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網 > 誘哄,撩欲!閃婚后顧少寵妻成癮 > 第197章 審訊室對峙
  “華國刑警總隊隊長,謝斯硯。”

  男人渾厚的嗓音擲地有聲,話音剛落,跟在謝斯硯身后的一隊警員隨即舉槍,動作整齊劃一。

  “謝警官動作還是這么快。”

  謝斯硯眉眼冷峭,“裴先生即便是選擇出逃,也實在不應該選擇華國。”

  謝斯硯本身就是華國刑警。

  換句話說,華國,是他的地盤。

  裴謹行笑著搖搖頭,“逃?被謝警官盯上怎么還會有逃脫的可能。”

  男人說著喝完面前已經涼了的劣茶,不菲的茶杯中只剩下幾葉粗鄙的茶渣。

  裴謹行像是對謝斯硯解釋,又像是自言自語。

  “這兒,是最開始的地方,我想回來看看。”

  裴謹行語氣悵然若失,似有失意,但平靜的樣子又好像他不是今天的逮捕對象。

  這樣的抓捕場景謝斯硯見過太多太多,他無意寒暄,轉身冷冷拋下一句話,“拷上。”

  ……

  裴謹行在華國落網,謝斯硯帶隊將其引渡回國,剩下工作將將由葉城警方接手,葉城wert12案件在謝斯硯這兒暫時告一段落。

  是夜,整整忙了三個月的謝斯硯剛落地華國萬躍機場,累到吐血。

  男人準備回家大睡一場,剛出機場,倉促的手機鈴聲便不應景的響了起來。

  謝斯硯從口袋掏出手機。

  看清來電人時,他眉峰一挑。

  黎老板。

  謝斯硯等了十幾秒鐘,在電話快要斷掉的時候接了起來。

  出乎意料的是,不等謝斯硯說話,電話那頭就率先傳來了一段極其漫長的狂躁嗚咽。

  “謝斯硯我c你大爺!”

  “嗚嗚……這么久你死哪去了……”

  ……

  女人一通瘋狂輸出。

  嗯……很真實的耍酒瘋。

  謝斯硯聽的意外,重新確認了一遍來電人,才又放到耳邊繼續耐心的聽著女人的‘甜蜜’問候。

  薄唇悄然勾起,細微的變化連謝斯硯本人都沒有發現。

  直到長達半小時的‘甜蜜’問候結束,謝斯硯忍著幾分異樣沖動,冷淡問她,“哭完了嗎,哭完掛了。”

  話說出口,謝斯硯拿著手機的動作卻紋絲不動。

  “我沒哭完!”

  黎漫生怕謝斯硯掛斷話,雖然嘴巴已經不怎么聽使喚,還是不停嗚咽亂語。

  “你哥,沈幼凝……被你哥給扛回去了。”

  “他們撒狗糧……呃……”

  黎漫語無倫次的說著,說話間還打了個嗝。

  “所以呢?”

  謝斯硯聲音是冷的,語氣里卻暗藏著幾分輕快,“黎老板這是想我了?”

  黎漫最不得意謝斯硯這副傲嬌樣子,她才不要他得逞。

  “謝警官說的對,我是想男人了。”

  一句話讓謝斯硯瞬間面色鐵青。

  對方卻絲毫不覺男人的生氣,繼續嗚咽拱火,“所以你死哪去了,趕緊滾回來,我現在受刺激了,缺個男人。”

  “缺男人。”

  謝斯硯聲音拉長,冷戾的臉上滿是盛怒,“你tm知不知道老子是你前男友?!”

  “哦。”

  黎漫像是沒聽到一樣,她咯咯傻笑著問。

  “謝警官你到底來不來,告訴你啊,我現在就在窗邊坐著,感覺隨時都有掉下去的可能。”

  “謝警官是要見死不救嗎?”

  “你tm的——”

  謝斯硯握著手機氣的要死,幾秒鐘后,男人聲音沉沉,“在哪鬼混?”

  女人支支吾吾的說了地址。

  “老實待著,老子一會兒就到。”謝斯硯拿著手機越走越遠,至于黎漫后面說了什么已經聽不清。

  葉城,警局審訊室。

  裴謹行坐在審訊椅上,雙手被手銬拷著,燈光從她頭頂散落下來,在地上投射下一個不大不小的光圈。

  “聽他們說,裴總要求見了我才肯交代所有犯罪事實?”

  顧晏朝坐在裴謹行的正對面,語調不急不緩,他的兩邊是兩名葉城警官。

  相對于裴謹行,顧晏朝這邊光線稍暗。

  即便如此狼狽,裴謹行仍舊保持風度,兩手淡然的交疊在一起。

  “我很好奇顧總是從什么時候起疑的,萬德顧太太出事那次?”

