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網 > 重生:西南大龍鳳 > 第1章 常季白
  “常季白,你個小兔崽子,趕緊給老子滾進來!”

  院門內,傳來一聲嚇死人不償命的怒吼,常季白不得不停下往外挪動的腳步。

  他很無奈的抬頭看了看。

  宅院上頭的五彩隆達正死命飛舞,竭盡全力的抵御著勁風的吹襲,發出“噼里啪啦”的聲音。

  高原上的風,一直都是這么狂放不羈的。

  巨大的風聲就像神魔的咆哮,不斷從四面八方圍過來,吵死個人。

  可是即使如此,風聲仍然無法蓋過里頭那人的聲量,這讓常季白非常清楚的意識到,老常今天肯定是真的發火了。

  這回必須迎難而上了啊……

  只有把問題徹底解決,才能扎西德勒,否則后果……嗯,就撲街了。

  常季白很快調整了一下自己的臉部肌肉,擠出一個無辜的笑容,邁步往院子里走。

  “爸,你為什么事情生氣呢?老遠就聽見你的聲音了……

  唉唉唉,上回陳醫生可是說了呀,你血壓有點高,可不敢發這么大火。

  你萬一出點什么事,你讓我媽怎么辦?”

  常季白一邊說,一邊又看了看院子里坐著的另一個人,點頭笑了笑:“馬校長,您來了呀!”

  被常季白喊“爸”的那個人,叫做常建國,是常季白的老子,親生的,兩輩子都是。

  沒錯,常季白就是重生過來的。

  那是六年前的事情,一覺醒來淪落至此,常季白也弄不清楚是為什么,只能順其自然。

  當然,重活一世,有些事情肯定得不一樣的。

  至少,得讓自己活得更好。

  也讓身邊的人活得更好。

  這樣才不會白白浪費了這珍貴的讀檔機會。

  所以,常季白平時總變著法子折騰。

  只是這一次,他折騰得有點大了,以致于自家老子火大燎原,想圓過去得花點功夫。

  至于常建國身邊那個叫做馬國立的校長……嗯,這人不重要。

  聽見兒子把“媽”搬出來,常建國略一啞火,沒有立即說話。

  不過他那雙牛一樣的大眼睛還是瞪得大大的,死死的盯著常季白,繼續醞釀火氣。

  馬國立和常建國同樣是黝黑黝黑的膚色,只是人更消瘦一點,個頭也稍高。

  他看著常季白進門,臉上當即流露出半是打趣、半是無奈的神色:“我能不來嗎?好幾天沒在學校見到你了,學校里的人也被你拐跑了不少,嘿,我要是再不來,你把所有人都拐跑了怎么辦?我這校長還當不當了?”

  “馬校長,就這點小事,值得你大老遠跑一趟?”

  常季白裝作若無其事的搬了張小板凳坐下,一邊給自己倒酥油茶,一邊說:“平時家里農忙的時候,學校不是也能放幾天假的嘛,這回就當是給我們放個農假好了,又不妨礙什么。”

  “農忙?你這……能一樣嗎?”

  馬國立看著面前這明明逃學卻一副有恃無恐的學生,頓時陷入了無計可施的窘迫境地。

  明明是個絕頂聰明的孩子,學什么都一教就會,卻偏偏不把心思放在讀書上,總愛東搞西搞亂折騰,一點也不讓人省心。

  而且,他自己折騰也就算了,學習成績一直遠超其他人,各科都是第一,學校老師對他睜只眼閉只眼不是不可以。

  可他在學校里太深得“人心”,是名副其實的孩子王,學校里其他孩子沒事總愛跟著他屁股后面轉悠,所以他一折騰起來,每一次動靜都小不了。

  這一次,直接把學校里的孩子拐跑了一大半,攪得學校里的正常教學工作都沒辦法開展,馬國立這才不得不找上門。

  “馬校長,這怎么不一樣了?”

  常季白有滋有味的喝著酥油茶:“農忙放假,是讓大家回家幫忙,干活掙錢,我現在帶著他們也是沖著掙錢去的,沒什么不一樣啊!”

  “……”

  馬國立無可奈何,只能轉頭看向一旁,流露出求助的表情。

  “小兔崽子,你對校長怎么說話的,看我今天不好好收拾你!”

  旁邊的常建國已經蓄勢很久了,腰間雖無七匹狼,可他那條牦牛皮帶更加真材實料原生態,這時候被校長的眼神一刺激,頓時準備長身而起,先打為敬。

  “停停停……”

  常季白一動不動,擺出一副清風拂山崗的姿態來:“爸,我們有話好好說行不行?我都上高中了,你還一來就上手,這影響可不好。而且,我做的事情是在幫你的忙,你怎么能恩將仇報?”

  常建國一聽氣笑了:“你小子不但自己不去上課,還領著學校里其他孩子逃學,這居然還是幫我的忙了?”

  “你是縣里的扶貧主任,我找到門路帶大家一起賺錢,怎么不是幫你的忙了?”

  常季白理直氣壯解釋一句后,又稍作威脅:“看你敢打我,等我媽回來我一定讓她給我評評理。”

  這一下,倒是把常建國架住了。

  馬國立也連忙勸:“老常,可不能打孩子,有話慢慢說。”

  轉過頭,他看了一眼常季白:“那你說說,你給他們找了什么賺錢的門路?”

  常季白不慌不忙的先把小茶碗放下,舔了舔唇,然后才從口袋里掏出一張皺巴巴的紙,打開來秀給面前的兩人:“就是這個!”

  兩張黝黑老臉不明所以,齊齊探過來,盯著那張紙仔細瞧起來。

  只見上面有一行漢字,清清楚楚的寫著以下內容:“藏地電視臺電視制作中心紀錄片《話說雪域活fozhuan世》拍攝期間,招募演員、工作人員若干,有意者請到……”

  這倆沒回過神,常季白自顧自又說:“他們缺人干活,手里經費又不多,正好我們這些孩子要的少,能幫上忙,一拍即合了……唔,這事算是短期的活兒,賺的是快錢,也就一個星期多點的時間吧,等拍攝完了,大家肯定就回學校了,不耽擱什么。”

  沉寂一陣。

  馬國立問:“真的只是一個星期多點的時間?”

  常季白唏噓輕嘆:“真的,我倒想領著大家多干幾天,可不是說了嘛,他們經費不足啊。”

  馬國立不吭聲了。

  常建國同樣沒吭聲,大概覺得褲頭有點松,默默的又把牦牛皮帶系了回去。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