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網 > 誘哄,撩欲!閃婚后顧少寵妻成癮 > 第24章 疼嗎?餓嗎?還好嗎?
  方慕叉手站到裴謹弋的面前,擋住了屏幕上的游戲畫面。

  “你讓開!”

  裴謹弋看著方慕,煩躁不已。

  方慕轉身看了一眼屏幕,是一個刀槍類血腥游戲,此刻裴謹弋的游戲人物正拿著匕首大殺四方,血光四濺,殺敵數已經排到了第一。

  她走到屏幕面前,直接拔了電源。

  “艸!你干什么啊!”

  裴謹弋將游戲手柄扔在了地上,惱怒的看著方慕。

  方慕走到裴謹弋的身邊,坐在了一旁的單人沙發上,“到底什么事?”

  “呵!”

  裴謹弋冷哼一聲,拿起擺在茶幾上的酒杯喝了一口,“你就別管了。”

  方慕一頓,看向他,“我不管?要是今天我沒有及時趕到,就你這樣子被人拍到,不知道又要花多少時間去平息,而且對方還是顧晏朝,你當顧氏是好惹得嗎?”

  “顧晏朝,顧晏朝,又他媽是顧晏朝,他有什么值得你們這么害怕的,至于一個個的都把他掛在嘴邊?”

  裴謹弋現在最聽不得的就‘顧晏朝’三個字。

  一提到顧晏朝,他腦海里就會浮現顧晏朝在電話那頭強吻溫念的畫面,那種憤怒是無法壓抑的。

  方慕從小看著裴謹弋長大,十分了解他的性格。

  只要他不想說,就沒有人能從他口中逼問出來。

  方慕嘆了口氣,“你什么時候能成熟點,讓我省點心。”

  又搖了搖頭,“明天好好去現場拍戲,別再耍小孩子脾氣了。”

  裴謹弋沉默著沒有言語。

  一般裴謹弋這副樣子就是表示同意,方慕拍了拍他的肩膀,就要離開。

  走到門口的時候忽而聽到裴謹弋說了句什么。

  “姐,什么是喜歡?”

  方慕轉身,看著幾米之外的裴謹弋,“你說什么?”

  “沒什么。”

  裴謹弋回答。

  聞言,方慕轉身離開了裴謹弋的私人住宅。

  次日。

  江庭別墅。

  溫念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中午十二點。

  沉重的眼皮還未睜開,手就已經伸出被子迷迷糊糊的摸索手機,卻觸碰到了男人溫熱硬挺的胸膛上。

  顧晏朝迷人性感的嗓音從頭頂傳來,“寶貝,醒了?”

  ?!!!

  性感的聲音鉆入耳朵,像一記重擊狠狠落在了溫念的心上。

  半闔的雙眼猝然睜開,最先映入眼簾的是有些陌生的臥室裝潢,思緒稍稍回籠,溫念認出這是二樓的次臥。

  仰眸看向身邊的男人。

  顧晏朝正側躺在她的身邊,線條流暢的小臂支在枕頭上,唇角掛著幾分笑意,深情的看著她。

  又看了看自己,纖細的手臂赤裸著,藏在被子里身軀稍稍一動酸疼的感覺瞬間襲來。

  渾身想被車碾過一樣,一下動彈不得。

  溫念定了定神,清冷的眸子顫了又顫。

  她和顧晏朝睡了。

  徹徹底底的睡了。

  溫念稍稍動了一下,酸疼的感覺讓她眉心微微一蹙,而這一微表情卻落在了顧晏朝的眼里。

  他調整了一下姿勢,被手肘撐著的臉又靠的她更近了一些。

  “老婆,你疼嗎?”

  看著顧晏朝近在咫尺的精致面容,溫念腦海里不由自主的浮現了意識模糊之前的碎片記憶。

  男人在她身上熱烈瘋狂……

  她清了清嗓子,“不疼。”

  聞言,顧晏朝輕笑,躺了下來,長臂伸進被子里一把挽住她的腰,將人拽進懷里,長指在腰側揉捏著。

  “真的?”

  顧晏朝唇角勾笑,雖然昨晚他已經盡量放緩動作,但溫念還是不住的喊疼。

  柔弱無骨的聲音卻引得他更加……

  溫念按住他的動作,佯裝淡定說:“真的。”

  顧晏朝反握住她的手,又問她,“那老婆你餓嗎?”

  溫念擰眉,這個男人剛剛問她疼嗎,現在又問她餓嗎,都是成年人怎么可能不明白他的意思,顯然不懷好意。

  “你能不能正經點。”

  “我怎么了?”

  顧晏朝摟著她,唇角輕勾,又蘇又撩的嗓音在她耳邊環繞。

  “寶貝,你在想什么呢?

  昨晚我們都沒有吃飯,現在都已經十二點了,你真的不餓?”

  “什么?!”

  溫念挑眉,一下從床上坐起來。

  她的生物鐘一向很準,即便不用定鬧鐘也能做到每天七點準時起床。

  突然的動作像是牽扯到了每根神經,酸軟的很。

  她扶著腰,假裝淡定的調整了一下。

  見她起來,顧晏朝也跟著坐了起來,下巴抵在她的肩頭,“老婆還好嗎?”

  溫念清冷的眸子顫了顫,細密的思索。

  說好,那豈不是證明她喜歡。

  說不好,那顧晏朝就可能會接著這個由頭繼續折磨她。

  疼嗎?餓嗎?還好嗎?

  這個男人時時刻刻都在挖坑。

  見溫念沒有回答,顧晏朝從背后環抱住她,繼續幫她揉著腰。

  “老婆別擔心,我已經幫你請過假了。”

  溫念轉頭面無表情的對著他說:“你真貼心。”

  “不客氣。”

  顧晏朝視線散漫的掃過溫念胸前的大片瓷白肌膚。

  昨晚他幫溫念洗了澡,見溫念仍舊沒有醒來,那睡衣熙然是要挑他喜歡的款式了。

  最后,顧晏朝選擇了一件‘相對保守’的睡衣幫她換上。

  察覺到顧晏朝意味深長的視線,溫念握著被子又往上裹了裹,“那個……我有點餓了,我們吃飯吧。”

  聞言,顧晏朝松開了手,掀開被子起身下了床,健壯的男人身體出現在了溫念的面前。

  “你……你怎么不穿衣服啊?”

  溫念幾乎是下意識的開口。

  顧晏朝垂眸看了眼身下,“寶貝,我這不是穿了嗎?”

  這也算?

  溫念撇開視線,不再看他。

  顧晏朝見她害羞,沒有再繼續調侃她,速度緩慢的穿上衣服,又爬到床上對著她說:“午餐已經做好了,寶貝洗漱完就可以吃了。”

  說完,拇指在她的粉嫩的唇瓣上輕輕摩挲親了一下,然后走出了臥室。

  午餐已經做好了?

  南姨被他放了假?

  醒來顧晏朝卻沒穿衣服?

  一連串的線索匯集起來,溫念得到了一個無聊至極的答案。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