  顧晏朝直言不諱,“不錯。”

  “顧太太不過中了一次z藥劑,也沒出什么大事。”

  “即便顧總再怎么以太太為重,那個犯事的女人在事后也已經自殺了,這難道顧總還不夠泄憤?”

  顧晏朝沒有回答裴謹行的問題,反而冷眼問他:“自殺嗎?”

  裴謹行倒沒意外。

  他靜靜的看了顧晏朝幾秒鐘,忽的笑了。

  “我讓人做的。”

  一直坐在顧晏朝身邊負責記錄口供警察瞳孔一怔,隨即提筆記了下來。

  不過這一舉動沒有影響到顧晏朝裴謹行任何一個人。

  裴謹行自知難逃一死,他承認的很坦蕩,坦蕩到那條人命在他眼中是那么的微不足道。

  顧晏朝眼神漸深,即便早有預料,但在裴謹行承認的那一刻,他還是被驚異到了。

  裴謹行抓到了顧晏朝眼睛里閃過的一瞬錯愕,他偏執的問:“所以顧總你早有猜疑,花費那么多的時間和精力一直追查,到底是出于什么心態?”

  “是對于我這個競爭對手本來就有的嫉恨,還是想要惡意針對我裴氏,這一點都不光明。”

  一直倚在椅子靠背上的顧晏朝冷冷一笑,“不光明?不光明的事你在很早之前不就已經對嘉晟做過了嗎?”

  裴謹行面色微凝。

  “競爭對手。”

  顧晏朝英俊的臉上透著不屑,“靠這些上不得臺面的手段,你覺得你裴謹行夠格嗎?”

  顧晏朝從椅子上站起來,嘆了口氣,“至于為什么一直抓著z藥劑不放,原因其實很簡單。”

  裴謹行低著頭抬起,黯淡無光的眸子倏爾亮了,他奢求這顧晏朝能有什么針對于他的特殊理由。

  “我顧晏朝沒什么深情大義,只是不能忍受曾經傷害過我太太的東西,或者是人,還能肆無忌憚的存活于世,僅此而已。”

  “人?”

  裴謹行明知故問。

  顧晏朝:“丁明從頭到尾都是你的人,是你把他安排在裴謹弋身邊的,你才是丁明真正的老板。”

  “顧總到底想說什么?”

  顧晏朝走到裴謹行面前,修長的手按在桌面上。

  “所以,你一直都知道裴謹弋針對我的把戲,你甚至會特意為他創造機會,比如那場萬德宴會。”

  “只是很可惜,他的計劃沒有成功,反而讓你漏了馬腳,沒猜錯的話,那場計劃最開始的目標應該是我吧。”

  男人一雙冷眸蔑視著備受桎梏的裴謹行,他繼續刺激著裴謹行。

  “這樣說起來你淪落到今天這個地步,好像也怨不得旁人。”

  裴謹行交疊的手猛地攥緊,他死死的盯著顧晏朝,眸中泛著血絲。

  裴謹行盡力隱忍著讓自己看起來不那么失態,幾秒后他大笑起來。

  “真是可笑,你也跟我那個不成器的弟弟一樣,會被一個女人迷了眼。”

  裴謹行語氣里極盡嘲諷,只有這樣的貶低才能讓他心里舒服一點。

  “顧晏朝,你也不過如此嘛,鼠目寸光,貪圖片刻的兒女情長,我沒輸給你。”

  顧晏朝不惱反笑,他點點頭。

  “確實,想你這種人,確實理解不了像我這樣種,因為有一個愛我的妻子,一個其樂融融的家庭,所以甘愿沉淪其中的人的心態。”

  “畢竟——你是那種為了欲望不惜親手拉下自己親弟弟的人。”

  裴謹行目光閃爍,顧晏朝卻沒輕易放過他,“瑞和的股份,你完全可以不讓他頂替的。”

  顧晏朝的話像刀子一樣,一刀一刀的劃在裴謹行的心口,刺的他鮮血淋漓。

  他這輩子對自己沒什么愧疚,也不想去后悔。

  可唯獨對裴謹弋,他的弟弟,他后悔自己的所作所為。

  當初他鬼迷心竅,他回不到正常的生活了,他鬼使神差想要拉裴謹弋下水。

  沒什么特別的理由,只是像讓裴謹弋跟他像一些,可笑的是他小子單純到沒有任何懷疑。

  他做的事情,再也沒機會彌補了。

  裴謹行收起僵硬的笑,不在說話。

  顧晏朝走到門口時,裴謹行忽而對沖他喊道:“能不能不告訴他這些?”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