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網 > 重生:西南大龍鳳 > 第94章 你給我想個辦法
    周嘉龍一開口,常季白就被弄懵了。

    他自詡也是反應很快的一個人,可這一刻因為那一句話給出來的信息量太大,導致他宕機了好幾秒。

    周沅居然是他的女兒?首富的女兒?

    哎喲喂,這是走了什么狗屎運,自己居然拿下川都最大的白富美了?

    常季白的腦海里忍不住回想起之前和那姑娘在一起時,她嘴邊總掛著那一句“以后我養你”,真是不得不感慨:此言不虛啊。

    周嘉龍看見常季白臉上的反映,眼底泛起一絲戲謔的神色,又說:“我常常聽沅沅提起你,嗯,就不知道她有沒有和你提起過我?”

    “啊,呃,周總……哦,叔叔,您好!”

    常季白終于反應過來,嘴上的稱呼迅速調整過來,然后才接著說:“我真不知道您就是周沅的爸爸,她從來沒和我說過這事兒。”

    他很老實的擺正自己的位置,腦子里首先考慮的是人家老父親這是不是要為女兒伸張正義、怒誅渣男來了。

    緊接著又想到的是,周嘉龍不知道會不會甩出一張黑卡,說一句:請你離開我女兒。

    不過他很快又想到周沅已經走了,黑卡好像有點不太可能,這不由讓他有點悵然若失,覺得好像錯過了什么,挺可惜的。

    周嘉龍聽見這聲“叔叔”,嘴角微微一抽,隨即又問:“沅沅出國以后,你們有沒有聯系?”

    常季白搖搖頭:“我們已經分手了,她走了以后沒再聯系我。”

    說話的時候,他有意讓自己的語氣顯得沉重一些,這樣至少削減了一點渣男的屬性。

    “哦,好,我知道了。”

    周嘉龍點點頭,做了個請的手勢,示意常季白到沙發上坐。

    常季白連忙走過去坐下。

    看見周嘉龍身后的那個女人,他微微點點頭,算是示意了。

    同時,他暗自思忖著這肯定不會是周沅的母親,因為太年輕了,倒像是周嘉龍的小三。

    嘖,帶著小三見自己,這事兒以后自己要不要和周沅說?

    嗯,說不定周沅自己就知道了……

    唉,豪門家庭的這點事兒,真是一點都不新鮮。

    常季白心里轉著小九九,人家周嘉龍已經大大方方的介紹起來:“沅沅很小的時候,她媽媽就去世了,這是我現在的愛人任美軒。”

    常季白的腦子里一瞬間閃過“后媽”這么一個詞兒,臉上卻很親切的說了一句:“任阿姨您好。”

    任美軒朝他點點頭,也溫和的回了一句“你好”。

    “這一次為什么請你來,你應該沒見到我之前就猜到一點了吧?”

    周嘉龍不再說女兒的事情,轉而收斂起臉上的笑容,說起了正事。

    剝開周嘉龍是“前女友父親”這一層身份,他在常季白的眼里,其實還是那個周嘉龍——四海安通的老板,最成功的商人,日后的川省首富。

    因此聽見周嘉龍問話,常季白也調整自己的心態,微微一笑:“是因為爛尾樓的項目吧?嗯,具體說應該是因為最近發生的小業主鬧事的事情。”

    一瞬之間,在周嘉龍和任美軒的眼里,常季白好像變了一個人,從之前的那個一進門就喊叔叔阿姨的鄰家大男孩,變成了商場上他們常常能碰見的那種精明的生意人。

    周嘉龍眼簾微瞇,和妻子對視一眼,交換了一個眼神后,這才說:“沒錯,我今天找你來就是為了這事兒。不知道你對這件事情了解多少?”

    “大致聽說了一些。”

    常季白略一沉吟,便主動把自己從王新哲那里聽到的東西說了一遍。

    周嘉龍聽完點點頭:“事情大致就是這樣的,不過今天下午的時候,重城方面和我們幾家最有希望接手這個項目的公司說了,如果想要拿下這個項目,就必須妥善解決小業主的問題,不能再出問題了。”

    說是最有希望的幾家,可就常季白知道的,這項目其實就是四海安通和西龍集團的競爭,估計重城公家找的就是他們。

    現在那些小業主鬧得那么厲害,想要把爛尾樓項目弄起來,光是退租大概不行了,必須得有別的辦法,才能“妥善”解決。

    “哦,原來是這樣啊!”【1】【6】【6】【小】【說】

    常季白表示聽明白了,隨即又問了一句:“那不知道周叔叔您找我來是……”

    周嘉龍說:“你那個宏捷數碼廣場的事情,我之前聽沅沅都說過,十年退租的這個方案也真的很讓 真的很讓人驚艷,所以這一次遇到這件事情,我想聽一聽你有沒有什么想法。””

    想法?

    常季白真沒有。

    從一開始他就沒覺得這項目和他有什么關系,所以他都懶得多關注。

    要不是王新哲不斷和他說,他甚至連小業主鬧事的事情都不知道的。

    因此,他略一思索,也沒回周嘉龍的話,反而問道:“周沅她把我……嗯,把宏捷數碼廣場的所有事情都和你說了?”

    周嘉龍一笑:“嗯,包括你和她是怎么認識的,還有你幫她的同學裝電腦的事情。”

    “這……”

    常季白摸了摸鼻子,這就是說人家很清楚他的老底,空手套白狼的過程人家都知道了。

    他思索了一下后,直接開口道:“如果想要解決這些小業主的事情,也不是沒辦法,不過最后即使把項目拿下來,這項目也沒什么賺頭了……唔,甚至一個弄不好,還會虧。”

    周嘉龍一下子來興趣了:“說說。”

    常季白卻沒繼續說了,端起旁邊任美軒早就給他們兩個人倒上的茶,品了一下后點頭:“好茶。”

    周嘉龍立即明白了,笑道:“只要你能給我提供一個解決問題的思路,以后你要是再遇到事情,我可以給你背書一次。”

    “周叔叔太客氣了,我不是這個意思,都是自己人嘛……”

    常季白裝模作樣的擺擺手,開口了:“其實解決這事不難,那些小業主想要更多,那就給他們好了,只是不能直接給。”

    周嘉龍一邊聽,一邊思索,沒吭聲,繼續等著常季白把話說完。

    常季白接著說:“不知道周叔叔有沒聽過一句話,叫做炒房炒成房東,炒股炒成股東,我覺得事情很簡單,想辦法讓那些小業主變成股東好了。”

    “股東?”

    周嘉龍聞言目光一亮,變得若有所思起來。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爸爸無敵的重生:西南大龍鳳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