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網 > 重生:西南大龍鳳 > 第87章 靈光一現
  等到常建國回來,身后跟著一個小姑娘——卓嘎。

  那天常季白給卓嘎照相的時候,根本沒有化妝之類的,只讓卓嘎換了身衣服,屬于純粹的天然無雕飾。

  所以張主任一眼就把人認了出來,沒錯,照片里的人就是她。

  他很高興,拿起雜志,翻開照片頁,一邊遞給卓嘎看,一邊和問:“這是你吧?”

  常季白把照片曬出來以后,給了卓嘎一份,卓嘎自然認得照片。

  她點點頭回答:“是我。”

  同時的,她也有點好奇,自己的照片怎么會出現在一本書上?

  這是什么書?

  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臨時被常建國喊過來,卓嘎這時候心里還有點懵。

  昨天她家里出了點事情,牧場周圍出現了狼群,好幾只羊被咬傷,等到發現的時候已經奄奄一息。

  卓嘎立刻上報了這件事情,然后就是小心修補羊圈的柵欄,防止再發生這樣的事情。

  縣里有規定,狼群是受保護的野生動物,不能打,所以自家的羊被狼群襲擊,只能上報,然后等政府給予補償。

  卓嘎還有點擔心,不知道狼群會不會離開,要是一直在她家的牧場呆著不走,時不時來她家襲擊一下羊群,那可就麻煩了。

  然后,常建國就來了,也沒說什么事,就讓她跟著來到了縣里。

  張主任又對卓嘎發問:“這些照片是什么時候照的?”

  卓嘎看了張主任一眼,沒有立即說話。

  她隨即又轉頭看了看常建國和邱雪梅夫婦倆,不知道該不該說。

  主要是她不太了解情況,不知道張主任問這個是什么意思。

  萬一要是追究責任之類的事情,那她亂說就會給常季白惹麻煩,進而給常建國、邱雪梅惹麻煩。

  她心里很喜歡常建國一家。

  常大叔是好人,每次她家里出現什么問題,常大叔都會第一時間出現,及時幫忙解決。

  就連她的父母和兄長去世,都是常大叔幫忙安葬,更不用說這一次家里帳篷倒塌的事情,常大叔不但讓她們姐妹倆住進家里,還找人幫忙修復帳篷,這對藏人來說簡直就是救命的大恩。

  邱校長是好人,一直勸說她讓白瑪去上學,并且在知道她沒辦法分身接送妹妹后,立即安排學校里的老師和同學幫這個忙。

  卓嘎聽妹妹白瑪說過,在學校里,邱校長總會給她開小灶,生怕她跟不上其他同學的進度,還經常鼓勵她,白瑪很喜歡這位校長,喜歡和她待在一起。

  至于常季白,看起來壞壞的,可卓嘎卻知道他和他的父母一樣善良,否則她們在常家住著的時候,常季白就不會時不時塞給她和白瑪各種零食。

  正因為這樣,卓嘎絕不希望自己給常建國一家帶來麻煩。

  似乎看出她的心思,邱雪梅說了一句:“卓嘎,實話實說就好了,沒關系的。”

  卓嘎看了看邱雪梅,明白了,就把拍照的時間說了。

  張主任繼續問了起來,主要是問拍照的過程,以及一些細節。

  卓嘎都斟酌著說了,實話實說。

  張主任問完,終于滿意了,點了點頭:“真是太好了,這件事情可以操作的余地太多了,我要立即向幾位領導匯報一下。”

  說完,他起身走出去,大概是到隔壁辦公室打電話去了。

  卓嘎這時才敢問常建國:“常大叔,這……這是怎么了?”

  常建國笑了笑,看著卓嘎說:“別擔心,這一次……嗯,對你是好事。”

  “好事?”

  卓嘎露出不解其意的表情。

  常建國沒解釋,看了一眼自己的妻子,忍不住有點唏噓道:“嘖,這小子看著整天胡鬧,沒想到居然還干了一件好事。”

  邱雪梅瞪了丈夫一眼:“什么叫做胡鬧,聰明的孩子自然會不老實安分一點的,怎么就是胡鬧了?現在他拍的照片都上央視了,你還說這種話,你這爸當得也太不像話了吧?”

  常建國不敢和妻子頂嘴,笑了笑后說道:“趕緊給兒子打個電話,把這件事情和他說一說,讓他也高興高興。”

  邱雪梅想了想,突然皺眉:“照片被雜志刊登的事情,你兒子肯定早就知道了,現在居然一聲不吭也不說和家里說一說,真是皮癢了。”

  常建國一聽“你兒子”這話,面部都有點抽搐起來。

  敢情對的時候就是“我兒子”,錯的的時候就成“你兒子”了,這到底是誰兒子呀?

  邱雪梅瞪了丈夫一眼后,也朝著外頭走,準備打電話去。

  ……

  在藏地發生的事情,常季白一點也不知道。

  他還在消化著《藏地少女》上新聞聯播的這件事情。

  說不震撼,說不激動,那肯定是假的。

  上一輩子,他就算把公司做到快要上市,也無緣和央視的新聞聯播扯上什么關系。

  沒想到這一次,就憑一組照片,就弄來了一分鐘的上鏡時間,簡直讓他高興得有點不知道該說什么。

  而且,他已經有種預感,自己要成名了,也要獲獎了。

  畢竟是作品上了央視新聞聯播的攝影師啊,肯定很快會有人查到他。

  只要知道了他是誰,那他寄去其他影展比賽的那些照片,自然會受到“重點關注”。

  即使不能拿大獎,一些小的獎項也會給的。

  反正他廣撒網了,即使所有的照片都只拿到小獎,對他來說收獲一樣不小。

  震撼、激動過后,常季白又琢磨起自己是不是應該好好利用一下這一次的事情了,好讓自己從“繁重的學業”中解脫出來。

  他還沒想到好的切入點,母親的電話已經直接打到學校來了。

  “你拍的照片刊登到雜志上這么大的事情為什么不和家里說?

  如果不是上了央視新聞聯播,我都不知道,你小子皮癢了是不是?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以后自己出去了,翅膀就硬了……”

  邱雪梅一來就在電話里噼里啪啦的說起來。

  聽著母親的話,常季白的腦子里突然靈光一閃,竟鬼使神差的說了一句:“媽,我不是想騙你,我……我想考藝術類院校!”

  電話那一頭,頓時安靜了下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