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網 > 重生:西南大龍鳳 > 第5章 六波羅蜜
  如愿以償的拿到想要的東西,常季白終于可以開始他的偉大創作。

  其他人都回學校上學的時候,他一個人拎著照相機,到處轉悠起來。

  頭一天,他轉悠的地點是格羅寺,纏著寺里的老喇嘛,說了很久的話。

  吳興元和貢布恰巧就在附近,聽了一耳朵。

  “貢嘎老喇嘛,你這寺廟太破了,院墻上的白灰都掉得差不多了,再不修可就不像寺廟了。”

  “你看看這正殿,嘖嘖嘖,多爛啊,你就不怕哪天突然塌了?”

  “還有啊,佛祖的金身也需要修補,這斑駁的樣子我看了都難過。”

  “虧你也有活佛的傳承呢,這么下去,唉,我看格羅寺遲早斷在你手里……”

  ……

  常季白一邊說話,一邊嘆息,心里仿佛對寺廟內的這一切,帶著無比沉痛的唏噓。

  吳興元和貢布不知道老喇嘛聽了怎么想,他們倆聽了就很難過。

  畢竟是藏地人,從小在藏地長大,心里對藏傳佛教還是有著與生俱來的認同的。

  看著這些可以說是能代表藏地人文歷史的寺廟日漸破敗,自然不是滋味。

  “你和我說這些做什么?你想干什么?”

  老喇嘛倒是靜氣得很,等常季白叨叨一大輪,才搓著手里的佛珠,問了一句。

  常季白就等著呢,不過他沒有立即張嘴,而是裝出思索狀想了想,然后才開口:“老喇嘛,你得想辦法多收點香火啊,有了錢,才能救你的廟。”

  老喇嘛不吭聲,只拿眼睛瞥了常季白一眼。

  香火這種事情,是想有就有的嗎?

  格羅寺靠的是周遭牧民的供奉,人就這么多,香火錢自然也是有定數的。

  這些年,香火不增反減。

  主要原因是人都往外跑了。

  藏地雖然遠離世俗,可外面世界的一切正慢慢向著這里滲透。

  許多年輕人受了影響,都會往外走,去睜眼看世界,去尋找新天地。

  他們不是離開藏地,就是往藏地那些大城市走,如LS、RKZ、林芝之類的。

  像寧象縣這樣的貧寒之地,人口自然越發變少。

  這也是格羅寺這些年越來越破敗的原因。

  老喇嘛不說話沒關系,不管他說不說,常季白都會把自己的想法端出來。

  他看了老喇嘛一眼后,繼續說:“宣傳,懂不懂,可不能搞酒香不怕巷子深那一套了,老喇嘛,你得主動點為格羅寺做宣傳。”

  拍了拍自己脖子上掛著佳能A1,常季白說:“看見沒有,這是我借來的照相機,我準備多給寺廟拍幾張照片,然后想辦法發到外頭去,到時候只要有更多的人知道格羅寺,香火自然就會多起來。”

  老喇嘛看了看A1,若有所思。

  吳興元和貢布聽了,才恍然過來,原來這小子借照相機是為了這個啊……

  當然,最清楚自己想法的人只有常季白。

  他知道格羅寺的未來。

  老喇嘛苦守著寺廟一輩子,直到最后圓寂,也沒能讓格羅寺好起來。

  可是等到他的徒弟繼承了格羅寺后,藏地基建越來越完善,高速化也日漸成型,一切就扭轉了過來。

  寧象縣靠著那些自駕游的游客,家家戶戶做起了民宿,外出人口逐漸回流。

  而格羅寺也由于幾個偶然的契機,變成著名的網紅打卡點,引得不少游客過來游玩。

  然后就是重修、擴建,這座古老的寺廟終于徹底煥發生機。

  因此,常季白沒為老喇嘛和格羅寺操心,且熬呢。

  拍幾張照片發出去,誰也說不準是不是真能引來人。

  常季白主要是想忽悠老喇嘛配合他拍照。

  另外……

  “貢嘎老喇嘛,我做這事也不要回報,不過吧,我看你手里的佛珠挺不錯的,每次看到它我就覺得心里會變得很平靜……唔,要不你把它送我,怎么樣?”

  常季白終于用最不經意的語氣,把自己的小心思說了出來。

  那傳佛珠看起來沒什么特別的,可佛珠上有一顆天珠,卻讓那個常季白眼饞了很久。

  這些年常季白偷偷觀察過,那是一顆六眼天珠無疑,象征著六波羅蜜。

  現在天珠的價格在外頭還沒徹底炒上去,藏地人……尤其是偏遠地區的人,并不太重視。

  可常季白卻知道,這顆珠子的品相那么好,又是格羅寺的老喇嘛一代代傳下來的,如果放在后世,最少要過百萬。

  他早就想要這珠子了,可一直沒機會。

  其實這六年來,他的腦子里琢磨過“收天珠”這個發財的路子。

  現在很多牧民手里都有天珠,全是真貨,完全不像后世那種人人揣著“一眼假”騙游客的情形。

  只要把這些珠子多多收一些到手里,將來他躺一輩子都不用愁。

  可這事兒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卻難。

  還是那句話啊,口袋里沒錢,啥也做不了。

  沒錢怎么收天珠,總不能讓人家白給吧?

  所以,先拍照賺獎金,然后再想別的,這是當務之急。

  至于老喇嘛這里……這串佛珠,估計給錢也收不來,常季白只能曲線救國,就像現在這樣,打著幫忙的幌子嘗試要一要。

  “你想得美哩!”

  老喇嘛輕哼一聲,直接拒絕。

  常季白聞言,心里多少有點小失望,不過很快就平復了。

  其實也正常啊,這是人家的師承之物,不可能輕易給出去的。

  他就是試著問問而已,不行就不行,以后再想辦法。

  大不了等有錢了,捐一筆足夠多的香火錢,讓老喇嘛徹底臣服在他的鈔能力下。

  “小氣!”

  常季白撇了撇嘴,直接說:“不給就不給吧,來,我們先拍照……”

  ……

  吳興元和貢布偷偷站在旁邊看了一陣,搖了搖頭,很快離開。

  這小子的照片……嘖,拍得實在有點兒戲。

  隨便讓老喇嘛站在大殿墻角一側,又趕了只藏雞過來,很快摁下快門……整個過程,加起來沒有兩分鐘。

  吳興元也是攝影迷,學過很多攝影技巧和理論知識。

  看到常季白這樣近乎亂來的拍照過程,自然只當是少年人的鬧劇,不再把這事兒放在心上。

  倒是走出寺廟大門時,貢布說:“這小子不錯啊,能想到用這樣的辦法幫助格羅寺,算是有心了。”

  吳興元想了想,也緩緩點了點頭。

  這一刻,他心里想的是,等常季白把照片拍好,他會幫忙洗出來,也算是給這小子的一點幫助。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