姻的那個男人認識他,站起身問好,“原來是顧總,這么巧,你們是兩個人么?正好有位置,一塊吃吧?”顧宴舟沒跟他握手,擺著架子,“你身邊那位誰啊?”男人謙虛,“女朋友。”唐芮沒反駁。顧宴舟冷笑了一聲,“挺漂亮。”他坐下,“行,今天我請客。”他隨便坐的位置,旁邊就是唐芮。秘書緊跟其后,在他的另一邊坐下。左邊是曖昧的秘書,右邊是藕斷絲連的前任。好一個粉身碎骨的修羅場。裴景川問完就收嘴了,“不對。()?()”姜音坐在他腿上,仰著腦袋故作天真地問,“怎么不對啦老公。()?()”裴景川笑看著她,“顧總原計劃不是要在這玩一個月??()_[(.)???♀?♀??()?()”“啊對。()?()”姜音想起不給退的。”裴景川,“那點錢對顧總來說算什么,他又不在乎,他在乎的是要在這玩開心,暢暢快快地玩一個月。”“是的是的。”“那就先買我們倆的。”“好的老公。”裴景川最喜歡她演癡呆的樣子,伸手捏了一把她的臉,訂購機票。但是明天的機票已經沒有了。“哦豁。”姜音挑眉,“明天回不去了。”裴景川不急,“那就再玩兩天。”顧宴舟耐不住了,“就買明天的,幫我也買一張。”裴景川語氣輕快,“不玩了?”顧宴舟冷嗤一聲,“這兒玩膩了,我換個地方玩。”“那我們不同路,我們是回北城。”“我也回北城,我拿點東西。”“拿下唐芮相親對象的狗命?”“……”說對了。但他不承認。姜音不逗他了,晃了晃裴景川的胳膊,“買吧,就買明天的。”顧宴舟改口,“今晚上還有嗎?”“你怎么不直接長翅膀飛回去。”裴景川查了一圈,明天的機票沒有了,但是有高鐵。“九個小時的高鐵。”裴景川蹙眉,“還不如讓我死。”“九個小時而已怎么了?”顧宴舟激動道,“睡一覺就過去了。”裴景川,“但是也沒票了,得搶,搶了還是站票。”“站票而已,站著睡一覺就過去了。”裴景川表情龜裂,“有一個更快的辦法。”“什么辦法?”“你現在就去死,魂魄飄回去附在唐芮身上,掐死她相親對象。”“……誰告訴我是奔著她回去的。”“……”裴景川腦殼疼,“顧宴舟等你以后死了火化,燒三天三夜你這嘴殼子都完好無損。”姜音哈哈大笑。她道,“快買吧,不然等會就只能找私車開回去了,更累。”搶票這樣的事一般都是葉楊去辦。平日里打電話秒接的人,今天打了兩遍都沒接。“在干什么?”裴景川皺眉。姜音摁住他的手,“說不定在吃飯呢,特助也需要私人時間的,我來說。”第三次的時候,葉楊接了。他氣息不穩,“裴總,有事嗎?”姜音還是第一次聽到葉楊這樣喘氣,不免得想歪,“是不是打擾你什么好事了?”“沒有。”葉楊回答得很快,深呼吸,“太太,有什么事?”姜音快壓不住嘴角了,“想麻煩你搶幾張車票。”“好,買幾個人?”說完,那邊傳來急促的,衣料摩擦的聲音。葉楊立即捂著話筒,拉住她,“婉婉。”聲音模糊,壓得低,但還是被姜音聽到了。“好了葉助理,我的事交代完了,你先忙。”葉楊知道她誤會了,解釋道,“太太,不是你想的那樣。”“我知道你先忙。”“……好。”電話一掛,姜音馬上八卦,“婉婉是誰啊?”裴景川完全陌生,“不知道。”他問,“葉楊的手機丟了?”“不是,是葉楊好像談戀愛了,叫婉婉。”姜音有點好奇,“葉特助一直都清心寡欲的,怎么一下子就吃上了?”裴景川突然想到一個畫面。他查了下最近的新入職花名冊。葉楊屁股下面排著的那個人——林婉婉。“他的助理。”裴景川輕哼,“可以啊,有事助理干,沒事干助理,他也好上這口了。”姜音,“漂亮嗎?”“沒仔細看。”……回到北城后,裴景川休息了一晚上才去的公司。他對工作一向仔細,給別人做的項目都會一一過一遍。最后一份文件看完,裴景川掃了眼旁邊的葉楊。他手指摩擦著唇,正在走神。也像是在回味。“這次你懈怠了不少。”裴景川語氣如常,“雖說完成得也還可以,但是小錯誤多。”葉楊打起精神,“抱歉裴總,下次我一定多注意。”知道他沒談過,裴景川體諒他,“以后你一周兩天假就可以不用管我了,約會去吧。”葉楊微愣,“裴總,我沒談,那天太太誤會了。”“哦,炮友?”裴景川嘖了一聲,“我記得她是實習生,二十歲出頭,比你小了至少九歲,你這一口嫩草吃得,心不虛么?”“不是!”葉楊急忙反駁,“什么都不是。”就只是那天公司停電,兩人不小心擦槍走火,接了個吻而已。把人家嚇得不行。這幾天他都活在懊悔中。裴景川不多過問,“忙去吧,我剛才的話作數,你自己看著安排。”葉楊走后,裴景川忙自己的。忙到中午下班,裴景川離開辦公室的時候下意識往旁邊看了看。特助的辦公室大門開了一半,葉楊坐在屬于林婉婉的位置上,正在忙。林婉婉就抱著水站著,“葉特助,我來做就好了,我慢慢學。”“小事情,我順便就做了。”“但,但你做了,我做什么呀。”“下午你再找事做。”裴景川,“……”得了。該助理干的他干了,但助理他沒干上。到底是跟了自己多年的人,裴景川多少有點私心,走過去敲了敲門。葉楊站起身,“裴總。”林婉婉那臉又紅了,抱著杯子往葉楊身邊挪了幾分,小鳥依人似的。“裴總。”裴景川意有所指,“葉特助,你勁兒用錯地方了。”葉楊,“?”裴景川點到為止,轉身離開。他今天中午有約,唐芮邀請他和姜音一塊吃飯,瞧一瞧聯姻對象。坐下之后,裴景川問姜音,“怎么沒見顧宴舟?”“他說不來。”裴景川不信,“不可能不來。”說曹操曹操到。顧宴舟精心打扮過,手里勾一副墨鏡,挽著個女人走進來。一桌子人都沉默了。明明是奔著他們來的,顧宴舟路過的時候還裝模作樣地問一嘴,“這么巧,你們也在這吃飯。”唐芮看向他身邊的女人。之前追他的那個秘書。她深呼吸一口氣,垂頭不語。