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網 > 重生:西南大龍鳳 > 第92章 總有意外
  從王新哲那里聽到了四海安通和西龍集團爭項目的消息以后,常季白更放松了。

  有這兩家出手,其他人來了只能陪跑,從一開始就已經被淘汰出局。

  他徹底沒了壓力,只等著走個過場,然后回家。

  第四天的時候,重城開發銀行的人還領著他去見了一位領導。

  這位領導是主管這個爛尾樓項目的常務,他愿意見常季白,親自聽常季白分享在川都的“成功經驗”,可見重城方面的重視。

  常季白也不“藏私”,見面的時候把自己所有的想法都說了,一些在完成項目過程中需要重點注意的點,他也一一對領導分說明白。

  尤其他提了自己的擔心,害怕有些人抄了他的法子以后,然后用這辦法搞資本運作滾雪球。

  雪球滾得好,當然沒問題。

  可萬一滾著滾著雪崩了,那事情可就大條了。

  到時候連公家恐怕都兜不住,一不小心就會變成轟動全國的大事。

  上一輩子他在商海浮沉多年,對于一些人的下限絕對有所見識,因此這種事情他必須事先提醒一下,否則后果太嚴重,他這個創意“首發者”說不定也會受到牽連。

  “很感謝你啊,常總,今天和你見面,讓我收獲很大。”

  這一場談話進行了將近兩個小時,最后領導親自起身,把常季白和開發銀行一行人送出門。

  走出辦公樓的時候,常季白感覺開發銀行的這些人看他的眼神有點怪怪的,帶著一種不知道是什么意味的異樣。

  “怎么了?”

  常季白瞥了王新哲一眼,沒好氣的問道。

  王新哲嘖嘖了兩聲,然后才說:“你小子到底是什么情況?剛才和領導見面,我們所有人的心都是提溜著的,就你像什么事也沒有似的,然后這么巴拉巴拉的一頓說,你這是傻大膽呢,還是說你根本不知道人家是什么人?”

  對方的職務是明擺著的,常季白當然不可能不知道。

  王新哲的意思其實就是在說他傻大膽。

  常季白聞言,翻了個白眼:“這需要什么膽子的,想到什么就說什么嘛,人家領導不是一來就說了嗎,讓我有什么說什么,只要是好的建議,他都愿意聽。”

  “還是你膽子大!”

  王新哲又嘖嘖兩聲,說了一句。

  要知道今天這位領導的級別不低,據說在上面是掛了名的,很有機會在下一屆主政重城。

  和這樣的領導見面,這事兒如果換在其他人身上,多少會有點誠惶誠恐。

  可常季白這么淡定,硬生生把原本說好只有一個小時的面談,拖成了兩個多小時,偏偏人家領導還沒有一點不耐煩,簡直讓開發銀行的人大出意料之外。

  正因為這樣,剛才常季白和領導交談的時候,不論是川都開發銀行的人還是重城開發銀行的人,都有點被常季白的“健談”給震住了。

  所以出門的時候,他們才會用這樣的目光看常季白。

  王新哲感覺常季白在這一刻又“像”一點年輕人了,畢竟俗話不是說了嗎,初生牛犢不怕虎嘛。

  常季白沒吭聲,不再去理會王新哲。

  反正他要提醒的都提醒了,將來要是出了什么事,也怪不到他頭上。

  和領導見了這一面后,他覺得自己這一次到重城來的行程已經到頭,接下來應該再沒他什么事,于是他徹底放羊起來,

  每天就在重慶的大小街頭閑逛,吃吃各種美食之類,還有就是買一些小禮物之類的,準備回頭送人。

  第七天,是原本定好回程的日子。

  可沒想到卻出了一件意外的事情。

  原本定好過了下午兩點就去機場,可沒想到王新哲人沒過來,倒是給他打來了一個電話。

  “出事了!”

  電話里,一來就聽見王新哲壓低了嗓音說話。

  “怎么了?”

  常季白輕輕皺眉:“出什么事了?”

  王新哲說:“今天,那棟大廈前面,突然聚集了很多人鬧事,聽說鬧得挺大的。”

  “嗯?”

  常季白不明所以:“什么人鬧事?”

  王新哲輕嘆道:“還不是以前一些花錢購買了產權的小業主嘛,聚集在一起,拉起了橫幅,現在就堵在大廈前面,說是要絕食靜坐呢。”

  “小業主?”

  常季白稍微回憶了一下自己之前看過的資料:“怎么是他們,不是說已經談好了嗎?他們怎么這時候來鬧事?”

  “談好個p!”

  王新哲沒好氣的說:“說是原本那個開發商那邊,之前想要盡快和小業主達成協議,只說按照原本的價格退款,本來那些小業主覺得這項目爛尾了,能拿回錢就已經不錯,都勉強同意了。可是這幾天重城公家想要重啟項目并且招商接手的消息也不知道被誰傳了出去,那些小業主頓時覺得虧大了,就又跳了出來。”

  微微一頓,王新哲又把原本已經壓低了的聲音再壓低一些:“聽說事情鬧大了,起了沖突,還傷了人,現在很棘手。”

  “哦,這樣啊……”

  常季白腦子很快一轉,問道:“那我們還走不走?”

  事情鬧成什么樣子,和他沒太大關系。

  他只想知道今天王新哲他們還走不走。

  他們要是不走,他就要考慮一下是不是得自己先回去了。

  嗯,也不知說他這人自私,主要是王新哲雖然只三言兩語的介紹了情況,可且讓他聽出了很多東西。

  首先,開發商和小業主兩邊糾纏,誰對誰錯,估計一時半會掰扯不清楚。

  其次,消息是誰傳出去的,而且在這個節骨眼傳出去,會不會牽扯到公家內部的爭斗。

  再來,人家靜坐就靜坐嘛,想辦法勸離就是了,現在鬧到起沖突,這里面有事沒事?

  反正就是一團亂麻了,常季白不想沾這一坨臭狗屎……嗯,主要是底氣不足,沾不起。

  “估計現在還走不了,得拖一天了!”

  王新哲想了想,在那邊回了一句。

  常季白也略作思索,拖一天他還是可以接受的,畢竟大家一起來的,他自己一個人走,不太好看。

  那就再等一天吧,不行他明天自己走。

  打定主意,常季白說:“那行,我知道了,那就明天走吧。”

  王新哲說:“這里沒我說什么事了,我現在就回來,回來再和你細說。”

  “好!”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