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知意現在確實也需要一個人來給她分析。

所以,她最終還是跟他說了。

畢竟,他已經把話說到這個份上了。

周時樾聽完后,問了她一句:“傅修言知道這些嗎?”

沈知意搖了搖頭,“我和他都要離婚了,沒必要跟他說這些。”

再說了,她就算想說,人家也不一定想聽。

之前,她還想著借用他的勢力,現在什么都沒借到,最后還是要靠自己。

其實,她也很清楚,如果她再去找傅修言,那她和他的關系就真的永遠都剪不斷了。

周時樾大概也能理解她的想法。

他說:“他們這么做,可能是想借你的手來達到某種目的,而沈叔就是最關鍵的那枚棋子,因為他們知道你不會放任沈叔不管的。”

沈知意不是沒有想過這一點,但是有一件事,她還是想不明白。

那就是為什么一定是沈家做這枚棋子?

“可他們為什么要選我爸?”

這種無妄之災,沈知意是完全想不出邏輯。

周時樾猜測道:“會不會是沈叔手上有什么把柄或者秘密在他們手里?所以他們也想到了沈叔一開始不會反抗,會選擇自己承擔下來。但他們拿捏了你的性格,知道你不會眼睜睜地看著沈叔當背鍋俠,所以這一切從沈叔出事前就已經有人在計劃好了這一切。”

周時樾的分析,讓沈知意有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如果從一開始就有人在背后計劃著這場陰謀,那她覺得那個人真的很可怕。

而剛剛時樾哥說的秘密和把柄,她目前知道的就是她不是她爸媽的親生女兒,可這也不算是把柄吧?

沈知意無法看透尹天卓的目的是什么。

因為涉及的人太多,她也分不清他的目標到底是誰。

此時的盛星集團。

杜衡正在跟坐在辦公桌前的男人匯報剛剛收到的消息。

“傅總,少夫人和麥小姐她們分開后,就去了醫院,見了一個叫李思思的女人,就是上次在黑騎俱樂部您和少夫人遇到的那個女人。然后就是……”

說到這里,杜衡欲言又止了一下。

原本在低著頭聽他匯報的男人,聽到他停下來后,便抬眸看著他。

男人嗓音微冷:“說下去!”

杜衡咽了一口口水,道:“少夫人正好遇到周醫生。”

說完這句話,他忽然感到一陣寒意襲來。

隨即,他又解釋道:“傅總,少夫人和周醫生應該就是巧合遇到的,畢竟周醫生就在那家醫院上班,遇到了也正常。”

傅修言斂了一下眼瞼,眼底浮現一抹寒光。

“醫院這么大,你跟我說是巧合?”

杜衡:“……”

可不就是巧合嗎?

他也不敢明面上說,只能在心里嘀咕了幾句。

隨后,男人低沉冷凜的聲音再次響起:“怎么,在心里罵我挑刺?”

杜衡連忙抬起手,擺了擺,“傅總,我沒有,您借我一百個膽子我也不敢啊。”

接著,男人就從椅子上站起來了。

杜衡問道:“傅總,您是要去找少夫人嗎?”

傅修言目光凌厲地掃了他一眼:“我需要跟你匯報行程?”

杜衡挺直腰背回道:“那倒不用。”

傅修言:“車鑰匙給我。”

杜衡應了一聲,“好的,傅總。”

傅修言拿到車鑰匙,剛準備走,又說了一句:“去查一下你剛剛說的那個什么李的女人。”

他剛剛沒記住名字,就記了一個姓。

杜衡點了點頭,“好的傅總。”

等男人離開后,杜衡才松了一口氣。

嚇死他了。

傅總自從跟少夫人簽了離婚協議后,每天的脾氣都陰晴不定的,越來越難伺候了。

最后遭罪的還是他。

他感覺自己每天就像是在刀尖上行走,如履薄冰。

他掙這點錢容易嗎?

奈何老板給得太多,他又不能輕易離職不干。

傅修言離開公司后,直奔醫院的方向。

盛星集團本就在市中心最繁華的地段,離市中心的醫院也不遠,加上他開得快,十五分鐘他就到了。

他把車停好之后,就拿起手機,撥通了沈知意的電話。

沈知意這會正好和周時樾聊完。

她手中的手機響了。

她看了一眼,沒有備注,但那串號碼她早就爛記于心了。

沈知意沒接,直接掛了。

但下一秒,又響了。

“誰的電話?”周時樾順嘴問了一句。

沈知意又掛了一下,“推銷廣告的。”

周時樾聞言,也就沒多問了。

沈知意跟他聊完,心情也沒那么堵了,而且她還占用了周時樾那么長時間。

“時樾哥,我沒事了,你回去上班吧,我也要回去了,你說的話我會記住的,我不會輕舉亂動的,你放心吧。”

“行,需要我送你出去嗎?”

沈知意笑了笑,“那倒不用,我認路。”

周時樾也笑著跟她說道:“那你有事隨時給我打電話,你不用擔心麻煩我,你要是覺得麻煩我,肯定就是沒把我當家人,你之前說的那些話就是為了糊弄我。”

沈知意愣了一下,又笑了一聲,“好,我知道了,只要你不嫌我麻煩就行。”

周時樾:“不會有那一天的。”

沈知意和周時樾分開后,傅修言的電話再次打了過來。

原本,在民政局離開的那天她就想把他的號碼拉黑的,可想到后面還要去領離婚證,她就沒拉黑,只是刪了。

好在他也很少給她打電話。

可今天他連著打了三個,他在發什么瘋?

第三個她沒掛,但我沒接,直到快要掛了,她才接的。

她剛接通,電話那頭就傳來男人低沉戲謔地聲音:“傅太太的架子什么時候變這么大了?還是說當著周大醫生的面不敢接我這個準前夫的電話?”

沈知意擰了擰眉,她轉頭看了一眼四周,冷聲道:“你跟蹤我?”

要不然他怎么知道她剛剛和時樾哥在一起?

那她見了李思思的事,他也知道?

男人并沒有回答她,而是說了五個字:“過來停車場!”

然后他就把電話掛了。

沈知意:“……”

停車場?

哪個停車場他倒是說清楚啊?

這醫院的停車場有室內有室外的,她鬼知道他在哪?

沈知意自動忽略了他的話,也沒打算去找他。

他要生氣就生氣吧。

出了醫院大門后,她往自己停車的停車場走了過去。

剛走到她自己的車前時,身后就有人按了喇叭。

她轉過身,就看到那輛熟悉的車。

傅修言正坐在駕駛座上看著她。

她剛剛低著頭看手機,所以沒注意看。

接著,男人又按了一下喇叭。

她知道,他這是在提醒她過去。

沈知意深吸了一口氣,才抬步走了過去。

她拉開副駕駛的門,然后彎腰上了車。

她剛把門關上,就聽到落鎖的聲音。

沈知意愣了一下,這時男人的手伸過來,單手圈著她的腰,就把她從副駕上輕松地提了起來,然后她整個人就坐在了他的大腿上。

整個過程,她都沒反正過來。

傅修言一手扣著她的后頸,就吻上了她的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