聯姻的那個男人認識他,站起身問好,“原來是顧總,這么巧,你們是兩個人么?正好有位置,一塊吃吧?”顧宴舟沒跟他握手,擺著架子,“你身邊那位誰啊?”男人謙虛,“女朋友。”唐芮沒反駁。顧宴舟冷笑了一聲,“挺漂亮。”他坐下,“行,今天我請客。”他隨便坐的位置,旁邊就是唐芮。秘書緊跟其后,在他的另一邊坐下。左邊是曖昧的秘書,右邊是藕斷絲連的前任。好一個粉身碎骨的修羅場。裴景川問完就收嘴了,“不對。”姜音坐在他腿上,仰著腦袋故作天真地問,“怎么不對啦老公。”裴景川笑看著她,“顧總原計劃不是要在這玩一個月?”“啊對。”姜音想起不給退的。”裴景川,“那點錢對顧總來說算什么,他又不在乎,他在乎的是要在這玩開心,暢暢快快地玩一個月。”“是的是的。”“那就先買我們倆的。”“好的老公。”裴景川最喜歡她演癡呆的樣子,伸手捏了一把她的臉,訂購機票。但是明天的機票已經沒有了。“哦豁。”姜音挑眉,“明天回不去了。”裴景川不急,“那就再玩兩天。”顧宴舟耐不住了,“就買明天的,幫我也買一張。”裴景川語氣輕快,“不玩了?”顧宴舟冷嗤一聲,“這兒玩膩了,我換個地方玩。”“那我們不同路,我們是回北城。”“我也回北城,我拿點東西。”“拿下唐芮相親對象的狗命?”“……”說對了。但他不承認。姜音不逗他了,晃了晃裴景川的胳膊,“買吧,就買明天的。”顧宴舟改口,“今晚上還有嗎?”“你怎么不直接長翅膀飛回去。”裴景川查了一圈,明天的機票沒有了,但是有高鐵。“九個小時的高鐵。”裴景川蹙眉,“還不如讓我死。”“九個小時而已怎么了?”顧宴舟激動道,“睡一覺就過去了。”裴景川,“但是也沒票了,得搶,搶了還是站票。”“站票而已,站著睡一覺就過去了。”裴景川表情龜裂,“有一個更快的辦法。”“什么辦法?”“你現在就去死,魂魄飄回去附在唐芮身上,掐死她相親對象。”“……誰告訴我是奔著她回去的。”“……”裴景川腦殼疼,“顧宴舟等你以后死了火化,燒三天三夜你這嘴殼子都完好無損。”姜音哈哈大笑。她道,“快買吧,不然等會就只能找私車開回去了,更累。”搶票這樣的事一般都是葉楊去辦。平日里打電話秒接的人,今天打了兩遍都沒接。“在干什么?”裴景川皺眉。姜音摁住他的手,“說不定在吃飯呢,特助也需要私人時間的,我來說。”第三次的時候,葉楊接了。他氣息不穩,“裴總,有事嗎?”姜音還是第一次聽到葉楊這樣喘氣,不免得想歪,“是不是打擾你什么好事了?”“沒有。”葉楊回答得很快,深呼吸,“太太,有什么事?”姜音快壓不住嘴角了,“想麻煩你搶幾張車票。”“好,買幾個人?”說完,那邊傳來急促的,衣料摩擦的聲音。葉楊立即捂著話筒,拉住她,“婉婉。”聲音模糊,壓得低,但還是被姜音聽到了。“好了葉助理,我的事交代完了,你先忙。”葉楊知道她誤會了,解釋道,“太太,不是你想的那樣。”“我知道你先忙。”“……好。”電話一掛,姜音馬上八卦,“婉婉是誰啊?”裴景川完全陌生,“不知道。”他問,“葉楊的手機丟了?”“不是,是葉楊好像談戀愛了,叫婉婉。”姜音有點好奇,“葉特助一直都清心寡欲的,怎么一下子就吃上了?”裴景川突然想到一個畫面。他查了下最近的新入職花名冊。葉楊屁股下面排著的那個人——林婉婉。“他的助理。”裴景川輕哼,“可以啊,有事助理干,沒事干助理,他也好上這口了。”姜音,“漂亮嗎?”“沒仔細看。”……回到北城后,裴景川休息了一晚上才去的公司。他對工作一向仔細,給別人做的項目都會一一過一遍。最后一份文件看完,裴景川掃了眼旁邊的葉楊。他手指摩擦著唇,正在走神。也像是在回味。“這次你懈怠了不少。”裴景川語氣如常,“雖說完成得也還可以,但是小錯誤多。”葉楊打起精神,“抱歉裴總,下次我一定多注意。”知道他沒談過,裴景川體諒他,“以后你一周兩天假就可以不用管我了,約會去吧。”葉楊微愣,“裴總,我沒談,那天太太誤會了。”“哦,炮友?”裴景川嘖了一聲,“我記得她是實習生,二十歲出頭,比你小了至少九歲,你這一口嫩草吃得,心不虛么?”“不是!”葉楊急忙反駁,“什么都不是。”就只是那天公司停電,兩人不小心擦槍走火,接了個吻而已。把人家嚇得不行。這幾天他都活在懊悔中。裴景川不多過問,“忙去吧,我剛才的話作數,你自己看著安排。”葉楊走后,裴景川忙自己的。忙到中午下班,裴景川離開辦公室的時候下意識往旁邊看了看。特助的辦公室大門開了一半,葉楊坐在屬于林婉婉的位置上,正在忙。林婉婉就抱著水站著,“葉特助,我來做就好了,我慢慢學。”“小事情,我順便就做了。”“但,但你做了,我做什么呀。”“下午你再找事做。”裴景川,“……”得了。該助理干的他干了,但助理他沒干上。到底是跟了自己多年的人,裴景川多少有點私心,走過去敲了敲門。葉楊站起身,“裴總。”林婉婉那臉又紅了,抱著杯子往葉楊身邊挪了幾分,小鳥依人似的。“裴總。”裴景川意有所指,“葉特助,你勁兒用錯地方了。”葉楊,“?”裴景川點到為止,轉身離開。他今天中午有約,唐芮邀請他和姜音一塊吃飯,瞧一瞧聯姻對象。坐下之后,裴景川問姜音,“怎么沒見顧宴舟?”“他說不來。”裴景川不信,“不可能不來。”說曹操曹操到。顧宴舟精心打扮過,手里勾一副墨鏡,挽著個女人走進來。一桌子人都沉默了。明明是奔著他們來的,顧宴舟路過的時候還裝模作樣地問一嘴,“這么巧,你們也在這吃飯。”唐芮看向他身邊的女人。之前追他的那個秘書。她深呼吸一口氣,垂頭不語。聯姻的那個男人認識他,站起身問好,“原來是顧總,這么巧,你們是兩個人么?正好有位置,一塊吃吧?”顧宴舟沒跟他握手,擺著架子,“你身邊那位誰啊?”