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網 > 葉凝薄寒年小說 > 第1199章 大結局

  休息室里。
  陳浩南看著葉凝和薄寒年,笑的一臉邪惡,“怎么辦呢葉凝,你還是不夠謹慎啊,居然連旁邊那一顆都沒有發現呢。”
  他眼里全是勝算,然而,卻沒有看到,葉凝在離開后,嘴角勾出的那抹淺淡的笑。
  大廳內。
  到了切蛋糕的時間。
  葉凝和薄寒年再次出現在了宴會上。
  而躲在休息室里的陳浩南也下來了,他看著葉凝和薄寒年,第一次笑的張狂。
  葉凝瞥了他一眼,淡淡的收回了目光。
  這時,宴會廳里的燈光突然全部打開。
  陳浩南站在中間,猶如一個墜入地獄的惡魔,他張開雙臂,雙眸嗜血的看著宴會廳里的人。
  “歡迎各位來到我為你們準備的人間煉獄!”
  陳浩南以為眾人會驚慌失措,沒想到他們卻一個個面無表情的看著自己。
  陳浩南冷笑一聲,“死到臨頭,故作鎮定!沒關系,一會炸彈爆炸的時候,希望你們也能如此鎮定!”
  然而,在場的人,依舊是一臉淡定。
  陳浩南以為他們害怕的忘記了反應,站在宴會臺上,笑的肆虐,“忘了跟你們說,這個宴會廳,被我放了炸彈,只需我按一下手中的按鈕,這個宴會廳將……”
  “砰!夷為平地!”
  陳浩南有些癲狂,全然沒有發現,眾人看他像是看一個傻子一樣。
  薄冷毓站在臺下,雙手插兜,不緊不慢的開口,“你話太多了!”
  陳浩南收起笑容,一臉狠意的看向他,“薄冷毓,你裝什么?你不是早就知道我是誰了么?不是早就知道我在這里安排了炸彈么?怎么?沒把炸彈全部找出來?”
  薄冷毓勾了勾唇,淡淡的道,“哦,你說那些?早拆了!”
  陳浩南冷笑,“我從來沒發現你還有嘴硬這個毛病!既如此,我就讓你看看,那些被你拆掉的炸彈是如何炸的!”
  陳浩南說罷,直接按了手中的遙控器。
  他的笑容肆意,準備迎接接下來的人間地獄!
  然而,預想中的爆炸沒有來,所有人冷靜的出奇!
  陳浩南不可置信,“怎么會?我明明……”
  “明明使用了障眼法,故意讓我們發現那些炸彈?你又重新安排了人裝了炸彈,怎么會出問題?”
  陳浩南一臉驚愕,“你,你怎么會?”
  薄冷毓笑了,而后看了一眼身后的賓客們,回頭看向陳浩南,并未回答他的問題,只說了一句,“喜歡么?我送你的這場大戲?”
  “什么?”陳浩南一臉震驚,“你是說,今天這一切,都是你們設計好的?”
  薄冷毓唇角的笑越發深了,他這笑,跟薄寒年一摸一樣。
  薄冷毓依舊雙手插兜,臉上的表情都未曾變化一下,“我該說你聰明,還是說你蠢?云姑和顧寒野沒有完成的事,你是怎么覺得,憑你一個五歲的孩子能完成的?”
  陳浩南眼睛猛的瞪大,“不可能!這不可能!”
  這時,薄冷靈突然笑了一聲,“陳浩南,你是不是自信過頭,忘了我和毓兒是誰的孩子了?”
  陳浩南怔了片刻,然后看向葉凝,他張了張嘴,半天問不出一個字!
  薄冷靈勾了勾唇,好心的解釋,“你以為當初我爸媽為什么要你接觸到那些文字?又為什么要把你收養回來?”
  說罷,她斜了一眼陳浩南,“不得不說,你還真的是挺能忍的,竟然忍了二十多年都沒動手!既然你不著急,我們也不著急,我媽說,她有了我和毓兒以后,有點惡趣味,就是喜歡演戲!”天籟小說網
  “但是吧,我們家里沒有一個好的戲臺子,所以,這搭臺子的人,自然得接回家了!演了二十多年,我媽還樂此不彼!”
