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網 > 震驚前夫帶三胞胎空降搶婚現場 > 第895章 我不可能縱容你一輩子
  夏寧夕心情大好,對夏晚晚也沒有那么厭惡了,現在就想讓他們夫妻倆互相惡心。

  反正,她一個外人,怎么熱鬧怎么來!

  “晚晚姐,你可算來了,霍總賴在這不愿意走。”夏寧夕笑意盈盈。

  夏晚晚本來就不太好看的臉色這下更難看了,她沒想到夏寧夕竟然直接將這事情擺到明面上,原本就維持不住的笑容僵在了臉上。

  夏景澄也不適宜地補了一句:“你們兩人不是結婚了?霍總好像很喜歡吃獨食,晚晚,這可不好,你做為他的妻子,得多加約束。”

  夏晚晚心想:我能管得住霍南蕭才怪!他每次來找夏寧夕都是藏著掖著,從不告訴她!

  但這種話夏晚晚也不敢說,說出來也是丟她的臉。

  她好不容易才爬到如今的位置,在外界也竭盡全力表現出很受霍南蕭重視的模樣,她不可能自揭老底。

  “都是一家人,南蕭想孩子了,來看看孩子也很正常。”夏晚晚故作輕松。

  霍南蕭可不想在這種地方見到夏晚晚,他對夏晚晚說:“你身子不好,以后不要來這種地方。”

  “只是吃個飯,寧夕都熱情邀請了,我這個做姐姐的哪有拒絕的道理?”夏晚晚笑著詢問。

  霍南蕭很不高興。

  夏晚晚主動走到霍南蕭對面,拉開椅子坐下。

  三個小家伙看到夏晚晚后全都沒了玩耍的興致,拿著玩具走得老遠,躲著他們兩個人。

  星星有點看不懂夏寧夕的操作,特意跑去廚房問:“媽咪怎么把那個小三叫來了?”

  “你們不覺得霍南蕭很煩人嗎?”夏寧夕反問。

  星星:“爹地是很煩人,但是夏晚晚更煩人。”

  夏寧夕笑著揉了揉星星的腦袋,“惡人自有惡人磨,夏晚晚來咱們家的次數多了,霍南蕭以后就不會來了。”

  “真的?”星星不太相信。

  夏寧夕:“你等著看吧。”

  霍南蕭和夏晚晚都坐在花園內,面對面,兩人什么也沒說,但是隔著大老遠都能感受到從他們身上散發出來的火藥味。

  夏晚晚表面上瞧著和眉善目,可藏在桌子底下的手都攥成了拳。

  她在生氣,她氣霍南蕭背著她偷偷見夏寧夕。

  霍南蕭也在生氣,氣夏晚晚出現在這里。

  兩人的臉色都難看得很。

  夏景澄已經做好了晚餐,但不打算叫霍南蕭等人進來用餐,而是從抽屜里掏出一包瓜子塞進夏寧夕手里,“出去看。”

  夏寧夕攥著瓜子離開廚房,隔著大老遠找了個位置坐下,遠遠看著霍南蕭與夏晚晚對峙,她美滋滋地嗑瓜子。

  三個小家伙也察覺到情況不對勁了,默默走到夏寧夕身邊,和夏寧夕一樣,一手捧著一把瓜子,坐著看戲。

  霍淵:“爹地的臉色很不好。”

  星星:“小三都來抓包了,他臉色能好才怪。”

  初初:“他們會打起來嗎?”

  星星搖頭:“我覺得不會。”

  初初:“為什么?”

  霍淵:“爹地若是動手,她躺地上怎么辦?她最會裝了。”

  “也是。”星星也覺得她說得非常在理。

  一大三小并排坐在一起,看熱鬧。

  門外的夏晚晚果然與霍南蕭吵了起來,夏晚晚的情緒變得激動:“為什么不告訴我?”

  “無關輕重的事,沒有告訴你的必要。”霍南蕭語氣淡淡,冷漠又疏離。

  夏晚晚:“我們是一家人,難道我會因為你來看孩子而生氣嗎?”

  “你不該來這里。”霍南蕭說。

  夏晚晚聲音嘶啞:“你很久沒有回家看我了,這些天你都在哪里?你是真的每一天都在公司嗎?”

  “我早就告訴過你,我會很忙,你留在帝城好好養病,我以為你早有心理準備。”霍南蕭皺眉。

  夏晚晚:“我是有心理準備,但我不明白為什么?你有時間來看夏寧夕,為什么不能回家看看我?是因為那個家里有我,所以你不愿意回去?”

  “晚晚,你越界了。”

  霍南蕭不輕不重地回了一句話,卻一下子將夏晚晚打入深淵。

  夏晚晚渾身的力氣都被抽空了,無力地癱坐在椅子上,聲音嘶啞:“你知不知道外界的人都怎么傳的嗎?”

  “他們說,我好可憐,只是被你養在家里的金絲雀。”

  “他們說,即使你離婚了,依舊對夏寧夕情根深種。”

  “你來陵城發展,也全都是為了夏寧夕。我起初是不相信的,可現在我又相信了,我覺得他們說的好對,如果當初我沒有嫁給你,你就不會失去這么好的家庭了。”

  “所以,你后悔了,對嗎?”

  夏晚晚目光灼灼的望著霍南蕭,只想要一個答案。

  霍南蕭說:“我給你的,只是名分,這一點你從一開始就清楚了不是嗎?”

  “我——”夏晚晚啞然,被這一句話給嗆得不知道該說些什么。

  霍南蕭說:“夏寧夕邀請你來,只是想讓我難堪,想讓你我心生嫌隙,以后她的邀請你統統拒絕即可。”

  “可她也是我的妹妹,作為姐姐怎么能夠駁了她的面子?”夏寧夕不解地問。

  霍南蕭笑了:“你若真的把她當妹妹,就不會一再縱容家人為非作歹。”

  “你在怪我?”夏晚晚眼淚決堤一般洶涌而出。

  霍南蕭:“他們是你的家人,你應當做好表率,我不可能一輩子都縱著你。”

  “呵。”夏晚晚笑了,越笑眼淚掉得越快。

  遠處的吃瓜群眾手里的瓜子嗑得嘎嘣嘎嘣響,美滋滋地看熱鬧。

  夏晚晚被罵哭,大家屬實沒想到。

  星星很納悶:“媽咪,爹地不是很寵著這個小三嗎?為什么要兇她啊?你看她哭得多難看,晚上我做噩夢怎么辦?”

  “噗。”夏寧夕笑出聲,摸了摸星星的腦袋:“嘴貧。”

  霍淵:“爹地是不喜歡夏晚晚嗎?所以才把人給罵哭。”

  “不清楚。”夏寧夕也不知道霍南蕭的真實想法。

  倒是初初一本正經:“一定是小三要錢了,要不到就哭的。”

  星星:“你以為所有人都跟你一樣嗎?”

  “跟我一樣有什么不好的?我可多小錢錢呢!”小富婆氣鼓鼓地回答。

  星星:“你那點錢什么也做不了,夏晚晚想要的東西可多了,你看她哭成那個鬼樣子,肯定是被爹地氣哭的。”

  他們隔得太遠了,也聽不見兩人的對話,但看兩人的樣子,很明顯是起了沖突。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