男人謙虛,“女朋友。”唐芮沒反駁。顧宴舟冷笑了一聲,“挺漂亮。”他坐下,“行,今天我請客。”他隨便坐的位置,旁邊就是唐芮。秘書緊跟其后,在他的另一邊坐下。左邊是曖昧的秘書,右邊是藕斷絲連的前任。好一個粉身碎骨的修羅場。裴景川問完就收嘴了,“不對。”姜音坐在他腿上,仰著腦袋故作天真地問,“怎么不對啦老公。”裴景川笑看著她,“顧總原計劃不是要在這玩一個月?”“啊對。”姜音想起不給退的。”裴景川,“那點錢對顧總來說算什么,他又不在乎,他在乎的是要在這玩開心,暢暢快快地玩一個月。”“是的是的。”“那就先買我們倆的。”“好的老公。”裴景川最喜歡她演癡呆的樣子,伸手捏了一把她的臉,訂購機票。但是明天的機票已經沒有了。“哦豁。”姜音挑眉,“明天回不去了。”裴景川不急,“那就再玩兩天。”顧宴舟耐不住了,“就買明天的,幫我也買一張。”裴景川語氣輕快,“不玩了?”顧宴舟冷嗤一聲,“這兒玩膩了,我換個地方玩。”“那我們不同路,我們是回北城。”“我也回北城,我拿點東西。”“拿下唐芮相親對象的狗命?”“……”說對了。但他不承認。姜音不逗他了,晃了晃裴景川的胳膊,“買吧,就買明天的。”顧宴舟改口,“今晚上還有嗎?”“你怎么不直接長翅膀飛回去。”裴景川查了一圈,明天的機票沒有了,但是有高鐵。“九個小時的高鐵。”裴景川蹙眉,“還不如讓我死。”“九個小時而已怎么了?”顧宴舟激動道,“睡一覺就過去了。”裴景川,“但是也沒票了,得搶,搶了還是站票。”“站票而已,站著睡一覺就過去了。”裴景川表情龜裂,“有一個更快的辦法。”“什么辦法?”“你現在就去死,魂魄飄回去附在唐芮身上,掐死她相親對象。”“……誰告訴我是奔著她回去的。”“……”裴景川腦殼疼,“顧宴舟等你以后死了火化,燒三天三夜你這嘴殼子都完好無損。”姜音哈哈大笑。她道,“快買吧,不然等會就只能找私車開回去了,更累。”搶票這樣的事一般都是葉楊去辦。平日里打電話秒接的人,今天打了兩遍都沒接。“在干什么?”裴景川皺眉。姜音摁住他的手,“說不定在吃飯呢,特助也需要私人時間的,我來說。”第三次的時候,葉楊接了。他氣息不穩,“裴總,有事嗎?”姜音還是第一次聽到葉楊這樣喘氣,不免得想歪,“是不是打擾你什么好事了?”“沒有。”葉楊回答得很快,深呼吸,“太太,有什么事?”姜音快壓不住嘴角了,“想麻煩你搶幾張車票。”“好,買幾個人?”說完,那邊傳來急促的,衣料摩擦的聲音。葉楊立即捂著話筒,拉住她,“婉婉。”聲音模糊,壓得低,但還是被姜音聽到了。“好了葉助理,我的事交代完了,你先忙。”葉楊知道她誤會了,解釋道,“太太,不是你想的那樣。”“我知道你先忙。”“……好。”電話一掛,姜音馬上八卦,“婉婉是誰啊?”裴景川完全陌生,“不知道。”他問,“葉楊的手機丟了?”“不是,是葉楊好像談戀愛了,叫婉婉。”姜音有點好奇,“葉特助一直都清心寡欲的,怎么一下子就吃上了?”裴景川突然想到一個畫面。他查了下最近的新入職花名冊。葉楊屁股下面排著的那個人——林婉婉。“他的助理。”裴景川輕哼,“可以啊,有事助理干,沒事干助理,他也好上這口了。”姜音,“漂亮嗎?”“沒仔細看。”……回到北城后,裴景川休息了一晚上才去的公司。他對工作一向仔細,給別人做的項目都會一一過一遍。最后一份文件看完,裴景川掃了眼旁邊的葉楊。他手指摩擦著唇,正在走神。也像是在回味。“這次你懈怠了不少。”裴景川語氣如常,“雖說完成得也還可以,但是小錯誤多。”葉楊打起精神,“抱歉裴總,下次我一定多注意。”知道他沒談過,裴景川體諒他,“以后你一周兩天假就可以不用管我了,約會去吧。”葉楊微愣,“裴總,我沒談,那天太太誤會了。”“哦,炮友?”裴景川嘖了一聲,“我記得她是實習生,二十歲出頭,比你小了至少九歲,你這一口嫩草吃得,心不虛么?”“不是!”葉楊急忙反駁,“什么都不是。”就只是那天公司停電,兩人不小心擦槍走火,接了個吻而已。把人家嚇得不行。這幾天他都活在懊悔中。裴景川不多過問,“忙去吧,我剛才的話作數,你自己看著安排。”葉楊走后,裴景川忙自己的。忙到中午下班,裴景川離開辦公室的時候下意識往旁邊看了看。特助的辦公室大門開了一半,葉楊坐在屬于林婉婉的位置上,正在忙。林婉婉就抱著水站著,“葉特助,我來做就好了,我慢慢學。”“小事情,我順便就做了。”“但,但你做了,我做什么呀。”“下午你再找事做。”裴景川,“……”得了。該助理干的他干了,但助理他沒干上。到底是跟了自己多年的人,裴景川多少有點私心,走過去敲了敲門。葉楊站起身,“裴總。”林婉婉那臉又紅了,抱著杯子往葉楊身邊挪了幾分,小鳥依人似的。“裴總。”裴景川意有所指,“葉特助,你勁兒用錯地方了。”葉楊,“?”裴景川點到為止,轉身離開。他今天中午有約,唐芮邀請他和姜音一塊吃飯,瞧一瞧聯姻對象。坐下之后,裴景川問姜音,“怎么沒見顧宴舟?”“他說不來。”裴景川不信,“不可能不來。”說曹操曹操到。顧宴舟精心打扮過,手里勾一副墨鏡,挽著個女人走進來。一桌子人都沉默了。明明是奔著他們來的,顧宴舟路過的時候還裝模作樣地問一嘴,“這么巧,你們也在這吃飯。”唐芮看向他身邊的女人。之前追他的那個秘書。她深呼吸一口氣,垂頭不語。聯姻的那個男人認識他,站起身問好,“原來是顧總,這么巧,你們是兩個人么?正好有位置,一塊吃吧?”顧宴舟沒跟他握手,擺著架子,“你身邊那位誰啊?”男人謙虛,“女朋友。”唐芮沒反駁。顧宴舟冷笑了一聲,“挺漂亮。”他坐下,“行,今天我請客。”