  薄冷靈回頭看了眼葉凝,“媽!下次想演戲,聽我的,咱進劇組,正好你給出一筆錢,把我的新書《司爺,夫人出價一千億又來逼婚了》拍成電視劇,我覺得你挺適合我這女主的,正好我爸也舍不得你,嗯,你倆湊個男女主,給我來個大賣熱賣!”
  葉凝瞥了她一眼,“出場費一千億!”
  薄冷靈瞪大了眼,“媽,你過分了啊!影后才多少錢啊,你上來要一千億?把我賣了你看夠不夠?”
  “你不值錢,你媽我值錢!”
  薄冷靈,“……”
  得!
  自家親媽這多種身份的,嗯,捧場的人應該不少!
  葉凝給了她一個眼神,“先把你的戲演完!”
  葉凝主打一個主角退幕后,看戲!
  “咳咳!”薄冷靈咳了一聲,看向陳浩南!
  陳浩南此時雙眼通紅,滿臉不可置信,“我不相信!我那個時候才五歲,只是一個孩子,一個孩子怎么可能有那么多心機?你們就算再聰明,又怎么會懷疑到一個孩子頭上?”
  “而且……而且當時葉凝和薄寒年對我是真的心疼,我分辨的出來,他們是心疼我沒有父母,才收養我,這些年的種種……”
  陳浩南說著有些語無倫次,“不可能,你們不可能那么早的發現我的身份,就,就算是演戲,怎么可能演這么久?還有這些人……”
  他看著在場的賓客,一臉癲狂,“他們都是各大家族的人,怎么會那么有空陪你們演戲?”
  話落,臺下沉默的賓客終于出聲了,“你說我們啊?我們就是來演戲的,神醫鬼面的戲,我們都得來沖個場面!”
  “我是沖著調香圣手q來的,香水用完了,正求著她給我一瓶新的呢,她的戲,我肯定得來當個配角!”
  “我是沖著末語大師來的……”
  “我是……”
  看著這些人紛紛提起葉凝的馬甲,陳浩南癱坐在地上,“不,我不會失敗,我還沒有開始,怎么會失敗?”
  想到此,陳浩南猛地沖上去,從懷里掏出一把手槍,對準薄冷毓就要按下扳機,卻不想,薄冷靈只抬手,陳浩南就軟綿綿的倒了下去。
  她嗤笑一聲,“我們準備了這么久的戲,還能讓你給反殺了?我媽的醫術,可都傳授給我了,就你……再投胎幾次吧!”
  薄冷毓面無表情的揮了揮手,瞬間,沖出來不少人圍住陳浩南。
  薄冷毓居高臨下的看著陳浩南,“我媽說過,死從來都不是最重的懲罰,你很適合狗場!”
  話落,對手下示意,手下領命,將陳浩南抬走了。
  葉凝側頭看了眼薄寒年,“薄爺?走吧?”
  薄寒年笑,“嗯,也是時候該真正過咱倆的日子了!”
  這些年天天生活在劇情中,嗯,挺累的。
  兩人說罷,轉身就走!
  薄冷靈瞪大眼睛,“誒?爸媽?你們怎么就走了?今天是我和毓兒的生日!”
  薄冷毓,“爸媽,公司趕緊拿回去啊,我對你公司沒興趣,我要去旅游!”
  葉凝和薄寒年揮了揮手,“我們對你們的生日沒興趣,對轉給你們的公司更沒興趣!”
  話落,薄冷毓收到一條信息:「葉凝女士和薄寒年先生將名下的產業交由您和大小姐繼承!」
  薄冷毓咬牙切齒,“奸詐!”
  而宴會里的賓客見葉凝和薄寒年真的走了,急忙追了出去!
  “神醫鬼面,等等我……”
  “q大師……”
  “末語大師……”
  “灰狼……”
  「全劇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