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網 > 誘哄,撩欲!閃婚后顧少寵妻成癮 > 第2章 跟我結婚
  溫念勉強從酒精帶來的不適感中平復下來,只是小臉仍舊紅撲撲的,在她惹眼的冷色容顏下,有種別樣的情調。

  “來杯果汁。”

  男人對著正在調酒的調酒師開口。

  又轉頭將她面前還剩一半的瑪格麗塔捏在手里,微微晃動了幾下,紅色的酒液與精致的酒杯發出輕微的碰撞聲。

  一雙飽含秋水的桃花眸像盯著獵物一樣望著溫念,冷肆佻笑的說:“溫小姐,這種烈酒你頂不住的。”

  溫念:“你誰?”

  “顧晏朝。”

  顧晏朝,葉城三大豪門世家之首顧氏獨子。

  積石如玉,列松如翠,黑色襯衣領口處不經意的開著兩顆,勁瘦的腰身比例堪稱完美。

  無可挑剔的五官讓人呼吸一滯,一雙精致的桃花眼蘊含著數不盡的風流,實在是一副妖孽長相。

  骨子里透著矜貴氣質,讓人生出數不盡的幻想。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顧晏朝唇角勾起一抹似曾相識的壞笑,在她身邊坐下,將調酒師遞來的果汁推到溫念面前。

  似有璀璨星河的桃花眸直接鎖定在了她手邊還亮著屏幕的手機上,沒有言語,但卻做出了解釋。

  只是眼底不著痕跡的乍出幾分冷芒。

  奶白色的手機壁紙上一個穿著白色西裝婚服的卡通小人鋪滿了整個屏幕,上面還雋著幾個立體字:溫念的pjy

  這壁紙現在看來倒像是個笑話。

  溫念不露一絲情緒的摁滅了手機屏幕,垂眸看了一眼遞過來的果汁。

  顧晏朝似乎看出了她的擔憂,笑彎了一雙眼睛,似乎調整了一下角度又似乎沒有,將杯中剩余的瑪格麗塔飲盡,薄唇溢出幾個字:

  “放心,沒下藥。”

  “那是犯罪。”

  溫念拿起果汁抿了一下,因為剛才不好的口感,她已經徹底放棄了買醉的想法。

  伴隨著舒緩的輕音樂,調酒師正在一邊變著花樣的調酒,氣氛淡然優雅。

  溫念單手托著下巴,清冷的目光將身邊的男人上下掃了一遍,多年來的職業病強制她的視線匯聚到男人握著酒杯的手上。

  顧晏朝的手很好看,指骨線條流暢,筆直修長,更加吸引她的是那塊帶在手腕上的機械表,以及圈在食指上鑲著黑鉆的戒指。

  手表是出自g家春季時空系列的高定款式,全球僅發售三只,作為設計師,一眼就認出奢侈品的類目對于溫念來說是基本要求。

  這種東西更多時候是一種身份地位的象征,因此面前這個男人身家顯然是不可估量了。

  只是那枚泛著光澤的銀戒,相對于手腕上的g家名表檔次倒是降了不少,不過并不覺得突兀。

  簡單來說就是手好看,順帶著戒指也跟著貴了起來,溫念在腦海里思索過三,終究是沒有找到它的出處。

  顧晏朝似乎注意到了女子投遞過來的目光,輕輕轉動了一下食指上戒指,嗓音低醇磁性:

  “喜歡這個?”

  “一點也不,不成熟的作品,只能說勉強有點設計頭腦。”出于專業眼光的考量,溫念點評的很中肯。

  顧晏朝聞言若有似無的笑了一聲,“第一,我不許你這么說,第二,你就是說喜歡,我也不會送給你。”

  ???

  誰稀罕!

