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網 > 誘哄,撩欲!閃婚后顧少寵妻成癮 > 第47章 在我荒瘠的土地上,你是最后的玫瑰
  霍西沉雖是如此吐槽,但還是及時回復過去。

  霍西沉:【這個倒是沒有。】

  顧晏朝放下手機,長指摩挲著下頜,陷入了片刻的沉思。

  顧晏朝在很久之前就察覺到,溫念已經不知不覺占據了他的所有思緒,這不同于年少時期的初見愛戀,而是徹徹底底的淪陷,即便現在的她并不愛他。

  這點,他一直很清楚。

  即便如此,顧晏朝仍舊希望她的小姑娘能夠永遠開心快樂。

  至于愛上他,只要她還在他身邊,就永遠有機會。

  明野。

  裴謹弋看著溫念離開的身影,怒火中燒。

  原本被他清走的傭人聽到裴謹弋的嘶吼聲又趕緊沖了進來。

  “少爺,您沒事吧?”

  “誰讓你們進來的,滾!都給我滾!全都給我滾出去!”

  見眾人站在原地不動,裴謹弋額角青筋暴起,抬手將桌子上的一個水晶煙灰缸狠狠扔了出去,刺耳的破碎聲回蕩在整個一樓大廳。

  “聽不懂嗎?滾啊!”

  眾人不敢出聲,只得趕緊退了出去。

  “媽的,顧晏朝有什么好!”

  裴謹弋一腳踢翻了沙發邊上的古董立式臺燈,怒吼,“鬧,鬧!溫念你到底要鬧到什么時候!老子大街上隨便拽一個都他媽比你識時務,到底在矯情什么!”

  說著,裴謹弋像是被自己的話刺激到了,拎起一旁的棒球棍,見東西就砸,整個一樓大廳的陳列柜都被他砸的稀巴爛,玻璃碎片、獎杯凌亂在地,卻怎么也無法澆滅他心中的怒火。

  不知過了多久,裴謹弋扔掉手里的把棒球棍,氣喘吁吁的坐在了沙發上,他明明不在乎的。

  時間緩慢流過,直到房間一片漆黑,只有男人指尖那抹猩紅一直明明滅滅。

  裴謹弋原本想跟溫念好好說些什么,但每次看到溫念那種冷漠甚至極度厭惡的神情都會讓他情緒崩潰,只能不斷的說些傷害她的話來企圖證明什么,至于證明什么,他自己也說不清楚。

  裴謹弋認為他是不愛溫念的,甚至說,他根本不知道愛是什么,所以他不會愛任何人。

  可即便如此,他仍舊接受不了一起走過五年光陰的女孩,轉眼間嫁給了別人。

  良久,裴謹弋拿起手機,給姜若煙發了信息,讓她告知許景明稿件暫時不需要修改。

  正在跟副導李浩諂媚攀談的姜若煙看到裴謹弋發來的信息,唇角清純的笑容逐漸斂去,繼而取代的是陰冷的目光。

  “怎么了,若煙?”

  李浩見姜若煙神色異常,將手貼在了她大腿上,極其關切的問道。

  “沒…沒事。”

  姜若煙熟練的勾起楚楚動人的微笑,“李導,我先去打個電話。”

  “去吧,打完趕緊回來。”

  李浩滿富深意的眼神在面前的女人身上到處流轉。

  姜若煙優雅起身,扭著腰肢走到了遠處。

  即便姜若煙現在心里再怎么怨恨,也不得不照做,因為只有這樣她才能名正言順的待在裴謹弋的身邊,才能有機會假戲真做。

  萬臻。

  臨近下班時間,溫念盯著電腦上一張張由無數個日日夜夜拼搏出來的稿件,眼前是無盡的蒼白。

  在裴謹弋拿媽媽的事情威脅她那一刻起,她與他之間再無關系,如今的她沒有親人,沒有愛人,世間所有不公好像全都在她的身上得到了印證。

  一個從小就在黑暗中長大的人,又怎會懼怕永遠見不到光明。

  溫念茫然的盯著電腦屏幕許久,一道猝然的電話鈴聲響起,再回過神來,眼睛已經蒙上了一層水霧。

  她用手背將眼睛里暈著的淚水拭去,揚唇一笑,“許叔叔?”

  聲音雖然低啞綿軟,但一切如常,讓人完全感受不到這個女人上一秒情緒還處在崩潰的邊緣。

  這樣的事,溫念總是能做到的。

  “念念啊。”

  許景明在電話那頭語氣淡定從容,“姜若煙小姐打電話告訴我,三個方案她需要斟酌一下,暫時先不用修改,這兩天能給答復。”

  見溫念沒有說話,許景明又在后邊補了句,“放心,應該問題不大。”

  溫念握著手機的手指骨微微泛白,清冷的聲音有些顫抖,“姜若煙?”

  明明今天約她見面的是裴謹弋,為什么打電話給許景明的卻是姜若煙?

  “對,我們的客戶就是姜若煙,姜小姐。”

  許景明回復道,“一個女明星,據說是給男朋友準備的禮物。”

  許景明一開始簽合同簽的就是保密合同,不能泄露客戶信息,不知道為何,現在對方又不在乎這些了。

  “我知道了,許叔叔。”

  掛斷電話,溫念收起唇角的嘲弄,她根本無心關注裴謹弋跟姜若煙的關系,也沒有興趣。

  溫念拿起手機準備下班,就在這時,顧晏朝的消息彈了出來。

  溫念點開顧晏朝發來的語音消息,熟悉的嗓音在耳邊響起,低醇而帶著暖意。

  “老公已經到樓下了,顧太太打算什么時候下班?”

  ……

  顧晏朝看著不斷走近的溫念,一下將她摟進懷里緊緊擁著。

  “寶貝。”

  顧晏朝低下頭,認真凝視著她,想要傾吞下溫念所有的不安情緒,即便她偽裝的很好。

  “怎么了?”

  她問。

  “想你了。”

  他答。

  顧晏朝笑著看著她,溫柔的目光落在溫念的眸子里,讓她莫名產生一種被珍視的感覺,很不真實。

  男人俯身,吻上了她的唇,這次她沒有反抗,只是一動不動,這個吻充滿了柔情,仿佛整個世界與他們隔絕。

  溫念睜著眼睛,他們臉靠的很近,顧晏朝擁吻她的時候眼睫微微顫動,很深情,溫念不自覺的抱緊了他。

  倏爾,顧晏朝結束了這個短暫且溫柔的吻,薄唇染上緋色,“寶貝,我帶你回家。”

  顧晏朝似乎跟以往沒有任何不同,卻讓溫念的心隱隱觸動。

  說完,男人摟著她的腰,為她打開了副駕駛的車門。

  下一刻。

  一束熱烈的紅出現在溫念的眼中。

  擺在副駕駛上的是,一大束紅玫瑰,溫念原本黯淡清冷的眸子,瞬間被這抹熾熱填滿,一張金色卡片明晃晃的插在其中。

  這是送給她的。

  溫念拿起卡片翻開來看,卻聽到顧晏朝在她耳畔重復了卡片上的話。

  “在我荒瘠的土地上,你是最后的玫瑰。”

  聲音低沉性感,很有誘惑力,她抬眸看向顧晏朝眼尾含淚,捂唇低笑。

  “好假。”

  顧晏朝勾唇看著她,“情話是抄的,說給你聽才是真的。”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