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網 > 重生:西南大龍鳳 > 第52章 談成之后
  成了!

  把人送走,等看著開發銀行一行人的車子離開,常季白忍不住握緊拳頭,重重的揮了一下。

  周沅他們也意識到事情成了,一個個都有點驚喜得不知道該怎么做才好。

  常季白回過頭,對他們眨了眨眼睛,問道:“怎么樣,這下放心了吧?”

  “太厲害了你!”

  周沅第一個反應過來,興奮的難以抑制的沖到常季白這邊,直接抱上常季白大喊大叫起來。

  她可是全程看著常季白如果一步一步行“騙”成功的,常季白在整個過程中的所有表現,她都看在眼里。

  就像剛才,常季白面對開發銀行的那些人,有理有據的介紹著他的計劃,并將銀行方面所有人成功說服。

  這樣的表現,簡直可以用驚艷來形容。

  要知道常季白可是什么都沒有的,要錢沒錢,要人沒人,就連衣服都是借來的。

  可他居然憑著這樣的條件,居然把銀行的人說服,并且還成功獲得了貸款,這樣的事情,如果不是親身經歷,周沅根本無法想象。

  空手套白狼啊,這就是空手套白狼了!

  周沅也曾聽家里的長輩說過類似的話,知道這是什么意思。

  常季白這一次真的就是空手套白狼。

  他不但拿到了整個項目,還獲得了銀行提供的貸款作為啟動資金。

  盡管拿不到他想要的五百萬,可銀行方面最終承諾給他四百萬,比之前的底線三百萬已經又多了一百萬。

  這樣的事情,別說周沅身邊的同齡人了,即使是她見過的一些很厲害的大人,大概也沒辦法做得比常季白更好。

  因此,她的心里真的感受到了非常大的震撼,都有點崇拜這個人了。

  常季白嘿嘿一笑,大大方方的給予一個爸爸式的回抱,徹底感受了一下女生身體上的無限活力,這才把她稍稍推開,笑著對所有人說:“今天晚上一起吃飯,我們好好慶祝一下。”

  “好!”

  陳云虎和周大山兩個人都應了一聲。

  他們一起回到辦公室,把自己的東西收拾干凈,領著所有人一起趕往附近一家火鍋店。

  那幾個表演系的學生,每人給了一百,直接打發走。

  只有許一檬留下了,和他們一起去吃火鍋。

  許一檬因為心有顧慮,并沒有全程參與這件事情。

  剛才常季白在會客廳說服銀行方面一行人的場面,她也沒能看見。

  不過一路上,周沅倒是把經過一五一十的和她全都說了。

  許一檬聽得一愣一愣的,那雙好看的眼睛時不時就往常季白的身上飄過來,昳麗的臉上寫滿了難以置信。

  這時候,常季白的心情已經從一開始興奮漸漸平復下來。

  他的腦子正快速思索著,接下來銀行貸款到位,自己要怎么布置招商的事情。

  這件事是最關鍵的一步,關系到整個計劃的成敗與否。

  只要成功了,銀行方面自然會對他更有信心,接下里的一切都會變得更好辦。

  至于所謂的還貸壓力,常季白從一開始就沒放在心上。

  這年頭,能借錢是一種能力,一個想要運行良好的公司,不可能沒有貸款。

  想要解決貸款壓力,容易得很。

  最常見的操作是用新貸款蓋舊貸款,具體怎么操作,五花八門,國內這方面的人才多的是。

  重要的是要和銀行保持良好的關系,這才是根本。

  而且,通貨膨脹每年都在,現在這個規模的貸款好像很大,可如果放在幾年后,或許就是另一個樣子了。

  同時的,房地產市場會變得越來越火熱,只要把這棟大廈掌握在手里,不論是地皮還是大廈本身,都是一個不斷增殖的現金奶牛。

  這是一筆一本萬利的買賣!

  只要招商這一步做好了,根本沒有虧的可能!

  進了火鍋店,常季白說了一句“無上限”,眾人歡呼一聲,放開了往貴的點。

  開吃的時候,周沅這姑娘也不知道發了什么瘋,叫了滿滿的一桌子酒,一個勁兒的要和常季白喝。

  “你今天要是不和我喝,那可就有點不夠意思了,來,我們干。”

  “我可是從一開始就支持你的人,你說說,你的衣服、車子,哪樣不是我借來的,怎么,不賞臉?”

  “喂喂喂,你這次事成了,也該論功行賞了吧,你說說,你準備賞我什么?怎么不說話了?哼,小氣鬼,來,喝!”

  常季白山上一輩子可就酒精考驗的人,不管是拼酒的還是取精的,他都有一百種方法可以應付。

  可是一來今天比較高興,二來這小姑娘的確盡心盡責,甚合朕意,常季白既然不準備分給人江山,自然只能勉為其難賞臉喝酒了。

  一杯杯下去,常季白的腦子也開始有點慢起來。

  沒想到周沅卻挺能喝的,不知道這算不算川妹紙的天賦異能,反正喝得滿臉泛紅、雙眼放光,居然就是不醉不倒。

  最后,常季白覺得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摟著周沅的肩膀說:“好吧好吧,這一次多虧了你的幫忙,算我欠你的,行不行?呃,別喝了,你到底想怎樣,不會真饞我的身子吧?我……呃,肉債肉償沒關系,你隨時拿走。”

  “你……你說的哦,我真要了,你……你別躲!”

  周沅把嘴貼在常季白的耳邊,嘿嘿笑著。

  常季白被那酒氣噴在脖子上,不太舒服,不禁縮了一下,沒回應。

  周沅不滿意的一瞪眼,又給常季白倒了一杯白的:“來,繼續喝!”

  常季白已經暈了,下意識的接過,就灌了進去。

  周沅哼哼的自己也灌了一杯,然后又把兩個杯子滿上,繼續和常季白喝。

  這一晚上,常季白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

  他唯一能記得的,就是這桌的單不是他埋的。

  因為他還等到結賬,人就已經倒到桌子底下去了。

  ……

  第二天一早。

  仿佛火燒喉嚨一樣的口渴感,讓常季白迷迷糊糊的醒了過來。

  他從床上爬起,半瞇著眼睛想要從黑暗中辨別出水的位置,緩解自己的渴。

  好不容易撐著坐起來,他又發現自己的腦袋疼得厲害,只一動就天旋地轉,難受得就像是被無數只驢踐踏了一樣。

  他正想從床上站起,突然——

  “嗯……”

  旁邊,傳來一聲輕微的呻吟。

  那分明是一把女聲。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