他隨便坐的位置,旁邊就是唐芮。秘書緊跟其后,在他的另一邊坐下。左邊是曖昧的秘書,右邊是藕斷絲連的前任。好一個粉身碎骨的修羅場。裴景川問完就收嘴了,“不對。”姜音坐在他腿上,仰著腦袋故作天真地問,“怎么不對啦老公。”裴景川笑看著她,“顧總原計劃不是要在這玩一個月?”“啊對。”姜音想起不給退的。”裴景川,“那點錢對顧總來說算什么,他又不在乎,他在乎的是要在這玩開心,暢暢快快地玩一個月。”“是的是的。”“那就先買我們倆的。”“好的老公。”裴景川最喜歡她演癡呆的樣子,伸手捏了一把她的臉,訂購機票。但是明天的機票已經沒有了。“哦豁。”姜音挑眉,“明天回不去了。”裴景川不急,“那就再玩兩天。”顧宴舟耐不住了,“就買明天的,幫我也買一張。”裴景川語氣輕快,“不玩了?”顧宴舟冷嗤一聲,“這兒玩膩了,我換個地方玩。”“那我們不同路,我們是回北城。”“我也回北城,我拿點東西。”“拿下唐芮相親對象的狗命?”“……”說對了。但他不承認。姜音不逗他了,晃了晃裴景川的胳膊,“買吧,就買明天的。”顧宴舟改口,“今晚上還有嗎?”“你怎么不直接長翅膀飛回去。”裴景川查了一圈,明天的機票沒有了,但是有高鐵。“九個小時的高鐵。”裴景川蹙眉,“還不如讓我死。”“九個小時而已怎么了?”顧宴舟激動道,“睡一覺就過去了。”裴景川,“但是也沒票了,得搶,搶了還是站票。”“站票而已,站著睡一覺就過去了。”裴景川表情龜裂,“有一個更快的辦法。”“什么辦法?”“你現在就去死,魂魄飄回去附在唐芮身上,掐死她相親對象。”“……誰告訴我是奔著她回去的。”“……”裴景川腦殼疼,“顧宴舟等你以后死了火化,燒三天三夜你這嘴殼子都完好無損。”姜音哈哈大笑。她道,“快買吧,不然等會就只能找私車開回去了,更累。”搶票這樣的事一般都是葉楊去辦。平日里打電話秒接的人,今天打了兩遍都沒接。“在干什么?”裴景川皺眉。姜音摁住他的手,“說不定在吃飯呢,特助也需要私人時間的,我來說。”第三次的時候,葉楊接了。他氣息不穩,“裴總,有事嗎?”姜音還是第一次聽到葉楊這樣喘氣,不免得想歪,“是不是打擾你什么好事了?”“沒有。”葉楊回答得很快,深呼吸,“太太,有什么事?”姜音快壓不住嘴角了,“想麻煩你搶幾張車票。”“好,買幾個人?”說完,那邊傳來急促的,衣料摩擦的聲音。葉楊立即捂著話筒,拉住她,“婉婉。”聲音模糊,壓得低,但還是被姜音聽到了。“好了葉助理,我的事交代完了,你先忙。”葉楊知道她誤會了,解釋道,“太太,不是你想的那樣。”“我知道你先忙。”“……好。”電話一掛,姜音馬上八卦,“婉婉是誰啊?”裴景川完全陌生,“不知道。”他問,“葉楊的手機丟了?”“不是,是葉楊好像談戀愛了,叫婉婉。”姜音有點好奇,“葉特助一直都清心寡欲的,怎么一下子就吃上了?”裴景川突然想到一個畫面。他查了下最近的新入職花名冊。葉楊屁股下面排著的那個人——林婉婉。“他的助理。”裴景川輕哼,“可以啊,有事助理干,沒事干助理,他也好上這口了。”姜音,“漂亮嗎?”“沒仔細看。”……回到北城后,裴景川休息了一晚上才去的公司。他對工作一向仔細,給別人做的項目都會一一過一遍。最后一份文件看完,裴景川掃了眼旁邊的葉楊。他手指摩擦著唇,正在走神。也像是在回味。“這次你懈怠了不少。”裴景川語氣如常,“雖說完成得也還可以,但是小錯誤多。”葉楊打起精神,“抱歉裴總,下次我一定多注意。”知道他沒談過,裴景川體諒他,“以后你一周兩天假就可以不用管我了,約會去吧。”葉楊微愣,“裴總,我沒談,那天太太誤會了。”“哦,炮友?”裴景川嘖了一聲,“我記得她是實習生,二十歲出頭,比你小了至少九歲,你這一口嫩草吃得,心不虛么?”“不是!”葉楊急忙反駁,“什么都不是。”就只是那天公司停電,兩人不小心擦槍走火,接了個吻而已。把人家嚇得不行。這幾天他都活在懊悔中。裴景川不多過問,“忙去吧,我剛才的話作數,你自己看著安排。”葉楊走后,裴景川忙自己的。忙到中午下班,裴景川離開辦公室的時候下意識往旁邊看了看。特助的辦公室大門開了一半,葉楊坐在屬于林婉婉的位置上,正在忙。林婉婉就抱著水站著,“葉特助,我來做就好了,我慢慢學。”“小事情,我順便就做了。”“但,但你做了,我做什么呀。”“下午你再找事做。”裴景川,“……”得了。該助理干的他干了,但助理他沒干上。到底是跟了自己多年的人,裴景川多少有點私心,走過去敲了敲門。葉楊站起身,“裴總。”林婉婉那臉又紅了,抱著杯子往葉楊身邊挪了幾分,小鳥依人似的。“裴總。”裴景川意有所指,“葉特助,你勁兒用錯地方了。”葉楊,“?”裴景川點到為止,轉身離開。他今天中午有約,唐芮邀請他和姜音一塊吃飯,瞧一瞧聯姻對象。坐下之后,裴景川問姜音,“怎么沒見顧宴舟?”“他說不來。”裴景川不信,“不可能不來。”說曹操曹操到。顧宴舟精心打扮過,手里勾一副墨鏡,挽著個女人走進來。一桌子人都沉默了。明明是奔著他們來的,顧宴舟路過的時候還裝模作樣地問一嘴,“這么巧,你們也在這吃飯。”唐芮看向他身邊的女人。之前追他的那個秘書。她深呼吸一口氣,垂頭不語。聯姻的那個男人認識他,站起身問好,“原來是顧總,這么巧,你們是兩個人么?正好有位置,一塊吃吧?”顧宴舟沒跟他握手,擺著架子,“你身邊那位誰啊?”男人謙虛,“女朋友。”唐芮沒反駁。顧宴舟冷笑了一聲,“挺漂亮。”他坐下,“行,今天我請客。”他隨便坐的位置,旁邊就是唐芮。秘書緊跟其后,在他的另一邊坐下。左邊是曖昧的秘書,右邊是藕斷絲連的前任。