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網 > 重生:西南大龍鳳 > 第2章 新一天
  這回算是圓過去了……

  常季白把屁股從小板凳上一提,起身準備走人。

  “你干什么去?”

  常建國提著褲頭,警惕的看向兒子。

  “睡覺!”

  常季白自顧自往房間里走,嘴里沒好氣的嘟嘟囔囔:“一大早出門,干活都干一天了,再不睡你可就要白發人送黑發人了。”

  他真的已經折騰了一天,沒有停下來過。

  人是他帶過去的,除了干活,還要把他們安排好、盯緊,這里面的事兒一點也不少。

  現在好不容易回到家,真有點撐不住了。

  看著兒子疲憊的步履,常建國虛張了一下嘴,想說什么,最終卻什么也沒說出來。

  倒是馬國立不太放心的囑咐了一句:“等活干完了,趕緊把孩子們都帶回來,好好上課。”

  “知道了!”

  回到房間。

  常季白一頭栽倒床上,直接安詳的睡了過去。

  在夢里,他夢見了多年后小有身家的自己,夢見了年邁的父母,夢見了藏地的前世今生……

  父親譚建國出身于東南山區,算是不折不扣憑借自己的努力從窮困山溝溝里走出來的金鳳凰。

  好好一個京城大學的高材生,放著無限美好的前途不要,毅然而然的選擇成為第一批援藏人,來到這個高原雪域之上,徹底扎根于此。

  從1984年國家開始全國性的援藏計劃,已經過去十多個年頭。

  父親多次推卻掉升遷的機會,就這么當著他的小扶貧辦主任,整天游走在這一片廣闊的寧象縣地界(地名不和實際聯系在一起,純屬虛構),讓他看起來和真正的藏地人無異,至少在外貌衣著上、以及言談舉止上是這樣的。

  這樣的父親,即使兩世為人的常季白再怎么無法理解這究竟是怎么樣的一個人生境界,可心底仍然深深的敬重著。

  母親邱雪梅,畢業于廣南外語學院,是土生土長的廣南人。

  據說當初因為一次京城大學和廣南外語學院搞的聯誼活動,讓這一對原本天南地北的男女認識了彼此,從而干柴烈火,一發不可收拾。

  講真,那年頭,能跟外語系女子談朋友的,絕對是身負特長的好漢子。

  雖然不知道父親是怎么做到的,可常季白心里一直對父親的戰力感到服氣。

  而且,母親為了嫁給這么個鳳凰男,不惜和家人反目,甚至跟著丈夫遠赴西南,成為一名援藏教師,這都不能用戀愛腦來形容了。

  來到藏地后,一個外語老師在這里有多稀罕,可想而知。

  藏地大學曾多次對母親發出邀請,提供優厚的待遇想要招納她,都無一例外遭到拒絕,原因只是她為了和丈夫廝守。

  大概因為這些種種,父親心底一直覺得虧欠妻子,多年來外化表現為——極其懼內。

  除了工作上的事情,但凡母親說什么,他必然言聽計從,平時在母親面前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這也是常季白之所以敢拿捏老子的重要倚仗。

  一覺醒來,神清氣爽

  常季白匆匆從卡墊上爬起。

  稍作洗漱,他隨手給自己灌了碗酥油茶,連忙急匆匆的趕往格羅寺。

  藏地電視臺的人就在那里,他們的主要拍攝地也定在了這座偏僻的古寺里。

  格羅寺是格魯派的寺廟,因為地處偏僻,名聲不顯,香火全憑周遭牧民供養,已經顯得有點破舊。

  常季白才剛能遠遠看見寺廟屋頂的蘇覺,就聽見有人在后頭喊他:“季白大哥。”

  常季白停下腳步,轉身去看,卻見一個小胖子小跑著過來。

  等來到近前,常季白好奇問:“次仁,你哥呢?”

  小胖子的名字叫做次仁,這個名字在藏地很常見,因為是長壽的意思。

  次仁氣喘吁吁的說:“他要在家幫忙放羊哩,今天來不了。”

  “放羊?”

  常季白哼哼了一句。

  小胖子嘿嘿一笑,才壓低了一點聲音說:“央金阿姊的阿爸阿媽來了,他要在家接待。”

  “就知道……”

  常季白心底暗嘆,這就是現實啊。

  在這里,大部分這個年紀的孩子,已經到了娶妻的時候。

  父母根本沒想讓他們繼續讀書之類的,只想著讓孩子早日從學校出來,家里好多一個勞動力。

  兩個人邁步往寺廟走。

  胖子一邊走,一邊獻寶似的拿出一個小布袋:“季白大哥,昨天阿媽做了酥糖,讓我帶些來給你嘗嘗,說是要謝謝你帶我和大哥掙錢哩。”

  常季白隨手拿了一塊塞嘴里:“好了,我嘗一塊就行,其他的你自己收著,我不愛吃這玩意兒。”

  寧象縣在海拔4500以上,環境使然,除了青稞,絕大部分作物都種不了,所以周邊的人大多以放牧為生。

  也正因為這樣,寧象一直處于貧困邊緣,人均收入不高。

  現在這個時間點,還不是十多年后藏地基建做得那么好的時候。

  雖然川藏公路的網絡已經做起來了,可高速化基本沒開始。

  這也讓這片土地尚未煥發出像將來那樣的勃勃生機。

  常季白能自找門路,領著身邊的這些半大孩子掙錢,不管是對他們自己還是對他們家里,都是一份幫助。

  走到寺廟大門前的時候,孩子們已經來得不少了,他們看見常季白,無不笑著打招呼,像是找到了主心骨。

  常季白一一回應,等差不多了,才抬了抬手,示意安靜。

  “我們今天還和昨天一樣,該干什么干什么,不許吵吵影響人家拍攝,明白了嗎?”

  “明白!”

  “明白就好,嗯,你們在這里等著,我先進去問問吳導,看他們什么時候開始。”

  常季白往寺廟里走去,總編導吳興元和編導貢布已經在里面小聲商量著拍攝的事宜。

  “兩位導演好,我們人到齊了,今天什么時候開始?”

  常季白走過去,先打了個招呼,然后詢問。

  “小季白,你來了呀!”

  吳興元雖然是漢姓漢名,可其實也是地地道道的藏人:“我們隨時可以開始,你讓大家都進來吧!”

  聽見這話,常季白下意識的想說我一點也不小,不過嘴里卻還是應了一句“好哩”,然后小跑出去把自己的小伙伴們都喊進來,并且有條不紊的把他們安排到昨天定好的崗位上去。

  吳興元和貢布在一旁看著,嘴角都忍不住微微彎了彎,露出和煦的笑容。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