  身為設計師什么好東西沒見過,如果說是什么設計大師的作品她或許會想要拜觀一下,就這不入流的東西,嘖嘖……

  溫念厭厭的看了他一眼,不再理會顧晏朝,垂眸將手機的壁紙換成默認狀態。

  顧晏朝像沒有看出她的不悅似的,又要了杯酒。

  “深夜買醉,我盲猜溫小姐失戀了。”

  “關你屁事。”

  這話聽得溫念只覺莫名煩躁,爆出二十三年來為數不多的粗口。

  “看來我猜對了”顧晏朝倒也不惱,反而像是心情好了不少。

  “長成溫小姐這樣的姑娘他都不知道珍惜,我有理由懷疑他眼瞎,不過我可以幫你。”

  ……

  “怎么幫?”

  清冷的聲線劃破短暫的寧靜,女子冷淡的眸子對上男人熾熱的目光,冰與火的交鋒,溫念想看看這個男人究竟想干什么。

  顧晏朝故作思考的沉默了一會兒,修長的食指有規律的輕扣桌面,精致完美的側臉讓人有些沉醉。

  “跟我結婚,我幫你氣死他,怎么樣?”

  “咳咳……”

  顧晏朝語出驚人,溫念被驚得差點將口中的果汁吐出來,男人容色世間少有,說出的話如此幼稚。

  上帝是公平的,溫念心想。

  慵懶的附和道:“真是個好辦法。”

  顧晏朝語調卻染上一絲真摯,沉聲說:“那我們結婚吧。”

  ?!

  “你就在這隨便拉一個人結婚?”

  顧晏朝聳了聳肩,“我碰巧需要,你剛好合適,不行嗎?”

  “合適?哪里合適?”溫念狐疑的看著顧晏朝。

  “哪里不合適?我幫你報仇,你跟我結婚,很公平。”

  顧晏朝臉上掛著玩世不恭的笑容,似乎并沒有覺得他口中的強盜邏輯有什么不妥。

  可笑。

  半個小時前裴謹弋說這輩子都不會結婚,半個小時后有個男人瘋狂跟她提結婚。

  果然,人生處處是伏筆。

  “你很著急結婚?”溫念沒有正面回答他的問題。

  顧晏朝勾人心魄的桃花眸漸漸黯淡了下去,緘默不語。

  過了好一會才顫巍巍的出聲,“我爸身體不好,他想在有生之年看到我結婚。”

  溫念冷厭的眸子有一瞬間的動容,“抱歉,我不會安慰人,但我確實幫不了你。”

  擁有著頂級美貌的顧晏朝好像無時無刻不在釋放著他的男性魅力,實際上光那只g家名表就足夠彰顯他的身份。

  他喝了一大口酒,腦袋往后仰著,性感的喉結從襯衣中顯露出來,上下輕滾,語氣有些失望。

  “沒關系,不過你的反應我有點傷心,我比不上你的前男友嗎?”

  溫念:“你也許很好,但我沒那么幼稚,其次我養的起自己,并不需要靠男人。”

  顧晏朝長嘆了口氣,薄唇勾起一絲蠱惑人心的笑意,“那怎么辦,我好像對你一見鐘情了,你真的對我一點感覺都沒有?”

  溫念冷笑一聲,這種鬼話她從小聽了無數次。

  毫無波瀾的拿起一旁的手機看了眼時間,準備離開,卻被顧晏朝拉回了座位。

  “沒關系,現在沒想法不代表以后沒想法,萬一哪天溫小姐要是想通了,可以隨時聯系我。”

  顧晏朝一雙眸子滿是風流笑意,搶過溫念手里還亮著屏幕的手機,在上面添加了自己的號碼,又給自己發送了微信驗證消息。

  男人淺笑,抓起溫念的手將名片放在她的掌心,微涼的手指無聲無息的碰觸到女孩白皙的肌膚,軟軟的。

  溫念睨了一眼手上的名片,似笑非笑,“不會有那一天的。”

  顧晏朝看著她的背影,淡淡的笑了笑,拿出手機撥通了個號碼,“東西都準備好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