好一個粉身碎骨的修羅場。裴景川問完就收嘴了,“不對。”()?()姜音坐在他腿上,仰著腦袋故作天真地問,“怎么不對啦老公。”()?()裴景川笑看著她,“顧總原計劃不是要在這玩一個月?”?本作者土豆拌飯提醒您《馴養》第一時間在?更新最新章節,記住[(.)??????()?()“啊對。”姜音想起不給退的。”()?()裴景川,“那點錢對顧總來說算什么,他又不在乎,他在乎的是要在這玩開心,暢暢快快地玩一個月。”“是的是的。”“那就先買我們倆的。”“好的老公。”裴景川最喜歡她演癡呆的樣子,伸手捏了一把她的臉,訂購機票。但是明天的機票已經沒有了。“哦豁。”姜音挑眉,“明天回不去了。”裴景川不急,“那就再玩兩天。”顧宴舟耐不住了,“就買明天的,幫我也買一張。”裴景川語氣輕快,“不玩了?”顧宴舟冷嗤一聲,“這兒玩膩了,我換個地方玩。”“那我們不同路,我們是回北城。”“我也回北城,我拿點東西。”“拿下唐芮相親對象的狗命?”“……”說對了。但他不承認。姜音不逗他了,晃了晃裴景川的胳膊,“買吧,就買明天的。”顧宴舟改口,“今晚上還有嗎?”“你怎么不直接長翅膀飛回去。”裴景川查了一圈,明天的機票沒有了,但是有高鐵。“九個小時的高鐵。”裴景川蹙眉,“還不如讓我死。”“九個小時而已怎么了?”顧宴舟激動道,“睡一覺就過去了。”裴景川,“但是也沒票了,得搶,搶了還是站票。”“站票而已,站著睡一覺就過去了。”裴景川表情龜裂,“有一個更快的辦法。”“什么辦法?”“你現在就去死,魂魄飄回去附在唐芮身上,掐死她相親對象。”“……誰告訴我是奔著她回去的。”“……”裴景川腦殼疼,“顧宴舟等你以后死了火化,燒三天三夜你這嘴殼子都完好無損。”姜音哈哈大笑。她道,“快買吧,不然等會就只能找私車開回去了,更累。”搶票這樣的事一般都是葉楊去辦。平日里打電話秒接的人,今天打了兩遍都沒接。“在干什么?”裴景川皺眉。姜音摁住他的手,“說不定在吃飯呢,特助也需要私人時間的,我來說。”第三次的時候,葉楊接了。他氣息不穩,“裴總,有事嗎?”姜音還是第一次聽到葉楊這樣喘氣,不免得想歪,“是不是打擾你什么好事了?”“沒有。”葉楊回答得很快,深呼吸,“太太,有什么事?”姜音快壓不住嘴角了,“想麻煩你搶幾張車票。”“好,買幾個人?”說完,那邊傳來急促的,衣料摩擦的聲音。葉楊立即捂著話筒,拉住她,“婉婉。”聲音模糊,壓得低,但還是被姜音聽到了。“好了葉助理,我的事交代完了,你先忙。”葉楊知道她誤會了,解釋道,“太太,不是你想的那樣。”“我知道你先忙。”“……好。”電話一掛,姜音馬上八卦,“婉婉是誰啊?”裴景川完全陌生,“不知道。”他問,“葉楊的手機丟了?”“不是,是葉楊好像談戀愛了,叫婉婉。”姜音有點好奇,“葉特助一直都清心寡欲的,怎么一下子就吃上了?”裴景川突然想到一個畫面。他查了下最近的新入職花名冊。葉楊屁股下面排著的那個人——林婉婉。“他的助理。”裴景川輕哼,“可以啊,有事助理干,沒事干助理,他也好上這口了。”姜音,“漂亮嗎?”“沒仔細看。”……回到北城后,裴景川休息了一晚上才去的公司。他對工作一向仔細,給別人做的項目都會一一過一遍。最后一份文件看完,裴景川掃了眼旁邊的葉楊。他手指摩擦著唇,正在走神。也像是在回味。“這次你懈怠了不少。”裴景川語氣如常,“雖說完成得也還可以,但是小錯誤多。”葉楊打起精神,“抱歉裴總,下次我一定多注意。”知道他沒談過,裴景川體諒他,“以后你一周兩天假就可以不用管我了,約會去吧。”葉楊微愣,“裴總,我沒談,那天太太誤會了。”“哦,炮友?”裴景川嘖了一聲,“我記得她是實習生,二十歲出頭,比你小了至少九歲,你這一口嫩草吃得,心不虛么?”“不是!”葉楊急忙反駁,“什么都不是。”就只是那天公司停電,兩人不小心擦槍走火,接了個吻而已。把人家嚇得不行。這幾天他都活在懊悔中。裴景川不多過問,“忙去吧,我剛才的話作數,你自己看著安排。”葉楊走后,裴景川忙自己的。忙到中午下班,裴景川離開辦公室的時候下意識往旁邊看了看。特助的辦公室大門開了一半,葉楊坐在屬于林婉婉的位置上,正在忙。林婉婉就抱著水站著,“葉特助,我來做就好了,我慢慢學。”“小事情,我順便就做了。”“但,但你做了,我做什么呀。”“下午你再找事做。”裴景川,“……”得了。該助理干的他干了,但助理他沒干上。到底是跟了自己多年的人,裴景川多少有點私心,走過去敲了敲門。葉楊站起身,“裴總。”林婉婉那臉又紅了,抱著杯子往葉楊身邊挪了幾分,小鳥依人似的。“裴總。”裴景川意有所指,“葉特助,你勁兒用錯地方了。”葉楊,“?”裴景川點到為止,轉身離開。他今天中午有約,唐芮邀請他和姜音一塊吃飯,瞧一瞧聯姻對象。坐下之后,裴景川問姜音,“怎么沒見顧宴舟?”“他說不來。”裴景川不信,“不可能不來。”說曹操曹操到。顧宴舟精心打扮過,手里勾一副墨鏡,挽著個女人走進來。一桌子人都沉默了。明明是奔著他們來的,顧宴舟路過的時候還裝模作樣地問一嘴,“這么巧,你們也在這吃飯。”唐芮看向他身邊的女人。之前追他的那個秘書。她深呼吸一口氣,垂頭不語。聯姻的那個男人認識他,站起身問好,“原來是顧總,這么巧,你們是兩個人么?正好有位置,一塊吃吧?”顧宴舟沒跟他握手,擺著架子,“你身邊那位誰啊?”男人謙虛,“女朋友。”唐芮沒反駁。顧宴舟冷笑了一聲,“挺漂亮。”他坐下,“行,今天我請客。”他隨便坐的位置,旁邊就是唐芮。秘書緊跟其后,在他的另一邊坐下。