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網 > 重生:西南大龍鳳 > 第56章 下不為例
  第二天,常季白讓司機周大山開車,把他和秘書周沅送到了開發銀行。

  又一次踏入開發銀行,感覺和之前完全不一樣了。

  之前是要裝,免得露餡,心里帶著一種面試的心態,不能說是緊張,至少也是嚴陣以待。

  可是這一次,因為知道事情基本上算是已經成了,常季白的心情可以說變得從容了許多。

  走進資產管理部的會議室,常季白開始和李德淮、王新哲等人商量起了項目執行的一些細節。

  這又讓所有人見識了一番常季白超強的個人能力。

  絕大多數的時間里,其他人除了偶爾提出一兩個問題,都是常季白一個人在說。

  他不但把項目執行細節都想好了,連帶雙方合同要怎么擬定,也有了大致的思路。

  銀行方面的幾個人聽到最后,都有點懵,有種自己正被人牽著鼻子走的感覺。

  那就仿佛他們并不擁有爛尾樓的處置權,常季白才有,他們是來聽常季白布置任務的,然后回頭幫忙參詳、拾漏補遺。

  等常季白把話說完,李德淮、王新哲等人沉默了好一會兒,不知道該說什么。

  會議室里,氣氛瞬間變得異樣的沉默。

  人家不開口,常季白只能主動開口,不能冷場啊。

  “李總,王經理,不知道對于我的想法,你們有沒有什么問題?”

  常季白所說的東西里,有不少是未來才有的,這時候讓其他人聽了,大概會帶來一點沖擊。

  不過這棟爛尾樓是他重活一世后第一次出手,必須做好,因此也并沒有藏著掖著的想法。

  有些事情事前和銀行方溝通好,可以避免將來的許多麻煩。

  “常總你可真是……年少有為啊!”

  最終,還是李德淮先開口打破沉默。

  他笑了笑,說道:“看得出來,常總的準備很充足,那我也放心了,這個項目交給常總這樣的人如果還不能成,那別人就更不行了。”

  原本還以為要花時間摳一些細節,可是常季白今天來了這么一搞,根本就不需要了。

  很多原本或許會讓雙方不舒服的地方,常季白都提出比較好的解決方案。

  就像是大廈將來施工時,涉及到一些原材料計價方面的事情,常季白也愿意讓銀行方介入監督,銀行方面自然也就沒有顧慮。

  感覺上,這合同可以很快簽訂。

  “謝謝李總!”

  常季白這下徹底放心了。

  有了李德淮這句話,他知道這個項目自己算是已經成功拿下。

  離開銀行,車子駛上馬路,周沅突然一下子沒了之前的端莊穩重,整個人都靠在了常季白的身上:“你怎么這么厲害,好像什么都懂,剛才你說的那些東西,我很認真的聽都沒聽明白。”

  常季白嘿嘿一笑,打趣道:“同學,你得努力學習才行啊,這么簡單的東西都沒聽懂,說明你太笨了。”

  前一輩子他做的是mcn公司,迎著短視頻的大浪潮,公司規模做得不小。

  雖然不能和人家那種跑到國外上市的大頭相比,可怎么也算是業界一座小山頭。

  得益于公司興建總部的經歷,這方面的東西他了解了不少。

  拿到現在這年頭來用,自然應付有余。

  “我才不笨呢!”

  周沅緊緊的摟著他的肩膀,把腿掛了過來,舒服的搭在常季白的膝蓋上。

  然后,她又輕聲問:“想我沒有?”

  常季白還沒吭聲,倒是前面的周大山忍不住從倒后鏡看了后座的兩人一眼。

  他算是看出來了,常季白和周沅的關系變得不一樣了。

  雖然之前也有點察覺,可還沒這一刻來得這么直觀。

  這讓周大山忍不住有點走神:明明之前還不這樣的啊?

  “大山,好好開車,抓好方向盤!”

  常季白用腳踢了踢前面的座椅,提醒一句。

  然后又轉過頭,看著像掛件一樣掛在自己身上的周沅,給了一個渣男的標準答案:“不想。”

  “你……”

  周沅輕輕皺眉。

  常季白立即笑了笑:“傻,怎么可能不想?你這兩天都快住在我腦子里了。”

  周沅這才轉嗔為笑:“哼,你才傻呢!”

  常季白嘿嘿一笑,知道小姑娘就吃這種一挑三逗的套路。

  放松下來,他看了一眼架在自己膝蓋的黑%絲,一本正經的上手研究起來:“你這個質地很好啊,彈性十足,手感又棒……嗯,很貴的吧?”

  “討厭,別亂動!”

  周沅到底還是小姑娘,沒想到這個厚臉皮的家伙居然敢這么光明正大的對她動手動腳,要知道周大山還在前面開車呢,不禁臉一紅,很快縮了回去。

  常季白意猶未盡的看一眼,豪邁無比的拍著胸膛:“以后哥有錢了,送你一打。”

  周沅一聽,噗嗤一笑,小聲問:“你喜歡這個?”

  “只要你喜歡的,我都喜歡!”

  常季白正色回答。

  “才不用你送呢!”

  周沅微微一笑,緊接著做著嘴型無聲說道:“我還有很多,穿給你看啊?!”

  這……

  太過分了!

  常季白差點把持不住,脫口就要應一聲“好的呀”。

  可他實在不能夜不歸宿了,否則喬楚楚那小丫頭不知道會不會向喬警官告密。

  而且,他實在太窮了,做這種事情是需要成本的,時間啥的就不說了,至少需要付房費吧?

  幸好那天酒店錢不是他付的,否則他只能賣血去了。

  不行,子彈必須用在有用的地方,自己不能為美色所迷,大手大腳的惡習要不得。

  想了想,常季白應道:“等忙完這一陣子再說。”

  “沒勁!”

  周沅瞪了他一眼,嘟起了小嘴。

  常季白用手掛了她的嘴一下,說:“要不今天晚上我們一起吃飯,然后我送你回宿舍,怎么樣?”

  “嗯!”

  周沅稍稍回應。

  常季白搖搖頭,裝模作樣道:“看來你不太愿意啊,那算了,我讓大山送你回宿舍吧,我先回店里干活去了。”

  “你敢!”

  周沅扭過頭,瞪大眼睛看他。

  常季白哈哈一笑:“開個玩笑嘛,看你這小氣的樣子。”

  “討厭討厭討厭……”

  粉拳及身,百邪辟易。

  兩人鬧了一陣,周沅才靠著常季白的肩膀柔聲說:“我們學校附近有一家旅館,很出名的,我聽說學校里很多在一起的都去過,還說去了那兒就像進行一個儀式,能長長久久的,要不你今晚帶我去一次吧?我也想感受一下。”

  怕什么來什么,常季白不禁斟酌著應該怎么義正言辭的拒絕這種荒謬的事情。

  可周沅又說:“不過就是房間費用挺高的,嗯,要不這樣好了,房費我來給怎么樣,你帶我去一次,見識見識,好不好?”

  這……這簡直沒辦法拒絕啊!

  常季白輕嘆一口氣,只能幽幽的吐了一句:“下不為例啊!”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