左邊是曖昧的秘書,右邊是藕斷絲連的前任。好一個粉身碎骨的修羅場。裴景川問完就收嘴了,“不對。”姜音坐在他腿上,仰著腦袋故作天真地問,“怎么不對啦老公。”裴景川笑看著她,“顧總原計劃不是要在這玩一個月?”“啊對。”姜音想起不給退的。”裴景川,“那點錢對顧總來說算什么,他又不在乎,他在乎的是要在這玩開心,暢暢快快地玩一個月。”“是的是的。”“那就先買我們倆的。”“好的老公。”裴景川最喜歡她演癡呆的樣子,伸手捏了一把她的臉,訂購機票。但是明天的機票已經沒有了。“哦豁。”姜音挑眉,“明天回不去了。”裴景川不急,“那就再玩兩天。”顧宴舟耐不住了,“就買明天的,幫我也買一張。”裴景川語氣輕快,“不玩了?”顧宴舟冷嗤一聲,“這兒玩膩了,我換個地方玩。”“那我們不同路,我們是回北城。”“我也回北城,我拿點東西。”“拿下唐芮相親對象的狗命?”“……”說對了。但他不承認。姜音不逗他了,晃了晃裴景川的胳膊,“買吧,就買明天的。”顧宴舟改口,“今晚上還有嗎?”“你怎么不直接長翅膀飛回去。”裴景川查了一圈,明天的機票沒有了,但是有高鐵。“九個小時的高鐵。”裴景川蹙眉,“還不如讓我死。”“九個小時而已怎么了?”顧宴舟激動道,“睡一覺就過去了。”裴景川,“但是也沒票了,得搶,搶了還是站票。”“站票而已,站著睡一覺就過去了。”裴景川表情龜裂,“有一個更快的辦法。”“什么辦法?”“你現在就去死,魂魄飄回去附在唐芮身上,掐死她相親對象。”“……誰告訴我是奔著她回去的。”“……”裴景川腦殼疼,“顧宴舟等你以后死了火化,燒三天三夜你這嘴殼子都完好無損。”姜音哈哈大笑。她道,“快買吧,不然等會就只能找私車開回去了,更累。”搶票這樣的事一般都是葉楊去辦。平日里打電話秒接的人,今天打了兩遍都沒接。“在干什么?”裴景川皺眉。姜音摁住他的手,“說不定在吃飯呢,特助也需要私人時間的,我來說。”第三次的時候,葉楊接了。他氣息不穩,“裴總,有事嗎?”姜音還是第一次聽到葉楊這樣喘氣,不免得想歪,“是不是打擾你什么好事了?”“沒有。”葉楊回答得很快,深呼吸,“太太,有什么事?”姜音快壓不住嘴角了,“想麻煩你搶幾張車票。”“好,買幾個人?”說完,那邊傳來急促的,衣料摩擦的聲音。葉楊立即捂著話筒,拉住她,“婉婉。”聲音模糊,壓得低,但還是被姜音聽到了。“好了葉助理,我的事交代完了,你先忙。”葉楊知道她誤會了,解釋道,“太太,不是你想的那樣。”“我知道你先忙。”“……好。”電話一掛,姜音馬上八卦,“婉婉是誰啊?”裴景川完全陌生,“不知道。”他問,“葉楊的手機丟了?”“不是,是葉楊好像談戀愛了,叫婉婉。”姜音有點好奇,“葉特助一直都清心寡欲的,怎么一下子就吃上了?”裴景川突然想到一個畫面。他查了下最近的新入職花名冊。葉楊屁股下面排著的那個人——林婉婉。“他的助理。”裴景川輕哼,“可以啊,有事助理干,沒事干助理,他也好上這口了。”姜音,“漂亮嗎?”“沒仔細看。”……回到北城后,裴景川休息了一晚上才去的公司。他對工作一向仔細,給別人做的項目都會一一過一遍。最后一份文件看完,裴景川掃了眼旁邊的葉楊。他手指摩擦著唇,正在走神。也像是在回味。“這次你懈怠了不少。”裴景川語氣如常,“雖說完成得也還可以,但是小錯誤多。”葉楊打起精神,“抱歉裴總,下次我一定多注意。”知道他沒談過,裴景川體諒他,“以后你一周兩天假就可以不用管我了,約會去吧。”葉楊微愣,“裴總,我沒談,那天太太誤會了。”“哦,炮友?”裴景川嘖了一聲,“我記得她是實習生,二十歲出頭,比你小了至少九歲,你這一口嫩草吃得,心不虛么?”“不是!”葉楊急忙反駁,“什么都不是。”就只是那天公司停電,兩人不小心擦槍走火,接了個吻而已。把人家嚇得不行。這幾天他都活在懊悔中。裴景川不多過問,“忙去吧,我剛才的話作數,你自己看著安排。”葉楊走后,裴景川忙自己的。忙到中午下班,裴景川離開辦公室的時候下意識往旁邊看了看。特助的辦公室大門開了一半,葉楊坐在屬于林婉婉的位置上,正在忙。林婉婉就抱著水站著,“葉特助,我來做就好了,我慢慢學。”“小事情,我順便就做了。”“但,但你做了,我做什么呀。”“下午你再找事做。”裴景川,“……”得了。該助理干的他干了,但助理他沒干上。到底是跟了自己多年的人,裴景川多少有點私心,走過去敲了敲門。葉楊站起身,“裴總。”林婉婉那臉又紅了,抱著杯子往葉楊身邊挪了幾分,小鳥依人似的。“裴總。”裴景川意有所指,“葉特助,你勁兒用錯地方了。”葉楊,“?”裴景川點到為止,轉身離開。他今天中午有約,唐芮邀請他和姜音一塊吃飯,瞧一瞧聯姻對象。坐下之后,裴景川問姜音,“怎么沒見顧宴舟?”“他說不來。”裴景川不信,“不可能不來。”說曹操曹操到。顧宴舟精心打扮過,手里勾一副墨鏡,挽著個女人走進來。一桌子人都沉默了。明明是奔著他們來的,顧宴舟路過的時候還裝模作樣地問一嘴,“這么巧,你們也在這吃飯。”唐芮看向他身邊的女人。之前追他的那個秘書。她深呼吸一口氣,垂頭不語。聯姻的那個男人認識他,站起身問好,“原來是顧總,這么巧,你們是兩個人么?正好有位置,一塊吃吧?”顧宴舟沒跟他握手,擺著架子,“你身邊那位誰啊?”男人謙虛,“女朋友。”唐芮沒反駁。顧宴舟冷笑了一聲,“挺漂亮。”他坐下,“行,今天我請客。”他隨便坐的位置,旁邊就是唐芮。秘書緊跟其后,在他的另一邊坐下。左邊是曖昧的秘書,右邊是藕斷絲連的前任。好一個粉身碎骨的修羅場。裴景川問完就收嘴了,“不對。()?()”姜音坐在他腿上,仰著腦袋故作天真地問,“怎么不對啦老公。?[(.)???_?_??()?()”裴景川笑看著她,“顧總原計劃不是要在這玩一個月?()?()”“啊對。()?()”姜音想起不給退的。”裴景川,“那點錢對顧總來說算什么,他又不在乎,他在乎的是要在這玩開心,暢暢快快地玩一個月。”“是的是的。”“那就先買我們倆的。”“好的老公。”裴景川最喜歡她演癡呆的樣子,伸手捏了一把她的臉,訂購機票。但是明天的機票已經沒有了。“哦豁。”姜音挑眉,“明天回不去了。”裴景川不急,“那就再玩兩天。”顧宴舟耐不住了,“就買明天的,幫我也買一張。”裴景川語氣輕快,“不玩了?”顧宴舟冷嗤一聲,“這兒玩膩了,我換個地方玩。”“那我們不同路,我們是回北城。”“我也回北城,我拿點東西。”“拿下唐芮相親對象的狗命?”“……”說對了。但他不承認。姜音不逗他了,晃了晃裴景川的胳膊,“買吧,就買明天的。”顧宴舟改口,“今晚上還有嗎?”“你怎么不直接長翅膀飛回去。”裴景川查了一圈,明天的機票沒有了,但是有高鐵。“九個小時的高鐵。”裴景川蹙眉,“還不如讓我死。”“九個小時而已怎么了?”顧宴舟激動道,“睡一覺就過去了。”裴景川,“但是也沒票了,得搶,搶了還是站票。”“站票而已,站著睡一覺就過去了。”裴景川表情龜裂,“有一個更快的辦法。”“什么辦法?”“你現在就去死,魂魄飄回去附在唐芮身上,掐死她相親對象。”“……誰告訴我是奔著她回去的。”“……”裴景川腦殼疼,“顧宴舟等你以后死了火化,燒三天三夜你這嘴殼子都完好無損。”姜音哈哈大笑。她道,“快買吧,不然等會就只能找私車開回去了,更累。”搶票這樣的事一般都是葉楊去辦。平日里打電話秒接的人,今天打了兩遍都沒接。“在干什么?”裴景川皺眉。姜音摁住他的手,“說不定在吃飯呢,特助也需要私人時間的,我來說。”第三次的時候,葉楊接了。他氣息不穩,“裴總,有事嗎?”姜音還是第一次聽到葉楊這樣喘氣,不免得想歪,“是不是打擾你什么好事了?”“沒有。”葉楊回答得很快,深呼吸,“太太,有什么事?”姜音快壓不住嘴角了,“想麻煩你搶幾張車票。”“好,買幾個人?”說完,那邊傳來急促的,衣料摩擦的聲音。葉楊立即捂著話筒,拉住她,“婉婉。”聲音模糊,壓得低,但還是被姜音聽到了。“好了葉助理,我的事交代完了,你先忙。”葉楊知道她誤會了,解釋道,“太太,不是你想的那樣。”“我知道你先忙。”“……好。”電話一掛,姜音馬上八卦,“婉婉是誰啊?”裴景川完全陌生,“不知道。”他問,“葉楊的手機丟了?”“不是,是葉楊好像談戀愛了,叫婉婉。”姜音有點好奇,“葉特助一直都清心寡欲的,怎么一下子就吃上了?”裴景川突然想到一個畫面。他查了下最近的新入職花名冊。葉楊屁股下面排著的那個人——林婉婉。“他的助理。”裴景川輕哼,“可以啊,有事助理干,沒事干助理,他也好上這口了。”姜音,“漂亮嗎?”“沒仔細看。”……回到北城后,裴景川休息了一晚上才去的公司。他對工作一向仔細,給別人做的項目都會一一過一遍。最后一份文件看完,裴景川掃了眼旁邊的葉楊。他手指摩擦著唇,正在走神。也像是在回味。“這次你懈怠了不少。”裴景川語氣如常,“雖說完成得也還可以,但是小錯誤多。”葉楊打起精神,“抱歉裴總,下次我一定多注意。”知道他沒談過,裴景川體諒他,“以后你一周兩天假就可以不用管我了,約會去吧。”葉楊微愣,“裴總,我沒談,那天太太誤會了。”“哦,炮友?”裴景川嘖了一聲,“我記得她是實習生,二十歲出頭,比你小了至少九歲,你這一口嫩草吃得,心不虛么?”“不是!”葉楊急忙反駁,“什么都不是。”就只是那天公司停電,兩人不小心擦槍走火,接了個吻而已。把人家嚇得不行。這幾天他都活在懊悔中。裴景川不多過問,“忙去吧,我剛才的話作數,你自己看著安排。”葉楊走后,裴景川忙自己的。忙到中午下班,裴景川離開辦公室的時候下意識往旁邊看了看。特助的辦公室大門開了一半,葉楊坐在屬于林婉婉的位置上,正在忙。林婉婉就抱著水站著,“葉特助,我來做就好了,我慢慢學。”“小事情,我順便就做了。”“但,但你做了,我做什么呀。”“下午你再找事做。”裴景川,“……”得了。該助理干的他干了,但助理他沒干上。到底是跟了自己多年的人,裴景川多少有點私心,走過去敲了敲門。葉楊站起身,“裴總。”林婉婉那臉又紅了,抱著杯子往葉楊身邊挪了幾分,小鳥依人似的。“裴總。”裴景川意有所指,“葉特助,你勁兒用錯地方了。”葉楊,“?”裴景川點到為止,轉身離開。他今天中午有約,唐芮邀請他和姜音一塊吃飯,瞧一瞧聯姻對象。坐下之后,裴景川問姜音,“怎么沒見顧宴舟?”“他說不來。”裴景川不信,“不可能不來。”說曹操曹操到。顧宴舟精心打扮過,手里勾一副墨鏡,挽著個女人走進來。一桌子人都沉默了。明明是奔著他們來的,顧宴舟路過的時候還裝模作樣地問一嘴,“這么巧,你們也在這吃飯。”唐芮看向他身邊的女人。之前追他的那個秘書。她深呼吸一口氣,垂頭不語。聯姻的那個男人認識他,站起身問好,“原來是顧總,這么巧,你們是兩個人么?正好有位置,一塊吃吧?”顧宴舟沒跟他握手,擺著架子,“你身邊那位誰啊?”男人謙虛,“女朋友。”唐芮沒反駁。顧宴舟冷笑了一聲,“挺漂亮。”他坐下,“行,今天我請客。”他隨便坐的位置,旁邊就是唐芮。秘書緊跟其后,在他的另一邊坐下。左邊是曖昧的秘書,右邊是藕斷絲連的前任。好一個粉身碎骨的修羅場。裴景川問完就收嘴了,“不對。()?()”姜音坐在他腿上,仰著腦袋故作天真地問,“怎么不對啦老公。()?()”裴景川笑看著她,“顧總原計劃不是要在這玩一個月??()?[(.)?????()?()”“啊對。()?()”姜音想起不給退的。”裴景川,“那點錢對顧總來說算什么,他又不在乎,他在乎的是要在這玩開心,暢暢快快地玩一個月。”“是的是的。”“那就先買我們倆的。”“好的老公。”裴景川最喜歡她演癡呆的樣子,伸手捏了一把她的臉,訂購機票。但是明天的機票已經沒有了。“哦豁。”姜音挑眉,“明天回不去了。”裴景川不急,“那就再玩兩天。”顧宴舟耐不住了,“就買明天的,幫我也買一張。”裴景川語氣輕快,“不玩了?”顧宴舟冷嗤一聲,“這兒玩膩了,我換個地方玩。”“那我們不同路,我們是回北城。”“我也回北城,我拿點東西。”“拿下唐芮相親對象的狗命?”“……”說對了。但他不承認。姜音不逗他了,晃了晃裴景川的胳膊,“買吧,就買明天的。”顧宴舟改口,“今晚上還有嗎?”“你怎么不直接長翅膀飛回去。”裴景川查了一圈,明天的機票沒有了,但是有高鐵。“九個小時的高鐵。”裴景川蹙眉,“還不如讓我死。”“九個小時而已怎么了?”顧宴舟激動道,“睡一覺就過去了。”裴景川,“但是也沒票了,得搶,搶了還是站票。”“站票而已,站著睡一覺就過去了。”裴景川表情龜裂,“有一個更快的辦法。”“什么辦法?”“你現在就去死,魂魄飄回去附在唐芮身上,掐死她相親對象。”“……誰告訴我是奔著她回去的。”“……”裴景川腦殼疼,“顧宴舟等你以后死了火化,燒三天三夜你這嘴殼子都完好無損。”姜音哈哈大笑。她道,“快買吧,不然等會就只能找私車開回去了,更累。”搶票這樣的事一般都是葉楊去辦。平日里打電話秒接的人,今天打了兩遍都沒接。“在干什么?”裴景川皺眉。姜音摁住他的手,“說不定在吃飯呢,特助也需要私人時間的,我來說。”第三次的時候,葉楊接了。他氣息不穩,“裴總,有事嗎?”姜音還是第一次聽到葉楊這樣喘氣,不免得想歪,“是不是打擾你什么好事了?”“沒有。”葉楊回答得很快,深呼吸,“太太,有什么事?”姜音快壓不住嘴角了,“想麻煩你搶幾張車票。”“好,買幾個人?”說完,那邊傳來急促的,衣料摩擦的聲音。葉楊立即捂著話筒,拉住她,“婉婉。”聲音模糊,壓得低,但還是被姜音聽到了。“好了葉助理,我的事交代完了,你先忙。”葉楊知道她誤會了,解釋道,“太太,不是你想的那樣。”“我知道你先忙。”“……好。”電話一掛,姜音馬上八卦,“婉婉是誰啊?”裴景川完全陌生,“不知道。”他問,“葉楊的手機丟了?”“不是,是葉楊好像談戀愛了,叫婉婉。”姜音有點好奇,“葉特助一直都清心寡欲的,怎么一下子就吃上了?”裴景川突然想到一個畫面。他查了下最近的新入職花名冊。葉楊屁股下面排著的那個人——林婉婉。“他的助理。”裴景川輕哼,“可以啊,有事助理干,沒事干助理,他也好上這口了。”姜音,“漂亮嗎?”“沒仔細看。”……回到北城后,裴景川休息了一晚上才去的公司。他對工作一向仔細,給別人做的項目都會一一過一遍。最后一份文件看完,裴景川掃了眼旁邊的葉楊。他手指摩擦著唇,正在走神。也像是在回味。“這次你懈怠了不少。”裴景川語氣如常,“雖說完成得也還可以,但是小錯誤多。”葉楊打起精神,“抱歉裴總,下次我一定多注意。”知道他沒談過,裴景川體諒他,“以后你一周兩天假就可以不用管我了,約會去吧。”葉楊微愣,“裴總,我沒談,那天太太誤會了。”“哦,炮友?”裴景川嘖了一聲,“我記得她是實習生,二十歲出頭,比你小了至少九歲,你這一口嫩草吃得,心不虛么?”“不是!”葉楊急忙反駁,“什么都不是。”就只是那天公司停電,兩人不小心擦槍走火,接了個吻而已。把人家嚇得不行。這幾天他都活在懊悔中。裴景川不多過問,“忙去吧,我剛才的話作數,你自己看著安排。”葉楊走后,裴景川忙自己的。忙到中午下班,裴景川離開辦公室的時候下意識往旁邊看了看。特助的辦公室大門開了一半,葉楊坐在屬于林婉婉的位置上,正在忙。林婉婉就抱著水站著,“葉特助,我來做就好了,我慢慢學。”“小事情,我順便就做了。”“但,但你做了,我做什么呀。”“下午你再找事做。”裴景川,“……”得了。該助理干的他干了,但助理他沒干上。到底是跟了自己多年的人,裴景川多少有點私心,走過去敲了敲門。葉楊站起身,“裴總。”林婉婉那臉又紅了,抱著杯子往葉楊身邊挪了幾分,小鳥依人似的。“裴總。”裴景川意有所指,“葉特助,你勁兒用錯地方了。”葉楊,“?”裴景川點到為止,轉身離開。他今天中午有約,唐芮邀請他和姜音一塊吃飯,瞧一瞧聯姻對象。坐下之后,裴景川問姜音,“怎么沒見顧宴舟?”“他說不來。”裴景川不信,“不可能不來。”說曹操曹操到。顧宴舟精心打扮過,手里勾一副墨鏡,挽著個女人走進來。一桌子人都沉默了。明明是奔著他們來的,顧宴舟路過的時候還裝模作樣地問一嘴,“這么巧,你們也在這吃飯。”唐芮看向他身邊的女人。之前追他的那個秘書。她深呼吸一口氣,垂頭不語。聯姻的那個男人認識他,站起身問好,“原來是顧總,這么巧,你們是兩個人么?正好有位置,一塊吃吧?”顧宴舟沒跟他握手,擺著架子,“你身邊那位誰啊?”男人謙虛,“女朋友。”唐芮沒反駁。顧宴舟冷笑了一聲,“挺漂亮。”他坐下,“行,今天我請客。”他隨便坐的位置,旁邊就是唐芮。秘書緊跟其后,在他的另一邊坐下。左邊是曖昧的秘書,右邊是藕斷絲連的前任。好一個粉身碎骨的修羅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